【同人】风月野史之春色 第14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风月野史之春色】第14章 高阳夜宴(上)

作者:iceface
2021/5/28重发四合院

次日夜晚,明月高悬,繁星满天,高阳城的夜市、酒楼等地依旧是热闹非凡,这裏的繁华虽然及不上帝都,但毕竟是一州之府,总有自己的突出之处。自从天龙军团占据高阳州后,局势一直相当稳定,对于城裏面结束了一天工作的普通人来说,此时是最惬意的时光,无论是走街串巷、呼朋唤友,缓解工作后的压力是他们最主要的诉求,而在一些达官贵人眼裏,夜幕笼罩之时才是声色场所最热闹的时候,在这裏发泄多余的精力和欲望,才是他们的乐趣所在。

丽香楼正是这麽一个地方,这裏消费高昂,随便一桌宴席的价格都足以让普通人却步,然而这对于这裏的有钱人来说,根本算不上什麽问题,是以这裏的顾客每晚都是络绎不绝,灯火通明到清晨。

“左将军,既然来到这裏了,那就得好好放松心情,不要这麽拘束,来,干了!”

后院最大最豪华的花厅雅间裏,四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在席间就座,这个时候,能够在此就坐的当然都不是等閑之辈,此时坐在主位的正是叶天龙,只见他面色微醺,显然已经数杯酒下肚,坐在他右侧的是庆计,也是今晚这场酒局的召集人,此时正在向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仍显得有些拘谨的大汉劝酒。

这个大汉正是同为天龙军团大将之一的左岛近,他生性不喜这类酒席应酬场合,纵使现在同桌的都是关系最紧密的上司和战友,也难免拘束,之前碍于叶天龙的面子,不得已饮了两杯,此刻见到庆计又再度举杯敬酒,不由得又面露难色。

庆计见状,遂扭头向叶天龙右侧的範铜使了个眼色,範铜心领神会地哈哈一笑,劝道:“我说老左,你这人就是太守规矩了,总被那些条条框框狗屁约束给限製住了,这太没意思了,要想开心一点,总得做点改变才是啊!”

说着他嘴角一斜,意味深长地朝左岛近笑了笑,接着道:“偶尔也得放纵一回,也许你会知道之前所坚持的一些东西,抛弃掉反而会更好……”

左岛近闻言,竟露出一丝苦笑,抓起酒杯向三人一敬,仰头将杯中酒饮尽。

“啪、啪!”

见左岛近饮毕,叶天龙伸手鼓了鼓掌,道:“左兄,这就对了嘛,偶尔喝喝酒,也无伤大雅。”

接着他又转向範铜,似笑非笑道:“我说饭桶,看不出来你还真有本事,庆计劝酒劝了半天,还不及你两句话的工夫,看来这段时间长进不小嘛!”

“那可不是?得多亏老大带得好,要像庆计那样文绉绉地劝,就算是娘们都劝不下半杯!”

範铜对叶天龙这番半损半夸的话倒是没有半点谦虚,全当做是对自己的夸赞了,说着得意地向左岛近那边露出了一丝坏笑,全然不在意对方泛起的不屑白眼。

他之所以能胡说八道让本不爱饮酒的左岛近喝酒,就是吃定了对方不敢违背他的意思,那是因为今晚他的手裏握着能够让左岛近乖乖听话的把柄。

见到贵宾们酒杯已空,陪侍在一旁的俏丽侍女们又上前将他们的酒杯给满上。酒过三巡后,叶天龙转向庆计,问道:“你不是说这次就是为了让左兄放松心情才组局的吗,还说已经安排了一些特别节目,怎麽到现在还没动静?”

