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子国】【第十二章,签订契约】【第十三章,事前赌约】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e1239
2020年4月3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全网首发
字数:8427

             第十二章 签订契约

  「四人炮友团?」白旭对他的话听不太懂,白洋在过路看了一圈,确定没有
人跟踪,回屋内关紧锁住大门,与白旭解释一通。

  「你是说四个人之间可以互相约炮吗?这不是乱伦吗。」白旭睁大了双眼不
可置信,喝一口凉白开压压惊。

  四个人现在坐在沙发上,中间有一个低矮的圆形茶几,白柔和白洋坐在一边,
白旭和白玉坐在一边,白柔给四人各倒了一杯凉白开。

  「你就别婆婆妈妈了,到底加不加入,不加入就滚。」白洋不屑哼鼻,两个
人之间穿一条裤子长大,他才不信这个色胚不心动,估计下面早硬了吧。

  白洋信心满满,以他对这个色胚的理解,还有白玉处女大礼包赠送,他有九
成把握这事情能成,一成是让他怎么圆这个慌。

  白旭是白洋所有认识的人中,属于最看得开的一个人,要论他对乱伦这件事
排斥吗,他下面鼓囊的裤子就可以证明,从小到大谁看的黄片最多,白洋可以肯
定这家伙算做最强。

  「那么,妹妹你愿意吗。」见他这么说,白旭内心仍然有点犹豫,他两个小
眼神徘徊在三人之间,白玉脸色有点不正常,沙发对面坐着白洋和白柔。

  白旭有点搞不明白,事实上他现在脑袋十分懵逼,刚从楼上吃完饭,接下来
就有一个侍女通风报信,说白洋有紧急事情找他。

  他刚才还在想今天是什么日子,难道是愚人节,猜想是白洋假意借助白玉和
白柔表演来捉弄自己,可他没想到两个人假戏真做,反而弄得他不知所措。

  「我……愿意。」白柔僵着脸不知道怎么说话,面色发白。

  「今天难道是愚人节?你们三个联手骗我,觉得有意思吗。」白旭一拍桌子,
恼羞成怒,他觉得智商受到十万吨暴击,傻子才相信这种鬼话。

  白洋见白旭还不上钩,在一旁贼眉鼠眼四处观望,他嘴角慢慢一勾,缓慢从
沙发上站起身:「既然你不相信,我用实际操作让你信服。」

  于是他在三人亲眼见证之下脱掉了裤子,露出四方形白色内裤,白柔在那一
瞬呼吸粗重,随即注意到不合理,出于淑女背过脑袋不去看。

  呵呵……果然是这个样子,白洋观察姐妹俩的表情,心中笃定一些事情。

  为了以防万一,他还要试探一下,如果真的如他所料一致,那么《时空名器
录》这本魔功,可能是一本远超他想像存在的强大功法。

  白洋出生在一个魔法世界,所在地区叫做神恩大陆。

  这片大陆上所有生灵,无论是何种生命,动物、植物、微生物、真菌、病毒
乃至气体都蕴含着一种力量,这种力量与生俱来,被世人称呼为双始力量。

  双始不是一种能量,也不是一种概念,更不是一种凭空捏造的假象,双始是
存在于血脉中,流淌在古老灵魂,组成每一个生灵的根基力量。

  白洋好歹是一国王子,他却从未听说过增长双始的功法,只听过提纯血脉增
长根基,强身健体,释放法术修习魔法能量,这类普遍大街小巷的名字。

  白洋暂时不知道《时空名器录》赋予的这股力量是否与双始挂钩。

  他今天中午实验过,让白柔和白玉做一些平时不愿意干的事情,果然她们十
分听话,除非要威胁安全的事情,或者非常讨厌的事情,一般不会拒绝。

  这本功法似乎能让上面的人物以某种条件为缘由,从心底上对性交过的人信
任,这种能力看似垃圾,实则对白洋来说十分强大。

  因为只要被操过的人就会完全相信你,白洋又是一个国家的王子,他能通过
大量收集民众,筛选出符合功法条件的男男女女来让自身实力扩大。

  而且白洋这么做白家势力并不会受到网络上道德弹勋。

  究其原因,这是个魔物的世界,魔兽荒淫无度,喜财好惰,更不要说那些繁
殖能力极强的鼠族、虫族、鱼族和某些植物、真菌,如果不加以限制,他们会疯
狂破坏生态环境。

  从白洋的成长经历来说,举例一个最为直观的数据,双子国平均少男少女非
处率十二岁在百分之十六,十三岁增长为百分之二十八,十四岁大约百分之四十
七,十五岁超过百分之六十八。

