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干行(1-2)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npwarship
时间:2021.10.11

                楔子 :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裏,两小无嫌猜。
                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
                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
                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
                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十六君远行,瞿塘滟滪堆。
                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
                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
                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
                八月蝴蝶黄,双飞西园草。
                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
                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
                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

               ——李白

           第一章  穿越

           天宝十五年,五月。

           瞿塘峡,两岸连山,猿猱愁攀。

           狭窄的湍急水道裏,一块巍峨的巉岩砥立正中,飞湍瀑流的冲击之下,白浪翻腾,声如滚雷。

           最有经验的舟客看着逼近的巨峦,也不由得面色发白,手心见汗,屏息凝神,稳重的手会罕见地微带颤抖,但依然会死死地把控住船舵的方向,不敢稍加鬆懈——

           因为那块巨石,便是让无数妻子失去丈夫,无数子女失去父亲的瞿塘峡滟滪堆!

            此时正值五月水涨,滟滪堆被淹没大半,水下礁突峥嵘,暗流激涌,若是一个不小心随着水流被带到滟滪堆旁,便极有可能使船底撞上坚硬的暗礁,导致顷刻间船板破碎漏水,水流席捲之下,连人带船四分五裂,悲惨地葬身鱼腹。

             李襄随着船只的蕩漾颠簸,牢牢抓紧了手边一切能抓到的东西,心裏在大叫:“为什么,为什么!我高考的分数线明明好不容易过了二本线,高中三年,又複读一年,四年寒窗苦读,好不容易快被解放了!让我穿越,贼老天,就是看不得我安生吗!为什么还要让我穿越!”

             看着激蕩中越来越近的巨大岩峦,李襄心中满是绝望,高考白白浪费的一番努力不可怕,突然的穿越也不可怕,若不是现在这副局面,他或许还会期待崭新的人生。

              但千古艰难惟一死,始皇帝不例外,王侯将相不例外,富豪不例外,穷人不例外……他李襄又不是圣人又怎会例外?

               刚刚穿越便要面临一死,李襄当然会怕——在他看来,脚下这艘斑驳的木船不停发出吱呀的木头轻响,仿佛随时会支离破碎,更别提越来越近的那块横断中流的巨石?

               即便是现代安全措施齐全,造价高昂的私人游艇,恐怕也不可能躲得过吧?

                眼见即将碰撞,李襄绝望地闭上了双目,压着牙,心底的念头杂乱交织,甚至冒出了在船毁人亡之前,先一步跳船逃生的欲念,但感受着船身的颠簸,已经奔雷般的水声。

                他在游泳池裏练出的鸭子扑,怎么可能保证他在这样湍急的江水中生存下去?

                恐怕即便是有着洪荒之力称号的那位冠军,也只能无可奈何地被漩涡带入江底,喂饱水底鱼虾吧……

                 毕竟人力有穷尽,再如何善泳之人也比不上天生的鱼儿。

                刚刚穿越便面临这样的情形,眼见船只就那么大,外面的江水,压根避无可避;除了听天由命,有岂有其他的办法?

                 贼老天要是想让我白白穿越一场,那便来吧!

                 一股没来由的豪迈之情让李襄睁大眼睛,忽地仰天长啸:“朝辞白帝彩云间,千裏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还带着些许少年特质的嗓音仿佛极富有感染力,竟触动了两岸的猿猴,激情了一连串似从天上来的猿啼作为回应!

                 声浪在峭壁间回蕩,江水在奔涌中咆哮;此情此景,蓦然间一股豪情壮志从周围伙计们胸中升起,年方十六的少东主都不怕,他们这些老船客又有何惧?

                  各司其职,观察礁石,操纵船帆,逐渐靠近了峥嵘的滟滪堆左近,汹涌的白浪距船不到三尺的地方激烈滑过,跌宕中,船板吱吱作响,可却似乎没有影响到船客们的欢喜情绪!

                “过堆了!!”