庆计笑道:“就等大人发话呢,早就让老鸨为我们準备好了!”说着向一旁的侍女点了点头,一位侍女会意并传令下去,不一会儿一阵丝竹之声飘起,原来是席下的乐师开始演奏来了,众人顿时停止说话,注意力不由得转向雅间大门前屏风处,凝神等待着。

有道是人未至声先闻,随着音乐的演进,一道道人影逐渐出现在屏风后面,随后分成两队,踩着鼓点从屏风两侧慢慢走出,均是面容姣好、身形窈窕的年轻女子,只见她们均身着白色连身衣裙,手持彩带随着奏乐的节拍挥舞着。八名舞姬在堂前合作一处,开始翩翩起舞。

叶天龙以前在应酬的时候,曾经见过传自公孙世家的飘带剑舞的表演,然而眼前的这套舞蹈却是只有彩带没有短剑,尽管也能看得出裏面也蕴含着武功套路,但比起公孙剑舞还是差了些,不过在眼前这几位貌美舞姬的动情演出下,却也不失柔美和情趣,让这个见过大场面的好色男人也忍不住暗暗叫好。

随着舞姬们的娇躯扭动,一股沁人心脾的迷人香味开始四散开来,想是来自她们身上,一旁的範铜和庆计也都被吸引,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她们的表演。唯有左岛近,仍然一副古井无波的模样,似乎对眼前的优美舞蹈没什麽感觉。

丝乐之声越来越急,舞姬们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只听她们娇喝一声,伸出彩带缠作一块,随后又是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众女连续变幻舞步、交换方位,迅速将彩带不断缠卷,叶天龙他们知道已经到了最后的结束阶段了,连忙屏息注视着。

随着乐声的终止,舞姬们也随之立定,舞蹈戛然而止,只见方才她们所缠卷在一起的彩带竟结成了心形的模样,众人见状纷纷发出了惊叹之声,不一会又变成了喝彩声。

众舞姬们纷纷下拜施礼,叶天龙微笑着示意她们平身,对庆计道:“没想到丽香楼还有这等演出,怎麽之前都没见过?”

庆计微笑道:“听这裏的老板说,她们原先都不是丽香楼的人,还不是因为饭桶老是抱怨说这裏档次不够,所以老板听说我们要聚会,特地下了血本……”接着他压低了声音,对叶天龙继续说道:“据说这几位都是原来夏风(夏赫将军之子)的部下的家眷,他们被我们打败俘虏了之后,交给了夏赫将军招降,但他们坚决不肯为我们效力,所以就被卖做了奴隶,其中一部分就被卖到了这裏,先前我们没有见到是因为她们没被训练好。”

“哦,还有这事?”对于夏赫的旧部,叶天龙还暂时没有整编到天龙军团的打算,主要是考虑到当前的现实情况,天龙军团消化这些部队还需要一些时间,还不如继续让夏赫继续统领,作为一支独立的力量使用,至于仍在顽抗的夏云夏风的部队,一旦俘虏后士兵都将整编到天龙军团裏,而千骑长以上的军官都交由夏赫处置,尽量招降起用,只是叶天龙没想到竟然还有把不服从的将领和家眷卖做奴隶这事情。

不过叶天龙对此也没当做什麽新鲜的事情看待,在大陆上这类事情实在是太平常了,奴隶的一大来源就是被俘虏的官兵以及犯了事的人,青楼裏的娼妓很多就是来源于他们的家属。

倒是经庆计这麽一说,叶天龙也一并释然了,为何眼前这些舞姬们有如此出色的表现,想必就是因为她们本身就是武将世家出身,家学渊源所致。

放眼看去,只见眼前这八名女子服饰相同,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妩媚娇柔的气息,虽然在容貌上无法与叶天龙家裏那几位绝世美人相提并论,但也是中上之姿,放在人群中也是出类拔萃的存在,尤其是正中央那一位,身材是八人之中最惹火的,想必是常年练武的缘故,娇躯曲线玲珑,凹凸有致,足以令任何男人激起原始的欲望。

只是,叶天龙在她的如画眉目之间,发现了一丝隐藏的凄婉之色,这让他心中一动,内心顿时升起一股怜惜之意。这八位年轻女子不知道为什麽让他想起了已经逝去的八凤,尤其是那个温柔体贴的大凤。

“想必她本是个无忧无虑的大小姐,如今却不得已堕入欢场,命运就是喜欢如此捉弄人……”叶天龙暗叹道。

“大人,老鸨那边说了,让她们在表演结束后,就留下来陪酒,你看……”庆计见叶天龙看得出神,看上去对领头的那位美貌舞姬颇有兴趣,遂压低声音问道:“大人要不要先挑两个?”

