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代发】爱与欲的升华 番外篇八 作者:八九不离十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八九不离十
首发地点:春满四合院
类型:长篇主动淫妻文
时间:2021年7月2日

    第八章

  朦胧而又暧昧的灯光突然在舞台上一散一聚,让我的心也随之一紧,下一刻,十条低贱的母狗一样的身影在十道灯光下缓缓爬动而出。

  放眼看去的一刹那,我顿时有些口乾舌燥,只见台上十个缓缓爬动而出的女人,装扮都极为淫霏下贱,大多穿着性感火辣的情趣衣物,有的则是仅仅几道红绳,正好勾勒在上下的敏感部位。

  丰乳肥臀之下,极具诱惑,又极具下贱。

  十个女人,无一例外,脸上都套着一个黑色的头罩,看不清到底张什么模样,而脖颈处纷纷都套着一个项圈,赫然是分别由一个男人牵引着缓缓爬动而出。

  我有些口乾舌燥的注视着舞台上的一切,突然间,双眼猛地睁大,浑身也猛地一紧,差点豁然站起身来。

  因为在那十个牵引的男人中,我赫然是感到了一个男人虽然戴着半遮脸的面具,但却让我有种格外熟悉的感觉。

  “田自强?”有个疑问在我心中颤抖的回蕩着,随之让我的目光不由落在了他所牵引着的那个女人身上。

  只见那个女人身穿一件连体式火红色皮革情趣衣物,低贱而又性感的火红色皮革在脖间缓缓缠绕一圈,然后又大大分开到胸前,大半个白嫩的乳房尽数在露,刚好包住那不大的乳晕,然后又彙聚成一线,直到腰间。

  在神秘的双腿之间,勾勒出一个淫霏而又性感的倒三角图形。

  此刻,随着那个酷似田自强男人的牵引,她的身体似乎有些抗拒般微微颤慄,但每每随着那个男人的牵引力量加大,又无助的上前低贱的爬动而去。

  “可馨?”我感觉有声轰鸣在脑海中炸开,虽然无法看到她的面容,但那熟悉的身材,熟悉的感觉,却无一不在告诉我,眼前那个低贱如同母狗一般的女人正是我的老婆,我的可馨。

  “呼”一刹那,双拳紧紧握住,浑身忍不住的颤慄,心中充斥出无尽的愤怒与恼火,但随着眼中回蕩的尽是可馨此刻低贱母狗一般的模样,我的肉棒却是在裤裆内豁然硬起。

  “好硬。”就在这时,身旁那个戴着面具的妇人突然暧昧的在我耳边低语着,接着一双小手已是隔着裤子缓缓抚摸在了我硬起的肉棒上。

  “呼~”一刹那,我浑身一颤,目睹上台上那个可能是可馨的低贱女人,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暴虐的气息,微微抬起臀部,将裤子褪下,突然按住了身旁那个妇人头颅:“贱货,给我含住。”

  “嗯……”被我如此暴虐对待,没想那个妇人竟是当即身子一软,然后俯身顺从的张口含住了我的肉棒,刚一接触便主动而又飞快的吮吸吞咽起来:“嗯……嗯……好硬……你是我的……”

  “嗯……林源哥……是不是感觉那个女人很像可馨姐……嗯……”

  几乎在同时,小艾的无力的娇喘呻吟也在我的耳边回蕩开来,转头一看,她的双腿赫然早已被那个男人大大分开,俯身在双腿之间舔吸着,小艾整个身子则是无力的躺在沙发上,迷离而又放蕩的享受着。

  “其实……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可馨姐……嗯……但你可以把他当成可馨姐……嗯……”

  小艾火热喘息着,就像是故意诱惑和刺激着我,一边被舔吸着,一边赫然主动拉住我的一个手掌,然后低贱的一个个吮吸起我的手指来:“嗯……林源哥……如果……嗯……如果真的是可馨姐……你……你会感到刺激吗……嗯……好爽……”

  “刺激?我不知道。”随着台上十个低贱的女人上台,我突然发现,整个大厅早已成为了淫慾的天堂,一对对男女,暧昧而又淫霏的缠绵在一起,耳边全是一个个女人火热的娇喘呻吟,让我整个身心也随之不受控制的变得滚烫。

  深吸一口气间,再次看向台上那个“可馨”一时间,我却是真的不知道该愤怒还是该兴奋,只是无力的发现,随着那个妇人贪婪的吮吸着我的肉棒,一股深深的,强烈的暴虐快感在体内缓缓汹涌而出,一只手不由探入到了身侧那个妇人衣衫之中,暴虐的揉捏着那柔软的乳房。