  别看他年龄十八岁,白旭等人在双子国中已经算是「大龄剩孩」,当然光源
素是长寿种族,不像一些种族一生时间段,可能只有几年或几十年时光。

  与此同时,有一个家规内容必须改掉否则白洋的计划永远无法实行下去。

  和普通人家庭不一样,白家对子孙限制非常严格,不允许与任何低等种族存
在私下性关系,违者一律严惩,低等种族一方更会牵连整个家族。

  白洋昨天邀请的那个侍女,别看地位不咋地,她可是实打实高等种族,她因
为长相丑陋,连家族人员都嫌弃,才被迫当白家近身侍女。

  当然不是她不好看,只能说种族审美观有问题,那个种族认为她丑。

  这个世界乱伦十分普遍,虽然不至于普遍到可以在大街上对不认识的人大声
说自己的老公是我的某某亲戚,自己的老婆是我的某某长辈,但私底下可以互相
聊天,也不是见不得光的事情。

  一想到未来他能一边操逼,一边变强,他顿时倒吸一口冷气,这功法能力简
直太变态了吧,要是传到世间,造成危害恐怕不可想像……

  好在,这本魔功落入手中,白洋就能随意掌控这操蛋的世界,他回忆起曾经
看过的黄色影片,有好多好多新玩法没有实现,必须全部实现才行。

  白洋的语气分外温柔:「柔柔,我的好妹妹,你张开嘴帮我口交,让你白旭
哥哥好好看一下你想当我的恋人的决心,让他知道我们两个真心相爱。」

  「嗯,我知道了。」白柔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咒,她一边在心中暗骂,又不能
阻止伸出左手,五根手指蜷缩着、整条胳膊颤抖着、浑身呼吸着冷气。

  她手背触碰到那神秘的东西,那一瞬好像触电一般,她向下拉开弟弟的裤裆,
她的视线中露出了那跟又强大又粗壮的漂亮东西,蓬勃的快感那一刻好像春天的
小草疯狂生长。

  「唔、嗯……吧唧……!」白柔身体做出了选择,乱伦的刺激感点燃了她的
神经,舌头开始舔着他的龟头,唾液在上面流下湿润的痕迹。

  白柔浑身颤抖更严重了,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白洋和她是一母同胎同卵子
和精子分裂的龙凤胎,比平常同胎异卵子和异精子的龙凤胎更近一步。

  她在乱伦,在和一个同一个娘胎肚子里出生的男人性交,这回没有催情药作
用,她只能做出选择,遵循内心中最真实的自己。

  她记得今天早上的事情,记得白洋对她做过什么,但她无法忘怀,她的内心
毫无保留体现在表面,不单嘴上在舔肉棒,手上也在摸索着长长的东西。

  等过了一会儿,白洋的阴茎上沾满妹妹唾液,她想手更进一步,却停留在半
空,后被一只大手紧紧抓住手腕,按在那里不能动弹。

  白旭轻轻一声叹息:「行了,我知道你们两个决心了,不用在我面前做演示,
辛苦你们两个帮忙,十分抱歉,我接受不了乱伦,这让我心里难受。」

  「切,接受不了乱伦?你这家伙看多少黄片,不对啊,你应该是我们中最能
接受乱伦的才对。」白洋使劲摇摇头完全不相信,他坐回沙发上。

  「谁说的,我喜欢看的都是些兽耳娘,制服调教之类,哪有乱伦……」他颇
无语松开手,白柔好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立刻将手给缩回去。

  白洋直接问他:「我不管这些,你是选择答应同意,还是不加入我们的团体,
我们现在三缺一,如果你不加入接下来我们就会集体排斥你,并且在你面前不停
乱伦,直到逼迫你加入。」

