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妻第二部(十七)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十七)
鹏鹏看着满满一桌子的菜,全都是何媛,曦涵,俊豪爱吃的菜,而自己喜欢吃的,却一样也没有。不禁抬头看了眼正在摆放碗筷的雪儿。也许是母子连心,雪儿也整好望了过来,“还楞着干嘛,还不快去洗手”雪儿一如既往地轻声轻语的吩咐着鹏鹏。那语气语调,鹏鹏是有日子没听到了,一时间呆住了。
“怎么还傻站着,还不去洗手”雪儿手在鹏鹏的头上轻拍了一下,就如鹏鹏小时候一般。雪儿看着一桌子的菜,这才意识到没有一个是鹏鹏喜欢吃的,心里忍不住责备起自己,可转念又一想,自己也没什么不对的,毕竟今天的客人是何媛和曦涵。至于俊豪,那是自己的老公,做他们爱吃的菜,那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
“哦,马上,刚才他们都去洗手,没地方,我马上去”鹏鹏回过神回应着。
“妈,凯叔,你们坐这”雪儿没有在管鹏鹏,招呼着何媛和凯宇落座。“这里地方小,大家挤一挤”
“行了,你也快坐下吧,忙了一下午”
“没事,妈。姐,姐夫你们坐这儿”雪儿越叫是越顺口,越叫是越自然。可能也是这一刻开始,雪儿真正把自己当做了俊豪的媳妇,真正的进入了角色。
一顿饭,吃的让何媛心满意足的,酒也不用劝的,自个儿就喝嗨了。雪儿看着大家都高兴,自己心里也乐的不行,一屋子的欢声笑语。一桌子的菜也吃的七七八八了。雪儿看着鹏鹏举起杯子,这才想起,自己做为家里的女主人,竟然忘了敬酒。都怪何媛没来由的自来熟的反客为主。连忙拖起身边的俊豪,抢在鹏鹏站起来前,端起了杯。
曦涵在桌子底下拍了拍鹏鹏的大腿,安慰着他。
“那个,妈,凯叔。不好意思,这一高兴都忘了敬酒了。我跟俊豪敬两位一杯,一来希望我们凯叔,能尽早的从凯叔晋升到爸爸,二来呢,希望两位和和美美,幸福!健康!”
“好!说的好,雪儿,我这儿子以后可就交给你管了,我就两个要求,第一他的学习不能拉下,第二你早点给我生个大胖孙子。”何媛满口酒气,晃晃悠悠的在凯宇的搀扶下,大着舌头说到。
“妈,你就放心吧。”
“他如果敢不听你的,你就给我打他,别手软。”
“行,他要是学习敢拉下,我就家法伺候,绝不手软。凯叔,准备什么娶我妈进门啊?”
“快了,快,过年前,一定给媛姐一个名分,放心吧。”
“干杯!”何媛咋咋呼呼的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雪儿和俊豪也呡了口杯中的饮料。
何媛一坐下,鹏鹏就急忙站了起来,端着手里的酒杯,不等雪儿开口,“妈……”“那个,爸”“这杯,我敬你们,我先干为敬”说着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
雪儿和俊豪相互看了眼,没说话,也默默的喝了口。气氛尴尬了几秒。雪儿连忙又拉着俊豪给曦涵鹏鹏敬酒。
“姐姐,姐夫,这杯我们夫妻俩敬你们”雪儿把姐夫和夫妻俩说的特别的重,视乎在提醒着鹏鹏,自己现在的身份。可鹏鹏却坐着一动不动,曦涵端起杯子,“雪儿,我们别理他,来姐姐跟你们喝”
一顿家宴最后在何媛的喝醉中结束,虽说中间有鹏鹏闹情绪的小差曲,但总的来说,是完美的。喝醉的何媛自然有凯宇照顾着回去了,而厨房里,曦涵则陪着雪儿一边洗着碗,一边聊着天。
“姐,姐夫今天是怎么了?”
“嗯,怎么说呢?雪儿,今天你叫姐叫妈,怎么就那么自然了”
“没什么啊,这不是大家都想看到的吗?”
“可,这也太突然了吧,早上在外婆家,还不是这个状态啊”
“我也不知道,今天你妈进厨房问要不要帮忙的时候,我也不知怎么就那么自然的叫了出来,就像以前我第一次叫鸣远他妈做妈一样,心里就那样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然后,后面再叫就顺口了。叫你也一样。只是姐夫……”
“是不是叫鹏鹏姐夫,心里就怪怪的?”
“嗯,是这样。”
“雪儿,你有没有发现,自从事情发生以后,你,镇远,鹏鹏都像是一条线上联着的。”
“怎么说?”