  一时间,宛若身在天堂,又宛若身在深渊。

  “先生们,女士们,我们本月的母狗竞选大赛正式开始。”

  伴着大厅中暧昧淫霏的气息,舞台上那个燕尾服男士再次开口:“和往常一样,想要参加我们的母狗竞选,她们在日常生活中都有自己的身份,她们有可能是企业高管,或者是老师护士,人前都是贤妻良母。”

  “但其实内心隐藏着最低贱的慾望,现在就开始我们的第一轮竞选,有请台上十位备选母狗,在大家中间爬行一圈,大家可以随意感受这十位备选母狗的身材,手感,然后投票。”

  “对了,十位备选母狗的主人也可以为自己的母狗拉票哦,现在第一轮竞选开始。”

  随着燕尾服男人话音一落,整个大厅中突然再次散落出一缕缕朦胧的灯光,然后便看到台上十个男人,各自牵引着自己的母狗缓缓朝着人群爬动而来。

  “老婆~”我心中火热喃喃着,伴着身侧妇人猛地一次深喉吞咽,浑身都是舒畅的一个激灵,目光却始终盯着那个“可馨”,只感肉棒随之又暴涨了一圈一般。

  “呜呜……嗯……嗯……”只可见,十个女人爬行到人群之中后,顿时宛若羊入虎口,她们就真的宛若母狗一般,在人群中,缓慢爬动着自己的身体,扭动着自己的臀部,展现着自己的下贱与淫霏。

  而大厅中的男男女女,或是用手掌随意的揉捏着她们身体的敏感部位,或是大笑评论,一时间只听得十个备选母狗接连发出呜呜不清的嗯嘤,娇喘,说不出痛苦还是舒畅。

  我的视线则始终盯着那个“可馨”,只可见随着爬动,她那大半裸露在外的娇躯,不知经历了多少男女的玩弄,半裸的娇躯微微颤慄着,却又似乎因为兴奋,渐渐弥漫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这种动情期间的反应,不由让我更加确信,此刻那个女人,正是我的老婆,我的可馨。

  就是不知此时此刻,她那火热的蜜穴是不是已是因为此刻的情景而微微蠕动,继而变得泥泞?这些我看不到,只可看到随着“可馨”下贱的爬动,来到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身前,随着“田志强”微微拉了一下手中的红绳,她那被头罩包裹着的脑袋顿时无力的从低向上仰视向了那个中年男人。

  由于距离较远,我无法听清田志强说了什么,随之却是看到“可馨”在办抗拒半顺从之间,无力的转了转身子,将自己的臀部面对向了那个中年男人,然后上半身紧紧贴在地毯之上,臀部高高翘起,并不安一般扭动着,此刻看上去反而就像是在摇尾乞怜一般。

  “贱货。”我不由怒駡一声,随之猛地按住了身侧中年妇人的头颅,坚挺到发抖的肉棒,直直捣弄到中年妇人喉腔最深处,却是发现那中年妇人乾咳几声,竟是随之张大了嘴巴,痛苦又享受般极力吞咽着我的肉棒。

  “老婆,当妳面对这样的情况时,是不是也会这样做?”

  我心中想着,只感肉体和心理的刺激齐齐涌来,浑身当即舒畅的一个激灵。

  目光所及,只见“可馨”在卑微的将自己丰满的臀部高高翘起在那个中年男人面前后,中年男人似乎发出了一声放肆的大笑,接着伸出一只手用力的揉捏了一阵“可馨”的臀部,随之两根手指赫然是撩开了“可馨”双腿之间的皮革衣料,随着微微使力,竟像是就这样插进了蜜穴一般。

  “嗯……”身侧中年妇女的呻吟娇喘回蕩在耳边,似乎变成了可馨无力的娇喘,远远看去,只可看到“可馨”身体猛地一颤,那浑圆的臀部却是翘起的更高,然后一阵阵止不住的颤慄起来。

  “呼~”我不由呼出一口炙热的气息,却突感身侧中年妇人吐出了我的肉棒,透过半遮脸的面具可以看的出她的双眸中弥漫着水汪汪的情慾:“今晚你是我的,所以要把心思放在我的身上。”

  话落,突见她猩红的嘴唇一张,一下子便将我的肉棒尽数纳入其中。

  “嘶”我不由舒畅的倒吸一口气,再回过神来转眼一看,只见“可馨”赫然已是被“田志强”牵着被众多男女围在其中,或是揉捏或是羞辱,却能看到她的身体一次次颤慄,身上那层淡淡的情慾红色渐渐的浓厚起来。

