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夫妻 第卅四章 来都来了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卅四章 来都来了

作者:差不多白胖子(SKYLAOWW)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发表时间:2021/01/27

  清哥站在床上,一手扶着肉棒,龟头抵在芷莹的唇边,芷莹感受到唇边传来
的压迫感,乖巧地伸出了丁香小舌,舌尖轻轻挑动一下,感知到唇边的正是龟头,
便微微张开小嘴,调整了一下头的角度,把肉棒含进了口中,卖力地吸吮着。

  清哥一手扶着芷莹的头,缓缓挺动腰身,把芷莹的樱桃小嘴当成小穴开始抽
插起来,另一手飞快的在手机上打着字,然后把手机屏幕亮给少杰,少杰赶紧凑
上前去,屏住呼吸生怕让芷莹发现了他的存在。

  少杰定睛一看清哥的手机,屏幕上的字是:「一会儿我先操,等这骚货来感
觉了,再换你来接手。但是,前提是不能拍照。除非是她自己发现了你,不然也
不能发出声音。」

  清哥朝少杰眨了眨眼,少杰飞快地连连点头,心里不由得想着,管他那么多,
反正有得操逼就可以了,至于拍照什么的,本来自己也没想过。

  清哥也没有让少杰等待太久,大手用力按下芷莹的头,芷莹感觉到龟头顶入
喉咙,自然地放鬆喉咙的肌肉,任由肉棒整根没入自己的口中,停留了十来秒,
直至芷莹从喉咙发出呜咽的声音,才抽出肉棒。

  反复几次之后,窒息感带来的眩晕让芷莹身体发软,清哥鬆开他按着芷莹的
手,芷莹无力地躺下,大口的喘着粗气,双腿大开。

  清哥的手落在了芷莹的小穴口上,大拇指拨弄着已经微微突起的阴核,让芷
莹不由得闷哼了起来,一边玩弄着小穴,清哥一边说道:「小骚货,要不要我给
你舔一下,让你爽爽啊?」

  芷莹听见清哥的声音,翘臀微微上挺,仿佛期待着清哥的舔弄,同时口中发
出呻吟:「不要弄……人家了……快点……舔我……小骚逼……好痒啊……」

  少杰听见芷莹的呻吟声,不由得有点困惑,这声音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很熟
悉,但是又想不起来。

  清哥另一只手朝少杰扬了扬,示意让少杰舔弄一下芷莹的小穴,少杰也懒得
去想这么多了,先过过瘾再说,便凑上前去,清哥刚从小穴口挪开自己的手,少
杰便趴到了芷莹的双腿中间,双手扶着芷莹的大腿抬高,肥厚的舌头开始舔弄起
芷莹的小穴来。

  芷莹感觉到小穴传来一阵湿热,再加上少杰粗重的鼻息,总感觉有哪里不对,
但随着少杰那并不丰富的实战经验,舌头饑渴难耐地在小穴口上的来回舔舐,让
芷莹感觉到了异样的刺激。

  小穴中的空虚感袭来,芷莹只想让舌尖能够深入其中缓解一下,但苦于双手
被反剪于身后,只能是纤腰半挺去迎合着少杰的舌头,但不解风情的少杰并不知
道舌尖的妙用。

  情欲随着少杰那始终不得要领的口技而水涨船高,芷莹的呻吟也开始变得急
促:「不要再……舔了……快点……操我吧……好老公……救你了……小骚逼……
好痒……我要你的……大鸡巴……操我……」

  少杰听到芷莹的呻吟声,迫不及待地坐了起来,正想要扶着肉棒插入被他舔
得一片泥泞的小穴中,清哥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摆了摆手,示意少杰让开位置,
少杰只好挺着已经硬得不行的肉棒从床上离开。

  清哥扶起芷莹,一边把她推向落地窗边,一边说道:「刚在床上操了你一轮
了,该换个位置了。」

  直至芷莹感觉到双乳贴在玻璃上,那冰冷的触感让她浑身一颤,小穴中的淫
水反而越涌越多,芷莹此刻已经无暇去想在窗边交合会不会有人看到,只想要小
穴中的空虚能儘快得到满足,摇摆着翘臀呻吟着:「快点……操我……大鸡巴……
老公……小骚逼……等着你……来满足我……我要……痒死了……」

  清哥双手扶正芷莹的翘臀,双腿微曲,肉棒顶在小穴口上,缓缓插入,随着
肉棒的深入,芷莹的呻吟声变得娇媚:「进来了……大鸡巴……好老公……快点……
操我……给我吧……我想要……」

  清哥双手改为扶着芷莹的纤腰,开始了猛烈的操干,肉体撞击的声音响彻房
间,夹杂着芷莹那得到了满足的快乐的呻吟,少杰在一旁强忍着撸动肉棒的冲动,
盘算着何时才能轮到自己。