“这,不太好吧……”叶天龙左右瞟了下一边的範铜和左岛近,庆计的提议让他有些心动,可他不好和下属争这个,尤其是今天这酒局还是为了左岛近而设的。

庆计会意地一笑,对众人道:“要不这样吧,我们就别考虑了,这八位姑娘都是一样美丽,不如就从她们左右两边分别请来一位,我们四个每人两位,这样也省得我们挑来挑去了!”然后指了指队伍两旁的两位姑娘,道:“你和你,先去陪离你们最近的左大人。”

见到庆计的举动,叶天龙不由得暗地对他竖起了大拇指,这样安排的话,坐在主位的叶天龙自然而然就分到了中间那两位,同时也让左岛近不得不也接受两位姑娘的陪酒,想推辞也不行。

叶天龙暗道,这个庆计,自从进入高阳州之后不仅经常打胜仗,就连在女人方面也开窍不少,一直以来他对庆计就很欣赏,不仅家世好,能文能武,为人谦虚,而且有脑子,出去随便一站,就是个让万千少女为之倾倒的翩翩公子,之前要不是在对待女人方面抱着过于陈腐的道德观,他早就阅尽万花了。

像刚才庆计这样的安排就不仅对他的胃口,还得体妥当,估计这次他还真能让左岛近这个木头开窍,经常参与他们男人之间的吃喝腐败之事。

在他看来,男人之间不仅上要能一起征战沙场,血染战袍,下要能放下身段,一起纵情玩乐,这样的关系才是最稳固的,左岛近这人什麽都好,就是太过武癡,不愿意出现在这类场合裏。庆计这一次的目的很明显,也是帮助叶天龙搞好上下级关系,作为老大的他当然是乐见其成的。

听到庆计出声安排了之后,八女连忙莲步轻移,分别行到四人跟前,跪坐在他们左右,为他们斟酒倒茶,甜声撒娇,一时间席上莺莺燕燕,好不热闹。

只不过四人的情况都各有不同,範铜当然是不客气地一手抱着一个,一会接受着她们的餵食,一会猴急地在她们小嘴上粉颈上狂亲;庆计则是和舞姬们说起笑来,不一会就逗得她们娇嗔不依;但左岛近那边就让陪侍的姑娘们有点尴尬了,他在随口应付了她们几句之后,就开始闷头吃菜,不发一言。叶天龙看在眼裏,遂用眼神示意庆计和範铜继续配合,不停地灌他美酒,几杯下肚,左岛近也是面色微醺,没有了开始的拘谨,对于姑娘们的谈话甚至挑逗,也不再排斥,接了起来。

“老左,看到了吧?这不就很开心吗?我都说了,该玩的时候就好好玩……”範铜松开怀裏抱着的美人纤腰,伸手拍了拍左岛近的肩膀,轻声道:“我知道你在顾虑什麽,但是你得想想,遇到了就是你的缘分,该是你的就是你的,送到你嘴边的你都不要,以后你会后悔的!”

“你……”左岛近瞪大了眼睛,不自觉地往叶天龙那边瞟了一眼,只见叶天龙在其中一位舞姬的粉脸上香了一口,也下意识地向自己看了过来。

左岛近心中咯噔了一下,但听叶天龙温声劝道:“饭桶说得没错,今晚你就好好玩,如果看上了哪位姑娘,只管跟我说!”想必叶天龙只听到了範铜前面那段话,也在跟着劝左岛近放松心情,尽情享乐。

範铜嘿嘿一笑,对叶天龙道:“老大,放心吧,老左这边只不过碰得少,顾虑多,我会好好劝说他的,其实只要放开心情就会快乐上天!”