  此时此刻,我不知道自己是该愤怒还是激动,只是感到肉棒硬到发涨,而就在片刻之后,我赫然看到,“可馨”在“田自强”的牵弄下竟是缓缓朝我爬动而来。

  见此,我浑身不由一紧,胯下的肉棒却是随之涨了涨,只引得身侧那中年妇人更加卖力的舔弄,触手可及,只可感身侧中年妇人双腿之间的蜜穴已是泥泞一片,随着我手指的轻轻撩弄,双腿顿时紧紧併拢,然后扭动起来。

  耳边的低喘和淫霏吞咽声,加上那缓缓朝我爬动而来的“可馨”,让我一时间有些晕眩一般,直到那“可馨”终于真正爬行到我的身前,我脑海中顿时宛若轰的一声炸开了一股热流一般。

  光滑的肌肤,修长的双腿,还有此刻裸露在外,丰润白嫩的乳房及那殷红翘立的乳头,一切看上去那么熟悉,但是突然听到她那无力而又酥软的喘息,还有此刻下贱的模样,顿时又让我愤怒伴着兴奋齐齐涌入心头。

  “可以为我的贱奴投上一票吗?”“田自强”终于开口了,一刹那,让我浑身猛地颤慄起来,对,就是田志强的声音,眼前这个男人正是田志强,那么他所牵引着的女人,真的是我的老婆?

  说实话,直到此时此刻,我还根本不知道如何投票,但却不妨碍我心中突然涌动出无尽的暴虐感觉,猛地呼出一口炙热的气息,当即咬着牙,憋着气,稍稍变幻了一下自己的声音:“不知道这贱货有什么地方值得我投票。”

  我不知道“可馨”能不能听出我的声音,但在我说话的瞬间,却能看到她的身体猛地一颤,微微昂首似乎想要看清眼前之人,但却忘了头上正戴着一个头罩。

  我这才发现,那黑色的头罩在嘴唇处却是刻意开了一口。

  “应该是为了方便舔弄男人的鸡巴吧。”

  我心中不由浮现出这个念头,到了此时此刻,我赫然发现,自己的愤怒竟是渐渐消退,体内翻滚的全是暴虐的火热,全是想要看看我的老婆,我的可馨,到底能下贱到什么程度的渴望。

  随着“可馨”和“田志强”的到来,身侧那中年妇人也终于吐出了我的肉棒,先是打量了我一眼,然后饶有兴趣的看向了“可馨”。

  这时,田志强也终于开口回答道:“这位兄弟,或许我这贱奴看上去还欠了一些火候,但是你可能不知道,一个月前,她还是一个高高在上的贤妻良母,到了现在,骚屄,嘴巴,包括屁眼不知已经被我操了多少次,难道你不渴望看到她更下贱的样子吗?”

  “屁眼?”我只感脑海中有着一团火轰的炸开,看着浑身颤慄,但娇嫩肌肤上那抹淡红之色愈发浓重的“可馨”,不由咬牙而又火热道:“看来确实有着当母狗的潜力。”

  “这你算是说对了。”田志强得意的道:“以前是我强迫着操她,现在是她求着我操,而且她,最喜欢淫乱的气氛。”

  “贱货,让大家看看妳的骚屄。”说着,田志强猛一把手中的红绳,朝着“可馨”命令道。

  “呜呜……嗯……”只可见可馨身体一颤,发出一声羞耻的呜鸣,但整个淫霏的身体,却是随之爬动着,朝我缓缓转来。

  一刹那,我看到她那双腿之间的皮革衣料,早已深深勾勒在蜜穴之中,粘滑的淫液沾满了大腿根部,反射出晶莹的光泽,随着她的臀部不安的扭动起来,那蜜穴就宛若婴儿的小嘴一般,不停的蠕动着,将那皮革衣料向勾勒的更深。

  而这时我才发现,在“可馨”白嫩浑圆的臀部上,正有着用红色记号笔写的大大一个6的数字,而另一半臀部则写着狗奴两个字。

  那记号和字迹深深刺着我的眼,一时间,那黑色头罩似乎消失不见了一般,一张熟悉的脸,配着最淫贱的身体,让我微微有些眩晕,但体内却有更加旺盛的火热在翻滚。

  “告诉大家,妳是什么?”田志强再次强势开口说道。

  “我……嗯……我……”“可馨”无力的断断续续呜鸣着,那声音让我很是熟悉,但一时间似乎又有些不像。

  “贱货,还装什么清纯。”只可见田志强突然甩着手中的红绳,“啪”的一声打在了“可馨”那丰满白嫩的臀部。

  “呜呜……嗯……”“可馨”有些微微痛苦的呜鸣着,但随之我却看到,她的臀部微微一阵抽搐,从她嘴角处又突然传来一声酥软的嗯嘤,那蜜穴飞快蠕动了一下,赫然就是在我眼前,随着这一次抽打,溢流出一缕肉眼可见的粘滑淫液。

