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装满精液的高跟鞋之年会精宴】(新年快乐!)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 daokee
2021/12/26发表于: 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5,638 字

  「海蓉,今天酒店没上班吧?要不来我店里坐坐怎么样?我们好好聊聊」

  「好呀,我正好闲着没事儿,一会儿就过来吧,你那服装店生意还不错吧」

  「还行吧,马马虎虎,丝袜卖得还行,就你上回拿的那几双油亮丝袜,买的
人特别多」

  「呵呵,那就好呀,我一会儿过来坐坐」

  我妈妈叫田海蓉,是一家高级酒店餐厅的服务员,今天酒店休息,妈妈在家
闲着没事儿,接到了闺蜜的电话,要去闺蜜店里坐坐

  「振东,妈妈去刘阿姨店里坐一会,你在家好好写作业,别到处乱跑」

  「知道了,妈妈」

  妈妈说着就起身准备出门

  妈妈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紧紧包裹着妈妈肥熟丰满的身躯,一对
硕大的乳房,在胸前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

  妈妈下身穿了一件黑色的薄纱百褶裙

  裙子的长度到大腿中间

  两条丰满圆润的肉腿上,穿了一双肉色的油亮丝袜

  这油亮的肉色丝袜,紧紧包裹着妈妈的大腿,闪闪发着油光

  在酒店上班的妈妈,对肉色丝袜情有独钟,而且大多穿的是这种带闪光的油
亮丝袜

  妈妈的皮肤并不白,像其他中年妇女一样稍稍有些发黄,妈妈的脸蛋也不是
瓜子脸,偏向于国字脸,但看起来很圆润

  妈妈总是喜欢在自己本就有些油腻淡黄的脸蛋上,化上油亮亮的妆容,整张
脸总是闪闪发着油光

  虽然妈妈的脸蛋看起来圆润油亮,脸型有些偏方,但五官还算过得去,大大
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鼻子形状也比较圆润,嘴巴偏大,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成
排整齐的牙齿

  「那我走了,晚上回来给你做」

  妈妈一手扶着玄关,一手拎着一只黑色中跟的高跟鞋,套在了自己被油亮丝
袜包裹的油光肉足上

  妈妈这双黑色高跟鞋,就是妈妈平时在酒店上班时穿的,这双高跟鞋看起来
朴实无华,鞋跟没有特别细长,鞋头也很圆,是中长的粗跟高跟鞋,黑色的皮料
上没有任何花纹装饰,看起来相当朴素稳重

  这双朴实无华的中跟皮鞋,跟妈妈腿上的肉色油亮丝袜倒是相当妥帖,两条
浑圆多肉的油亮丝袜,腿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妈妈出了门,坐上公交车,就去了闺蜜开的实体店

  闺蜜刘阿姨,开的是一家服装店,同时也售卖各种内衣丝袜

  「海蓉,你来了呀,晚上要不要一起打麻将」

  「好呀,生意还不错吧」

  「生意还行」

  就在妈妈跟闺蜜寒暄聊天的时候,一个年纪不大,身材苗条,目光炯炯有神,
看似女老板模样的中年女人,进了刘阿姨的店铺

  这女人身材比较瘦,腿上穿了一双跟妈妈一样的油亮丝袜,但由于女人双腿
太过纤细,油亮丝袜没有被撑开,看起来亮光很不明显

  这女老板一进门,指着自己腿上的丝袜,气势汹汹地对妈妈和刘阿姨说道

  「你们卖的这是什么丝袜呀?说好是油亮丝袜,一点油光都没有,跟图上宣
传的完全不一样,比网上买的都不如,你看看,哪有一点油亮」

  刘阿姨立刻笑着解释道

  「这位小姐您别生气,您腿上穿着的丝袜,就是图上这双呀,一模一样的,
不会有假」

  女人听了更加生气了

  「那怎么一点油光都没有,你自己看,这穿在腿上哪有一点油光」

  接着刘阿姨指着旁边的妈妈说道

  「你看,她是我闺蜜,她腿上穿着的这双丝袜,就是在我店里买的,跟你腿
上的是一样的」

  「哪里会一样,她腿上的丝袜油光闪闪的,怎么会跟我这双一样,你分明就
是卖假货,货不对板」

  此时旁观的妈妈立刻出来替刘阿姨开脱

  「这位小姐,你误会了,你腿上的丝袜跟我这双是一样的,主要是你太苗条
了,太瘦了,所以丝袜撑不开,看不出来油光」

  女人听妈妈这么说,以为妈妈是在讽刺自己双腿纤细,没有她们两个人丰满
圆润,越发的生气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说我的腿不好看是吗?」