“去你的吧!”叶天龙笑骂一句,便转头不再理会他们。

“没事的,老大这边没什麽问题的……”範铜见左岛近那有些慌乱的模样,遂轻轻咳嗽了一声,劝慰道:“只要你这边不再推三推四的,今晚一切都包在我们身上!”

左岛近皱了皱眉头,道:“什麽意思,你在说什麽?”

範铜做了个鬼脸,伸头凑到了他耳边,道:“别装傻了,你的事情我们都了解了,今晚我和庆计就是为你助攻而来的……”

左岛近心中又是一阵翻腾,他又不傻,範铜说的话,叶天龙不懂,他哪能不知道,这分明是在说他和柳琴儿的事情。之前範铜邀他前来的时候,用的是语焉不详的“琴儿嫂子有事需要帮忙,过来商讨一下”这个理由,所以他鬼使神差地赴宴了。

“是她?”左岛近压低声音问道,除了柳琴儿自曝,他实在想不出他们是怎麽知道这事的,如果真是柳琴儿,看来自己这段时间刻意远离她,却是起到反效果了。

“这你就不用管了,兄弟我只劝你不要违背女人的心意,否则双方都不开心,何必呢?”範铜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其中的意思却是再清楚不过了:“这一次老大在,就不要想来想去了,好好接受就是……”

左岛近闻言,眉头皱得更深了,暗忖道:这话说的,难不成你还能让叶大人同意我和琴儿成好事?他不知道的是,眼前这两个家伙还真干过这种事情,尤其是範铜,自从上次在于凤舞面前让叶天龙同意自己对于凤舞的求爱的时候,胆子更是大了不少。

一旁的庆计这时也出声道:“左将军只管安心等待,今晚这家酒楼的大老板还给我们準备了其他精彩节目,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说着他又神秘一笑,轻声道:“说不定你还能找到一个与你郎情妾意的女子,和你一起共度良宵!”

说者有意,听者更有心,本来先前还有些怀疑,但範铜和庆计这一唱一和式的一通暗喻下来,左岛近这下已经基本肯定今晚的酒局就是沖着他和柳琴儿那事而来,从他们的暗示看来,多半是有柳琴儿本身或多或少参与其中。

左岛近之所以先前迟迟不愿意接受柳琴儿,并非他对她就没有动过心,除了他自身的道德困境外,叶天龙的存在也是他极为忌惮的因素。柳琴儿作为最早跟着叶天龙的女人之一,又曾经为他出生入死,还曾经怀过一个孩子,彼此之间感情深厚,如果和她肉体出轨,但是自己和柳琴儿的感情又始终逊色于叶天龙一筹,势必会给他和柳琴儿双方带来不可预料的精神痛苦。

如他所料,庆计这次组局邀请叶天龙和左岛近共同赴宴,当然是为了完成柳琴儿所托,争取到她对他们追求于凤舞这件事的肯定,只是这一次的难度堪比上一次在叶天龙面前向于凤舞求爱,今晚的计划能不能成,就连主要谋划此事的庆计都说不得準,反倒是範铜,对他的计划相当的信心十足。

这边三人各有心事,那边厢,叶天龙对上了那位先前领头的那位女子,只见她眼波流盼,一副我见犹怜的娇怯模样,她的气质多少和绾贞有些相似,让人一看就顿生保护欲,但她的样貌又胜过绾贞许多。

四目相对之下,叶天龙先开口问道:“你叫什麽名字?”

那女子小嘴微张正欲回答,叶天龙身旁另一位年龄更小的少女抢先出声了:“大人,她芳名娇容,是最近我们这裏最受欢迎的姑娘哦!”