  平常司空见惯的淫液此时此刻,却深深印入我的脑海中,让我的肉棒不由抖了一抖,却见“可馨”尽力的将自己的上半身贴在地毯上,然后有些吃力的深处双手,将那勾勒在蜜穴之中的皮革衣料,轻轻拉出,撩到一边。

  缓慢的动作下,只可见那湿漉漉的蜜穴顿时就是一颤,然后飞快的蠕动了一下,伴着可馨“嗯”的一声酥软娇喘,又是一缕淫液微微有力的激射而出。

  “请看我的骚屄和屁眼……嗯……嗯……”

  我的心中刚刚涌动过一阵激蕩,随之却是见到,“可馨”更加下贱的在我面前用双手分开了自己湿漉漉的阴唇,将那蠕动的蜜穴肉褶清晰的展现在我的眼前,说出我从未听到过的淫贱话语:“我……嗯……我的骚屄天生就是被男人操的……嗯……”

  说话间,也不知是因为心理的刺激还是生理的刺激,只可见伴着她的一根手指微微探入,她整个腰部一弓,臀部极力的再次高高一撅,伴着微微一阵抽搐,顿时发出“哦”的一声酥软却悠长的娇喘,一缕缕淫液当即随之溅射而出。

  “贱货。”近距离目睹着这一切,此时此刻,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愤怒,只能感到自己整个喉腔中都翻滚着炙热的火焰。

  没想,一切还没结束,伴着“可馨”无力而又悠长的呻吟,随之又见到她赫然用一根沾染着粘滑液体的手指,缓缓撩弄到了肛门所在,随着轻轻一阵探弄,赫然是缓缓插入进去。

  “嗯……我……嗯……我……哦……我的屁眼如果你喜欢……嗯……也可以……哦……随便享用……嗯……”

  从那断断续续的声音中,我能感受到“可馨”此时此刻那既煎熬而又享受的矛盾感觉,而那手指在肛门中缓慢进出的模样,也刺激的我浑身一次次发抖。

  “如何?”田志强语气中带着得意和一丝不耐,或许还在等着继续为“可馨”拉下一票吧。

  “如果,如果是我就好了。”

  此时此刻,我并没有注意去听田志强说的话,看着眼前“可馨”下贱的一切,我突然就感到之前的愤怒消失的无影无蹤,继而浮现的念头,却是如果此时此刻,牵引着可馨的不是田志强,而是我,或者说这一切是由我主导的该多好。

  就在我胡乱遐想间,大厅中突然再次传来了之前那个燕尾服男士的声音:“先生们,女士们,第一轮结束,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为几号狗奴投票了。”

  说话间,只见整个大厅的灯光再次聚拢在了舞台之上,一个大大的萤幕上,显示着一到十号的投票进度。

  “我把我的投票权交给你了哦。”正在我有些不知所措间,突听身侧那个中年妇人在我耳边缓缓喷吐出一口炙热的气息,随之递给了我一个类似头投票器的东西。

  经过暧昧而又简短的介绍,我才知道原来只有正式的会员才有投票权,而且也不是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会员都热衷于这个项目。

  田志强一时也没在理会我,而是牵着可馨很是紧张的看着萤幕。

  或许田志强在意的只是所谓的奖金吧。我心中这样想着,突然又涌过一丝坚定:“老婆,妳是我的,即使下贱,妳也是我的下贱母狗。”

  深吸一口气,我顿时感到思路格外的清晰,握紧了手中的投票器,一时也没有着急投票,而是也看向了舞台中间的萤幕。

  1到10号投票情况缓慢上涨,很快前三名就凸显出来,令人意外的是“可馨”的6号竟然不在其列,反而隐隐有些落后。

  田志强似乎也着急了,看向我道:“兄弟,我这贱奴如何,投了她,以后随便你享用。”

  “操,没有你,我也能随便享用。”我心中暗骂着,却听身侧中年妇人幽幽道:“她要是这轮在最后三名,可是就要被淘汰了哦。”

  我深吸一口气,先是转头看去,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小艾和那个中年男人已不知去了何处,一时间,我有些犹豫不定,但看着眼前可馨随着田志强猛一拉红绳,那下贱的臀部伴着一声酥软嗯嘤再次高高翘起在我的眼前,我当即再次深吸一口气:“老婆,让我看看妳最下贱的模样吧。”