  「对不起,我们为了好玩私自探索性交体验,让哥哥你失望了。」白柔低声
细语,她从小就喜欢这个大哥,因为觉得他非常善良,不敢和他对视。

  两个人都看着他,白旭压力一下子抗在肩上,他如果想要拒绝,可以说出一
万种理由证明不好,可是他却十分心动:「好,我加入进来了,事先说好我的原
则,我会对你们负责到底。」

  「呵呵……应该的,咱们本来就是一家人,一家人哪有不互相帮忙,炮友这
件事果然要找相信的人才行。」白玉一拍手,这件事终于定了下来。

  「你是新加入的成员,我也不能瞒着你,我们今天是第一天实战,姐姐处女
还给你留着,话说,哥哥你是一名处男吗,我就想问一下,因为我们三个都是处
男处女,不知道你是不是。」白洋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没有任何心跳脸红,现
在还是家庭内部,以后说不定还要面对更大的场面他不能有丝毫退缩。

  白玉仔细看着他的眼睛,因为这个问题对她很重要,她也想知道。

  白洋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白旭只听见最后一句话:「我看黄片,也撸过管,
但是你要说是不是处男,我学过相关知识,可以确定是一名处男。」

  「不对啊,我记得你以前对着电脑天天撸管,这样子还算数吗。」白玉对这
方面知识匮乏,不知道算不算数。

  「学术上有明确规定,只有一名男人和女人性交过一次才算破处,我没有和
女人性交过,所以不管我撸管过多少次,都不算是破处。」白旭对她解释。

  白柔愤愤不平:「这样的话,对女人真是不公平,我们只需要破一次,哪怕
用玩具用手扣都算是破处,还有那些天天锻炼的运动妹,难道在激烈运动中撕裂
也要遭遇别人批判吗。」

  「没办法,这你要问我们祖先,男女生殖器官不一样,女人负责生育更加伟
大,你们要承担的更多。」白洋说了一句比较中垦的话,两人都比较爱听。

  「那么你现在只需要朗诵一遍入会宣言,并写下自己的名字,正式加入我们
的组织。」白洋从桌底掏出一张牛皮纸,递给对面一脸懵逼的白旭。

  「什么?你们竟然成立了一个组织,我以为咱们只有口头上约定,整的这么
庄重吗。」白旭瞪大了眼睛。

  白柔尴尬地摇头:「本来我们没有这个东西,白洋觉得有问题,非要加进去,
他说这样子做更加保险,不信任我们姐妹会遵守约定。」

  白洋对三人笑道:「谁能保证一定不会反悔,古代情同手足的兄弟最后还会
因爱生恨互相厮杀呢,从来没有不变的约定,只有签订下誓约才可靠。」

  「还有,你们可别小看这张纸,这是我最珍贵的收藏之一,看见上面的花纹
了吗,那是毒誓魔的皮肤,你们可别在上面胡乱写字,真的不是开玩笑,随便瞎
写是会死人的。」

  白洋根本没有说谎,这张毒誓魔皮是真的,他使用是十二岁生日时,一个远
方叔叔送给白家当生日礼物的庆祝寿礼,其他三个人都知道。

  看着白洋抚摸上面的花纹,白旭整个人慎得慌:「你都说是毒誓魔,竟然还
敢往上面填字,我听说,违反毒誓魔上面的誓言要接受上天的惩罚,万一我们打
破誓言,将来惨死怎么办。」