  妈妈陪笑着说道

  「没有没有,这位小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你年轻,身材苗条,不
像我们这种年纪大的熟妇,腿上肉比较多,可以把丝袜撑开,这样看起来就比较
油亮好看了」

  妈妈这么说本以为能缓解女人的怒气

  想不到这女人竟然更加生气了,指着妈妈的鼻子就骂道

  「你什么意思呀?你是说自己大腿漂亮,适合穿这种油亮丝袜,我们这种人
就不配穿,是这个意思吗?你不就是个爱穿丝袜的骚货吗?不就是腿粗点嘛,卖
弄什么风骚,肏你妈的,你这老骚货」

  妈妈听了女人的话一脸的懵逼,顿时气不打一出来

  妈妈也是个烈性的人,哪受得了这样的谩骂

  「你怎么这么讲话?怎么能骂人呢?你自己腿太细,撑不开丝袜,怪得了谁,
我们的腿就是比你的粗,可以把丝袜撑开,就是比你好看」

  女人听了妈妈的话,气得满脸通红,双手叉腰,对妈妈大声咒骂道

  「你这个老骚货,不就是腿粗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少跟我这卖弄风骚,信
不信我找人办了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手下一帮人,信不信我找一帮男的,
办了你这爱穿丝袜的老骚货,你不是爱穿丝袜,爱卖骚吗?」

  性格刚硬的妈妈,根本不吃这一套,听到女人这么说,变得比之前更加硬气

  妈妈也大声朝女人吼道

  「有种你就找呀,有种你去呀,你还能当众把我强奸了不成?我就穿着油亮
丝袜等你,看你能把我怎么着,你这个细腿小妖精,自己腿细撑不开丝袜,关我
什么事」

  「行嘞,老骚货!你叫什么名字?有种告诉老娘你叫什么名字」

  妈妈也硬气的回道

  「我叫田海蓉,你给我听清楚了,有本事你就找人过来呀,你去找呀,我就
不信你能把我怎么样,光天化日的」

  「行,你给老娘等着,你给我等着」

  女人继续跟妈妈对骂了几句,接着气哼哼地转身离开

  妈妈也气得够呛,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么不讲理的人

  刘阿姨摸了摸妈妈的后背

  「海蓉呀,你也别生气了,跟这种人不值得」

  「这个小妖精,蛮不讲理,我看她就是嫉妒咱们,自己腿细,撑不开丝袜,
就嫉妒我们这些双腿丰满多肉的熟妇,还有脸在这骂人,看她能把咱们怎么样」

  性格刚强硬气的妈妈,估计做梦也想不到,刚刚眼前的这个女人,来头有多

  这个女人之后将成为妈妈一生的噩梦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妈妈也渐渐淡忘了今天的事儿,那个女人也没
再来刘阿姨店里找麻烦

  妈妈以为这不过是一次购物上的口角,也没放到心上

  转眼到了年底,妈妈所在的酒店生意也渐渐好了起来

  由于妈妈公司的宴会厅比较大,厅里还有舞台,所以好几家大公司,都预定
在妈妈的酒店办年会

  今天妈妈穿着酒店的制服,腿上穿着油亮的肉色丝袜,脚上踩着那双朴实无
华的黑色高跟鞋,正在酒店的走廊上工作,无意中路过了销售老总的办公室

  直接拿销售老总,正一脸谄媚,奴颜婢膝的接待一个女客户

  销售老总的对面,正坐着一个年纪比妈妈稍小,身穿貂皮大衣,身材苗条的
女人

  女人两条腿翘着一个二郎腿,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谢谢王总关照,感激不尽啊,那您这次年会,还是定咱们酒店吧」

