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常規”讓我們“隨機”的做愛

  學會做愛,絕不是僅僅把兩個身體的“那部分”湊合在一起而已。做愛除了
技巧多樣外,模式也不是單一的,不妨從“固定模式”調到“隨機模式”吧,享
受未知的新鮮快感!
            做愛不僅僅是器官對器官
  學會做愛包括比這多得多的東西,諸如要探索出自身和對方的性欲愛好,要
理解雙方的性態度,要發展出一種使雙方都感到舒適無比和興奮無比的性生活模
式。
  掌握做愛的學習過程,往往不是單次的學習,不是偶爾一次便學會一切,而
是一系列的觀察、嘗試和改進的過程。有些女子,配偶是她們最主要的性事教師
和指導者;另一些女子,通過獨自的反思和試驗成就了她們的性智慧和技巧。她
們的經驗是多種多樣的,但卻都一次又一次地導向同一個結論:學會自我接受乃
是學會做愛的基石,同時,她們的經驗也道出了一些普遍的原則。
           做愛並不只是技術技巧的掌握
  莎露是一位三十歲的小提琴手,和凱文結婚時,她才23歲。她覺得別人都會
做愛,就是她不會,為了使丈夫滿意,她讀了很多書去學習性交的技術。她每天
晚上提出二三種不同的性交體位,心想這樣凱文也許會滿意。恰恰相反,凱文覺
得什麽地方出了問題。一天晚上便坦率地問道:“你是否喜歡和我做愛?”莎露
感到很窘,想了想後也坦率地說:“不,不喜歡。”
  凱文問她:“你希望我做些什麽改變來使你滿意呢?”莎露頓然醒悟,問題
的關鍵在自己這方面,做愛時只是刻板地按照書中寫的程序去做,而不是按照自
己的感覺、欲望去做,所以在整個做愛過程中,自己太緊張、太呆板了,根本沒
有享受到那種自然的歡樂。
  後來,他們采取了男方主動,女方被動的方式,她完全忘卻了自己,放心地
去盡情享受愛的歡樂。結果雙方都感到很滿意。由此莎露認識到一條新的做愛哲
理:做愛並不在於你在做什麽,而是你正感覺到什麽。
  性生活的模式並非是單一的,不妨從“固定模式”調到“隨機模式”
  除了夜晚床上那種常規的性生活之外,也可以有種種即興的、非常迷人的性
生活。莎露回憶道,有一天她剛剛淋浴之後,用浴巾圍著身子,走進了客廳,凱
文正坐在大沙發上看電視。當時莎露的心情很好,她偎依在凱文的懷里說著親昵
的悄悄話,繼而開玩笑般地逗弄他,結果引來了一場極春熱烈的做愛。雖然完全
是即興式的,但令人興奮無比。
  莎露說:“我太高興了,因為我看到自己擁有把他發動起來的魅力。事過之
後。我曾對這次打破常規的性生活覺得有點不太妥當,但凱文說這樣很好呀,太
棒了。這使我對性生活又有了新認識。假如凱文對這次性生活略有微詞的話,我
會永遠地把這種多樣化的性生活模式埋葬。”
  雖然性教育專家們經常勸告人們不要給自己的性生活戴上這樣那樣的“桎梏”,
但是一些偏見仍束縛著不少人。諸如男人一定要在上,過性生活就是要有性交;
性交一定要有性高潮,否則就是失敗,只有陰道高潮才是真正的性高潮,等等。
  以上這些好像都是“正規”性交的要素似的,違反了便是有什麽毛病了。其
實,這些並不是每對配偶每次性交的要素。“性生活”有著更廣泛、更多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