  白柔捂嘴偷笑:「哥哥放心,我们不过是在一起玩玩,哪能迫害自己,这个
毒誓魔本体只有很小一只,做做形式而已,完全不会有威力。」

  白玉对他十分鄙视:「瞧你这个怂样,我们三个都签名字了,你身为我们三
个人的大哥,难道不能作为代表,还要我们弟弟妹妹们带头。」

  白旭涨红了脸:「谁说我不敢,签字就签字,既然打算干哪还有事情放不开,
我只不过是在刚才犹豫了一下,你就要严厉批评,还是我亲妹妹吗。」

  白玉抿嘴轻笑:「行行行,你说得对,你说得都对。不过,哥哥你说错了一
点,可以看一看契约书上的内容,在签完字之后,以后要叫我姐姐了。」

  第十三章,事前赌约

  「你在说什么糊涂话,我为什么要叫你姐姐?」白旭听不懂她的话,他们不
是亲兄妹吗,为什么自己要叫姐姐。

  于是他迫不及待将毒誓魔契约接到手心中,一字一句翻看:「让我看一下啊,
契约发起者为双子国光源素第二王子白洋,契约者分别是白玉、白柔、白旭、白
洋四人。」

  「契约生效期间,白玉和白柔分别提供生理服务,尽量满足白旭和白洋全部
性幻想,白旭和白洋分别提供物质服务和精神服务,尽量满足白玉和白柔的全部
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

  「四人之间关系和称呼改变,白旭叫做哥哥,白洋叫做弟弟,白玉叫做姐姐,
白柔叫做妹妹,白旭和白洋与白玉和白柔互相视为恋人,契约由四人共同承认,
共同遵守,不得违背。」

  白旭一边读着,一边观看其他三人的表情,其他人面部表情十分平淡,看上
去早就知道了内容。

  「哇!这个契约内容谁想的,你们姐妹俩竟然会答应,这上面的所有内容都
十分变态,还有后面的签字,我看你们姐妹不是性饥渴而是找罪受。」

  白旭一边吐糟着,接过白洋送来的一支笔,在右下角写下自己的名字,并且
后面发了一个誓言。

  听了白旭发誓完,并且签下自己的名字,白洋彻底送了一口气:「哥哥,你
既然加入了我们的团队,那我们就不能把你当外人,今天我们四人正好都在场,
不如我们趁机做点事情。」

  「现在时间才五点半,六点会有送餐的侍从过来,我下楼跟看管大妈解释一
下,今天不让人过来送晚餐,回来时把门前栅栏锁上,让咱们有充足的时间玩。」

  白洋看了一眼钟表,今天时间还早,就怕四个人操逼到时候被人打扰。

  他穿上衣服,整理了一下衣衫,对两人说道:「好了,我走了,妹妹,你照
顾一下哥哥,他是一名菜鸟新手,你身为虽然只有一天的老前辈,也要带领他变
得成熟。」

  「哥哥,你趁这个时间段和姐姐熟悉一下,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尽量去攻
击她的屁股……算了,你肯定第一个会去弄她,到时候反正也知道……」他突然
想起来这件事,就不再多说。

  白旭拍了他肩膀,笑道:「不用你特意提醒,我知道你的想法,不过属实多
余了,我每天看黄色电影、玩黄色游戏、看黄色小说。」

  「我知道你看的片子多,知道的花样也多,我还是想说她们是咱们的亲人姐
妹,你注意下手轻一点。」白洋两人互作眉眼,白柔在一旁听得面红耳赤。

  她一边捶打,将他推至门口:「快点,快走,你在这里干聊天,怎么还不走
呢,找你的看守大妈去。」

  「妹妹两个大波特别软,还有刚才套弄的小手,触感真是一级棒,你要是想
用的话可以整一下。」白洋和白旭哈哈大笑,他对身后白旭喊话,两手向前虚握,
比划了一个抓奶子的手势。

  说完话,白洋不听后面说什么,赶紧一个快步朝门外跑开。

  打开房门后,背后白柔在朝他扔东西,几件东西砸在身上和地上,质地竟然
十分坚硬,白洋欢笑着逃走,后边她还一边夸他下流。

  等走远一点,白洋按照计划中的要求,下楼找到看守大妈,告诉她通知送晚
餐的管家叫她们不要过来,并亲笔给她扣下一个印章,让她交给送餐厨师。

  等白洋顺着一楼大厅红地毯,从电梯升高十几层,再从边缘楼梯上楼,走进
白玉姐妹那层区域,因为是这个楼层禁区,过路上见到的人渐渐减少。

  白洋刚走到转角的门口前,他又想起来这么重要的日子如果不能记录下来多
可惜,他一拍头脑,想起来早上竟然忘记拿着相机,顿时懊恼不已。

  不过这点其实没关系,他可没忘记这是一个魔法世界,他按照记忆下楼找王
庭法师克林贡茶要了一瓶回忆过去的药水,又找到追踪大师艾雅佳借用魔法模型
将回想起的这份记忆封存下来。