  「没错,给我定个100桌,到时候我所有的客户供应商都会来,菜色要最高规
格的,不用省钱」

  「行行行,没问题,王总,一定给您安排周全,您放心吧」

  妈妈定睛一看女人的长相,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儿,头皮一阵发麻

  原来这女人,就是那天在刘阿姨服装店里,跟妈妈吵架的那个瘦女人

  妈妈立刻将头扭了过去,生怕被这女人看到,毕竟这女人是酒店的大客户,
刚刚听她说还要订个100桌的年会

  要是这单生意因为自己黄了,酒店的损失就太大

  可惜为时已晚,就在妈妈扭头准备离开的时候,销售老总突然叫住了妈妈

  「田海蓉呀,你过来一下,来给王总倒杯茶」

  妈妈两条圆润多肉,微微有些粗的油亮丝袜腿,竟然有些颤抖

  「跟你说话呢田海蓉,听到没有,过来给王总倒杯茶,她是咱们酒店的大客
户」

  「好好,我知道」

  妈妈此时已经骑虎难下,只能去倒了一杯热茶,端了进去

  妈妈在心里祈祷,保佑这王总没有认出自己

  妈妈端着茶低着头进去,将茶杯放在了桌上

  谁知那女人,竟然一眼就认出了妈妈,正是那天在服装店跟自己吵架,穿着
油亮丝袜的粗腿熟妇

  妈妈那张油光蜡黄,闪闪发着油光的脸蛋,让这女人印象很深刻,绝对错不

  「呵呵,原来是你」

  女人冷笑了一声

  一旁的销售老总立刻问道

  「怎么?王总?你跟她认识吗」

  只见这王总脸色阴沉,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呵呵,不认识,有点眼熟,可能以前在哪见过吧」

  「这位是我们的服务员,领班叫田海蓉,到时候您年会上的服务工作,就由
她全权负责」

  女老板王总点了点头

  「呵呵呵,那真是太好了」

  妈妈原本以为这女老板认出了自己,心里愤恨,应该会把酒店的单子取消不

  哪知道这女老板竟然开口说道

  「小李呀,就这么定了,今年我们公司的年会,就在你们这儿,100桌,你给
我定好了」

  销售老总高兴的眉飞色舞,连连点头

  「行行行,王总,您放心,一定给您安排妥当」

  接着王总拿起那杯茶,喝了一口,接着竟然故意手一抖,哗啦一下,浇到了
妈妈被油亮丝袜包裹的大腿上

  「哎呀」

  妈妈惊得跳了起来,知道王总是故意的,但出于酒店生意的考虑,妈妈也不
敢发作

  销售老总立刻出来打圆场

  「没事没事,擦擦就好,擦擦就好」

  估计销售老总也看出来了,这女老板王总跟妈妈有些过节,此时在故意刁难

  「行,那我先出去了,没关系,我擦擦就好」

  妈妈忍气吞声,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先别走,要去哪里擦呀,要擦就在这儿擦吧,呵呵,当着我们的面,
把丝袜擦干净」