  心中确定了想法,一刹那,那曾经淫妻的熟悉快感顿时尽数汹涌而来,再也毫无一丝犹豫,我按下了6号的投票键。

  片刻之后,第一轮投票终于有了结果,最终“可馨”只拍到了第五名,距离淘汰也仅仅片刻之隔。

  我见此,先是鬆了一口气,目光再次落在“下贱”的可馨身上,明确了心思之后,一时间,一团专属于淫妻的火不由再次狂热的汹涌翻滚而出,经历了身侧中年妇人长时间口舌侍奉的肉棒只显得更加坚挺与粗大。

  “第一轮结束,很遗憾,后三名要先离开我们的舞台了。”燕尾服男人看了一眼投票结果,随之却是更加兴奋道:“很期待你们的再次参赛,不过接下来要进行我们第二轮比试了,不准发生实质关係,在规定时间内,剩下的7名狗奴,比一比哪个能让在场男人射精的人数更多,话不多说,现在开始。”

  随着燕尾服男人一语话落,朦胧而又暧昧的灯光已是再次回归大厅,刹那间,男人的口哨声,兴奋的呐喊声,还有女人断断续续的娇喘呻吟声,彙聚成了此时此刻,最淫霏的乐章。

  我心中一热,刚看向可馨,视线却突然被挡住,却是那个中年妇人翻身坐在了我的身上,火热而又酥软的趴在我的脸庞道:“今晚你是我的哦。”

  话音刚落,伴着中年妇人昂首发出“哦”的一声舒畅呻吟,我顿时感到自己坚挺滚烫的肉棒已是被纳入到了一个温热而又滑腻的孔洞之中。

  “嘶”随着中年妇人熟练的扭动自己的腰肢,一刹那,一股股强烈的紧裹,吸纳之感也清晰的涌动而出,顿时让我也不由发出一声舒畅的吸气声。

  还来不及多想,突感中年妇人再次趴在了我的耳边:“嗯……我猜你和那个……嗯……6号认识吧……嗯……或者……哦……或者……嗯……她就是你老婆……哦……用力……嗯……”

  中年妇人一语话落,顿时在我心中翻起惊天骇浪,只听她又道:“没事……嗯……你这样的男人我见多了……嗯……不过……哦……今晚……你属于我……嗯……我才是你的小母狗……嗯……哦……”

  “骚货。”彷彿为了掩饰我心中的震惊,我突然用双手托住中年妇人的臀部,然后耸动腰部一次次大力抽插起来,只可听伴着一阵“哗叽哗叽”的淫霏抽插声,中年妇人的身子像是瘫痪了一般倒在我的怀中。

  “嗯……你老婆更骚……嗯……那个……哦……男人说的没错……嗯……你老婆很有当……嗯……母狗的……嗯……潜力……”

  中年妇人一边主动容纳着我肉棒的征伐,一边却是在我耳边不断刺激着:“看……你老婆……嗯……那么享受的吃着男人的鸡巴……嗯……”

  “呼……”我不否认,我被中年妇人的话语深深刺激着,只能用一次次更加有力的抽插来回报,转眼望去,顿时发现此时此刻“可馨”被田志强牵引着,身前正站在三个男人,面对她的则是三根粗细不一,长短不一的肉棒。

  “嗯……”一刹那,耳边似乎回蕩出了可馨一声熟悉的无力喘息,我顿时看到,随着那黑色头罩下的红唇微微一张,“可馨”便将最中间的一根肉棒含入其中,同时两手分别握着一根肉棒飞快的撸动起来。

  这曾经是我梦寐以求的场面,虽然如今主导者并不是我,但一切还不迟。

  “老婆,妳是我的。”心中呐喊着,我只感自己的肉棒飞快的暴涨着,涌动出一股股难言的刺激快感,目光却是死死盯在“可馨”所在。

  “哗叽哗叽”耳边似乎回蕩着那一声声淫霏的吞咽声,我看到中间那根肉棒一次次撑开着“可馨”娇小的红唇,捣弄到最深处。朦胧而又暧昧的灯光下,有着一缕缕来不及吞咽的晶莹唾液缓缓溢流而下。

  “呜呜……嗯……嗯……”一阵快速有力的抽插下,可馨有些难受的吐出了中间那根肉棒,但还来不及停歇,像是抗拒,像是主动,她红唇再次一张,已是将左侧那根送到她嘴边的肉棒再次含入其中。