                 手握船绳,李襄迎着湿润带着水沫的江风挺直身体,虽小腿肚子还在轻微的打转,却那一股激涌的豪情也止不住翻涌,只觉一时间胸臆中的块垒憋闷尽去,他以手抚膺,小声道:“从今往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了……”

                 李襄只觉得胸臆中的憋闷尽去,即便滟滪堆近在眼前,也毫不觉得恐惧,迎着湿润的江风,身体深处埋藏的另一股记忆如同潮水般涌来,两个意识互相交融,或许只是一个刹那间,此李襄和彼李襄,便已不分彼此。

                 两股记忆如同对流般激蕩,无数画面出现在李襄的脑海中,既有老旧的社区,也有絮叨的父母,还有江南水乡,浩蕩江水,万舸竞流,白帆连片……

                 除此之外,还有更为深刻的记忆如同流水般慢慢沁入他的心田:仲春的井坊,碧巷青瓦,桃矢夭夭,青梅硕硕,累累压枝,他骑着带着木轮的竹马,绕街串巷,大声欢笑。

               绕到一处平常的巷尾,风吹桃摇,粉瓣纷飞,一个年纪与他相仿,或许小个一两岁的小女孩正踮起脚尖,粉嫩的小手正伸向一朵盛开的桃花,只见她一身绣花吴服,粉带缠腰,却因还是小女孩儿,袖袂、下裾收短,从而露出了雪白细嫩,却带着一丝婴儿肥,犹如玉藕的纤臂和小腿。

               微踮的白嫩足儿,露出的脚底粉润细嫩,足弓柔美,浑圆的足跟那样小巧可爱,玉颗般的白趾绊着鲜豔的红绳,真可称得上一首诗文所赞:

               长干吴儿女,眉目豔新月。
               屐上足如霜,不着鸦头袜。

               此时此刻的李襄,尚且年幼,不知风月,却有着欣赏美丽的本能;这一幕狠狠地震撼了他的心灵,永远无法忘怀,他呆呆地望着,忽然觉得胯下心爱的,令同伴们羡慕有加的轮竹马也变得无趣了起来,心中升起一股奇异的冲动,促使他去亲近这位小女孩。

                可在江边山上野惯了的小男孩,对于如何亲近一个同龄的小女孩,又如何能有正确的理解?

                学着平常与同伴间的耍闹,他伸手摘下路边垂下的一颗青梅,心底起了一丝狎促的捉弄之意,凭藉着在江边打水漂练出的本能,青嫩的梅子滑过一道漂亮的弧线,正中小女孩儿扎着可爱双丫髻,柔黄秀发才堪堪覆住额头的小巧脸蛋。

                 ——男孩子表达亲近的方式,大抵是通过相互戏弄。

                 同龄的小男孩们都是这般互相掷来掷去,嬉笑追逐……可女孩子的反应,大大超出了男孩子的想像,只见正红着小脸蛋摘着桃花的女孩子被突然袭击之后,顿时“呀!”地一声惊呼,继而双足下蹲,稚嫩柔白的小手不管不顾抱住了自己柔嫩的额头。

               小小的身躯弯蜷得像个小虾米,纤弱背脊微微发抖,踩在木屐上的十枚如同小小雪蚕般的纤致脚趾害怕地蜷抠木屐……

              女孩子的表现让男孩子惊呆了,同那些一起长大,游街串巷,上山下江,一起胡闹嬉笑的同伴们相比起来,差别大得难以想像!

               男孩子罕见地慌神了,明明这在他的同伴间连打招呼都算不上,却让他心裏产生了一丝从未有过的负罪感,心尖子上有些难受,说不上来是怎样的感受。

               他弃下竹马,蹲到小女孩面前,手伸出却不敢触碰,仿佛面前的是一个价值连城的易碎瓷器,既担心又窘迫。

                忽然,他想起了什么!手伸到口袋裏,掏出了一块菱形的麦芽糖,上满还沾着洁白的芝麻,他微微颤抖着,小心翼翼,生怕弄坏瓷器一般的力度牵过女孩儿的手儿,将菱形的糖从手缝儿裏塞了进去。

                 可爱的小手下意识地捏了捏,仿佛在确认手裏东西是什么,那微黏微硬的触感,还有上面一粒粒芝麻带来手感,让女孩儿辨认出了那是什么……

                 她从膝盖裏将小脸儿抬起来,粉雕玉琢,眼瞳乌黑,怯怯的面带红晕,一双噙着水光的大眼睛羞怯又带着一丝好奇地注视眼前大自己一点儿的男孩儿,见他一幅窘急又小心翼翼的模样,让她明白眼前大自己一两岁的男孩子并非坏人,于是她微微嘟起粉润的小嘴儿,问道:“你、你干嘛欺负我……”