  「这是为什么呀?王总」

  王总冷笑了几声

  「我们公司可是大公司,到时候来的客户,都是各界的达官显贵,对服务员
的素质要求很高,我先试试你这个服务员领班,工作的态度怎么样,把裙子掀起
来擦干净」

  妈妈的肉色油亮丝袜被茶水浸透,紧紧的贴合在粗壮圆润的大腿上,双腿看
起来更加闪亮发光了

  「田海蓉呀,既然王总都这么说了,你就当着王总的面展示一下吧」

  王总冷冷笑道

  「快点把裙子掀起来,我要看看你是怎么用纸巾,把这油亮丝袜擦干净的,
你这双腿这么圆,这么粗,把丝袜撑得这么亮,一定很容易擦干净吧,呵呵呵」

  妈妈沉吟了一会儿,紧紧皱着眉头,闭着眼睛,接着咬了咬嘴唇,一副大义
凛然的样子

  妈妈在酒店工作了很多年,对酒店的感情很深,处于酒店的利益考虑,妈妈
可以承受这些屈辱

  妈妈粗壮的油亮丝袜腿有些颤抖,接着抓着大腿上的制服包裙,慢慢的掀了
起来,推到了腰间

  妈妈被油亮丝袜包裹着肥圆大腿,和硕大丰满的丝袜屁股,立刻暴露在了王
总和销售老总面前

  「哈哈哈,好好好,好油亮的大腿和大屁股呀,你的丝袜大腿不是粗,不是
亮吗?现在就用纸巾擦干净呀」

  妈妈油光蜡黄的圆脸,已经胀得通红,散发着油光,表情纠结中带着刚毅,
手拿纸巾,无奈的在腿上和屁股上擦拭起来

  「呵呵呵,好粗的大腿呀,我就是羡慕你们这些粗腿的熟妇,可以将油亮丝
袜撑得这么紧绷,擦呀,接着擦」

  妈妈闭着眼睛,继续用纸巾在丝袜腿上擦拭

  接着这王总,竟然缓缓的起身,拿起办公桌上的一瓶白色浆糊,趁着妈妈闭
眼睛,竟然从妈妈的额头上倒了下来

  这白花花黏糊糊的浆糊,跟男人的精液十分相似,顺着妈妈油光闪闪的蜡黄
脸蛋就留了下来

  「啊……嗯哼……啊」

  白花花的浓稠浆糊,像精液一样,顺着妈妈的油腻脸往下流淌,均匀的糊在
了上面,让妈妈的脸蛋看起来更加油光闪闪,越发的油腻了

  妈妈紧咬牙关,眉头紧锁,任由王总的凌辱,仿佛一个慷慨赴义的女烈士

  旁边的销售老总,此时已经确定无疑,这女老板王总一定跟妈妈有些什么过
节,所以才故意侮辱刁难

  「王……王总……您这又是何苦呢?您跟田海蓉有什么过节吗」

  王总笑着摇了摇头

  「没有什么过节,呵呵,我就是挺羡慕这种腿粗的熟妇,可以把油亮丝袜撑
得这么亮,也是试试这服务员领班的忍受力,要是这都撑不下去,我可不敢将10
0桌的年会,交给你们打理」

  「行行行,王总,您随便,田海蓉你就忍忍吧」

  接着这王总,竟然在妈妈的脸上抓了一把浆糊,一把就涂在了妈妈的大腿和
屁股上

  接着王总,把这些白花花的浆糊,均匀的涂抹在了妈妈穿着油亮丝袜的粗壮
大腿和肥熟多肉的屁股上

  「哈哈哈哈,再把这些也擦干净呀,你的腿不是圆,不是粗吗?不是够亮吗?
一定很容易擦掉吧」

  妈妈紧要牙关,两条粗壮的油亮丝袜腿不停的颤抖,拿着纸巾,慢慢的擦拭
腿上的浆糊

  这些白白的浆糊,远远看去,就像精液一样,挂在妈妈的脸上和丝袜腿上

  妈妈长这么大,还是第1次受到这样的奇耻大辱

  但为了自己的工作,也为了酒店的利益,妈妈还是忍了下去

  此时外面工作的服务员同事,听到动静,也都朝办公室围了上来

  同事们看到妈妈脸上和丝袜腿上,都糊满了白花花的浆糊,一个个看的目瞪
口呆

  「把你的鞋子脱下来」

  王总要求妈妈,将脚上的黑色高跟鞋脱下来

  妈妈无奈,也只能将两只被油亮丝袜包裹着肉足,从高跟鞋里抽了出来

  接着这王总竟然拿着剩下的浆糊,倒在了妈妈的高跟鞋里

  妈妈这双朴实无华的中跟皮鞋,装满了白花花的浆糊

  两只肉丝美足上因为紧张,已经渗出了汗水,两只丝袜足底因为劳累的工作,
已经沾满了黑乎乎的汗渍,还散发着阵阵骚臭

  王总故意提着鼻子闻了闻,接着侮辱性的笑道

  「哈哈哈,好臭的脚啊,好臭的丝袜脚,想不到这么粗,这么多肉的丝袜腿,
这双脚竟然这么臭呀,你这个臭脚老骚货」

  妈妈被王总侮辱得满脸通红,油光蜡黄的脸上,还浮现了阵阵红晕

  「田海蓉,把你这双丝袜臭脚,踩进这高跟鞋里」

  妈妈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女老板,竟然要自己把这双丝袜肉脚,踩进这装满
浆糊的高跟鞋里

  妈妈的高跟鞋因为穿了很久,鞋面上还有些褶皱,满出来的浆糊,顺着高跟
鞋的褶皱往下流淌

  「听到没有,快踩进去,你要是不干的话,这票生意就算是黄了」

  妈妈的蜡黄油脸,虽然涨得通红,但表情依旧建议,接着伸出一条圆润粗壮
的油亮丝袜腿,将丝袜脚滋啦一下,踩进了高跟鞋里

  鞋子里的浆糊,立刻噗噗噗的往外冒,顺着黑色鞋面向下流淌

  王总就这样尽情的侮辱叼难的妈妈一通,才哈哈大笑地准备离开

  「哈哈哈哈,田海蓉,这100桌的生意,就交给你们了,千万别让我失望,哈
哈,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正所谓冤家路窄啊,还记得上回我跟你说过什么吗?我
要找一帮男的,来办了你这个丝袜熟妇」