  另一边厢的明枫,已经搂着两个妹子从房间里出来了,对着左右两个妹子小
声说道:「下回私约你们哈。」

  两个妹子点了点头,店里的业务经理小跑着就过来了,引着明枫去前台结了
账之后,到了休息区,大朱和大陈两人已经在休息区等着他了,三人一块开车到
了丽枫酒店的江边上。

  停下车后,三人下车,明枫指了指丽枫酒店,说:「少杰那小子估计在楼上
爽着呢,你说我们是在楼下等他还是到大排档去等他?」

  大陈笑着说:「他那小子,不就是半个小时的事情么,我们在楼下等吧,不
然坐在大排档吹江风太特么冷了。」

  大朱点了点头,说:「对啊,一会儿等他来了,吃的都凉了。」

  三人达成共识后,一块进了丽枫酒店的大堂,在一旁的沙发坐了下来,拿起
手机玩起了游戏。

  明枫打开微信,才发现已经被那个微信群给踢了出来,心里纳闷了一下,问
大朱:「诶,大朱,那个少杰加的那个叫鸡的群,你有没有在里面啊?」

  大朱想了想,说:「之前朋友推荐我进去了,但里面都是打嘴炮的多,我就
给退了,咋了?」

  明枫挠了挠头,说:「不知道为啥群主把我给踢了,估计是少杰那小子忘了
说是他介绍进群的吧。」

  大朱头也没抬,忙着打游戏,回了一句:「可能是吧。」

  明枫想想算了,反正自己也不是经常回来,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半了,
芷莹没有发消息给他,也就打开了探探和陌陌,两个软件来回切换着开始撩妹,
看一下今晚还有没有新的豔遇。

  就在这一百米的距离之中,明枫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美豔动人的妻子,已
经被一个男人推在窗边上操干了十多分钟,临近着高潮的边缘,而他的兄弟正在
旁边等待着接力插入。

  芷莹的浪叫已经越来越大声,清哥感觉到此时已经差不多是时候了,便回头
用手指向少杰比划着倒数三二一,然后拔出了肉棒,让开了位置,少杰赶紧跨步
上前,一手扶着芷莹的纤腰,一手扶着自己的肉棒,往小穴中抽了进去。

  少杰的肉棒和他的体形一样,长度一般,但足够粗壮,和清哥的比起来隐隐
还要粗上一圈。

  当少杰的肉棒插入芷莹的小穴中后,马上便感觉到了和以往只能去叫鸡的截
然不同的感觉,紧致的包裹,小穴深处传来的阵阵吸力,还有插入时的阻力,还
有淫水涌出沖刷着龟头的快感,让他不由得深呼吸了一下,强忍住想射精的冲动。

  少杰就这样停留了数秒,芷莹内心情欲对于高潮的渴望,让她急切地想要小
穴中的肉棒活动起来,不安分地扭动着翘臀,声音娇嗲中带着催促:「好哥哥……
好老公……给我吧……快点……不要停……我要你的……大鸡巴……操我……用
力……操我的……骚逼……人家快……要到了……给我……快点……」

  芷莹的呻吟声让少杰如梦初醒般,眼前的骚浪人妻正等待着他的浇灌,和那
些妓女虚伪的浪叫不同,少杰双手掐着芷莹的腰侧,开始了卖力地抽插。

  憋了足足半个小时的少杰,此时就如同一头发情的公牛一般,水桶般的粗腰
完全没有影响他的速度,一下下地撞击着胯下人妻的翘臀,看着臀肉激起的浪花,
忍不住腾出一只手来,一巴掌自下而上抽打在臀肉上。

  芷莹被拍打得肉疼的同时,被这感觉上好像变粗了的肉棒冲击得逐渐攀上高
潮,不停地呻吟着:「好老公……别打了……屁股要……开花了……操我吧……
操死我……小骚逼……不行了……好酥麻……好痒……我快要……到了……嗯嗯……
操我……用力点……」

  听着芷莹的呻吟,少杰抽插得更加卖力,时不时的打上臀肉一巴掌,五分钟
的抽插,让少杰已然濒临射精的边缘,再次双手掐着芷莹的腰身,开始了最后的
冲刺。

  芷莹也察觉到了小穴中的肉棒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自然地双腿夹紧,少杰
顿时感觉到小穴中的肉棒被包裹得更紧了,芷莹的呻吟声也愈发高亢:「啊啊啊……
要到了……到了……大鸡巴……好爽……操死我……小穴……被……操烂了……
不行了……我要……到了……到了啊……嗯嗯嗯……再深一点……用力……快点
啊……」

  少杰的肉棒不如明枫及清哥的长度,未能顶到最深处的子宫口,但粗壮的肉
棒挤开穴肉,随着少杰动作的停下,一股股浓精在芷莹的呻吟声中喷涌而出,芷
莹在感觉到了被沖刷的同时,终于是到达了高潮。