               “我、我看你都是一个人出来玩,没、没有朋友,我想带你一起,哼哼……反正多你一个也不多,我就,就带你一起耍吧。”

                “江心的小洲,还有附近山上我、我都很熟哦,我可以带你抓鱼捉蛇……”

                  面对男孩儿的滔滔不绝,她睁大了乌黑圆润的眼睛看他眉飞色舞的诉说,从来只有蝴蝶、花儿、秋叶、月亮陪伴的她,不由让一颗心儿随着男孩儿的诉说,畅游在江心小洲、退潮滩头、树林枝头……

                 同居长干裏的二人,时常约定着出来玩耍,并且随着男孩子的主动,关係一点点加深;在街巷,他们将摘下的梅子通过篮子放入井水中冰镇,品尝着酸涩又甜蜜的滋味,在码头,他用零用的铜钱向船家买来闽南贩来的荔枝,剥下壳儿送给她。

                 她浅红的樱唇,比剥开的荔枝肉还要润嫩,她微红的白嫩脸蛋儿,比夕阳还要诱人。

                 他们手牵着手,奔跑着长江的岸滩上,留下了两串赤足的脚印,欢笑声永远沉澱在了两人的记忆当中……

                 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她的闺名叫碧梧。

                 凤凰来栖的碧梧。

                其二

             “啪、啪、啪……”

             “好一首绝妙的诗,磅薄大气,自然飘逸,浑如天成。堪与诗仙李翰林一比!”

                正当李襄沉浸在回忆中时,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拍手声,以及讚歎的话语。

                他循声望去,说话者是从船舱中走出的一位气质优雅,发如墨漆,玉冠金簪,肤色白皙的男子,若不是颌下蓄着寸许短须表明了年龄,面貌简直宛如青年一般。

               可沉稳的举止和声音,至少表明他该有三十许岁。

               在其身后还跟着一位步履沉稳有力,眼神微眯,看似黯淡,开合间却摄人眸光的中年男人,以及一位颇有盛气,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少年郎。

               
                 听到男子的话,李襄脸庞微微发红。

                这首“早发白帝城”,原本就是李白在至德二年因牵扯永王谋反,被判流放夜郎行至白帝城时,忽然遭遇天下大赦,幸而得以返回江陵心境激蕩时挥笔所作,自然激昂大气又脍炙人口。

                不过因为如今尚且还是天宝十五载,也就是唐玄宗在位的最后一年,今年天下大乱后,太子李亨已在灵武即位,将他遥尊为太上皇,将天宝十五年改作了至德元年。

                只不过尚未被所有人知晓,官府传递的文书上,乃至民间依然用的是天宝十五年。

              所以尚且还有二年的时间,这首着名于后世,脍炙人口的诗作方才问世。

              因此李襄现在也不好说是李白所做,更不能推给他人,只得拱手不答,做默认状。

              待日后李白作出诗来后,就说自己从太白居士那裏听来的,以做澄清吧。

            “先生何许人也,先前过滟滪时使先生受惊,襄深表歉意。”

               此男子朗声笑道:“无妨,能听到此等绝妙的诗句,领略此等风光,已然不虚此行。”他看了一眼李襄,目露欣赏之色道:“我名为李安,长安人士,因避安禄山寇据西京之乱,先是阖家逃至成都,后受家父之命,南下江陵整顿祖业。”

              此人自称李安,而身后二人,一为长子李趟,二为家将季广琛。

              有唐一代,虽然以文治国,但也十分重视武艺,贵族豪家纷纷豢养武士,统带私丁,名为家将。

               据说各镇节将,动辄千人万人的私丁,兵将兼有,却非为朝廷编制,只听从家主命令。

               本来白身是没有资格置家丁的,但自从开元初年,朝廷开了卖官鬻爵的先河后,买官攀比便蔚然成风,只要一个从九品下位陪戎副尉的武散官衔,便可以蓄养十名带甲私兵,而不受朝廷问责。