  妈妈咬着牙,还硬气的回了一句

  「好,那就谢谢了王总,关照我们餐厅的生意了」

  嚣张跋扈的女老板走后,在场的同事立刻就围到了妈妈身边

  妈妈也将裙子放了下来,包住了屁股

  「田海蓉,你跟那个女人有什么过节呀?为什么他要这么欺负你」

  妈妈将之前发生的事,跟同事们说了一遍

  「没关系,田海蓉,要不就不做她生意了,这样欺负人太不像话了」

  「对呀,田海蓉,哪有这样欺负人的,不就是100桌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竟
然把浆糊往人家腿上和鞋子里倒,干脆不要接这个单子算了」

  就连一脸市侩的销售老总,此时也说道

  「田海蓉……真不行……这个单子咱们就不接了……我看那女的也不
怀好意……到时候万一出什么事儿也麻烦」

  「是呀,海蓉姐,万一她要真找一帮男的过来侵犯你,那可怎么得了,咱们
都是服务员,没权没势的,可斗不过他」

  「对,干脆取消订单,别合作了吧」

  听同事们这么说,妈妈咬了咬牙,挺起胸膛,坚毅的说道

  「没关系,这单子咱们还是接了,不能因为我一个人惹的祸,牵连到餐厅,
所有事情由我田海蓉一人承担,不能让公司的收益受影响,那个姓王的想耍什么
花样尽管招呼,我不怕,就算她找人来轮奸我也无所谓,我挺得住」

  妈妈油光闪闪的油腻脸蛋,表情坚定刚毅,说话掷地有声,一副义无反顾的
样子

  「田海蓉,你可考虑清楚呀,那王总家大业大,听说还跟黑社会有联系,她
要真找一帮男的来强奸你怎么办」

  妈妈继续大义凛然的说道

  「无所谓,强奸就强奸,就算他找一帮男的过来轮奸我,向这些浆糊一样,
把精液射在我丝袜腿上,我也顶得住,有什么事,都由我田海蓉一个人承担,我
一个人来扛,就算他们用精液射满我的高跟鞋让我踩进去我也不怕,这个单子餐
厅接定了,决不能让公司受一点损失,就算真的被轮奸,也要让餐厅顺利的完成
这个单子」

  在场的同事们看着妈妈这大义凛然,舍身取义的样子的凄美样子,一个个都
感动的热泪盈眶

  同事们继续劝阻妈妈,不要这样做

  可妈妈还是义无反顾的转身,准备继续工作

  妈妈挺胸抬头,油腻圆润的脸上,挂满了神似精液的浆糊,仿佛一个舍身赴
死的女烈士,踩着装满浆糊的高跟鞋,吱呀吱呀的走出了办公室

  转眼到了元旦前夕,妈妈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外面是黑色的西装
制服,下身穿着成套的制服包裙,两条圆润粗壮的肉腿上,穿了一双已经穿了7天
的肉色油亮丝袜

  两只油光闪闪的丝袜肉足上,还穿着那双有些老旧的黑色中跟皮鞋

  正所谓大将军临阵不卸甲

  妈妈之所以将这双肉色的油亮丝袜和高跟鞋,连续穿了7天不肯脱下来,就是
将丝袜当成了自己战场上的盔甲,将油亮丝袜,跟自己的双脚融为一体,准备迎
接今天的地狱挑战

  就连坐在沙发上的我,都隐约闻到了妈妈丝袜脚上,散发出来的骚臭味

  「振东,妈妈去上班了,可能晚一些回来,你不用等我,自己先睡觉吧」

  「今天年会挺忙的吧,妈妈」

  问到这里妈妈的表情黯然神伤,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凄美

  妈妈轻轻点了点头

  「今天餐厅接了一个100桌的年会晚宴,妈妈无论如何,都要让它顺利完成」

  我被妈妈的话,说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仿佛话里有话

  妈妈出门的时候是晚上6点,我一个人在家里待到了晚上8点

  7:00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我起身开门,只见两个穿着黑西装戴着黑墨镜,像黑社会模样的男人,正站
在门口