  少杰忍不住地闷哼一声,马上便忍住了同时想要呻吟的冲动,肉棒在发射过
后慢慢变软,被充满弹性的穴肉挤出了小穴,一脸舒爽的表情退后了一步。

  清哥马上凑上前去,扶着芷莹坐到了地上,然后示意少杰走上前,他自己则
是站到了少杰的身后,少杰忍不住把疲软的肉棒凑到了芷莹的樱桃小嘴前面,清
哥则在他身后发声:「小骚货,快点帮我舔乾净。」

  芷莹乖巧地张开小嘴,含住了少杰疲软的肉棒,刚射完精敏感非常的少杰,
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而此时的芷莹在高潮的余韵中也反应了过来,口中含着
的肉棒疲软时明显不是清哥的尺寸,同时刚倒吸凉气的那一声,也不是清哥的声
音。

  吐出口中的肉棒,芷莹不顾发软的双腿,挣扎着站了起来,这一下的突然变
故,让少杰和清哥都没反应过来。

  芷莹口中惊呼道:「你不是清哥,你是谁?」

  与此同时,随着身体前倾站起,芷莹脸上的眼罩正好蹭到了站在她前方的少
杰那肥硕的肚腩,滑到了秀髮之上。

  再一次听见如此熟悉的声音的少杰,和被蹭掉眼罩的芷莹,四目相对,同时
惊呼道:「是你?」

  清哥站在少杰身后,听到两人的声音,也愣在了当场,愕然道:「你俩认识?」

  少杰回过头瞪着清哥说道:「这特么是我嫂子!」

  同一时间,芷莹也跌坐回地上,泪水瞬间涌出眼眶,喃喃道:「这是明枫的
兄弟,你到底做了什么啊?」

  清哥听到两人的话,脑袋瞬间炸了,这回真的是玩出火了。

  少杰怒瞪着清哥,抬起了手中的拳头,一拳便打在了清哥的脸上,清哥猝不
及防的一个踉跄也摔到了地上。

  少杰正想沖上前去继续打清哥,却被清哥一脚踹在了小腿上,肥硕的身子摔
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清哥趁势拿起手机,快速地拍了一张照片,芷莹和少杰两人赤裸地坐在地上,
芷莹满面泪水,少杰目露凶光。

  清哥敏捷地爬了起来,向后退了几步,把手机屏幕对着少杰,说道:「你别
过来啊,我这有你们的照片,我要发到群上去,你觉得会不会有认识你嫂子的人?
到时候就说是你把你嫂子通姦被人发现了,我看你怎么跟她老公解释。」

  少杰压根不理会清哥的威胁,还想要扑上前去,却发现被身后的芷莹死死地
抱着他的手臂,感觉到芷莹的双乳紧紧贴在他的手臂上,那充满弹性的滑腻触感
让他心头不由得一阵激蕩,但理智还是让他想甩开芷莹的手。

  芷莹紧紧抱着少杰的手臂,哭着说:「少杰,少杰,我救你,不要动手!你
听我说行不行?」

  少杰回头怒视着芷莹,骂道:「你特么个骚货,你瞒着我兄弟做这种事,你
特么好意思让我不要动手?」

  清哥深知道以芷莹对明枫的感情,肯定会拦着少杰的,所以也就收起了手机,
说道:「暴力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要不坐下来谈谈?」

  少杰听到清哥的声音,回过头瞪着他说道:「我谈你MLGB!」

  芷莹泪眼婆娑地瞪了清哥一眼,说道:「清哥,你能不能先闭嘴!少杰,你
听我跟你说好不好?」

  少杰被芷莹紧紧抱着胳膊,看着芷莹的双眼,沉默不语了足足一分钟,深呼
吸了一下,坐回到了地上,说:「你先穿上衣服,我给面子枫哥,你说吧。」

  芷莹默默地站起来,黑色的胸贴早已被揉成一团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床上
的丁字裤腰带也已经被扯断,只好调整了一下内衣的肩带,然后走到矮柜旁,拿
过一进门便被脱下的连身裙,套在了身上。

  少杰也默默地把自己的衣服给套上,清哥则只是穿上了浴袍。

  芷莹坐在床边,少杰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而清哥则是坐在了书桌前的椅子
上,三人沉默了半晌,低着头的芷莹抬起了头,挺直了身子,发现少杰正看着她
眼睛发直。

  少杰也发现了芷莹的目光,刚芷莹抬头挺胸的一刹,胸前的两点激突仿佛并
没有随着时间的过去而消散,再联想到刚刚芷莹穿衣服是没有穿内裤,怒火已经
按捺下去的少杰不由得浮想联翩。

  两人再一次四目相对,芷莹歎了口气,说道:「少杰,我知道,是我对不起
明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你相信我,我真的是爱明枫的,我求
求你不要告诉明枫,不然他肯定会和我离婚的。」