              以此类推,自开元中,鬻爵高低,私兵强弱,早已成了财富和权势的象徵。

              李安说自己是长安人,但却在蜀地,江陵各有家訾,还有一看就武艺高强的家将相随,身份只怕是非富即贵,况且在言语间还颇有招揽之意。
              
               不过李襄倒是不在意这些,反正对他来说都是些古人而已,若是听到马云、马化腾带着保镖在船上邀请自己,他早就顺杆子往上爬,混进人家的公司看有没有发财的机会……不过在古代,即便是当时天下的首富出现在眼前,李襄也毫无实感。

              所以他避而不答,就和李安聊了些时事,诸如安禄山叛军如何攻陷潼关,皇帝竟仓皇出逃等等……

              李安也没有丝毫不耐烦,一一解答,宛如亲身经历,倒是一旁是其子李趟面色不愉起来。

               天宝十五载,乃是天朝上国大唐由盛转衰最重要的转捩点。因为在这一年裏,範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掌握近二十万精锐边镇大军的安禄山因自身的野心,还有与宰相杨国忠之间的矛盾,悍然起兵造反。

               半年内势如破竹席捲河北,击败号称天下四大名将之二的高仙芝、封常清,一举攻下洛阳,又击败最后一位大唐四大名将的哥舒翰,攻陷潼关,杀入关中,再陷西京长安。

               自此两京成丘墟,二圣出游豫,赫然使得大唐失去了半壁江山。

               李襄有些感歎,玄宗出逃时还发生了着名的马嵬坡兵变,花钿委地,玉颜空死……帝王为保自身,还是让一个女人承受了所有。

               想起这段历史,李襄不由感歎道:“骊宫香暖,仙乐飘飘,美人如玉,佳期如梦,谁知有朝一日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繁华尽去,只剩寂寥。我倒不可怜玄,开元皇帝……只是他因小败既杀高封二将,又逼迫病残的哥舒出战,以至于汉家长戟三十万一败肝脑涂地,微操不次于蒋公。”

            “如今国破家亡被迫出巡四川,实属咎由自取。”

            “只是杨玉环一介女子又有何能耐祸国殃民,天下至此,其实难道不是皇帝和王公贵族们纵情恣意所为?”

              听见李襄如此直白的批评大唐皇帝,纵是李安也面色微变,唐朝虽然风气开发,但议论皇家也是忌讳的……在传统的思想中,皇帝是不会犯错误的,如果天下出了问题,一般都是奸臣当道,后妃秽乱。

             连造反的人,最开始也打得“清君侧”的旗号。

             如此直指皇帝本人的批评,是时人所讳忌的。

             见李襄如此,李安和家将季广琛对视一眼,后者微微摇头,耳语道:“大王,祸从口出。”

              李安这次惋惜地摇摇头,向李襄告辞,携带二人返回船舱中,而那名为李趟的少年,却带有恶意的回头看了李襄一眼,却并未被转头看望江面的李襄发现。

              ……

             虽然在李白的诗裏,朝发白帝一日还,但实际上从白帝城到江陵的水路,长达一千二百里,而夜裏不能航行,即便顺风顺水也需要三日的历程。

             夜裏,舟船停泊到了长江边上的一处水驿裏,就像陆路的客栈脚衙,为客船、商船提供便利。

             一间客房裏,菜油灯“哔剥”轻响,爆出一朵火花,灯火顿时暗淡摇曳了起来。李襄用剪刀将这段焦黑的灯芯减掉后,才恢复了稳定的豆焰光明。

            这一刻,李襄才真正开始怀念起了现代的灯光,原先习以为常的东西,竟是如此便利之物,甚至有一根白蜡烛都是好的……

            可惜如今的大唐,蜡烛都是蜂蜡、鲸脂所製作,得来不易,价格昂贵。即便是一般的中等之家也不是每天都用得起,这个时代只有王公贵族,富商豪家才能灯火通明。

            不过即便伤眼,李襄也有些迫不及待的借助微弱之光阅览一张宣纸上的娟秀字体,其中相望思念,款款深情,欲透纸而出,尤其是读到最后一句:“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后,李襄心潮更加难制,恨不得即刻插上翅膀,飞跃几百里水路,同翘首以盼的娇妻相会。

