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人格(17)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该章原本是有设计肉戏的部分,但为了区分夏语冰在有吃药和没去吃药的状态,只能全部删除尺度比较大的部分。儘管如此,区别还不是很明显。本着尽心创作的原则,理论上该章应该重写,但鄙人经过简单的思索下,觉得还是下跪谢罪来得简单点:对不起!!!你们可以唾弃我,辱駡我,但让我推翻重写是万万不可能。
  后面的章节很重要,可能要三章连发了,关联比较强。只能再拖拖。这章我已经放弃修改的计画,所以先发了。发了,我也不会再修改了,也算是断了自己后路。
  ==================================================
  
  
  第十七章
        命运似乎心有灵犀,就在莫海犹豫不定的时候,那个女子可能是因为等电梯不耐烦了吧,四下张望了下,正好回头,让莫海看到了正脸,不是夏语冰。
        不是夏语冰,就好。那说明夏语冰应该已经和陈亮在上面了。
        等等,那女子看起来有点脸熟,好像哪里见过。莫海在脑海里面不断的检索着人物头像,哪里见过呢?好像就是在陈亮的办公室见过。陈亮?等等,她是陈亮的女友,赵娅婷!
        莫海突然着急了起来,拿起手机就要拨打夏语冰的电话,突然停了下来,自己要和妻子说什么呢?难道要提醒她陈亮的女友来了吗?可是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些,自己该如何和妻子解释?难道要和妻子说,自己早就知道她和陈亮的姦情?接着,妻子要怎么看待自己?变态?然后离婚?
        不行!莫海收起了手机,先稳住赵雅婷再说。
        莫海迅速的下车,拿上本来带给夏语冰和陈亮的咖啡,莫海快步的往前走,却又不想跑起来,怕被赵娅婷看到了自己惊慌失措的神态。
        “赵娅婷……”莫海远远的叫起了对方的名字。
        赵雅婷似乎很着急似的,轻轻的跺着脚,终于电梯门开了,赵娅婷娇小的身躯立马闪身进入了电梯里面,然后电梯门迅速的合上了。似乎完全没有理会莫海。
        电梯合上的一瞬间,显然赵娅婷已经看到了莫海,但似乎没有认出莫海出来,脸上一副焦急的神色,似乎有什么很急的事情要处理。
        该死,莫海心里暗暗咒駡了自己,应该跑快一点的。莫海跑到电梯门口的,电梯已经开始上行了。想起赵娅婷焦急的神色,难道是已经发现了陈亮和自己妻子有什么姦情了吗?
        莫海越想觉得越像,找到楼梯迅速的爬起来。陈亮的办公室在6楼,只要电梯中间停一次,自己就能赶在赵娅婷之前到了六楼。哪怕电梯不停,还有一段通道要走,自己应该也能在通道赶上赵娅婷。
        莫海几乎使出了自己吃奶的力气,好在自己还算年轻,蹭蹭蹭的一口气直接爬到六楼。莫海找电梯口一看,电梯刚好从6楼开始才行,按理说,赵娅婷应该刚出电梯呀。可是通道一个人都没有,莫海只能硬着头皮一边往陈亮的办公室跑过来,一边叫着陈亮的名字,希望能来得及。
        刚踏进陈亮的车间,只见夏语冰和陈亮围在一个机檯面前,旁边站着一个年轻人,似乎在倒弄着的机台。三人见莫海进来了,都一起转头看着莫海,满脸疑惑的看着气喘吁吁的莫海。
        莫海稍微一边慢慢的走了过来,一边平缓着自己的呼吸,四下看了下,并没有发现赵娅婷的身影,心想自己明明看到赵娅婷上来的呀,难道自己认错人了,那人根本就不是赵娅婷。而车间里面,还有其他人在场,那陈亮和夏语冰也不大可能发生了什么了。就算赵娅婷在自己之前上来,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吧。
        什么事都没有,莫海长长舒了一口气。
        什么事也没有!莫海轻轻又歎了口气。
        莫海突然发现夏语冰今天的穿着是去年结婚纪念日自己给夏语冰买的。去年的结婚纪念日,莫海和妻子商量,想要回忆下当初相恋的时候那种激情,想要回味下当初第一次约会的情形。就让夏语冰将当初的第一次约会的衣服找出来。夏语冰怎么可能留着,当初第一次约会其实自己也不是很隆重,就穿着实习时候的工作装就去了,挨不住莫海的软磨硬泡,只好买一个一套和当初一次约会差不多的服装来。莫海记得当初夏语冰并非十分不乐意穿这件衣服,纪念日之后夏语冰就将这套衣服束之高阁了。现在夏语冰怎么又穿出来了?
        莫海满脑子的疑惑的看着夏语冰,此时的夏语也冰狐疑的看着莫海,首先注意到的是莫海手上提着两杯饮料,却也不知道是奶茶还是什么,只是为什么是两杯,一杯是显然是给自己的,另外一杯给陈亮的,他自己为什么没有?他为什么只带两杯呢?还有,莫海早上出门的穿的不是这套衣服呀?不过,此时陈亮和冯硕在场,自己也不好诘问什么。
        陈亮率先发话说道:“怎么才来呀,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冯硕心里想到果然莫海才是背后的金主,这个夏语冰原来只是个花瓶,只是不知道她和莫海是什么关係。见莫海只带了两杯咖啡,显然是给夏语冰和陈亮带着,自己这种小人物,恐怕不可能让莫海在意的吧。
        “你这边的茶太难喝了,路上看到一个咖啡屋,就顺手买了下,哪知道不小心车子颠簸了下,将其中一杯咖啡洒在衬衫上,还好其他两杯没事。”莫海主动解释了事情的经过,却也暗暗向夏语冰交代了自己衬衫换掉的原因,继续说到:“这位是冯硕吧,我们见过面,不好意思,没有买你的咖啡,我不知道你也加班,这个陈总也太不人道了,週末还不让人家小伙子去谈个恋爱,让人家小姑娘守空房呀?”