  说完,芷莹的泪水又一次忍不住地滑落,少杰依然保持着沉默不语,清哥在
一旁也开口道:「少杰是吧?你也别急着要对我做些什么,我这么跟你说吧,我
也没打算破坏芷莹和她老公的感情,就只是单纯的肉体关係而已。你刚不知道她
是谁的时候,不也操得很爽吗?」

  听到清哥的话,芷莹和少杰两人都不由得脸上一红,少杰有点恼羞成怒地喝
道:「你特么给老子闭嘴!嫂子,你这样做,就不怕被枫哥发现吗?」

  芷莹两行清泪从眼角滑下,继续说道:「这件事,现在只有我们这里三个人
知道,你不说,明枫是不会知道的。」

  清哥在一旁附和道:「少杰,你要想清楚,芷莹老公的脾气你肯定比我了解,
这件事要是让他知道了,我大不了一走了之,芷莹怎么办?你作为他兄弟,你怎
么办?」

  少杰虽然不齿清哥和芷莹偷情这件事,但是作为其中的参与者,自己的确也
脱不了关係,清哥的话也的确有他的道理。

  看少杰又一次沉默了,清哥看向芷莹,芷莹也感觉到了清哥的目光,看清哥
跟她使了个眼色,深呼吸了一下,哽咽着说道:「少杰,你和明枫认识都有十多
年了,我们也认识了有七八年了,我真的不想和明枫分开,我求你了。」

  少杰站了起来,说道:「你让我考虑考虑。」

  说完,少杰便走到了洗手间里,撒了泡尿,点起根烟,此时的他,有种冲动
想要下楼去找到明枫,带着他上来捉姦在床,但是胯下还在勃起的肉棒,让他无
法忘记刚刚和芷莹的交合,而让明枫知道的话,自己也的确会没了这个十多年的
好兄弟。

  而房间里,芷莹对着清哥怒目而视,问道:「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让少杰过
来?你到底瞒着我做了些什么?」

  清哥本来瞒着芷莹多找一个陌生人来一块调教她,让她能够习惯多P,没想
到却弄巧成拙,招来了少杰,便如实地告诉了芷莹在微信群上发了她的视频和照
片。

  芷莹听完后,整个人呆愣了,没想到自己的身体就这样暴露在微信上,被众
多的男人意淫和评头论足,万一要是被明枫看到了,这无疑比让少杰告发来得更
让自己无法接受。

  清哥仿佛看穿了芷莹的担心,说道:「放心吧,没有露脸,也没有拍什么特
徵的地方,即便明枫看到了,也不会想到是你的。」

  芷莹惨笑着说:「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都已经和你这样了,
你是想让我死吗?」

  清哥看着芷莹的模样,坐到了芷莹的身旁,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里面的图
片和视频给芷莹看,然后说道:「你自己看,怎么可能会发现是你呢?」

  芷莹定睛看着照片和视频里的自己,的确没有任何可以联想到是自己的特徵,
这才放心一点,却全然忘了清哥暴露自己在微信上这件事,此刻的她,更担心的
是少杰的反应。

  清哥则是凑到了芷莹的耳旁,轻声说道:「我跟你说,我有一招,保证他不
会告诉你老公的。」

  芷莹此时心里如同一团乱麻,清哥的话如同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她连忙问道:
「什么办法?你快说。」

  清哥坏笑着在芷莹耳边说:「你啊。」

  芷莹没明白清哥的话,反问道:「我?」

  清哥继续小声在她耳边说:「对啊,就是你。刚你蒙着眼,我可是在旁边看
得一清二楚,他操你的时候那股兴奋劲,还有刚刚你穿衣服的时候,他可是看着
你眼睛都没眨一下。」

  芷莹被清哥说得脸上一红,但还是不明白,追问道:「那又和他不会告诉明
枫有什么关係?」

  清哥双手攀上芷莹的双峰,揉搓了起来,芷莹一时没反应过来,峰哥轻咬了
一下芷莹的耳垂,说道:「你傻啊,一会儿你主动勾引他,告诉他你可以让他继
续操你,他操舒服了,又怎么会捨得告诉你老公呢?你又多了一个鸡巴可以让你
爽了,这不是很好吗?」

  听到清哥的话,芷莹马上推开了他,说:「这不可能,我……我……」

  芷莹的第一反应就是她做不出这样的事,虽然她曾经和少伟也发生过关係,
但是那也并不是她自己主动的,现在要她主动去勾引自己老公的兄弟,这种事她
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清哥不置可否地摊开手笑了笑,说:「那我可就没办法了,除非你有更好的
办法能说服他,就像我刚刚跟他说的一样,我倒是无所谓,影响的是你和你老公
还有他的生活。」

  芷莹听着清哥的话,心里更乱了,喃喃自语道:「你怎么能这样?」

  清哥还是一副无所谓的口吻说道:「那不然能咋?你也可以选择跟你老公离
婚啊,大不了做我的情人咯,保证每天都能满足你。」

  芷莹听到清哥这么说,毫不犹豫地回应道:「那不可能!」

  清哥换成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说道:「那不就是咯,你又不愿意走离婚这条
路,又想让他不把这事说出去,那最好的办法就只有把他变成共犯啊。」