             胸中酸酸甜甜,微微酥胀的感情,是现代的李襄未曾体验过的。谁知到了古代,竟有了这样一位令他牵肠挂肚的娇妻。

              站起身,推开窗户,气流吹入,使得豆焰一阵飘摇。

              江上一轮明月,已近满月。李襄望着这颗同现代相比,似乎没有任何变化,又似乎令人不认识了的明月,用手抚住胸口,感受着心腔中的跳动,轻声道:“碧梧……”

              他相信,此时此刻,伊人也在凝望着同一轮月亮,眼中应是同样的景色,心中应是同样的思念。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但愿人长久,千裏共婵娟。”

              ……

              屋顶上,坐着一位白裳飘飘,身段婀娜的道姑,听见这一句诗词,顿时睁开了眼睛,月光的映照下显得眉目如画,点漆般的妙目更如画龙点睛,带来与世无争,清丽绝俗的出尘之感。

             她将斜置膝上白牦拂尘换了个边,白丝随风舞动间,她柔和的嗓音轻轻复述道:“但愿人长久,千裏共婵娟……”

              面对夜风,江面,明月……她竟有些癡了。

              蓦地轻微的瓦片错挪声传来,白裳的清丽道姑循声看去,来者是一个身披光滑狐毛大氅的少年,若是李襄在此看见,便会认出这正是李安之子,名为李趟的少年。

              “梦遝仙子,夜深露重,不如回房歇息如何?虽然已经没了多余的房间,但若是仙子不嫌弃,本王在房间裏扫榻相迎。”

              “不劳襄城郡王费心,永王殿下此番奉帝命南下,也许有妖邪之人暗中窥觊,小女子既奉师命护卫殿下周全,即便是夜裏有些寒冷,又怎么放鬆警惕?        ”

                “况且修道之人餐风饮露已是常事,襄城王还请放心,回去休息吧。”

                 李趟面色微变,只觉得有些恼怒,难道她竟不明白自己话中的意思?居然出言推脱,不过眼前的绝世道姑毕竟是朝廷册封的名门正道之一的上清派仙子。

                  唐室尊崇道佛,上到皇帝下至权贵都爱修浮图法,热衷烧铅炼汞,炼製金丹,甚至于修炼之道稍有小成的方士僧尼,都会成为皇家的座上宾。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是以,如今这些方外人士的地位颇为尊崇,加之如今朝廷离乱,为了平定安禄山的叛乱,还需要这些人帮助,所以李趟只能忍下一口欲火,气冲冲踩着瓦片往下走去。

                嘴裏还絮叨地念着:“上清派的仙子,同玉真观的仙子有何不同,不都胸前两座乳山,胯间一水穴么,故作高清……”

                唐梦遝微蹙柳眉,或许李趟以为自己说的话她听不见,但修炼到神魂出窍的人,听觉都很灵敏,所以李趟说的话,她一字不漏的听在了耳中。

                摆了一下拂尘,她玉指捏决,樱唇微微翕动。

                李趟脚边的一块瓦片忽然滑走,猝不及防之下,他直接从三楼屋顶上甩了下去……听着就很痛的呼叫声接着传来,一缕狡黠的微笑在清丽绝伦的脸上绽放,如同云开雪霁,明豔不可方物。

               好歹也是享受皇家资源的练武之人,襄城王虽然年轻,但武学也差不多接近登堂入室,这点高度对他来说还算不了什么,只是猝不及防之下会摔个头昏眼花。

               唐梦遝微微摇头,对方贵为皇家贵胄,也只能这般略施小戒一番。

               ……

               听见楼下传来的巨大响动和叫声,李襄从窗外转头望去,正好看见白日见过的那个少年李趟骂骂咧咧地从地上爬了起来,顿时瞪大了眼睛。

               他在二楼,这人住他楼上,至少是从三楼的高
度上跌下来的吧?

              在这样的高度上,虽然不一定能摔死人,但断个胳膊腿还是很轻鬆的。若是摔到要害,也照样要死人的!

              可李襄竟然看见,他马上就从地上爬起来了,从行动上来看,俨然一丝伤都没受到。

               再抬头看看依旧的明月,李襄竟有些疑惑了,这裏到底是不是他所熟知的那个唐朝?

               难道是个武侠世界?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