  就这样,一根接一根,或快速的吞咽,或飞快的撸动,我只可看到“可馨”两个裸露在外的大奶子不断的晃颤着,沾染着晶莹的溢流唾液。

  突然间,随着其中一个男人一声嘶吼,下一刻猛地按住了可馨的头部,随着身体一阵抖动,我脑海中甚至浮现出了那一股股强有力的滚烫精液,尽情喷射咋“可馨”口腔最深处的情景。

  “咳咳”伴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可馨无力的吐出了红唇之中的肉棒,顿时可以看到一缕缕清晰可见的乳白色精液顺着嘴角溢流而下,但不等完全吐出,另一根肉棒已是豁然插入。

  “嗯……操我……嗯……我是你的小母狗……嗯……哦……看着你下贱的老婆……嗯……操我……哦……”

  伴着中年妇人一声声淫蕩的呐喊,看着可馨下贱的模样,备受着双重刺激的我,只感一股股快感汹涌着,翻滚着,浑身都在颤慄。

  与此同时,伴着又一个男人的粗重嘶吼,剩下两个男人赫然是齐齐喷射而出,一个再次尽情喷射在口腔,一个则是一股股喷射在“可馨”的脸上、胸上,背上。

  一刹那,我看到了那正好对着我,微微无力张开的红唇,一缕缕乳白色的精液在其中流转,也深深刺激着我的心。

  “嗯……”几乎豪不停歇,随着田自强的牵引,我的“可馨”再次无力的爬向了下一个男人。

  “老婆,我的贱货,我的母狗。”一刹那,一股联动全身的激灵之感猛地用来,我心中一声呐喊,死死拖住了中年妇人的臀部,然后尽力一阵捣弄,浑身当即忍不住的颤慄起来。

  “啊……我……我……嗯……我不行了……哦……你的老婆是下贱的母狗……操我……嗯……”

  伴着我和中年妇人急促的喘息,许久许久,才归于平静。

  “嗯……”伴着一声喘息,中年妇人微微有些无力的从上身上站起,毫不在意那从蜜穴之中溢流而下的精液,趴在我的耳边火热开口道:“今晚我很开心,不过在这里要看好你的老婆哦。”

  话落,不再有一丝多余话语,中年妇人浅笑中飘然离去,就是不知是否是去寻找下一个男人了。

  我急促喘息一声,想起中年妇人离开前的话急忙朝着可馨所在看去,但只见人影重重,一时间竟是没看到可馨。

  心中微微一急,正要起身寻找,突然间,灯光再次聚拢在了舞台,燕尾服男人那熟悉的声音已是再次响起:“先生们,女士们,第二轮比试到此结束,现在让我们来揭晓结果吧。”

  我也不由被即将到来的结果所吸引,随着目光落在萤幕上一看,一时间不知是该鬆气,还是略感遗憾。

  “可馨”所在的6号最终只让五个男人射精,排名依然是第五,但却处于被淘汰的範围。

  “先生们,女士们,接下来就是我们的狂欢时间,大家尽情欢呼吧。”

  前三名正式胜出,随着燕尾服男人一语话落,整个大厅顿时狂呼起来。

  我并不在意这一切,起身穿梭在其中,最终发现了“可馨”和田志强,此刻,在两人身遭赫然正围拢着四个男人。

  微微走近,顿时听到田自强开口说话的声音:“可惜今天没有取得名次,不过还有下次,今天我的狗奴就属于各位了,还望下次各位能多多支持。”

  我心中突然一惊,还来不及多想,却看田志强已是缓缓鬆开了手中的红绳,下一个刹那,四个贪婪而又兴奋的男人已是齐齐朝着“可馨”涌去。

  “老婆。”我心中突然一紧,刚想要上前阻止,却见“可馨”先是一声无力的惊呼,但随着身体被夹起,四个男人,八个火热的手掌齐齐爱抚在她的身上,她顿时昂首发出“嗯”的一声娇喘。

  随着身体再次无力的瘫痪在地面,在其中一个男人肉棒靠近嘴边的一刹那,几乎是本能间,伴着“嗯嘤”一声,已是张口纳入。

  “呵呵,我的贱货老婆。”一刹那,随着心中一声低骂,满腔便再次被淫妻的快感所侵佔。

  挺着再次硬起的肉棒,我就坐在了不远处的一个沙发,目光火热的盯着可馨。

  身上原本就暴露无比的衣物转瞬间被尽数褪去,四个男人刹那间,将可馨整个娇躯所覆盖。

  不知何时,就连头上的黑色头罩也被褪去,一刹那,那张熟悉的,所爱的,我的老婆,我的可馨的脸颊终于真正的落入到了我的眼眶。

  那是一张满脸潮红与迷离的情慾之脸,那是一张充满了渴望和煎熬的发情之脸,也是我最爱最爱的老婆之脸。

  一时间,我不由握住了那硬到发涨的肉棒,看着可馨,面对同时两根滑动在脸颊的肉棒,脸颊间的潮红之色一浓,急促喘息间,一手握住一个肉棒,并起在嘴边,张口便贪婪的同时舔弄起了两个龟头。