        “莫总说笑了,我没有女朋友。”冯硕笑着说道,老实说,刚才心里还有点落差,但莫海这么一解释,自己也释然了,而让冯硕更感到的是,莫海居然记得他的名字,他只是和莫海见过几次面,而且比较久以前的事情了,没想到莫海还能叫出自己的名字。这种事情,要么莫海记住了自己,要么是陈亮在莫海面前没少提自己,无论是哪种可能,冯硕心里都是感激的。
        “那守着机器能生成物件呀?”莫海一边开玩笑,一边将其中一杯咖啡递给陈亮,陈亮顺手将咖啡给了冯硕,并没有接莫海的话茬,而是回答刚才莫海的话说:“很难喝吗?我喝得倒是感觉挺不错的嘛。”陈亮现在哪有钱去买那么贵的茶叶呀。
        冯硕一边接过陈亮手里的咖啡,知道老闆体贴自己,心下甚是感激,一边转头沖着莫海说到:“莫总下次带点好茶过来,让我也见识见识呗。”
        “我刚才说的是茶叶的事情吗?”莫海见两人都避开这个话题,也不好再开玩笑下去,走到夏语冰面前,轻轻的将咖啡放到夏语冰的手心里,轻声说:“知道你不喜欢喝茶,喜欢喝咖啡,不过我这里不熟,不知道哪家好喝。从市区带吧,过来又凉了。”
        “茶叶好不好再说,只是陈亮泡茶的功夫确实有点不好恭维,再好的茶叶在你手里也是浪费。”夏语冰一边接过莫海手里的咖啡,心里的抱怨早已风消云散,只觉得心里一阵暖暖的,嘴上立马开始维护起老公莫海来。莫海喜欢喝茶,自己喜欢喝咖啡,为了莫海,夏语冰特地去学了下茶道,自然对泡茶的功夫甚是自信。没想到,此时还能收到老公特地买的咖啡,终究不枉平日自己下的功夫。
        “这家咖啡怎么样?”莫海见夏语冰抱着咖啡并没有马上喝,关心的问道。此时的莫海还在全神贯注的等待着妻子询问衬衫的事情,但夏语冰居然闭口不提。夏语冰是个心理医生,自己换了一件衬衫,不可能没发觉的。
        事实上,从莫海一进门开始,夏语冰就注意了莫海衬衫的事情,只是陈亮和冯硕在场,自己不想此时过问而已。见莫海再次提及咖啡,夏语冰不禁对眼前的咖啡产生了一些想法,自从何师道提醒自己之后,这几天就在留意莫海会不会真像何师道说的那样给自己使用何师道给的“催眠”药。夏语冰相信老公,至少莫海不会对自己做这种事情。上次是因为自己不小心,误喝了莫海的水,并不是老公主动刻意做这件事情。事实证明,夏语冰对莫海的看法没错,这几天都过得平平静静,平静到有时候夏语冰甚至有点期待莫海给自己“下药”,因为这样自己正好可以趁机将计就计,探究莫海真实的想法,可惜莫海似乎并不屑于做这种龌鹾的事情。
        可是,莫海今天的行为太反常了,夏语冰不得不警觉了下,回想刚才莫海的行为。首先他只带了两杯咖啡,第一杯是他主动给陈亮的,第二杯是他亲自递给自己的,像不像已经计画好的了。还有他为什么没有咖啡,是因为他将咖啡洒在衬衫了,居然三杯只洒了一杯,也太巧了吧。难道,莫海在自己的咖啡里面下了药?现在是在外面,莫海应该没这么大胆吧?这药没什么催眠效果的,可是真的莫海对自己下药了,自己要配合他表演吗?
        夏语冰抬头,看了自己老公一眼,突然灵光一闪,将咖啡放到莫海的手里,说道:“这机器还蛮有意思的,我先跟他们学下,你先帮我将咖啡放到会客室吧,我等下过去喝。”
        被夏语冰看了一眼的莫海,心虚得有点发毛,心想:不会吧,心理医生有这么厉害,这样就看出自己撒谎了?还好,自己来之前就想好了台词了。
        听完夏语冰的话,莫海才知道自己虚惊一场,原来夏语冰没看出什么来呀,谄媚的笑着说道:“好呀,不过咖啡冷了就不好喝。”
        果然,这咖啡有问题,夏语冰心想道。
        刚才夏语冰只是想试探下莫海,见莫海坚持让自己喝,就接过咖啡,喝了一大口,然后娇媚的看着莫海说:“这样行了吧。”
        “行,行。”莫海连连称道。冯硕在一旁看呆了,眼前这个女子是何方神圣,叱咤风云的莫总居然要对她须臾拍马?冯硕不禁有点好笑,果然一物降一物呀,此女子不是老婆,就是小姨子。
        “那你去会客室等我一下,我先和他们看完这些机台设备,顺便将茶具给洗一下,等下我用陈亮的茶叶泡点功夫茶给你们试试我的手艺。”夏语冰接着说道,信手拈来的理由正好让莫海名正言顺的进入会议室,想必很快就能注意到那个U盘了,只是心下苦恼的是莫海如果真要在这种场合给自己催眠,自己该如何是好?是配合,还是不配合呢?希望莫海儘早发现U盘,自己赶紧和莫海离开,只要和莫海独处就不怕莫海催眠了。可是,如果莫海死活拉上了陈亮,可怎么办?
        想到这里,夏语冰偷偷看了陈亮一眼。陈亮见夏语冰居然让莫海进会议室,想到自己的U盘还插在笔记本上,心里不免有点心虚,一边放开手上的零件往会议室走,一边说道:“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让莫总做呢……我来就好了……”
        莫海一把将陈亮推开,开玩笑的说道:“好好展示你的项目就好了,我和你谁跟谁呀,不就洗个茶具嘛,我有那么娇气吗?哦,我明白了,是不是你会议室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呀,那我就不好意思进去了。”
        陈亮感觉莫海就像先知一般,一下子就被说中了自己的心事,狡辩的本能让陈亮条件反射直接否认:“没有呀……有个毛呀……“,却忍不住忐忑看了夏语冰一眼,正好和夏语冰对视上了,却在夏语冰清秀的脸上找不到丝毫慌张的神色,反而似乎被自己惊惶的神色,逗得下夏语冰出乎意料对自己盈盈一笑。陈亮也觉得自己又点好笑,心想:老子慌什么,自己也是配合研究呀。
        “那不就得了,好好展示你的项目去。“莫海说完,就径直往会客室走,心想又不是第一次在陈亮的会客室泡茶了,陈亮居然还客气了。
        夏语冰此时的心神已经不在机台上,也不在冯硕的介绍上,她现在要的只是拖住陈亮和冯硕一会就行了吧。此时的夏语冰思绪就像一丢乱麻,脑子里面刚才各种事情搅乱着:莫海居然就这样去了会客室,难道没注意到人家今天的打扮不一样吗?莫海会去注意到U盘吗?他敢从偷走U盘吗?完蛋,陈亮的笔记本不会没关吧,莫海不会直接在笔记本上播放吧?想到这里,夏语冰突然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灼烧,不禁偷偷瞄了几眼会客室,可惜这个机台的位置正好被墙体挡住了,却看不清会议室里面的情况。
  想着机台离着会议室还有一段距离,就算播放也听不清楚吧。再说,这里除了冯硕,应该都不算外人吧。想到这里,夏语冰终于稍微心安了些,脸上的红晕也退了点。不知道,冯硕听到了会不会听出是自己来?会吗?
  还有咖啡,自己喝一口,虽然脸上又点发烧,但似乎和上次身体发热的感觉不一样,难道自己想错了,莫海没有下药?何师道应该给他是一样的药吧?难道药是在陈亮的那杯?
        夏语冰忍不住看了陈亮一眼,不对,陈亮是将咖啡直接给了冯硕了。夏语冰微微侧转脸,向冯硕斜眼看去。可能是跟着陈亮跑业务出差的关係,冯硕的脸上有点黝黑,虽说没有风餐露宿的风霜,但依然可以看得出旅途在脸上留下的印记。一颗颗细汗点缀在坚毅的脸上,年轻帅气的气质铺面而来。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解说口渴了,冯硕几乎是在夏语冰的注视下,拿起那杯原本给陈亮的咖啡,古隆古隆一口喝掉了,脖子上粗大的喉结随着冯硕的吞咽的动作涌动着。夏语冰心想:冯硕的喉结可比莫海的明显多了,刚才莫海也看见陈亮将咖啡给了冯硕了,莫海会不会就对着冯硕催眠呢?被催眠的冯硕会对自己做什么呢?不会的,这里可是车间,再说还有陈亮在呢。
        夏语冰否定自己一闪而过的想法,感觉自己自己的身体有点发烫,双腿甚至有点麻烦,她轻轻的用手压在机台上,以减少酸软的双腿承受的压力。
        自己在想什么呀,那个药根本就没有催眠作用呀!而且莫海可能根本就没下药吧?