只见这个少女年龄比先前那位还要小一些,此时见叶天龙的目光被她的声音吸引,转投到她身上,她又笑吟吟地说道:“至于奴家,名叫娇蕊,比起娇容姐姐还要差一点。”

娇容娇蕊,一听就知道是艺名,这在青楼中是很正常的现象。

“是嘛,看你嘴巴这麽甜,受欢迎程度肯定也不差嘛!来……”

叶天龙被娇蕊这麽一打岔,对她却是好感大生,先前在欢场中浸淫已久的他自然知道怎麽样逢场作戏,遂撅起嘴巴,一副挑逗她的模样,娇蕊吃吃一笑,为他送上了一记深深的香吻。

“哇,果然香甜!”叶天龙故作夸张地说道,随后转头见到娇容的娇羞模样,忍不住地在她的樱唇上也亲了一口,又砸吧了几下,赞道:“哇,果然还要更香更甜一点!”

冷不丁地被叶天龙亲吻,娇容的粉颊上顿时泛起一丝红晕,却没有半点抗拒的意思,只听她柔声道:“大人,奴家来给你把酒满上。”

随后她就体贴地为叶天龙的酒杯斟满了酒,娇蕊则是非常乖巧地夹起一味佳肴往他的嘴裏轻送,这样的表现让叶天龙啧啧称奇,从她们本人的表现和气质以及先前庆计的话中,叶天龙知道这两位原本就是个家世清白、受过良好家教、而且有武学底子的良家女子,多半还是贵族出身,感叹她们的男人们也实在太过于迂腐,如果他们先前受了夏赫的招降,何至于让家人沦落到这副田地。

从战事结束的时间看来,她们来到这裏时间应该不会很长,但却被训练得如此听话,看来这家丽香楼的老板调教手段非凡,甚至不排除用上了某些残酷的手段。总之展现在他面前的娇容娇蕊,兼具良家女子的娇羞与欢场女子的风情,倒是让他享受不已。

叶天龙挑逗之心一起,想继续和她们玩点更有意思的事情,笑道:“要不你们两个都先敬我一杯,如何?”

娇容螓首轻点,正待伸手举起酒杯,却被叶天龙抢先一步伸手製止了:“不,不是这样敬,要用红唇烈焰!”

见娇容和娇蕊一脸疑惑不解的模样,叶天龙笑着伸手在她们的粉嘴上轻轻地点了一下。娇容和娇蕊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好色男人指的是青楼裏那极其香艳的一招。这招她们也只是见人做过,从来没有做过,娇容顿时羞红了脸,娇蕊更是整个娇躯都靠在叶天龙身上,娇嗔不依向他撒娇。

叶天龙见到二女那又害羞又好奇的模样,心裏更是乐开了花,但凡他每次去青楼看到心仪的美女,必定会用上这个玩一玩,以增加情趣。

娇容红着脸,羞道:“大人,请稍候片刻,让奴家先準备一下。”说着不等叶天龙回答,双手朝着雅间大门轻拍两下,又重击一下。

见叶天龙有些茫然,娇蕊在一旁笑道:“大人不要心急,既是红唇烈焰,那就得配上最好的美酒,最特别的美酒……”说着又凑近叶天龙的耳朵低声道:“很少见到姐姐这麽主动,大人说不定从来没喝过这酒,可要好好品尝一下哦!”
特别的酒?这下叶天龙可是被她勾起了兴趣,正如他先前所预料那样,娇容的确是个很特别的女人。

片刻后,一个身形高大、膀大腰圆的汉子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只见他手持一个大酒缸,步伐稳健地向他们走来,从他的衣着打扮上来看,是丽香楼裏的一个杂役。

叶天龙见他虽然一身低贱下人的装扮,却是肌肉虬结、气宇不凡,绝非一般人可比,联想到娇容的遭遇,叶天龙不由得怀疑他也曾经是一名军中子弟。待到他走近身前,叶天龙才见到他的面上满是刀疤,从上面那密度和深度上看,这人显然是被恶意毁容过。

思忖间,叶天龙疑惑地看向娇容,只见她将先前酒杯裏的酒全部倒掉,待那汉子走到桌前时,又将酒杯推向他,示意他将酒杯装满,整个过程中两人不发一言,娇容甚至连看都没看那汉子一眼,尽管只是简单的动作,但举手投足之间却显示了两人之间的默契。