“镇远刚出事的时候,按镇远自己的说法,是滑倒手上碰到了个坛子。是这样吗?”
“嗯”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天鹏鹏也是莫名其妙的踩到香蕉皮,摔了一下,那个时候我还笑他来着。后来,镇远昏迷不醒的时候,鹏鹏也是一天都无精打采的。而且那段时间,鹏鹏连和我做那事也提不起什么兴趣。一直到有一天,不知怎么的,他突然又特别的来劲,一天到晚缠着我,现在回过头想想,应该那个时候也正是你和我弟好上的时候。再然后就是,镇远再次的昏迷不醒,鹏鹏又和前面一样,一天到晚和没睡醒似的,直到镇远醒过来。所以我才猜想,你们一家子,应该都被那事给串在了一起。”
“啊?那怎么办,姐夫他会不会也……”
“你别急,知道刚才你和我弟敬酒他为啥不端杯吗?”
“不知道?为啥”
“因为,他和你一样,对姐夫这个称呼别扭”
“那……”
“雪儿,你啊和我妈一样,怎么老纠结这些个辈分称呼,什么的?”
“不应该吗?长幼有序啊”
“瞎讲究,都什么年代了,日子是给自己过的,自己怎么舒服怎么过,管外人怎么看做什么?实话说,我估计你们最后的情况,应该就是镇远绿妻,鹏鹏绿母。”
“绿母?什么意思?”
“哎呀,我也说不太清楚绿圈里的东西,反正就是这事要解决,你和我弟最后注定得是鹏鹏的爸妈,这事才能算圆满,要不估计还是会没完没了的。”
“啊?那你……”
“诶,我先说好啊,我才不会和你一样,如果鹏鹏最后只要有什么绿妻的想法,我就和他离婚。我才不搞什么婚外恋这些个的东西。”
“那……”
“行了,别这儿那儿的了,反正我的分析我的态度已经告诉你了,怎么办你自己想。哎呀,好了啦,怎么现在整个变成了傻白甜的样子,都告诉你活出个自我,大大方方,别人知道你年纪比我弟大又如何?这年头妻大夫小的比比皆是,不差你一个。而且你现在的样貌,说你的年纪,有几个会信。相信我,我怎么会骗你,那,你就说我刚才分析你们仨儿的情况,是不是对的吧”
“对,是对的,可是……”
“行了,我知道你意思,你想怎么叫我,我都无所谓,你心里怎么叫舒服就怎么叫,鹏鹏也一样。记住我说的,为自己活,别管什么诅咒什么降头的,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怎么开心,怎么活,OK?”
雪儿长呼一口气,用力的点了点头,“嗯,姐,你说的没错,是我太执着了,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你说的没错,怎么开心怎么活,为自己活。”
“这就对了,这才是我认识的雪儿,才是原来的那个雪姨。”
“行了,姐,你就别笑我了。走吧,这边也搞完了,我们出去吧,那两个男孩子估计又在玩游戏了?哥哥,今天玩游戏的时间可是超标了。”
“就是,走,我们出去收拾收拾他们。”俩人相视一笑,手牵着手一起出了厨房的门。也许是因为雪儿终于想明白了,这一刻的雪儿浑身都泛着光。
“还玩游戏呢,哥哥。游戏有那么好玩吗?还不去复习功课,妈今天可说了,要我好好的管着你。”
“OK,OK,马上就完了,”
“鹏鹏,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雪儿一手挽着俊豪的手臂,将自己的胸紧贴在俊豪的手臂上,微笑的看着鹏鹏。
这一刻,鹏鹏感受到了失去很长一段时间的母亲的关怀,可又不确定,又带着犹豫的眼光看了下曦涵。他不确定这两个女人在厨房里说了啥,这雪儿的改变的让他感觉太突然了。
曦涵一手放在鹏鹏的膝盖上,轻拍了下,带着鼓励的眼神对鹏鹏点了点头。鹏鹏,这才确认刚才自己的感觉是对的。曦涵一定是在厨房里,把下午在外婆家俩人分析的情况,都告诉给了雪儿。
“妈……我……”
“妈,知道,以前是妈太执着了。姐姐说的对,以后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们都为自己活,好好的活”
“行了,还玩,”曦涵伸脚踢了下低头玩游戏的俊豪。“都当爹的人了,怎么长个儿不长心啊,能不能有点当爹的样?”
“什么就当爹的人了?不是,妹妹,你有了?不应该啊,哎呀,怎么就有了呢”俊豪一脸紧张失望的样子,让雪儿看的是又好气又好笑,还有几分心疼的感觉,白了眼俊豪。
“怎么,雪儿有了你不高兴?”曦涵问到。
“不是,只是怎么这么快啊?这……孩子生了,我和妹妹不就……哎呀……”
鹏鹏看着俊豪紧张的样子,心里十分的感动,这男孩真的是对自己的母亲好。妈妈跟他一定会幸福的。
“行了,行了,别在那儿扎扎呼呼了,你家雪儿没怀呢?”