  芷莹张了张嘴,但不知道能说些什么,清哥摇了摇头,接着说:「你自己想
想吧,我下楼买包烟,去吃个夜宵,一个小时之后回来。」

  说完,清哥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打开房门离开了。

  随着房门关上的声音,少杰打开了浴室门,看见还呆坐在床边的芷莹,转过
身就想追出去拦下清哥,芷莹开口道:「不用追,他一会儿还会回来的?」

  少杰愣了一下,回过头说道:「嫂子,你不会相信他吧?他要是借机跑了呢?」

  芷莹歎了口气,说:「唉,你先过来吧,你如果决定要告诉明枫,我也会跟
他坦白的。」

  少杰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到了芷莹旁边的沙发上,房间里再一次陷入到了沉
默当中。

  此时清哥下了电梯,刚走到大堂,便看到了坐在一旁的明枫等人,快步走了
出去,拿出手机给芷莹发了微信:「你老公在酒店大堂,还有另外两个男人和他
一起。」

  芷莹感觉到手机一震,点开来看到清哥的微信,脸色一白,她想开口问少杰
为什么明枫会在楼下,但又怕是少杰刚刚在浴室里把他喊过来的,至于另外两个
男人,她也猜到会是大朱和大陈了。

  芷莹偷偷瞄了少杰一眼,想到清哥跟她说的办法,又想到了刚刚是少杰在她
的小穴里内射了,不由得脸上一红,心里暗自说道:「真的要像清哥说的那样做
吗?但这也太荒唐了吧?」

  芷莹并不知道少杰没有拿着手机上来,他的手机还放在楼下他的电动车里,
现在的她更混乱了,既在纠结着要不要接纳清哥的建议,又在害怕着万一明枫他
们等着少杰的通知上来了怎么办。

  芷莹低下了头,仍然保持着沉默,少杰也在偷偷瞄她,贴身的连身裙下是几
乎真空的美豔胴体,刚刚芷莹的骚浪模样在少杰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那种做爱的
快感让他不由自主地回味着,明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他好兄弟的老婆,但却无法
控制自己的思想。

  两个人複杂的内心运动,让这沉默中夹杂着丝丝尴尬,少杰身子后仰靠在了
沙发背上,他的动静让芷莹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又一次偷瞄向少杰。

  少杰仰头枕着沙发靠背,呆滞地看着天花板,上衣缩了上去,刚刚在想到芷
莹的媚态时勃起的肉棒,隔着裤子撑起了帐篷,落在了芷莹的眼里。

  芷莹心里暗想,难道少杰是在想着刚刚和自己交媾的事情吗?不然为什么会
硬了起来?万一他一会儿要我和他再做一次怎么办?

  想到这,芷莹不由得脸上一阵发烫,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啊?

  沉默了足足有差不多十分钟,明枫没有上来,少杰也没有动静,芷莹心里更
乱了,难道少杰是在等自己表态再决定要不要叫明枫上来吗?那他是用什么原因
叫明枫过来的?

  心乱如麻的芷莹,决定还是要试探性地问一下少杰,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问
道:「少杰,明枫知道你来这里吗?」

  少杰听到芷莹的声音,坐直了身子,看着芷莹的双眼,说道:「知道,我跟
他说过我来这里,但是没跟他说别的,他现在应该在这附近等我一块吃夜宵。」

  芷莹心里暗道一声还好,追问道:「那你想好了吗?你要告诉明枫吗?」

  少杰愣了一下,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好了没有,只好反问道:「你想我怎
么回答?」

  少杰的一句同样是犹豫未决的反问,听到芷莹的耳里却是如同敲打在她本就
动摇的心里的一记重锤,此时的她已经无法冷静地思考,清哥的话在她的脑海里
回蕩着。

  咬了咬嘴唇,芷莹用细若蚊蝇的声音说:「如果……你不告诉明枫,要我做
什么都行……」

  少杰并没有听清楚芷莹的话,脱口而出一句:「你说什么?」

  芷莹的心里只觉得这是少杰在要她表态自己的决定,心里一横,无论如何,
她都无法接受和明枫离婚这个可能,闭上眼睛,开口说道:「我说,只要你不告
诉明枫,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少杰一时没能明白芷莹话里的意思,再一次反问:「做什么都可以?是什么
意思?」

  芷莹已经没有办法去细想少杰的反应,肯定的回答道:「你想对我做什么,
我都可以满足你。」

  说完,芷莹睁开双眼直视着少杰,两人四目相交,少杰还在想着芷莹是什么
意思,但芷莹站起身子,脱下了自己的连身裙,再一次把娇躯展现在了少杰的面
前。

  少杰又看见芷莹的裸体,不由得呼吸急促,本已慢慢软下的肉棒再次勃起,
脑袋一片空白,他刚想问芷莹要做什么,芷莹已经跨坐在了他的身上。

  感觉到胯下的肉棒隔着裤子顶在了小穴上,芷莹一片羞赧,少杰一脸茫然,
伴随着芷莹的吻落在了自己的双唇上,少杰脑中如同炸裂一般,自然地配合着芷
莹灵巧的舌头,交缠在了一起。