  等他再次回到这个楼层,已经是三十多分钟后,他手中多了一个黑色摄像机,
换上了和白旭一模一样的衣服,白色印有皇冠样的皇家制式休闲装。

  摄像机是白洋从一名侍女口中打听到火丸儿有,所以他亲自上楼去借。

  白洋头一次听说她有摄像机,听她的闺蜜朋友说好像是最近几天逛商场刚买
回来的,别看样式破旧不咋地,实际上功能十分强大。

  这个相机的作用是视野内任意角度拍照,几乎能够媲美小型领域,范围是半
径两百米,并且可以无视投放在任何没有魔法造物的建筑内。

  摄像机的录像功能更强大,可以指定最大范围内直径三十米规整圆范围内录
像,完全无视任何遮挡,当然成像时影像固定在一个屋子范围内。

  简单来说,这款相机性能强大,都可以当做战略武器使用,毕竟和武器是同
等价格,有些功能甚至没得比。

  火丸儿如果继续呆在自己的屋子里面不出来,她甚至可以通过这款相机观察
整间酒店所有人一举一动,前提是不被大法师们发现。

  不过,如果在外面就没有那么多限制了,更恶意去猜想,她一边通过摄像机
观察其他人在床上运动,一边脱光衣服偷偷自慰,对着真人直播影像,比划着某
些奇怪的动作。

  光是想像在别人家中,你发现自己每天的生活被一个人全部所窥视,那种感
觉简直不寒而栗。

  「这小丫头人小鬼大,肯定没少偷窥别人,没想到心肠意外歹毒啊。」他眼
睛从墙边偷偷露出一截,仔细观察走廊中有没有人在,侧着耳朵倾听,屋内似乎
有一点点淫荡的声音。

  他之前给白旭他们发消息,让等着他回来再一起做,看起来他借摄像机和封
存记忆的时间三十分钟太长,他们忍耐不住,已经开始做起来了。

  白洋很生气,因为他们没有等着自己,尽管换作自己在里面,也不会让别人
在外面做事情而自己干等着,但是他就是十分气愤。

  他几步走过去,脚步重躲地面,故意把声音弄得特别大、特别响,里面仅有
的一点动静瞬间熄火,他又来回踏步上几次,鞋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在空荡的走廊
中响起来特别刺耳。

  其实这个很无聊,他没有走上几次脚掌就麻了,房门咔嚓一声打开,他停下
脚步,回头正好看到一张白旭的脸伸出房门外趴在门框边上。

  他现在的装扮是上身赤裸,露出并不健硕十分优美的上半身,下身穿着一双
白色拖鞋和四方形白色内裤,说起来这点还挺怪,六个元素家族似乎都喜欢对应
穿对应自己家族颜色的内衣内裤。

  白旭见是他,面上绷紧的神经突然一松,回过头对房门内喊:「没事,都出
来吧,我就说嘛,肯定没事,弟弟在走廊跺脚吓咱们呢。」

  他让开一条道路,白洋和他一起走进房间,一走进来,看到了衣冠不整的白
玉和白柔,她们躲在厕所里,从沙发到床边有几件随意扔在地面上的衣物。

  两人拉开帷幕出来,相比之下妹妹衣服整洁一点,衣服都没怎么脱,连紧身
丝袜裤都穿着,姐姐根本脱光只剩下内裤,手里抱着一团用来遮挡的衣物。

  白洋视线集中在她的嘴唇,嘴角边缘多了一丝浊白色,她身上出的汗也比白
柔要多,不用多想他都知道是白旭的首要目标是她,嘴角上面是精液。

  此番缭乱的景象,还有隐藏在厕所中的两位佳人,让白洋评价的话,就好像
是一副捉奸现场,白洋是原配,白旭是小三,白玉是白洋的妻子。

  这么一想,白洋下面顿时好像嗑了春药般硬的生疼,他吓了一跳,没想到自
己似乎还有绿帽情结,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他把姐妹俩当做自己妻子了。

  「哎呦!吓死我了,我还真以为有人过来了,弟弟你吓了我一跳,没事别老
是在门外跺脚,要是被别人发现我们这个模样可怎么办。」白玉穿着拖鞋走出来
虚惊一场,随即白了他一眼。