“那你说什么当爹的人。”
“杨俊豪啊,杨俊豪,要我说你什么好啊,你眼里是不是只有你那个破游戏啊,没看我老公那么大个人在你眼跟前嘛”
“看到了,姐夫不一直坐那儿等你们洗碗出来吗?”
“蠢货!”曦涵被这个傻弟弟气到说不出话。
“你说的当爹,不会说的是当我姐夫的爹吧?”俊豪话一出口,原本坐在一旁看着两姐弟逗嘴的雪儿和鹏鹏,脸一下就红了起来。
“那这样,你不就是我儿媳妇?”
“你给我滚一边去,告诉你,甭管到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弟,我都是你姐,记住了?”曦涵恶狠狠的对着俊豪挥舞着那不大的拳头。
“切,真打你又打不过我。”
“好了,哥哥,姐姐的意思是,鹏鹏想怎么叫就怎么叫。”雪儿拉着俊豪的手,小声的解释。
“嗯……我的意思吧……”鹏鹏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
“瞧你那点出息”曦涵。
“嗯……其实吧,你和我妈叫我姐夫,我……心里会很不舒服,很难受。”
“嗯?那你什么意思?”俊豪毕竟年纪小,脑子被这些个成年人给绕晕了。
“我的意思……我的意思……”鹏鹏脸憋了个通红。雪儿和曦涵只是鼓励的眼神看着他。因为她俩知道,这是诅咒压在鹏鹏心里的结,得要他自己去打开。
“我的意思就是,你和我妈还和平时一样,叫曦涵姐姐。而我……而我……而我…还是叫你和我妈……做爸妈……”鹏鹏的声音越说越小。可也让在座的都听到了。
“哦,啊?”俊豪吃惊的看着其他三个人。
“别一惊一乍的”曦涵不客气的踢了俊豪一脚。
俊豪又看了看雪儿,“哥哥,以前是我太执着了,以后我们就怎么舒服怎么过,这样大家都没压力。”
“哦哦哦,那……”
“那什么那,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不是,妹妹,我这是不是要给改口费啊?不是,我也没喝到改口茶啊”
“德性,还改口茶,美的你”曦涵一脸鄙视的看着俊豪。
“应该的,应该的,我这就给你倒茶”说着鹏鹏一身轻松的,跑到茶桌上,拿来了一杯茶,然后跪在俊豪跟前“爸爸,请喝茶。”俊豪假模假样,人五人六的接过鹏鹏手里的茶,端着架子的说了句“乖,起来吧”。看着俊豪那装模作样的样子,雪儿忍不住在俊豪的腰上揪了一下。曦涵则是又是一脚踢了过来。
“行了,茶也喝了,改口费呢”曦涵追问着。
“妹妹,你看改口费要给多少?”
“又不是改口叫我,我哪知道你。”
“不是,我的钱不是都给你了嘛?好妹妹,给我点,要不这脸可就丢大发了。”
“我才不管,你自己惹出的事,你自己平”
“哎呀,我的好妹妹,”鹏鹏看着俊豪求着雪儿拿钱的样子,那是和鸣远求雪儿拿钱那是一模一样。这才是夫妻俩应该有的样子。
“行吧,行吧,我自己解决。我看看,我微信里只有不到1000块钱了。那儿子,唉,对了,我是叫你儿子还是叫你鹏鹏?”
“爸,你随意”
“哦,那儿子,爸就给你888的改口费,别嫌少啊,主要是你妈她不给我钱”
“不会的,谢谢,爸”
屋子里的人不知道的是,就在鹏鹏点下了收款按键的那一刻,钟家中堂上的插电的长明灯,忽闪忽闪的。身在不同地方的有财和鸣远,同时肉眼可见的一到红光,闪进他们的心口,让俩人瞬间觉得身体特别的轻松。而鹏鹏则整个人肤色都亮了起来。人也特别的精神。
鹏鹏的变化,两个粗心的男生根本没有注意到,可细心的雪儿和曦涵却是看得真真切切。两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看来曦涵的分析和判断是对的。
雪儿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免又有些担忧起鸣远来。
“行了,就这样吧,别过了”曦涵及时阻止了还准备做妖的俊豪。“雪儿,鹏鹏,看来我们的分析是对的?”