叶天龙暗地裏留了心,小心留意起那汉子的动作来,只见他表面沈静如水,双眼却不自觉地瞟向娇容,眼神裏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在他倒酒的时候,叶天龙还注意到他的双手虎口上的老茧,显然是长期手握刀剑所致,这更证实了叶天龙先前的猜测。

思及此处,叶天龙又看向了娇蕊,示意她解释,娇蕊见状吃吃一笑,又凑到他的耳边,用旁人听不到的声调悄声道:“他是娇容姐姐的丈夫!”

“我去!”叶天龙差点把刚含到嘴裏的一口酒喷了出来,难怪他方才感觉娇容和那汉子之间的气氛有些怪异,这麽看来这夫妻俩是同时落难到此处了,良家女子被迫堕入欢场这事在大陆屡见不鲜,但夫妻俩被卖到同一家青楼的情况还是很罕见,这当然不是因为这些青楼老板有良心,而是因为他们怕丈夫在看到自己的妻子陪客后受到刺激,做出沖动的事情,造成不可预料的损失。

当然,也会有一些青楼会反其道而行之,用人妻作为卖点,提供类似于“夫前犯”的服务,满足某些有特殊癖好的顾客。也有一些是因为得罪了权势人物,才受到如此遭遇,毕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妻子被别人肏弄可是奇耻大辱。

叶天龙联想到两人可能的背景,心道他们也许是得罪了夏赫手下中的某一位,才导致如此下场。

这时,娇蕊的耳边私语又打断了叶天龙的思绪:“这下大人知道特别在哪裏了吧,在美人的夫君面前和她亲热,想必这滋味会让大人你三天三夜都回味无穷!”

叶天龙正待答话,却只见娇容已经将杯中美酒含入檀口,向他嘟起了红艳艳的樱唇,刚才叶天龙和娇蕊那一通对话声音虽小,但也落入她的耳中,这让她粉脸上更添几分羞色,也许是受到了丈夫在侧的刺激,此时那一双水汪汪的美眸中充满了浓浓春意,好色男人看在眼裏,心跳也随之加速。

叶天龙忍不住将大嘴凑向她,在两人嘴唇相接之际,他不自觉地用眼角瞥了一下在随侍在旁的娇容丈夫,只见他脑袋低垂,似乎没有看向他们这边,但叶天龙却知道,他肯定在全神贯注地留意着他们两个,这让他大感刺激,大嘴吻上了娇容的檀口,慢慢将她渡过的美酒吞咽下肚,待两人口中美酒饮尽后,娇容又将丁香巧送,两人随之唇舌纠缠起来,让叶天龙尝尽了销魂的滋味。

直到娇蕊在一边不依地扯着他的衣衫说要换人,他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娇容的樱唇,但方才那销魂刺激的滋味,却让他回味无穷。

当然更加刺激的,还是因为娇容的夫君在旁注视,这是他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叶天龙心道难怪大陆上的人都那麽热衷于抢夺别人的妻女,有些青楼裏还为特殊顾客提供这类服务,通过这种途径得到的快感真是难以言喻的。

两人吻毕,娇容摆手让那汉子也就是她的夫君退下,退下之时,叶天龙仔细留意了下他的表情,只见他满布刀痕的脸上毫无表情波动,似乎刚才在看一对陌生人一样,相对之下娇容却是檀口微张,望向他的目光中却带有难以言喻的情绪。

看这对夫妻的举动,也不是第一次这麽做了,这让叶天龙对他们的心态起了好奇之心。同时让他感兴趣的还有这家丽香楼的手段,从两人的气质上看,他们原先的性格定是极为刚烈的,但是丽香楼怎麽让他们屈服,并甘心如此的?