        这时,外面突然风风火火走进一个穿着牛仔裤的红衣女子,长髮飘飘,手上攥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走路一阵风似的,一边快步的径直往陈亮的办公室走去,突然撇见了陈亮,立马转身满脸愠怒的朝向陈亮走来,正要开口说话,眼见着陈亮旁边的女子有点脸熟,不由得放慢了脚步,愣了一下,接着马上换了一副笑脸,对着女子说道:“这不是夏语冰吗?好久不见了呀,昨天老陈就和我说了,怎么样,对自己办公室还满意吗?先将就下,老陈说你週末就来了,不然确实应该重新装修下。”
  夏语冰还没说上话,来人就接连问了几个问题,夏语冰都不知道先回答哪个好。此人看着有点脸熟,却想不起来是谁,看着她叫陈亮为老陈,想必也是公司员工吧,却能叫出自己的名字,脑海里面却是一片空白,想不起此人的名字,又不好意思问。毕竟人家叫出自己的名字,自己却想不起来,似乎有点不大礼貌。
  “我,赵娅婷呀,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
  赵娅婷?夏语冰愣了一下,陈亮的女友不就是叫这个名字吗?怪不得自己看她有点脸熟。她怎么来了? 夏语冰此时心里一点準备都没有,只能机械化微笑礼貌性的回应说:“哦……雅婷呀,刚还和老陈问起你呢……“
  陈亮接过话茬说道:“你怎么来了呀?“
  “公司的年度申报有问题,我上来拿下材料。老陈,打你几个电话都不接,怎么回事呀?赶紧,将材料弄一份给我。算了,你要忙工作,我自己弄吧。我带U盘了。“说完,赵娅婷转头对夏语冰抱歉的说道:”你看我现在还有点急事,你等下也要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哈。“
  “好呀。“夏语冰随口答应的说道。
  “可要一定哦,“赵娅婷头还朝着夏语冰说话,双腿却已经开始朝着办公室移动,看起来赵娅婷的事情确实挺急的,刚走了两步,又停住了,像是对夏语冰说,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差点忘记了,现在的办公室是夏……”
  夏语冰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话,居然给我陈亮他们带来不少的麻烦,不禁感到不安,打断赵娅婷的话说道:“哎呦,我就是开玩笑,没想到陈总还当真了,让陈总腾地,我不就变成了鸠占鹊巢了吗?我刚刚还和陈总说了,我来这边就只是好奇,学一下新鲜事物。本来想独立一个房间,这样也不会影响你们正常工作,没想到反而给你们造成了麻烦,真是不好意思了。”
  “挪都挪了,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反正老陈也经常没在办公室,你瞧今天打了老半天电话,一个都没接。你笔记本上是不是放在会客室了?”赵娅婷一边埋怨陈亮,一边往会客室走去。
  陈亮一个激灵,从夏语冰身边闪身而过,一边叫住赵娅婷说道:“等等……”
  夏语冰也反应过来了,此时陈亮的笔记本上应该还插着自己的那个U盘,也不知道莫海看到U盘是否拿走了,如果此时赵娅婷用陈亮的笔记本看到了可怎么办。夏语冰突然感到双腿一阵打颤,感觉下一刻自己马上就要身败名裂了,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
  “等什么呀,我这个着急着呢。”赵娅婷没有停住自己的脚步。
  糟了,夏语冰心里暗暗叫苦,眼看着赵娅婷就已经到了会议室门口了,此时陈亮就算追上了,也不知道用什么藉口拦下赵娅婷。此时陈亮也是苦恼,平时赵娅婷都是出入自由自己的办公室,现在想要拦住赵娅婷,却不知道用什么藉口,心里越是着急,脑子就像断电一般,一片空白。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躯突然出现在了门口,挡在了赵娅婷的前面。
  赵娅婷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嬉笑的骂道:“莫海呀,你在会客室干嘛呀,鬼鬼祟祟的吓我一跳,哎呦,怎么好意思呢,让您洗茶具呢。”
  莫海笑到:“没事,又不是第一次了哈。”
  陈亮和夏语冰几乎同时都舒了一口气。陈亮追上赵娅婷,越过赵娅婷的身体,进入了会客室,一边抱怨着赵娅婷:“一惊一乍,像个疯婆子一样,也不看看会客室有没有人就直接往里面闯。叫你等等,还不听了。”
  被陈亮一顿抢白,赵娅婷紧跟着陈亮走进了会客室,说道:“什么叫我一惊一乍的,我这个不是着急材料吗?再说了,我刚才也没看见会客室有人呀?”
  陈亮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对着赵娅婷说道:“U盘给我。”
  夏语冰也跟着走了进来,偷偷撇了一眼陈亮的笔记本,上面的自己的U盘早就不见了,赵娅婷站在陈亮旁边,将U盘递给了陈亮,陈亮脸色沉静自若的接过U盘,插下自己的笔记本上。
  莫海站在门口沖着夏语冰咧嘴一笑,问夏语冰说道:“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不看机台了吗?我这个茶具还没洗好呢。”一边说着,一边将茶水直接倒在门口的盆栽上。
  夏语冰不知道U盘是被陈亮收起来了,还是莫海拿走了。按理说,陈亮如果一进来看到U盘不见了,脸色不可能像现在这么镇静,那么被U盘收起来的可能性会更大点。没想到赵娅婷的出现,完全打乱了自己的计画。陈亮的笔记本就在茶座主座的左手边,莫海洗茶具的时候不可能没看到U盘。自己老婆的U盘插在别人的笔记本上,莫海不可能一点想法都没有吧,就算不拿走U盘,打开笔记本看一下什么内容应该也会吧。等等,刚才陈亮的笔记本又关掉吗?好像没关吧?
  夏语冰仔细回想着刚才莫海刚进来的时候,自己和陈亮的动作,似乎笔记本就没合上,自己当时太紧张了,走得太急,不知道陈亮锁屏了没有了。如果陈亮没锁屏呢?
  还有,莫海怎么会突然就在门口挡住了赵娅婷?难道是在给陈亮争取时间,让陈亮去处理U盘?如果莫海已经知道U盘内容的话,那么刚刚怎么还对自己微笑,他不生气,不难过吗?还是隐忍不发,不想打草惊蛇?