  当少杰回过神来时,芷莹已经脱下了他的裤子,跪在地上含着他的肉棒,开
始吞吐起来,肉棒上传来的口腔中的吮吸感以及湿热感,让他明知道这样是不对
的,但却无法拒绝。

  芷莹此时一心只想着,只要自己主动献身,少杰就不会告诉明枫今晚的事情,
只要这样就行了。

  此刻的芷莹,强迫自己抛开心底的顾忌,卖力地舔弄着眼前这根粗壮的肉棒,
龟头上残留的尿骚味刺激着她的嗅觉。这是她在广州被黄总还有吴哥,包括被阿
坚他们强迫玩弄的时候的味道,那些被羞辱的回忆刺激着她的情欲。

  伴随着芷莹变换动作,一手轻撸肉棒,一口含下少杰的阴囊,她的双眼开始
迷离,她的小穴开始湿润,她的身体开始发烫,她吐出肉棒,再次跨坐回少杰的
身上,小穴压在了肉棒之上,开始前后摩擦,淫水打湿了少杰的胯下。

  面对着芷莹的主动,少杰也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肉棒上传来的湿热和快感,
让他充满了原始的冲动,但仅有的理智让他还是说出了一句:「嫂子,你这样……」

  话还没说完,芷莹俯下身子,把少杰的脸埋在了自己的双乳之间,娇喘道:
「别叫我……嫂子……用你的……大鸡巴……操我……」

  芷莹这如同魔音般的一句呻吟,让少杰把最后一丝理智也抛诸脑后,他那
无处安放的双手抓向芷莹挺翘的肥臀,托起芷莹的身体,当龟头感受到了那湿
润的源头,双手一松,两人再一次地结合了。

  芷莹上身后仰,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少杰喃喃道:「莹姐,我插进去了。」

  芷莹再一次俯下身子,和少杰四目相交,轻声呻吟着:「好弟弟……用你
的……大鸡巴……操我的……小骚逼……随便你……怎么操……都可以……」

  随着少杰挺动起肥硕的腰身,芷莹配合着抛动起自己的美臀,两人又一次
激吻到了一起。

  这一次没有了第一次的神秘感,但却在两人心中增添了一份偷情的刺激,
少杰那如同公牛发情般的冲劲,让芷莹小穴感受到了猛烈的撞击。

  激吻过后,少杰抱起芷莹,让她跪在了床上,再一次从后插入,看着自己
的肉棒在圆臀间来回冲刺,少杰再一次一巴掌打在了芷莹的臀肉上,白皙的臀
肉上瞬间出现了五指的红印。

  少杰一边拍打一边抽插,嘴上还同时说着:「莹姐,你怎么这么骚?枫哥
满足不了你吗?」

  芷莹的翘臀被打得火辣辣的疼,高声呻吟着:「坏弟弟……我就是……骚
货……就是……忍不住……要被人……操我的……骚逼……我对不起……明枫……
但是……好舒服……用力啊……打我……操我……」

  听着芷莹的浪叫,少杰大着胆子骂着:「你这骚货,你对不起枫哥,还特
么让我操你?」

  芷莹继续呻吟道:「谁让我……被你……发现……偷情了……我怕你……
告诉他……只好让……你的……大鸡巴……操我……操爽了……你就……不会
说……出去了……我就能……继续……被别的……男人……操啊……」

  看到芷莹附合着自己的骂语,少杰更兴奋了,继续骂着:「操死你这个骚
逼,说!你给枫哥戴了多少绿帽了?」

  少杰的辱駡,让芷莹的羞耻感越来越强,小穴也越来越湿,床单上已经出
现了一大片水渍。

  此时的芷莹,呻吟声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不记得了……太多人了……只
要是……大鸡巴……都可以……操我的……骚逼……坏弟弟……操死我吧……
操烂我……小骚逼……就是给……男人操的……啊啊啊……给我……用力点……
操我啊……嗯嗯嗯……」

  激战正酣的二人,并没有发现清哥已经用备用房卡开了门,走了进来,直
到清哥脱光衣服走到二人身旁,少杰才发现清哥的存在,停下了抽插。

  感受到少杰停了下来,芷莹的翘臀开始向后挺动,呻吟着:「好弟弟……
好老公……不要停……操我……大鸡巴……干我的……骚逼……好舒服……好
粗……快点……给我嘛……」