  「你就是振东是吧,你妈妈田海蓉叫我来接你的,让你去酒店一起参加晚宴」

  「参加晚宴?妈妈不是服务员领班吗?怎么让儿子去参加晚宴?」

  我心想估计是妈妈招待年会结束,餐厅内部还要举办一个庆功宴会,所以让
我一起过去

  反正是去妈妈的餐厅,我也没什么担心的,就跟他们一起去了

  到了妈妈所在的酒店餐厅,两个人把我带到了餐厅里最大的宴会厅,足足可
以容纳100桌

  进入宴会厅里面,真的摆了整整100多桌,做满了熙熙攘攘的公司员工,喧闹
异常

  坐在首桌的一个中年女人身材苗条,正看着宴会厅的舞台,呵呵大笑

  我站的比较远,此时还看不清舞台上在干什么

  等我走近,往舞台上一看,心头顿时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宴会厅的舞台上,一个上身穿着白色衬衫,下身穿着黑色包裙,腿上包
裹着肉色油亮丝袜的女人,正趴在舞台上,向后高高撅起自己的丝袜肉臀,正在
被一帮男人轮奸

  这女人正面朝着舞台,低着头,我一时还看不到脸蛋

  女人的双腿饱满粗壮,将腿上的丝袜撑得油光发亮,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此时,一个男人正躺在女人的身子底下,卧着自己坚硬的鸡巴,直接隔着丝
袜,肏进了女人的屄穴,将丝袜捅破,猛烈的肏干

  另外一个男人在女人身后扎着马步,伸手抓着女人的油亮丝袜包裹的丰满肥
臀,将鸡巴顶着丝袜,肏进了女人的屁眼

  女人两只脚上还穿了一双黑色的中跟皮鞋,款式朴素,没有任何花纹,皮鞋
还稍稍有些老旧

  我仔细看了看皮鞋,这不就是妈妈平常穿的那双吗?

  我顿时如五雷轰顶,晴天霹雳一般,头皮一阵发麻,内心热血上涌

  难道舞台上这个,正在被两个男人肏干洞穴的女人,就是我的妈妈田海蓉?

  女人的头发,梳成一个酒店工作时标准的发髻,盘在后脑勺

  两个黑衣人拎着我,直接把我拎到了舞台跟前,站到了那女老板模样的女人
身旁

  这女老板,就是妈妈的死对头,王总

  舞台上的人扎着马步,挺着腰身,奋力的在女人的屁眼里肏干

  下面的人也啪啪啪啪的,肏干女人的屄穴

  走近了以后我才看清楚,此时女人的油亮丝袜上已经挂满了一坨坨白花花的
精液,应该是之前轮奸的男的射出来的

  浓稠的精液,布满了女人穿着油亮丝袜的粗壮大腿,几乎没有一个干燥的地

  接着那王总对我说道

  「小伙子,你知不知道现在舞台上的人是谁呀?想不想看看她的脸呀」

  我的心嘣嘣直跳,浑身颤抖,难道舞台上的女人真的是妈妈?

  接着肏干屁眼的男人,抓着女人后脑勺的发髻,将女人的脑袋拎了起来

  看到女人那张脸蛋的时候,我整个人差点晕了过去

  只见这女人的脸型,微微的偏方,鼻尖圆润,嘴巴很大,脸上的皮肤油腻蜡
黄,在灯光下闪闪发着油光

  女人的脸上,已经挂满了一坨坨白花花的精液,最长的一条精液,从女人油
亮发光的额头,一直挂到了下巴

  还有一条精液,挂在女人圆润的鼻尖,晃来晃去

  女人原本就油腻发亮的额头,射满了浓稠的精液,看起来更加油腻闪亮了

  这张油腻的脸蛋,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正是我一起朝夕相处了十几年的
母亲,田海蓉

  「哈哈哈,小伙子,这个人你熟不熟呀?我要是没猜错的话,她就是你的妈
妈田海蓉吧,哈哈哈,田海蓉可真骚呀,真是骚到家了,竟然在我这年会的舞台
上,撅着屁股,让两个男人肏干她的屄穴和屁眼儿,浑身上下都射满了精液,哈
哈哈,田海蓉真是个骚货呀」