  夏语冰此时的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和假设了,隐约觉得莫海刚才的微笑似乎另含深意,却又毫无头绪。 夏语冰只能将这些心思暂时先压下,对莫海温馨的一笑,嗲嗲了说道:“你来了,人家哪还有心思工作呀。快洗吧,我泡茶给你喝。”
  “当众撒狗粮呀……”赵娅婷接过话茬,打趣的说道。陈亮白了赵娅婷一眼,对于赵娅婷这种套近乎的方式,让陈亮感到很不舒服,陈亮总觉得赵娅婷在奉承,在拍马屁。陈亮明白赵娅婷羡慕莫海他们有钱的生活,自己何尝不想,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陈亮不是文人,却有文人的那种病根,孤芳自赏的清高让陈亮内心不禁保持一种虚无的高傲,刻意和莫海保持一种神圣的距离,仿佛就是那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境界。而赵娅婷的行为,无疑在玷污这种神圣的友谊。在陈亮眼里,这是一种过分的热情,刻意的亲近,哪怕赵娅婷不是他,但是是他的女朋友,他未来的妻子,赵娅婷可以代表他。
  陈亮拷贝好档,递给赵娅婷说:“赶紧,去办了。”
  赵娅婷接过文件,没好气的说道:“看看人家对老婆的,我这个还没过门,就对我凶什么凶。”
  “你这不是着急档吗?原来,你不着急呀……”陈亮没好气的说道。
  赵娅婷瞪了陈亮一眼,然后转头沖着莫海和夏语冰笑了笑说:“你看……我这……”
  “没事,你快去忙你的吧。”夏语冰介面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赵娅婷的在场,让自己很是不习惯,赵娅婷的离开这是自己求之不得的。
  “那行吧,中午可要一定一起吃个饭哦,我赶紧先去处理下手上这事。”赵娅婷一边说着,一边对陈亮说:“好好招待人家哈。”
  “知道了……”陈亮不耐烦的说到。赵娅婷白了陈亮一眼,又像一阵风似的走了出去。
  莫海目送着赵娅婷走出了会客室,从茶座的主座上站了起来,对着夏语冰说:“茶具我洗好了,你过去那边泡,那边比较好泡。”
  茶座的主座右手边就是陈亮,莫海这是要让自己坐在陈亮的旁边呀。夏语冰看了一眼莫海,莫海此时已经站了起来,正要走过来和自己交换位置,似乎已经确定自己会同意他这个提示似的。
  “这边也可以呀。”夏语冰笑着说道。
  “这边,你不觉得拐手吗?而且垃圾桶在对面,你也不好丢垃圾呀。”
  “那好吧,”夏语冰被莫海说服了,此时的莫海已经走到了自己身边,夏语冰站了起来,莫海顺势将夏语冰轻轻的搂抱了下,接着桌子的遮挡,手轻轻的在夏语冰的屁股上揉捏一把。
  “讨厌,”夏语冰娇嗔的说道,没想到莫海居然在陈亮面前对自己耍流氓,却也不挣扎,只是微微愠怒看着莫海,似乎在说陈亮还在呢。
        莫海的手在夏语冰的浑源富有弹性的屁股上揉捏几下,似乎在验证寻找着什么,随即就将夏语冰身体放开,说道:“陈亮,又不是什么外人。”
        “还说……”夏语冰嗔道,心想:本来在外人面前,莫海就很少和自己表现得亲热,更别说今天还直接耍流氓捏自己的屁股,别说自己感到不习惯,也许莫海也感到不习惯吧,所以摸了几下,随即就放开了。今天的莫海真是奇怪了。
  莫海一放开,夏语冰就顺势绕过莫海的身体,走到对面,此时的陈亮眼睛都一直在笔记本的萤幕上,似乎完全没看到莫海这些小动作。夏语冰看了一眼陈亮,陈亮的脸上微微泛红,一口大气都不敢出。夏语冰嘴角微微一笑,在陈亮旁边的主座上坐了下来。陈亮的茶几本来就不大,放着一个笔记本,夏语冰坐下来,和陈亮也就隔着十来公分的距离。陈亮顿时感觉一股女人特有的清香扑鼻而来,整个人好像要窒息了一般,又像中了什么迷药一般,全身骨头都酥软了。即使是骨头已经酥软,但是陈亮感觉全身的肌肉都是蹦得紧紧的,动弹不得,好像自己随便一个小动作,就是对唐突到眼前的美人一般。陈亮的眼睛只能放在笔记本的萤幕上,因为自己眼神只要稍微偏一下,夏语冰的身体映入自己的眼帘,陈亮觉得自己就会忍不住去偷瞄夏语冰那双薄薄黑丝包裹的美腿。而夏语冰的老公就坐在对面,似乎随时都能看穿自己的每一个小动作似的。
        “这个也叫洗好了。”夏语冰坐下来,轻轻的瞪了莫海一眼,然后用开水重新烫洗了一遍茶具,检出茶叶放到茶壶里,洗茶,然后用纤纤玉手拿住养生壶,微微抬高,倾斜壶口,顿时一条水柱倾泻直下,直接灌入茶壶里面。夏语冰轻轻抖了下养生壶,水柱顿时好像变成一条蛟龙,绕着茶壶口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飞舞了起来,竟全部都灌入了茶壶,没有一点洒出茶壶外,茶壶里面茶叶随着水柱的动作搅动了起来,犹如一叶叶扁舟在汹涌澎湃大海上翻滚着。
        “中午哪里吃饭呢,刚才看你老婆赵娅婷的意思,好像是不準备和我们一起吃饭了。”莫海对着夏语冰的瞪眼,只能抱歉的微笑了,然后转头对着陈亮,看似不经意的提到。
        “算了,让她去忙吧,叫她吃饭反而为难她了,一定会心不在焉的。她这人就这样,一定要先忙完手上的事情,等她一起吃饭,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晚上再聚吧,估计那时她也该忙完了。再说晚上能选的餐厅也比较多。中午,两位就将就下,这里是郊区哈~”陈亮觉得再不说话,自己可能要被憋死了,陈亮微微抬了下脚,双腿感觉有点麻。在结婚前,他并不愿意赵娅婷和莫海这种有钱人做太多的接触。
        “那行吧,冰冰,你想吃什么?”显然莫海也对赵娅婷的缺席不怎么坚持。
        “随便吧,”夏语冰一边将茶水置入公道杯,一边笑着看着莫海和陈亮说:“你们决定吧。”
  “要不去吃日本料理吧?”莫海不经意的说道。
  夏语冰和陈亮不约而同的愣了一下,互相对视了一眼,又赶紧避开,显然两人都想起那天日本料理店的事情。
  夏语冰心想:难道莫海要故技重施,可是刚才自己喝的咖啡不像是下药的呀,莫海想要做什么?就算陈亮那杯是下药的,但陈亮也没喝呀,他给了冯硕了,莫海也是看到的了。莫海到底想干嘛?还是自己想多了,莫海只是简单的想着自己喜欢吃日料,所以就这么说了?
  陈亮自然想着那日日料的事件能够重演就好了,可是刚才夏语冰也说了,实验已经结束了,那么意味着就算去吃日料,也只是真的吃个日料。真是可惜了。
  “大哥,这里是郊区,哪有那么高档的日料店呀。”陈亮有点为难的说道。
  “也不一定要高档的,也许郊区的日料店会别有一番风情,就当做一种体验,冰冰喜欢吃日本料理呀,找找看呗,你说是吧,冰冰。”莫海说道。
  冰冰将茶水分出来两杯,一杯先捧给了陈亮,接过莫海的话,对陈亮说道:“那你找找看,有就去,没有就算了。老实说,高档的日料店我还真有点去腻了。小店偶尔可以试试。”
  陈亮受宠若惊双手接过冰冰的茶盏,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小心就碰到夏语冰那双冰清玉洁的手指。陈亮低着头,恭敬的接过茶盏,淡淡的茶香混着夏语冰手上的余香,扑面而来,陈亮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声“真香”。可是此时夏语冰的手还没抽回去,虽然隔着陈亮还有一段距离,但陈亮是低着头说了这句话,表面上是在说茶香,但说是讚美夏语冰的手香也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陈亮说完也马上意识道自己唐突了,赶紧将茶捧起来细细的品了起来。
  这功夫茶,确实比平时自己泡的别有不同。
  莫海似乎没有在意陈亮的话,见冰冰也同意了,一边从手里接过夏语冰的茶,细细的品了一口,然后说道:“要不要叫一下冯硕?”
  夏语冰心理咯噔一下,原来是沖着冯硕来的,可是莫海虽然认识冯硕,但也仅仅只是认识,并没有什么深交。陈亮不一样,莫海和陈亮有着深厚的情谊,莫海也没怎么将陈亮当做外人来看,对于夏语冰来说,陈亮的风险是可控的。现在如果让冯硕参与进来,事情将大大不可控。莫海不会真的要对冯硕催眠吧?
  “莫总,你这就过分了,”陈亮放下茶杯,笑着对莫海说到:“兄弟,我就这个独苗,你还想挖走呀。再说,冯硕是我亲自带的徒弟,是你能挖得走的吗?”