  清哥淫笑着拍了拍少杰的肩膀,走到了芷莹的面前,把已经微微发硬的肉
棒放到了芷莹的唇边,芷莹没有半分犹豫,直接微张檀口,把肉棒含进了口中。

  清哥笑着说:「少杰,还不动起来?这骚货等着你操她呢?来都来了,客
气啥?」

  少杰一愣,没有说什么,双手扶着芷莹的腰,又开始了快速地抽插。

  十分钟后,少杰和清哥,在芷莹的呜咽声中,伴随着高潮到来时的抽搐,
同时发射在了芷莹的小穴中和口中。

  芷莹无力地瘫倒在床上,少杰看着清哥,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得先
下去了,明枫他们在楼下等我。」

  清哥也笑了笑,说道:「去吧去吧,我和芷莹在这里等你,这一晚上时间
长着咧。」

  少杰穿上衣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回过神来的芷莹哀怨地看着清哥,低
声说道:「都怪你。」

  清哥摇了摇头,笑着说:「决定可是你自己做的,怪我啥?你应该庆倖是
他,如果是其他人,反而会更容易被发现好吧?」

  芷莹无奈地看了眼清哥,不再说话,起来走进了浴室中,关上门反锁后,
芷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细细回想着刚刚清哥的话,看似释然,又似乎是自嘲
般地一笑,喃喃自语道:「是啊,还好是少杰,算了吧,来都来了。」

  少杰下楼,看到在大堂里等待的明枫他们,上前去打了声招呼,一起走出
了大堂,到电动车那拿回手机,便一块到了旁边的大排档坐了下来。

  明枫笑道:「可以啊,你小子,我们都在楼下等了一个多小时了,能力见
涨啊。怎样?那人妻爽不爽?」

  少杰尴尬地笑着说:「还好啦,当然爽啦,不用钱的免费炮额。」

  大朱和大陈在一旁笑了起来,大朱说:「你都不知道,明枫这家伙今晚喊
了两个妹子双飞,我们足足等了他大半个小时。」

  明枫摆了摆手,说:「别说这些,今晚还好是老婆不在,不然都没办法出
来玩了。」

  大陈推了推明枫,笑駡道:「你这家伙,家里一个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的,
还非要出来玩,小心哪天你老婆给你戴绿帽额。」

  明枫笑駡回去:「你这叫看得着吃不到,你还是小心小心你自己老婆吧。」

  少杰在一旁尴尬地笑着,明枫接着说:「不过按说啊,我们几个都结婚了,
大朱今年也要结婚了,就差少杰你咯,还不赶紧找个女朋友,总不能老是嫖啊。」

  少杰无语地看了明枫一眼,岔开话题道:「别说我了,赶紧点东西吃,累
死了,一会儿要回去睡觉了。」

  淩晨两点半,吃饱喝足的四人从大排档出来,大朱和大陈两人顺路一块回
去了,明枫也开车回家了。

  淩晨三点,明枫在床上已然沉沉睡去,床头上方的墙上挂着的婚纱照中,
芷莹的笑靥如花。

  而在丽枫酒店的客房内,跨坐在清哥身上的芷莹,迷离的双眸泛起笑意,
一边抛动着玲珑有致的身体,一边白嫩的小手在一旁的少杰的肉棒上套弄着。

  清晨的阳光隔着纱帘射在明枫的床上,习惯裸睡的明枫肉棒在被窝里晨勃
着,还在熟睡中的他感受到阳光的温暖翻了个身,一柱擎天的肉棒高高立着。

  同样挺立着的,还有在清哥车上后排坐着的少杰,只是在他的身上,还坐
着完全真空穿着连身裙的芷莹,肉棒在芷莹的小穴中来回穿梭,两人热烈地吻
在了一起。

  时针指向了八点半,明枫再次翻了个身,趴在床上,微微的呼噜声在迴响
着。同样迴响着的,还有在负二层停车场电梯间里的浪叫声。

  一夜未睡的少杰在清哥的车上补着觉,芷莹又一次在同样的地方,被同样
的男人操干着。

  连身裙被掀至腰间,双手扶着防火门,一双大手隔着衣服揉搓着豪乳,清
哥的肉棒正在芷莹的小穴中卖力地冲刺着。

  芷莹的呻吟声在无人的电梯间里回蕩着:「啊啊啊……坏死了……非要在……
家楼下……操人家……嗯嗯嗯……坏老公……大鸡巴……老公……操我……用
力……我又要……到了啊……不行了……我又要……到了……你们……坏死了……
操了……一晚上……连回家……的路上……也不……放过人家……要被……你
们……操死了……好舒服……不行了……到了啊……到了……给我……用力……
快点……」

  清哥一边进行着最后的冲刺,一边笑着说:「谁让你这么骚,喂都喂不饱,
你看少杰昨晚都射了得有五次了吧,我都感觉要被你榨干了,我操,夹这么紧,
我要射了。」

  随着清哥的一声低吼,芷莹又一次到达了高潮,半晌过后,清哥独自离开
了停车场,芷莹也拖着疲惫的身体进了电梯。

  车子发动的轰鸣声响起,芷莹也进了家门,蹑手蹑脚地关上门后,先是走
到了衣帽间拿了一套内衣,便进了公卫,脱掉连身裙,从小穴口上拿下刚刚用
来临时堵着的纸巾扔进马桶。