  白柔见到他则是眼神一亮,巅着白兔子拖鞋走过来,一把抱住他的一只手臂,
声音十分撒娇:「弟弟,快点脱光衣服,他们联手欺负我,你快好好教训教训他
们两个,都快把我气疯了。」

  这个撒娇、这个语气、这个位置、这个乳量,白洋哪受得了,但他还是忍耐
住:「他们怎么联手欺负妹妹了,我刚回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告诉你,他们可坏了,你不是去拿相机吗,我们闲着没事就在沙发上做
下了,不过听你的没有做过头。」白柔对着他耳边解释,香风吹得他一阵眼热,
脑瓜一转知道她想干什么,于是陪她继续演下去。

  「那不是挺好吗,为什么听着你对他们不满。」他示意两个人别说话,白旭
和白玉互相笑了笑都没说。

  白柔靠在他肩膀:「一开始还好好的,哥哥坐在沙发上和我亲嘴,直到我们
做到床上,哥哥想起来你之前的话问了我一句是不是处女,我回答不是。他又问
给了谁,我说给了弟弟,他就突然态度转变,变得只想插姐姐,不想碰我的身子,
还嫌弃我埋汰,」

  「是吗?那哥哥做事是对的呀!男人都有处女情结,如果换作是我,我也肯
定先插那个没有被开过苞的女孩,除非另一个女孩太漂亮。」白洋这些说的都是
实话,在这里就是直男癌。

  白柔当即就把他推开了,白洋后退几步,她脸颊气鼓鼓:「你在说什么胡话,
哪有你这么撩女孩子,他们现在欺负我了,你现在是我的恋人,这时候不应该鼓
励我重拾自信吗。」

  白旭哈哈捧腹大笑:「我就说弟弟肯定同意我的观点,我们兄弟俩一条裤子
长大,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想法,好好好,弟弟啊,咱们两个今天晚上有福喽,
要给咱们上演一幅百花齐放。」

  白玉只是有点可惜:「唉……我就说不要跟他打这个赌,你看输了吧,连我
要一起,真想看男男自语,只能下次了,可惜没有这个福分。」

  「你们在说些什么啊,我怎么听着那么糊涂呢。」白洋完全看不懂,只能大
概猜出来三人打了一个赌。

  「你就是一个大混球,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白柔还在气头上,气全撒在
弟弟头上,拿小拳头锤他。

  最后还是白旭解释:「姐妹她们俩打了一个赌,说你喜欢姐姐,还是喜欢妹
妹。我就说你都不会选,一定和我一样优先选择处女,她们都不信,最后事实证
明我赢了,所以她们今天晚上要搞百合,就是女人和女人性交。」

  「我记得妹妹不喜欢百合吧,要不然这件事算了,不要强迫她们。」白洋想
起来今天早上白柔强烈反应,她似乎真的很讨厌,才能在功法牵连下反抗。

  「哥哥你要大度一点,对待女孩子要宽容,尤其是妹妹这么性感漂亮的女孩
子,你舍得她做不喜欢的事情吗。」

  白柔连连点头,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融化了白洋的心脏,虽然他也想看姐
妹俩性交,但不想让她们干自己讨厌的事物,这也是今早没有强势的原因。

  「妹妹算女孩,姐姐就不算吗,你怎么单说她不说我,我也很讨厌女同性恋
啊。」白玉有些吃醋,弟弟被抢她心中酸溜溜的,十分吃味。

  「谁说我不喜欢姐姐了,我来亲你一口,这样你就知道喜不喜欢了。」白洋
忍俊不禁,他抱住白玉接吻。

  「弟弟你可别被她们给骗了,她俩心里面嬲坏嬲坏,我跟她们的赌注是晚上
我们兄弟俩玩搞基,就是男同,要是输掉了,咱们可要互相插屁眼子了,她们可
不会放过咱们。」白旭解释一通。

  「不过,既然是姐妹俩的要求,我一个当哥哥的也不能拒绝吧,你说是不是
妹妹。」看着两热吻,他不禁视线转向白柔,两个人正巧对视在一起。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