  “你话就有点说大了,只要锄头舞得好,哪有墙不倒。再说,反正也就一个月的事情,你和冯硕统统归我了。我也是未雨绸缪呀。”莫海不客气的说。
  “还真有一家日料店。”陈亮看着手机搜索的结果,说道:“冯硕也不喜欢吃日料呀,求莫总高抬贵手哈。”
  “冰冰在此,冯硕只能选择去吃或者不去吃,没有权利选择去吃什么,只有日料,爱来不来。啊,我去问问他,顺便问下他愿不愿意提前过来交流下。”莫海嬉皮笑脸的说道。
  陈亮几乎要站起来了,莫海已经跳起来,几乎是跑着出去了。陈亮只好忍住,将刚站起来一半的屁股又坐了下去,本来陈亮就不相信莫海会挖自己的人,也不相信冯硕会不和自己打招呼就走。现在夏语冰已经没打算继续实验下去了,自己对这场中午聚餐本来也没什么期待,不如顺水推舟犒劳下辛辛苦苦跟着自己的冯硕也是份内之事。更关键的是,现在难得能坐着和夏语冰什么近的距离,怎么说自己也捨不得离开的。就在刚才自己稍微一站一坐的动作,感觉自己的腿离着夏语冰那双黑丝袜大长腿又更进了一步,和夏语冰的距离又缩短了一点点。
  莫海去找冯硕,夏语冰脑海里面第一个浮现出来的是念头是:莫海可能去找冯硕进行催眠了,要不要出去阻止?怎么阻止?但是万一莫海没下药呢,也不是去冯硕催眠呢。不对,以莫海的谨慎,应该不会在这里就对冯硕催眠,他需要一个比较封闭的场所,难道这个就是他邀请冯硕的目的?不行,不能让冯硕参与进来。
  夏语冰将陈亮的茶杯收了回来,倒掉残渣,重新沏了一杯,捧给了陈亮,陈亮赶紧放下手机,双手过来接。夏语冰却没有放手,而是双目圆睁,微微嗔怒的说道:“你刚才说什么真香呀?”
  “冰冰姐……茶香,茶香,别误会了……”陈亮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居然就被夏语冰抓到了,额头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哦,那我误会了,我还以为你夸我……真香呢”夏语冰淡淡的说道。
  “冰冰姐……”陈亮摸不到头脑。
  “我刚手机上收到上一次的实验报告,资料错了,实验算是失败了,”夏语冰打断陈亮的话,一边思索着,一边说道:“嗯,没错,资料完全是错的,恐怕只能重新来了。”
  “真的?”陈亮差点雀跃的挑了起来,还好压抑住了自己的情绪。
  夏语冰转过脸,看了外面一眼,窗外只能看到冯硕,莫海正好被墙挡住了,但是看着冯硕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时不时的点头,似乎很是认可莫海的话。哎,没办法,一定要阻止冯硕参与进来。夏语冰回过脸,对陈亮说道:“之前的实验,潜意识里面我知道只是演戏,只是配合,并不是人物的真实心理。”夏语冰随便找了一个原因,敷衍地说道。
  “也有我的问题,经过你那天的辅导,我确实觉得自卑是我的最大问题,自卑也让我没有好好配合你,应该说主要还是我的问题。上次你说会继续帮我克服心理弱点,是真的吧?”
  夏语冰心想,陈亮你倒是背锅小能手,主动抗责了哈。自己确实想过要帮助陈亮,主要是莫海的陈亮人格无疑正在模仿陈亮,帮助陈亮,也算是在帮助莫海。
  “所以我刚才问你说什么真香呀?难道你连夸讚美女勇气的都没有吗?”
  “可,莫海在……”陈亮为难的说道。
  夏语冰明白了,陈亮的自卑似乎都因为莫海,陈亮一生以莫海为对手,却没有一件能比得过他的,这种自卑,是一种反射性自卑。
  “上次,实验失败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莫海不在场,作为莫海老婆的真实心理也无法表现。难得莫海今天也在,我也想试试……被莫海的朋友……调戏的感觉?”夏语冰一边思索着,不断应变着陈亮的疑问,一边说道:“难道,调戏……莫海的老婆,不.会.让.你.有.成.就.感.吗?”夏语冰软言软语说道,最后几个字几乎是一字一字的慢慢从夏语冰樱桃小嘴吐了出来,化作一个个小泡泡,飞到陈亮的脸上,炸开。
  陈亮愣住了,或许这是唯一有机会在莫海面前找回自信的方式,纵然输了莫海千百次,只要赢了这一次,那其他也不算什么事了。等等,莫海一直待自己不错,自己和他老婆搞在一块,所谓朋友妻不可欺,自己这样还算是做兄弟的吗?但是之前在夏语冰办公室的时候,自己怎么没想到朋友妻不可欺呢?现在事情自己已经做了,一件是做,二件也是做。再说,自己也是配合他老婆的实验,最重要的是夏语冰实在太吸引人了,即使她不是莫海老婆的,能够一亲芳泽,恐怕也够自己吹一阵子了,何况她还是处处比自己强的莫海老婆。不行,莫海知道了会不会弄死自己?
  夏语冰见陈亮犹豫不定,一声不吭,不敢搭话,显然刚才自己说的话已经刺中了陈亮心里要害,只是没有完全解除陈亮的顾虑,确实需要给陈亮一点时间,夏语冰将茶往前送了一下,说道:“再不喝茶就凉了。”
  再不喝,茶就凉了?陈亮并没有去接过夏语冰的茶,只是反复回味着夏语冰的这句话。
  夏语冰见陈亮也不接茶,依旧沉浸在他的世界里,就打算要将茶放下,捧茶的手有点酸了。
  “别……”陈亮一手捧住夏语冰的双手,将夏语冰温软的小手抓着抱着不放。
  夏语冰心里一颤,万没想到陈亮还对自己动手了,被莫海看到了还得了,心里又急又羞,本能的抽回来了,陈亮也没使劲,只是捨不得的抱着,夏语冰手一抽,一下就抽了出来。
  夏语冰马上后悔了,莫海看到了不正更好,正好可以刺激激怒莫海吗?好不容易,老实木头的陈亮终于对自己动手动脚了。
  夏语冰的手突然的抽离,可苦了陈亮。茶杯直接落在陈亮的手里,茶杯直接倾倒了,少许的茶水滴在陈亮手掌上,还好放了一阵的茶,温度没那么高,陈亮还是轻轻啊了一下,本能缩回手,茶杯也彻底摔到了茶桌上,杯子里面的水全洒出来了,在桌子上肆意的流淌着。
  “对不起”夏语冰抱歉的说道。
  “水不烫,没事,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有点太……我看你手要放下,我一紧张,以为你不让我参加这个实验,就本能的去……我不是故意的。”陈亮抱歉的说道。
  夏语冰明白了,陈亮以为自己不满意陈亮的态度,刚才自己手太酸要放下茶杯,让陈亮以为自己对他不耐烦了,想要放弃他参加这个实验了,本能的去抓自己的手,并非有意对自己动手动脚的。
  “是因为赵娅婷?”夏语冰试探的问道,陈亮犹豫了这么久,恐怕是担心赵娅婷吧。夏语冰突然绝得自己是个小三,是个坏女孩。或许不应该找陈亮,可是莫海的另外一个人格就是陈亮。对了,莫海现在正在接触冯硕,冯硕会不会成为莫海的第三人格?不行,事不宜迟,这件事情需要就在陈亮这里打住,绝对不能让冯硕再参与进来。
  赵娅婷?陈亮心理咯噔了一下,从开始到现在自己就没想过赵娅婷,自己是怎么了?因为彩礼的事情,自己一想到赵娅婷心理就烦,虽然这不是赵娅婷的问题,是自己的问题。可是自己赚不到钱,能怎么办?一想到赵娅婷的事情,陈亮就本能的直接跳过。
  赵娅婷是陈亮的初恋,也是陈亮第一个女友,也是最后一个女友。陈亮这么想,自己绝对不会辜负赵娅婷的,可是在夏语冰面前,曾经自己的誓言似乎只是沙滩上一层细沙,随时都会变得无影无蹤。
  自己爱赵娅婷吗?陈亮之前确定,现在不确定,因为刚才自己根本就没想到赵娅婷。
  陈亮心想:自己和赵娅婷恐怕已经变成亲情,习惯了吧?陈亮和赵娅婷的结婚议程似乎就是一种水到渠成,彼此之间觉得是时候给两人的爱情画个句话了,自然分手不是选项,那结婚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可是,夏语冰出现了。她还是莫海的老婆。难道自己要放弃这样机会,自此守护着平凡的爱情,白头终老?