  “嗯……嗯……”一声声无力而又酥软的喘息中,突然间,又见她昂首发出一声“哦”的悠长呻吟,却是一个躺在她身下的男人,扶着自己坚挺的肉棒已是狠狠贯穿而进那滚烫而又发情的骚屄。

  “嗯……我……啊……操我……”我从未见过可馨如此放肆而又淫蕩的喘息,一次强有力的抽插之下,只可见她浑身顿时突然一阵抽搐,随之却彷彿不满足一般,张嘴将嘴边的一根肉棒尽数纳入到红唇之中,在无力的呜鸣之声中飞快的吞咽着,一手则是握住另一根肉棒,飞快的撸动。

  就在这时,我赫然看到,最后一个男人猛地拍打了一下可馨的臀部,伴着身下男人的又一次猛地抽插,顿时看到可馨呜鸣一声中臀部高高翘起,而在刚刚翘起的刹那,突然便感到一根滚烫已是抵在了她的屁眼所在。

  “呜呜……嗯……我……”口中有着肉棒飞快进出间,我看到可馨猛地疯狂的摇了摇头,但随之却看到一层涟漪一般的潮红之色在整个娇躯之上飞快的蕩漾开来,那臀部似乎想要躲避,但随着身下男人一次次的奋力抽插,随之又像是迎合一般高高翘起。

  “我……啊……”猛然间,我就看到最后一个男人扶着自己的肉棒,一刹那,没入到了那我从未涉足过的后门幽径。

  只可见可馨浑身先是猛地一僵,无力的吐出口中肉棒之间,随之一股肉眼可见的强烈抽搐感却是当即汹涌而来。

  “我……我……哦……我……我不行了……哦……”强烈的抽搐颤慄间,一声宛若哭泣的悠长呻吟中,她上半身猛地抬起,宛若电击一般,疯狂扭动着自己的臀部。

  从我所在的方位,正看到一股股粘滑的淫液顺着交合的缝隙,强有力的溅射而出。

  “老公……我……哦……我是贱货……嗯……哦……”

  强烈的高潮之下,我竟意外听到了可馨无力呐喊着我的名字,让我心中一愣,随之又一暖,但在同时,却有更加强烈的刺激感汹涌而来。

  淫妻,唯有爱,才有淫。

  眼前,上演着我的老婆,我的最爱,最淫贱的一幕,蜜穴,后门,红唇,被四个男人或同时,或轮替,一次次侵佔,玩弄。

  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喷射在体内或体外,我看到可馨无力的承受,却又爆发出一次次强有力的高潮,到最后,甚至有旁边的另外两个男人也加入进来。

  我就在一旁,疯狂撸动着自己的肉棒,有些眩晕,有些分不清梦幻和现实,只记得,最后全身沾满乳白色精液的可馨,无力的睁眼间,正好与我的目光对视在一块。

  “老婆,今晚有同事要来家做客,妳好好準备一下。”

  看到快下班的时候,我带着一丝兴奋和欢乐拨通了可馨的电话。

  “啊……这么突然,那我得赶紧去买点菜。”

  电话另一边,是可馨那永远听不腻的熟悉声音,让我嘴角也不由牵起一抹笑意。

  “不用,老婆。”我听了微微火热的说道:“老婆,妳应该知道用什么招待最合适。”

  “啊……我……”可馨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扭捏:“老公,合适吗?”

  “放心,老婆,一切都有老公。”我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变态老公。”可馨轻啐一声,但在我听来却包含无尽娇羞和淡淡的春情。

  挂了电话,我深吸一口火热的气息,心中不由也蕩漾起无尽的遐想。

  距离那次的淫乱大会已经过去一个月的时间了,在当时,可馨最终还是认出来了我,不过在我将她紧紧抱住的那一刻,她说出的第一句话却是:“老公,你既然带我走上了这条路,就,就不能抛下我。”