“好香好甜啊,只可惜味道还是比娇容的差一点点!”待娇蕊也热情地用檀口给叶天龙敬酒后,装模作样地砸吧了两下,故意挑逗着这个热情的美貌少女,引起了她一阵娇嗔撒娇。

“大人好坏,人家又没有心上人,哪裏能像姐姐那样做嘛!”别看娇蕊年龄尚小,却是很能察言观色,叶天龙那麽一说她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麽。

说着叶天龙便转向娇容,直接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你这麽做,是你愿意的,还是老鸨刻意安排的?”可娇容闻言却只微笑地摇了摇头,似乎并不太愿意提起这个事情,不得已,叶天龙只得又看向娇蕊,少女明眸朝娇容那边看了看,见她依旧笑容不减,遂笑吟吟道:“这个嘛,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到这个待遇的,如果姐姐他们不愿意,也没人会强迫她这麽做,只有姐姐看上的人才可以哦!”

见叶天龙瞪大了双目,娇蕊得意地凑在他耳边,继续说道:“因为大人是难得一见的大人物,姐姐的夫君对你也很好奇,这麽重要的时刻,他也不能错过呀,嘻嘻……”

叶天龙皱了皱眉头,道:“为何娇容看上的人,他就能接受亲眼看着他们亲热?”听娇蕊那语气,似乎娇容的男人很乐意见到有男人分享自己的妻子,这是他最疑惑的地方,他也不是没见过一妻多夫,之前去青峰山寻找神剑的时候他就见过莫干人女王的后宫,但在大陆上这只是极少数的现象,由于战争的缘故,男尊女卑的状况更加突出,普通男人都无法接受自己的女人出轨,那就更别说那些有点地位的男人了,他们甚至都把妻妾情人视为私有物。如果娇容她男人真是出自于夏风麾下,很难想象他会心甘情愿这麽做。

娇蕊又瞥了娇容一下,笑道:“一开始自然是不同意的,但是现在嘛……看到大人这样的大英雄亲吻姐姐,他可是兴奋得很呢!”

“有这样的事吗?”叶天龙奇道。

娇蕊轻轻一笑,低声道:“要是大人能够临幸姐姐,同时允许她夫君在旁偷窥,我估计这男人比你还要兴奋!”

听到娇蕊的解释,叶天龙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不由得转头又看向娇容,只见她樱唇微抿,娇羞地低下头,不敢和他目光相对,却没有出声反对,显然是默认了娇蕊方才所说,这让他更感惊奇,本来他听到两人的遭遇,还起了一丝怜悯之意,刚才甚至还有帮他们一把的念头,可没想到,当事人自己就乐在其中,这出乎了他的意料,真不知道是丽香楼的调教手段高明,还是那男人本来就有此癖好,亦或是两者皆有。

“那你今晚陪我怎麽样?”叶天龙轻声对娇容道,刚刚娇蕊说的那件事让他也有些跃跃欲试了,娇容闻言娇躯一热,螓首轻轻地点了点,头与他四目相对,隐约也有些期待之色。

听到叶天龙和娇容要共度春宵,娇蕊连忙也凑上去撒娇,嗲声说道:“大人,那奴家呢,可别忘了是奴家告诉你的呀!”

叶天龙探身把她抱坐在怀裏,道:“你当然也一起啦,小妖精!”两女看上去私交甚笃,甚至都有可能一起陪客人双飞过,干脆他今晚一并都收了,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要试试“夫前犯”的滋味!

美人在怀,叶天龙又泛起了些心思,对娇容道:“对了,除了我之外,有几个人和你那样做过。”娇容嘴角一挑,露出一丝浅笑,偷偷在他耳边说道:“就两个……”

以娇容的条件,叶天龙猜想拜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必定多如牛毛,可没想到她看上的男人也就只有两个,此时娇蕊又抢过话头道:“那两个男人,可是让姐姐爱煞了,每回都让她欲仙欲死呢!”