  自己只是凡人,平凡的男人。
  陈亮歎了口气说道:“不是。只是要在莫海前面,我……”
  夏语冰明白了,陈亮在莫海面前还是没胆量,看起来还是自己多虑了。“那行吧,等你準备好了,我们再说吧。那个U盘还在你那吗?”
  “是呀,我还没拷贝呢……”陈亮拉开自己前面的茶桌的抽屉,那个熟悉的U盘还静静的躺在里面,压在一堆文件的上面。陈亮以为夏语冰想要取回U盘,依依不捨的说道。
  “没事,那等你拷贝好了再说了吧。”夏语冰淡淡的说道,心想:还在你那呀,那就多放你这几天,怎么让莫海自己主动的来拿呢?
  等你準备好了再说?陈亮反复咀嚼着这句话,夏语冰这句话的意思是对自己失望了吗?
  “那我随时準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开始吗?”陈亮维维的问道。
  夏语冰愣了一下,不知道陈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一个老实人,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夏语冰嘴角露出微微一笑,笑着说:“可以呀,你这个笔记本有摄像头吧?”夏语冰突然注意到陈亮的笔记本前面有个摄像头,心想刚才陈亮手抓自己的手的动作,如果被拍下来了,然后莫海不小心在陈亮的笔记本上发现了,那又如何?至于如何让莫海不小心发现,夏语冰此时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想法。
  “冰姐的意思是现在就开始录影录音吗?”之前陈亮就知道这个实验还要录影录音了,见夏语冰主动提起自己笔记本的摄像头,自然想到是录影之用。
  “哦……”夏语冰心想:现在就开始?心里有点犹豫,毕竟冯硕在这里,有了。夏语冰灵光一闪,继续说道:“你不是说随时準备好,随时开始吗?那这样就得提前弄好录音,刚好看到你的笔记本有摄像头,想着也许录影的效果或许比录音的效果好。只是这件事不能让……”
  “不能让莫海知道,否则影响实验资料是吗?这个我明白”陈亮抢着说道,他也不想莫海知道。
  “主要,冯硕也不能知道,最好……支开他”夏语冰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最想说的那句话。
  “明白,那我现在就调好摄像头,不然等莫海他们进来……”
  “嗯,好的,要不要我将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也录进去,以免将来你在莫海面前不好交代。”夏语冰眉头一挑,挑衅的说道。
  “不用,不用。”陈亮摆了摆手说道。
  “真的不用吗?”夏语冰戏谑的说道,突然夏语冰啊的一声站了起来,原来刚才打洒的茶水在茶桌上,顺着桌子的纹路,一路留到了夏语冰这边,顺着夏语冰桌沿慢慢的滴了下来,正好滴落在夏语冰的大腿上。
  陈亮赶紧从桌上拿过纸巾,抽了几张,递给夏语冰,两眼却是火辣辣看着夏语冰的双腿,薄薄的丝袜上都是黑色,水渍看起来却不是很明显,不知道水滴在哪里了。眼前的画面,陈亮恍如隔世,似乎哪里见过似的。是的,曾经就在夏语冰的办公室,陈亮就这样坐在椅子上,夏语冰站着,夏语冰慢慢一步步的走到陈亮面前,双腿绕过陈亮的左膝,要不是陈亮比较腿短,夏语冰可能就是直接坐在陈亮的腿上。而此时的夏语冰和之前不同的是,穿着丝袜,还是那双大长腿,站在自己的面前,只是没有走了过来。
  夏语冰狡黠的微笑了,就像一只狐狸,一眼就就看穿了凡人的小心思,又重新坐了下来,也不去接陈亮手里的纸巾,也不不去拿桌子上的纸巾,只是静静的坐着。桌子上的水滴依然在重力的作用下,在陈亮的凝视之下,慢慢凝聚成一颗较大的水滴,然后坠落,掉在夏语冰柔滑的丝袜上,炸出一朵不那么明显的小水花。水滴不大,再加上丝袜的柔滑效果,夏语冰并没有感到特别的凉意。
  陈亮出神羡慕的看着水滴的动作,停在空中的右手攥着面巾纸,显得额外的突兀和尴尬。夏语冰这才张开樱桃小嘴说道:“实验,就要靠你自己来争取了哦。这个也是克服你自卑的一个考验。”
  陈亮愣了一下,马上哦的一声,眼神里面透出喜悦的神色,似乎有点明白了。陈亮顺手将手上的纸翻过来,殷勤的将桌子上的水渍擦了乾净,整个过程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夏语冰的那双迷人的双腿,那薄薄的黑丝包裹着细緻的大大长腿,不看也还罢了,看了之后,哪里还能再挪开了。陈亮擦乾净了桌子,颤抖的将手往下伸去,要去擦夏语冰腿上的水渍。
  夏语冰却一手挡住,陈亮不明白了,疑惑看着夏语冰,难道刚才主动争取的意思,不是让自己主动一点吗?
  “先弄好摄像头呀……”夏语冰一边将倒掉的茶杯收过来,一边淡淡的说道。
  “好,好,”陈亮连连的答应着,迅速的将摄像头调整好,可惜笔记本怎么调也调整不到合适的角度,只能照到夏语冰上半身,如果要照大腿的位置除非夏语冰站起来。陈亮为难的看了看夏语冰,夏语冰已经重新沏好一杯茶,递给陈亮,看到手机萤幕上正显示是自己的上半身。夏语冰突然有一种被人偷拍的感觉。
  “调好了?”夏语冰柔声问道。
  “好了,只是角度只能这样了。”
  “可以吧,”夏语冰知道笔记本的摄像头不好调整,只能作罢刚才的计画,将茶奉到陈亮面前,嗲嗲的说道:“香吗?”
  夏语冰只在莫海面前用这种语气说过,现在居然自己对陈亮也用这种撒娇的语气,让陈亮顿时心猿意马,浮想联翩。
  “真香,茶真香”
  夏语冰轻轻的嗯的一声,注视着陈亮。
  “手也香,”陈亮颤抖的补充说道,眼睛仔细的凝视着夏语冰的双手,小心翼翼的抓上夏语冰的玉手,生怕自己一个大动作又将即将到手的蝴蝶给吓走了似的。
  夏语冰偷眼撇了一眼陈亮笔记本的萤幕,陈亮已经将录影最小化,笔记本画面上看不到是什么,但摄像头的位置应该正好可以将陈亮握住自己的手的姿势完全拍摄进去。
  “人不香吗?”夏语冰妩媚的笑着说道。
  夏语冰任由陈亮抓着自己的小手,陈亮的手比莫海的小一些,摸起来似乎比较粗糙点,可能和陈亮从事的工作要摸机台有关係吧。夏语冰第一次用心的感受陈亮的抚摸,大腿上的水渍似乎也慢慢浸透了丝袜,大腿内侧现在不禁感到一阵凉意。现在,摄像头调好了,自己也该兑现诺言了吧,让陈亮来擦乾自己的大腿了吧?