“什么分析,你们分析什么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去,去,去,一边去,大人说话,小孩插什么嘴”
“你?”从小到大曦涵始终管的俊豪死死的,哪怕是现在,曦涵一瞪眼,俊豪也会心里咯噔那么一下。
“爸,没什么。就是我前爸出了这事以后吧,我们一家都那都不对劲,开始以为只是我前爸一个人的事,只要我妈和你那什么以后就都没事了,可现在看来,我,我妈,我前爸都是被串在一起的。”雪儿听着鹏鹏用前爸称呼鸣远,心里十分不舒服。
“什么前爸,后爸的,说的好像人过了似的。”
“妈,我这不是在跟我爸说事嘛。要不以后我们就都当他是刘家的弟弟?”
“什么叫当做啊,他就得是刘凯宇和咱妈的儿子刘镇远”曦涵出口纠正着鹏鹏“我和你们说,要想这事彻底的过去,咱家就不能再有钟鸣远,只有一个叫刘镇远的刘家弟弟。要不这事,会没完没了的”
“可,这事我们说了不算啊?”雪儿担心的说到
“嗯,姑姑你说的对,现在不是他说不可以就不可以的,他必须接受这个事实”鹏鹏符和着。
“那这样,算不算绿妻?”
“管他算不算,现在先不管怎么样,首先我们要把生活回到正规上来。再说了,他不是亲手把你嫁给了我弟,别忘了,你和我弟的结婚手续还是他给你们办的吧,典礼的时候也是他把你交给我弟的吧,如果这都不算绿妻,那什么才叫算?”
“妈,你别想那么多了,你以后的任务就是和我现在这个爸,好好过日子,照顾好他,照顾好自己,过些时候在和我爸给我添个弟弟妹妹。那什么姑姑,我们现在就去找镇远谈。”
“嗯,事不宜迟,走老公”
“不是,你们说的都是什么啊?我一句也没听懂”
“没空和你解释那么多,雪儿,你也和我们一起去,这事不能少了你。剩下的,你在车上和我弟解释吧”
“哦哦哦”
四个人两部车,很快把车开到了鸣远家楼下,在路上俊豪也大概懂的了些,但还是不太理解,反正跟着老婆走就对了。
屋子里,一家子坐在客厅里,不同的是,鸣远自觉的坐在了最旁边的位置上,而沙发的最中间坐的是俊豪夫妻俩。可所有人都觉得这样的落座是最合适最和谐的。
鸣远静静的坐在哪儿,听着曦涵从旁观者的角度去分析整件事情,其实鸣远也不是没认真想过这些事,可做为当事人,鸣远很难做到客观冷静的去分析,直到今天下午和建国夫妻碰面以后,鸣远才觉得自己好像是忽略了什么东西。听了曦涵这么一说,鸣远心里才想起,那缕残魂在消散前说过,他就想看到自己痛苦的样子。所以解开诅咒的根本钥匙并不是雪儿生不生孩子,而是不管事情怎么变的,深陷其中的人,都能欣然接受,并且能高高兴兴,不管旁人的眼光,自个儿活的精彩,活的快乐。如果不快乐,就算雪儿生了孩子,这事也一样结束不了,只会又生出其他的事来。对,就是这样,鸣远终于知道,解开诅咒的钥匙了。
鸣远把自己想到的告诉了屋子里的人,“这就是我的看法,应该说从我出事开始,所有已经参与到里面的,和没有参与到里面但是可能会参与到里面的人,都已经受到了诅咒的影响。包括姐姐,哥哥,还有你们的父母,刘凯宇,陈晨,我的父母,都受到了影响。所以哥哥,你也别对你爸那样了,找个时间带着嫂子一起去看看他。你们现在这样也是因为受我这事儿的影响。”
“那你打算怎么做?”雪儿担忧的问到。
“接受,快乐的接受。如果说在亲手帮你办理结婚手续的时候,我是痛苦的,那现在我想真心的祝福你,和哥哥,幸福!新婚愉快!”
“那以后?”
“以后的事,以后发生了再说,当然如果有机会,我当然希望你能回到我身边。或者是能让我待在你身边,那我就心满意足了。所以嫂子,听我的,就如姐姐,姐夫说的那样,就让钟鸣远在这个家消失,以后会不会在出现,我们谁也不知道,毕竟这个操蛋的诅咒,我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中的,以后就让这个家里,只有刘镇远吧”
鸣远说完这话,家里的灯突然暗了下来,然后又是一到红光照向了每一个人的眉间,片刻间房间里的灯又都亮了。以此同时,钟家中堂的一盏长明灯也大放光彩,随后就烧坏了。这让做在中堂里说话的小琴和有财,诧异万分,可那一直压在心头那股力,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远在百公里以为的刘家中堂上的长明灯也无火自然起来,闪出了灯花。一个声音在鸣远的脑海里响起,你赢了。鸣远的眉头开了,整个人也瞬间精神了起来,看上去年轻了许多。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