  我立刻撕心裂肺的朝舞台上大喊道

  「妈妈,妈妈,你这是干什么呀?为什么会这样?你快跑呀,妈妈」

  妈妈看到我来了,表情先是一阵惊讶,接着又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凄美

  「没关系,儿子,妈妈,挺得住,啊,啊,嗯啊,妈妈挺得住,就让他们轮
奸妈妈吧,妈妈扛得住,一定要让这场年会继续办下去,让公司的单子顺利完成,
啊啊」

  正在轮奸妈妈的两个人,知道我是妈妈的儿子,仿佛肏得更加用力了,啪啪
啪啪的,做起了最后冲刺

  「我肏,田海蓉这老骚货,屄穴可真舒服呀,肏起来真爽,老子射了,老子
射了,老子射出来了,田海蓉,你睁眼看看呀,你儿子在看着你被人轮奸呢,哈
哈哈,好刺激啊」

  「这屁眼儿也很紧致呀,肏起来真爽呀,哈哈哈,田海蓉,当着儿子的面被
肏屁眼,是不是特别刺激啊,我肏,我也射了」

  两个人身子一抖,打了个哆嗦,看样子是要射精

  两个人连忙将鸡巴,从妈妈的屄穴和屁眼拔了出来,一个人握着鸡巴,将龟
头抵在妈妈被油亮丝袜包裹的粗壮大腿,射在了上面

  妈妈粗壮多肉的圆润大腿,将油亮丝袜撑得紧绷,现在又被精液浸透,看起
来更加油光闪闪了

  另一个人握着鸡巴,连忙跑到妈妈跟前,将白花花的精液,射在了妈妈油光
蜡黄的脸蛋上

  这条精液又长又浓稠,从妈妈的额头,一直挂到了妈妈的下巴,跟原本额头
上那条精液交叉在了一起,在妈妈的脸上挂上一个X形的精液

  我的心嘣嘣直跳,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自己平时端庄朴素,已经是中
年妇女的妈妈,竟然被这么多男人在脸上射精,还渗出了一个交叉的X型

  两条浓稠的精液交叉在妈妈脸上,接着慢慢的液化,向下流淌

  妈妈蜡黄的油腻脸,在灯光下闪闪发光,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凄美

  年会还没开席,王总的员工,就在舞台下排起了长长的队,准备上去轮奸妈

  前面两个人刚刚射精,又有两个年轻人走了上去,一个钻到了妈妈身子底下,
握着鸡巴,照着妈妈丝袜上的破洞,捅了进去

  另外一个小伙,走到妈妈身后,扎起一个马步,挺着坚硬的肉棒,再次肏进
了妈妈的屁眼

  两个人夹着妈妈油光水滑的身躯,开始双管齐下,上下夹攻

  我在台下声嘶力竭的大喊大叫

  「不要弄我妈妈,不要搞我妈妈,你们这些畜生,你们这些混蛋,不要搞我
妈妈,不要啊」

  又有两个员工走上了舞台,站在妈妈两侧,抓住妈妈的手掌,放在了自己鸡
巴上,让妈妈替自己撸管

  妈妈两只手,一左一右,同时替两个人撸管手淫

  「妈妈,你怎么样,你怎么样啊?妈妈,你快跑呀,妈妈」

  妈妈油光的脸蛋冲着我,不住地摇头,大义凛然的说道

  「啊,啊,没关系,儿子,没关系,不用听妈妈担心,妈妈扛得住,所有事
情都由妈妈承担,都是妈妈惹的祸,跟你们没关系,噢,年会不能终止,继续吧」

  妈妈话音刚落,另外一个员工,捧着妈妈油亮发光的蜡黄脸蛋,腰杆子一挺,
就把鸡巴肏进到妈妈嘴里

  这人一手抓着妈妈的头发,另一只手按着妈妈的后脑勺,挺动腰身,像肏穴
一样肏起了妈妈的嘴巴

  旁边的王总笑的嘴都合不上了

  「呵呵呵,这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还敢骂我这个粗腿老骚货,这双腿又圆
又粗,活该被人肏,小伙子,你看看你妈的丝袜腿,是不是很漂亮呀?将丝袜撑
得这么油亮,哈哈,这么漂亮的大腿,难怪这么多男的想轮奸她」