“是吗,难不成比我还厉害?”叶天龙伸手捏了下她的粉脸,男人的占有欲莫名开始作怪了,就算娇容不是自己的女人,但是在听到她喜欢别的男人还是多少有些不舒服。

娇蕊闻言又是咯咯娇笑起来,抚摸了下他的雄壮的胸肌,道:“嘻嘻,大人肯定很厉害,姐姐也很喜欢,但是呢,有些事情再厉害,也是做不到的。”

叶天龙心中一动,问道:“你是说?”

娇蕊撅起粉嘴,往娇容那边努了努嘴,只见娇容双颊飘起了红霞,用只有三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说了几句。叶天龙听得忍不住张大了嘴巴,问道:“真这麽厉害?”

娇容娇羞地点了点头,不待叶天龙回答,旁边的娇蕊举起手兴奋道:“大人我作证,真的很厉害,我两天前才刚刚尝过,可差点没把我弄死!”

“什麽,你也试过?”叶天龙低头暗骂了一句,娇蕊美眸中闪过一丝神采,抱着他嗲声道:“大人,明日要不要亲眼看一下,保证是不一样的感觉。”

叶天龙伸手从托起她的下巴处,将她的粉脸起道“你这小浪货,鬼主意真多,为何不让我亲自试试,而是让我去看?”

娇蕊娇声道:“回稟大人,有时候看的人比做的人还要兴奋快活,不信的话你看看姐姐的夫君,每次看了都欲罢不能……”

与两女一番对话下来,叶天龙对此事也颇感兴趣,他眼珠一转,转而问道:“那为何要等明日?”

娇蕊神秘一笑,道:“因为今晚要接待你们几位贵客呀,老板特意吩咐了,我们这些人全都不允许接客,所以姐姐的几个相好的都不能来了!”

叶天龙这边正和两女调笑,那边左岛近却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没有和身边的两个貌美舞姬互动,让她们好不尴尬;作为今晚召集人的庆计见状眉头紧皱,转头一看,见範铜抱着两个女子也在玩闹,伸腿朝他那边踢了下,示意他停下,範铜这才脑袋一拍,暗道差点因色忘事,见到庆计又向自己打眼色,连忙重重咳嗽一声,对叶天龙说道:“老大,注意一下,重头戏还没上呢!”

“重头戏,刚刚不是都已经上过了吗?”

与两女聊天调笑半天的叶天龙刚刚谈兴正浓,以为今晚的宴会差不多已经接近尾声,接着就该和娇容娇蕊来一场香艳的大战了,这时候範铜突然说还有重头戏,让他有些纳闷。

庆计出声接话回道:“本来确实是没有的,但是听说这几天老鸨从外地请来了个歌舞大家作为特别外援,所以我今晚让她给我们也安排一下,见识见识。”

“哪裏来的歌舞大家,再厉害的外援还能比得上暗香阁的人?”叶天龙嘟囔道,宁素女这样色艺双绝的红牌清倌他都见过,这大陆上除了如姬,他想不到还有哪个歌舞大家能给他带来惊喜。

庆计解释道:“大人,其实我也没见过,就正好是赶上了,才让她们安排的,而且今晚就只有我们才有这等待遇!”

说着庆计向席下的一名美婢做了个手势,美婢点头退下。这时,乐师又重新开始演奏,悠扬的音乐再度响起,不一会,雅间的大门再度打开,一众美丽的舞姬从门后翩然步入,随着音乐的节拍,从门前的屏风两侧跳入众人的视线中,这些舞姬都是身姿婀娜、容貌姣好,充满着青春活力,与先前那八名又有所不同,相同的是她们的舞蹈同样令人赏心悦目。轻曲曼舞之中,美妙的身段在轻纱下面若隐若现,引人遐思。

正当众人欣赏正浓时,音乐猛然一停,从大门处走进一名身材更加惹火的窈窕女郎,只见她身段优美、曲线动人。

待那女郎的身影闪到屏风之前,叶天龙终于看清了她的样貌。

“什麽?”

——————————

随便一写,夜宴预计分上中下。

本次调查是……算了,上期调查依然有效,有啥想法随便说。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