  那句话,深深触动着我的心,是啊,仔细想来,所有事情的源头似乎都源自于我对可馨的疏忽和不关心,淫妻因为而起,我又怎么能中途抛下可馨。

  那一刻,我深深的愧疚,却也发誓,绝对会用余生去爱护可馨。

  至于田志强,其实对于可馨来说也是我疏冷之后的一个慰藉物,虽然之后田志强还想施展一些手段,但是一个无业游民小混混的他,在我动用了一定手段后,最终还是服服帖帖的消失了。

  田志强走了,但曾经那些记忆却依然留下了,经历过曾经的放纵,便再也无法彻底归于平淡,我和可馨的淫妻游戏也因此变得更加精彩。

  杂乱思绪中,我载着同事小于已是走进了家门,刚进屋,便闻到了满屋的饭菜香味。

  “老公,回来啦。”可馨从厨房走出迎接,我却火热的用余光看向了小于,赫然是看到他一刹那不自然却又火热的眼神。

  在家中,可馨穿的很随便,一件白色的练体居家群,但是肉眼可见间,她那上半身赫然是真空打扮,随着走动,一双饱满的乳房来回晃颤着,更蕩漾出两粒诱人的凸起。

  可馨的脸颊微微红着,但却又露着贤慧的笑意,春情暗藏,让我的心也火热着。

  饭中带酒,微微的醉意中,我看到小于那躲闪的目光不时落在可馨胸前,心中暗自火热外,也不由开口道:“小于啊,听说你还学过按摩,一会可以帮你嫂子放鬆一下。”

  “好,好,只要嫂子不介意就行。”小于也红了脸,但那视线却是在可馨胸前再次扫了一下。

  餐桌之下,我突感可馨轻轻拧了我一下,但我却呵呵一笑,手掌已是顺着那光滑的大腿探入到那双腿之间。

  入手微微一片滑腻之下,我感受着可馨微微的颤慄,赫然指尖的火热,不由笑了。

  边吃边喝,不由自主间,我醉了,不是酒醉,是人醉了。

  “嫂子,要不要把哥抬到卧室。”小于不由有些担心的说道。

  “不用。”可馨的声音有些发颤:“他就这样,一喝醉,怎么都喊不醒。”

  “哦”小于浅浅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否想到了什么。

  “小于,你不是说要给我按按摩吗?”可馨的声音带着一丝羞意。

  “好,好。”微微颤抖的激动声音中,两人似乎去了偏卧。

  “小于,你干什么,你不能这样,嗯……”平静的按摩突然传来了一声剧烈的挣扎和最后那一声无力的娇喘。

  “嫂子,我受不了了,嫂子,你给我吧。”小于兴奋的声音也撩动着我的心。

  “不行……嗯……你哥在……嗯……”

  “嫂子,妳说的,哥喝醉了,怎么都叫不醒。”

  “嫂子,妳已经湿了。”

  “我……我……哦……”

  伴着可馨一声低婉而又悠长的呻吟,我也正好来到门前,目睹着那一根通红的肉棒狠狠贯穿进入到我的老婆的骚屄。

  “嫂子,妳的屄好紧。”

  “小于……你……啊……哦……我又给你哥戴绿帽子了……嗯……”

  “原来嫂子是个大骚货。”一句话显然暴露了很多,让小于突然兴奋起来,伴着“啪啪啪”的有力抽插,他的双手支撑在可馨的胸部也用力的揉捏起来。

  “我……哦……嫂子……嫂子是骚货……嗯……操嫂子的骚屄……哦……嫂子……嫂子最喜欢给你哥戴绿帽子了……嗯……好大……好满……嗯……好舒服……啊……”

  伴着可馨的娇喘呻吟,看着她那突然弓起抽搐的身体,我的眼前一瞬间彷彿滑过了一幕又一幕。

  我的老婆,我的贱货,我爱妳。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又到了我们一月一次的最佳狗奴评选环节,现在有请十位狗奴上场。”伴着燕尾服男人熟悉的声音回蕩而起,有着猛烈而又暧昧的灯光在彙聚。

  我有些紧张,但却有更加浓烈的火热在翻滚。

  微微拉了一下手中的红绳,换来的则是身后可馨那无力而又酥软的一声嗯嘤。

  深吸一口气间,我牵着可馨缓缓走向舞台,转头看向一侧,那里也有着即使戴着面具、头罩也熟悉无比的人,小艾和耗子。

  “老婆,今晚让我们一起努力夺得冠军。”心中火热喃喃着,身后的可馨就像是心有灵犀一般,急促喘息间,一声嗯嘤再次从嘴角传蕩而出,身遭似乎有着一缕缕清晰在流转,我细细嗅着,闻出了那气息的味道。

  那是,我的老婆,发情的味道。

  (番外完)

  (番外篇 完)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