  突然,陈亮从自己手里拿走了茶杯,转过头去,看着门口,轻轻抿了一口。
  莫海正牵着冯硕的手走了回来,看起来刚才两人相谈甚欢。夏语冰见冯硕也一起进来了,只能悻悻的将手收了回来,对莫海笑了笑,然后多洗了一个茶杯出来,给冯硕沏上了一杯。
  莫海兴奋的说道:“可是你说的,只要冯硕愿意跟我走,冯硕明天就去我那上班了哦。”
  冯硕一边双手接过夏语冰的茶杯,先对夏语冰道了声谢谢,这才转头对莫海和陈亮说道:“莫总,不带你这么玩,刚才不是说好只是过去培训,不,交流一下嘛,而且这件事要老大点头。”
  莫海也接过夏语冰捧过来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笑着说:“我说,你陈总敢不答应吗?再说,陈总可是刚才就答应的了,现在你也答应了哈。”
  “我哪里答应了哈。”陈亮其实并不是很担心莫海会将冯硕挖走,他想不到莫海挖冯硕的理由,二来也不相信冯硕会这么容易背叛自己,即使要去莫海那边,也会先和自己商量下的。
  夏语冰轻轻拍了一下莫海的手背,然后温柔的对冯硕说道:“别逗年轻人了,现在项目我也入股了,也算半个老闆……娘了,”说到这里,夏语冰脸色微微一红,心想:陈亮是老闆,自己居然自称老闆娘。好在只是口误,众人似乎也没发现,夏语冰一转头看着莫海笑着说:“胆子变肥了,敢挖我的人了哈?”
  莫海将茶杯一放,无奈的摊摊手说道:“得,老子还是再忍一个月得了。”
  冯硕惊奇的看着夏语冰,没想到夏语冰的一句话就让莫总放弃了。看来夏语冰和莫海交情匪浅吧。冯硕怀疑夏语冰就是冯硕的老婆,只是不好意思问,因为老总的关係都是很複杂,万一是老总的情人,问起来就尴尬了。冯硕是一个好奇心不重的好孩子。
  夏语冰拿过冯硕刚喝完的茶杯,又给他沏了一杯,说道:“刚才莫总只是和你开玩笑的,其实就是看你有没有时间,中午一起吃个饭。”说完这话,夏语冰转头和陈亮对视了一下。
  陈亮会意,没等冯硕说话,就接着开口说:“老吴的那批机器调试好了吗?”
  “还没呢,”冯硕有点糊涂了,老吴的那批机器不是零件还没到吗?不是下周的事情吗,怎么老大现在就提起来了,老大是在暗示什么吗?
  “那你要抓紧时间弄下,可不能像今天这样,演示的时候掉链子了,还是冰姐也不算什么外人,不会怪你。老吴他们就不一样,弄不好,这单又得丢了。”
  “哦,我会注意的,我中午吃完饭回来,明天早上之前调试好今天的机器。”
  “那老吴的呢?”
  “老吴的?”老吴的设备零件都还没到,神仙也弄不好呀。冯硕仔细回味着刚才陈亮的话,突然领悟过来了,冰姐不是什么外人,似乎在暗示着什么?老大的意思,是让我不要掺和进来,不该知道的不要知道?想到这里,冯硕试探的说道:“老吴有点麻烦,恐怕中午我得呆在公司忙活了。”
  “那就只能辛苦下二马了,下次再和莫总吃饭了,有冰冰再此,何愁吃不到莫总的饭呢?”陈亮见冯硕已经明显自己的意思 ,顺水推舟的说道。
  莫海一脸为难的说:“话虽然这么说,就不能和老吴说下,设备推迟下,变通下或者冰冰的那些演示设备可以推迟下,将时间腾出来弄老吴的设备,冰冰的演示并不是那么着急。”
  看起来莫海还是坚持要让冯硕参加聚餐。
  “这样吧,你先去看看看老吴的设备还差多少,看下能否叫个人来帮你弄下。我们在这等你,一起吃饭。快去,看看设备,不要让莫总等久了。”陈亮吩咐冯硕说道
  “诶,我这就去。”冯硕会意,向莫海和夏语冰告辞了下,夏语冰见莫海这么想留着冯硕一起吃饭,心里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自然不会挽留。莫海倒是想要挽留一下,也知道去看看设备只是一种说辞,等冯硕走出个房间等下就找不到人了,可陈亮的说辞合情合理,似乎没有给自己任何空间,只能目送冯硕走了出去。果然冯硕一走出会议室,没有走向机台,而是直接走出了车间。
  冯硕走了出去之后,房间之内是剩下陈亮,莫海和夏语冰三人。夏语冰依然是给陈亮和莫海沏茶,自己却是不喝。莫海看着茶杯,好像在仔细品味着茶叶。陈亮看了莫海一眼,又看了夏语冰一眼,犹豫了一会,从桌上拿过纸巾,抽了两张。夏语冰将陈亮茶杯收了回来,从公道杯中再给沏了一杯,眼见着陈亮的抽纸的动作,不禁想到:陈亮该不会在此时拿纸巾干嘛,难道是用想纸巾擦自己的大腿?这个是刚才许诺给陈亮的,陈亮不会这么大胆吧。反正现在房间也就他们三人了,如果陈亮敢这么大胆,也正好逼着莫海面对现实。只有有桌子的遮挡,如果陈亮的动作巧妙一点,恐怕莫海未必能发觉,如果莫海没发觉,自己不是被陈亮白摸了吗?
  想着,想着,夏语冰不由得有点分神,沏给陈亮的茶杯不觉满了,溢出来的水顺着桌子的纹路移动,夏语冰知道不多久这些水就要顺着桌子的纹路滴下来,然后又滴在自己的大腿上。擦还是不擦呢?