  此时的芷莹,阴毛上布满了精液和淫水乾涸后的粉末,大腿、翘臀、小腹、
双乳、后背都是精液乾涸后的痕迹,小穴中还潺潺流出刚刚清哥射进去的精液。

  一番沖洗过后,用沐浴露洗了两遍身体,再次闻了闻身上,确认没有残留
的味道,芷莹才走出公卫。

  把内衣和连身裙一同扔进洗衣机,赤裸着的芷莹套上睡衣,在客厅吹起了
头髮,听到吹风机的声音,明枫才醒了过来,揉了揉还在晨勃中的肉棒,打着
哈欠走出了房间。

  芷莹看见明枫出来,停下了吹头髮,笑着说:「看来小枫枫一大早很有精
神哦。」

  明枫就这样走到芷莹身边,勃起的肉棒正好对着芷莹的脸,坏笑着说:「那
小莹莹要不要让小枫枫安静下去啊?」

  芷莹一手轻轻拍了一下明枫那勃起的肉棒,一边笑駡着:「滚滚滚,没看
到我在吹头髮吗?快点刷牙洗脸换衣服,不然一会儿要迟到了。」

  明枫假装吃疼,委屈地说:「打这么用力,打坏了怎么办?」

  芷莹笑着说:「哪有那么容易打坏?坏了我换根新的就是了呗。来来来,
让姐姐看看有没有坏。」

  说罢,芷莹握着肉棒套弄了几下,对着明枫说:「你看,还这么硬,明显
没有坏么。」

  明枫不依不饶地把肉棒往芷莹的双唇上顶,坏笑着说:「要试试才知道,
你準备用哪张嘴试一下啊?」

  经过一晚上的操干,刚洗澡的时候芷莹发现小穴已然有点微微发胀,只好
白了明枫一眼,双唇微分,把明枫的肉棒含入口中。

  夫妻间的小情趣来得自然而简单,两人仿佛昨晚上的各自寻欢都没有发生
过一般,芷莹的口技在明枫面前依然是生涩而害羞,明枫的玩弄在芷莹面前也
是含蓄而温柔。

  随着明枫在芷莹的口中射出浓精,芷莹仍然是嫌弃地吐到了纸巾上,嫌弃
地娇嗔着:「讨厌死了,真噁心,我又得去刷牙了。」

  明枫宠溺地揉了揉芷莹的头,把她公主抱抱起,往卧室里走去,边走边说:
「走咯,带老婆一块刷牙去。」

  清明祭祖是忙碌的一天,晚上吃完饭回到家中,明枫和芷莹二人都已经累
得不行,匆匆洗漱后便相拥而眠,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起床后二人简单
地收拾了一下,便开始了漫长的返工路。

  下午五点,两人去超市买了点菜,然后去小北的店里把芝麻给接上,一块
回了芷莹新租的公寓中,想到自己一会儿还得再开五个小时的车回潮州,明枫
强忍着和芷莹缠绵的冲动,在床上睡了一个小时,芷莹则是在厨房里準备着晚
餐。

  一顿温馨的晚饭后,明枫再次启动车子,朝潮州的方向飞驰而去,芷莹刚
回到楼上,手机便响了起来,是小蔓打来的电话。

  小蔓爽朗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芷莹,你回到广州没?」

  芷莹疲惫地说道:「嗯啊,刚送明枫走,现在刚回到家里。」

  小蔓笑着说:「晚上一块出去玩啊,带你去找小鲜肉。」

  芷莹摇了摇头,说:「不去了,好累,我今晚要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班。」

  小蔓坏笑着说:「嘿嘿,是不是这几天玩嗨了啊?」

  芷莹苦笑着回了一句:「嗨是嗨了,前天晚上一晚上没睡,昨天又累了一
天。」

  小蔓无奈地说:「那好咯,你这是纵欲的节奏啊,悠着点,别把男人给吓
跑了,哈哈。」

  芷莹笑駡道:「去玩你的吧,我才没你说的这么骚呢。」

  挂断了电话,芷莹躺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上的灯,这个清明,虽然很刺
激,但也很危险,清哥的做法,让她感到了不安,但是和清哥在床上的感觉,
又让她感到兴奋。

  芷莹坐了起来,摇了摇头,算了,不想了,也许等和明枫结束异地之后,
就不会再有这些烦恼了吧。

  关上了房间的灯,芷莹在床上躺着刷着手机,直到明枫回到潮州发来了报
平安的微信后,两人闲聊了两句,便各自睡去了。

  不同的城市,不同的生活,不同的人,芷莹和明枫在这样的异地生活的影
响下,到底还会有多少变数?也许,他们俩也没有想过吧。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