  陈亮本来信心满满的,以为自己一定可以可以找到机会趁机调戏一下莫海的老婆夏语冰,可是当莫海走进来之后,心中的那种忌惮胆怯就油然而生,此时的自己的心跳已经远远超过他这个年纪所能承载的符合,毕竟自己已经不是乳臭未乾的愣头青,可是内心对夏语冰的欲望却比年轻小伙更加热烈。抽过纸巾,将纸巾住在手上,想着借着桌子的遮挡,夏语冰又离着自己这么近,偷偷伸手过去,将手放在夏语冰的大腿上,应该莫海是不会发现的。即使发现,似乎也不用怕什么,自己不是配合夏语冰研究嘛?莫海只是默默的低着头品着茶,连头皮也没抬一下,更不用说仔细去看对面了。即使这样,陈亮还是紧紧赚着纸巾,不敢越雷池一步。
  眼见着自己的茶杯里面的水满了,溢了出来,流在桌子上了,夏语冰却好像还发觉了,陈亮看了看夏语冰,似乎觉得夏语冰在给自己暗示,桌子上的水流到桌子的边缘,然后顺着桌子滴下来,需要一段短时间,这个段时间就像夏语冰给自己的倒计时似的,如果在水滴下来之后,陈亮是没有行动的话,自己就算出局了吗?陈亮心一横,大不了被莫海揍一顿了,一边盯着莫海,一边慢慢的将手了过去。
  夏语冰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拿纸巾擦一下桌面,眼见着桌子下一只手攥着一张皱巴巴的纸慢慢向着自己的大腿伸了过来,夏语冰只能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生怕惊动了好不容易要上钩的鱼儿。
  10釐米,9釐米,5釐米……
  纸巾终于触碰到了,夏语冰的黑色丝袜。夏语冰似乎已经可以感觉道陈亮那双炙热的手掌发出的热气,準备迎接着陈亮粗糙的手掌的抚摸。
  就在这时,莫海歎了一口气,抬起头说道:“这茶叶还是差点,下次我带点过来,让冰冰在给你……我们泡上一道。”
  桌子下的那只手就像刚咬钩的鱼儿被湖面突然丢进的小石一吓,顿时迅速四处逃散。
  “行呀……”陈亮额头的冷汗都冒了出来了。
  “奇怪了,你以前不是不喜欢我给你东西吗?今天太阳是打西方出来了呀。”莫海丝毫没有发现异常,调侃的说道。
  夏语冰舒了一口气,心情複杂的将陈亮的那个茶杯,小心翼翼的捧起来,倾倒一些茶水在茶盘里,然后再捧给陈亮,直接放在陈亮的面前,不待陈亮去接,就又开始拿过莫海刚喝完的茶杯泡了起来。
  陈亮看了夏语冰一眼,见夏语冰没有在亲手将茶捧给自己接,似乎不是很满意刚才自己的行为,只能心中暗暗懊悔着,讨好的对莫海说道:“不是有冰冰吗?以前坚持的原则,也只能做些改变了,只是适应重要点时间哈,不要给我太好的茶,太好的茶,我怕一下捨不得喝。”说完,陈亮哈哈爽朗的笑了起来,一边偷眼看了夏语冰一眼,希望夏语冰可以谅解下自己。
  “就怕你喝了好茶之后,就回不去了。话说,你真要把办公室让出来给冰冰呀。”莫海道。
  好茶,不会是是说自己吧?夏语冰心里颤抖了下,原来是一滴水滴顺着桌面滴了下来,滴在大腿上,虽然已经做好了心里準备,但是水滴滴下来的时候,那种不预期的时间撞击还是给夏语冰一种意料之外的悸动。
  “都说不要了。”夏语冰接过话茬,似乎没有理会陈亮的话,只是佔用别人的办公室不是自己的风格,自己万分不愿做如此之事,不得不反驳一下。
  “没事,反正我办公室也没怎么用。”陈亮难得有一次献殷情的机会。
  “我倒是有个建议,”莫海似乎早就预见这种结果,说道:“其实陈亮你也不用搬出来,冰冰想要独立的办公室,只是想低调点,有个隐私罢了。这样,正好装修也是我公司的业务,看在冰冰的面子上,我将你办公室重新简单装修下,分割成两个办公室,陈总你一个,冰冰你一个不就好了?”
  “这怎么好委屈了冰冰呢?”陈亮还是不同意。
  夏语冰笑而不语的看着莫海,以自己的莫海的了解,莫海肯定已经做好了陈亮拒绝的準备。
  果然,莫海继续说道:“工程我全包,不要你出一分钱,一周内全搞定,另外我们约定顺延一周,这样的条件你还拒绝,那就当我没说。”
  没等陈亮回答,夏语冰就嗲嗲对莫海说道:“那就代陈总谢谢莫总了哈。不过我也也有条件,这一周,莫总可要亲自来监工哦,一周后,你老婆可是要亲自验收的哦。”夏语冰心想:只要莫海过来监工,害怕没机会让他知道陈海抽屉U盘的事情。
  “那必须的。”莫海一口答应道。
  “失陪下,我去下洗手间。”夏语冰感觉滴的茶水似乎已经浸透了丝袜,感觉双腿之间凉飕飕的。是时候去洗手间整理下了。
  “我带你去吧。”陈亮自告奋勇的说道。
  夏语冰看了莫海一眼,说道:“好吧,正好这里不熟。”
  陈亮一前一后的走出会议室,走出了车间,走廊的尽头就是洗手间了。两人一路走着,都没有说话,长长的走廊只有高跟鞋登登登的声音。
  眼见着洗手间就在眼前,夏语冰就要拐角走了的时候,陈亮突然叫住夏语冰,问道:“我是不是出局了?”
  夏语冰自然明白陈亮口中的出局是什么意思,轻轻的微笑了说道:“战胜自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理解莫海带给你的压力,或许你可以换下方式,比如说那个U盘。”
  “那我该怎么做呢?”陈亮追问道。
  夏语冰笑着没有说话,而是踩着高跟鞋登登登了走进了女洗手间。
  就在陈亮茫然的看着夏语冰的背影的时候,手机上突然传来了夏语冰的一条微信资讯:“只要你不要将你茶桌下面抽屉里的U盘让莫海发现,我什么都听你。”
  陈亮的手机兴奋的差点从手上掉落下去,仔细回味着夏语冰微信的文字,有了上次在办公室夏语冰的接触,对于这个心理医生不按套路出牌,陈亮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準备。只是原本放弃了,失望的心突然被点燃了一般,就像一个落班的考生突然被宣布中了状元一般,那种心理的期望是远比原来得到就考中更来得兴奋。只是此时陈亮心里却不知道让夏语冰听自己什么。突然想起办公室,夏语冰还欠着自己的一个承诺,想了想,就颤抖的在微信上回复道:“我想要你今天穿的内裤,你之前许诺的。”
  内裤?夏语冰此时正在为湿漉的丝袜发愁,只能用纸巾擦乾下,看到陈亮的微信资讯,依稀记起上次办公室的事情,好像自己确实说过,但是这里是车间,人来人往的,万一被人发现岂不身败名裂?再说,自己已经通过微信将U盘的位置传递出去,相信莫海监听自己的微信一定会看到资讯的,没必要继续满足陈亮的要求吧?可是毕竟是自己承诺的事情。
  夏语冰没想到的是,在这里,郊区认识的人不多,在办公室,认识她的人更多,这里怕身败名裂,办公室为何自己就不怕了?
  陈亮见夏语冰不再回复资讯,心里不禁忐忑了起来,暗暗忧虑自己要求是不是太过分了,夏语冰会不会告诉莫海。原本自己也不怎么担心的,毕竟自己有U盘在手,可是夏语冰迟迟不回复,自己这种担忧就越来越浓。
  就在陈亮等得不耐烦,甚至有点担心夏语冰已经不在洗手间的时候,夏语冰这才走出了洗手间。一双大长腿还是被薄薄的黑丝紧紧包裹着,从外表上和进洗手间之前没什么差别。陈亮失望极了,原本以为上次在办公室,夏语冰都主动脱掉丝袜,这次夏语冰黑丝已经湿了,夏语冰就算不会满足自己的要求也会将丝袜脱掉了吧。
  陈亮失望的看着夏语冰一步一步的走进自己,却好像完全没看到自己,径直从自己身边走了过去。陈亮心想:一定是自己刚才的资讯得罪了夏语冰,可是明明上次在办公室自己的行动上明显过分多了,今天自己也只是发个资讯而已,怎么回事?
  “那个……”陈亮想不通,又不甘心不捨得就这样了,陈亮叫住了夏语冰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夏语冰停住了脚步,缓缓的说道:“上次是我配合你,不算,之后要你自己争取哦,再说以后我们办公室在一处,你还怕没有机会吗?”
  夏语冰心想:恐怕不用等到办公室重新装修好,只要莫海拿到U盘,事情就解决了吧。说不定自己上洗手间的时间,莫海早就行动了吧。想到这里,夏语冰露出了一切尽在掌握的微笑。
  夏语冰一边走,一边轻轻用手抚顺了自己套裙,手压着的屁股慢慢往下移动,内裤还在。夏语冰突然想起了,莫海之前在会客室拥抱自己的动作,也是这么摸着自己屁股往下游走:莫海在检查自己内裤还在不在!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