  「你们放开我妈妈,放开我妈妈,快放了我妈妈」

  「哈哈,小伙子,这个是你妈妈自愿的,她自愿承担所有责任,挺身而出,
被这帮人轮奸,真是个女英雄啊,你应该为你妈妈感到骄傲,哈哈哈」

  台上轮奸妈妈的众人,陆陆续续的,又在妈妈身上射精了

  肏干妈妈屁眼的员工,将妈妈脚上的黑色高跟鞋脱了下来,握着鸡巴,将龟
头对准高跟鞋,噗噗噗噗的射进了里面

  「哈哈,老子射满你这双骚鞋,待会儿让你踩进去」

  妈妈这一双朴实无华的黑色皮鞋,鞋底立刻铺上了一层浓浓的精液

  「我肏,我肏,我也射了,我也射了,我也是鞋里吧」

  另外一个员工也抽出了鸡巴,对着妈妈的黑色皮鞋射了进去

  剩下的几个人有样学样,都将精液射向了妈妈这双皱巴巴的黑色高跟鞋

  足足100桌的员工和客户,有男有女,所有男性几乎都到了舞台下面排队,陆
续的上来轮奸妈妈

  这心狠手辣的王总,为了侮辱妈妈,竟然特地找来了两个妓女,让这两个继
女也穿上了跟妈妈一样的油亮丝袜,跪在了妈妈两侧,和妈妈一起接受轮奸

  王总笑嘻嘻地朝舞台上的妈妈说道

  「田海蓉,你不是厉害吗?你不是牛逼吗?再给老娘凶一个呀,哈哈哈,你
看这两个妓女的腿也很粗呢,跟你一样穿上了油亮丝袜,也把丝袜撑的油光发亮
的,你在老娘眼里不过是个发骚的老妓女,你这老骚货,骚妓女,哈哈哈,穿这
么骚的丝袜,难怪被人肏,活该被人轮奸」

  妈妈依旧高高撅着被油亮丝袜包裹的肥臀,任由员工们不停的轮奸肏干

  接着享受妈妈撸管的两个人,也先后射精了,同样将精液射在了妈妈的高跟
鞋里,然后马上又有两个人替补上了来

  一个员工抓住妈妈圆润丰满,带有些许赘肉的腰身,将妈妈整个人翻转过来,
又将鸡巴肏进了妈妈的屄穴

  男人疯狂的向上挺动腰身,在妈妈的屄穴里啪啪啪啪的抽插肏干

  又上了一个人,再次将鸡巴肏进了妈妈的屁眼

  舞台下面的队,越排越长,一眼望不到头

  妈妈的脸上,身上,两条手臂上,穿着油亮丝袜的粗壮大腿上,都挂满了白
花花的精液,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干燥的地方,油光光的一片

  越来越多的人在妈妈的中跟皮鞋里射精

  妈妈这双普实无华的黑色皮鞋,竟然被精液生生的填满,噗噗噗的往外冒

  白色的精液,顺着皮鞋的黑色皮面往下流淌

  「我肏,这双高跟鞋都射不下了,已经射满了,接下来射哪里呢?」

  「干脆就射田海蓉这老骚货的脸上吧,哈哈,田海蓉,我们要用今液浇灌你
的脸蛋了」

  一旁的王总,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

  「小伙子,你睁大眼睛看好了,你妈妈这张油腻的脸蛋,要被精液射满了,
哈哈哈,本来就这么油腻的脸蛋,要是射满了精液,该油腻成什么样呀?好期待
呀,哈哈」

  此时在肏干妈妈屄穴的男人,疯狂地向上挺动腰杆,坚硬的鸡巴,扑哧扑哧
的在妈妈的屄穴里进进出出

  「我肏,射了,射了,田海蓉,老子要射你脸上,给老子接住」

  男人握着鸡巴,走到了妈妈跟前,身子一抖,精关一松,浓稠的精液奔涌而
出,噗噗噗噗的,全都射在了妈妈有你的脸上

  两个享受妈妈撸管手淫的男人,也准备射精,走到妈妈跟前,正对着妈妈的
油腻脸蛋,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妈妈原本就蜡黄油腻的脸蛋,又挂满了一坨坨的精液,精液逐渐液化,在妈
妈的脸上四散流淌,妈妈整张脸都被精液覆盖了,仿佛做了一个精液的面膜

  男人们继续用鸡巴,填满妈妈的屄穴和屁眼儿,不停的轮奸,妈妈陆陆续续
的在妈妈脸上射精

  妈妈屄穴和屁眼儿插着两根肉棒,两只手握着两根肉棒,嘴里又叼着一根肉
棒,剩下的男人,鸡巴没有地方放,竟然握着鸡巴,肏进了妈妈大腿和小腿弯曲
的缝隙

  剩下的人,则将鸡巴贴在了妈妈被油亮丝袜包裹的大腿上,上下摩擦

  妈妈浑身上下贴满了无数根肉棒,白花花的精液,像给妈妈洗了个澡,顺着
妈妈肥熟丰满的身躯向下流淌

  由肏不到妈妈屄穴和屁眼的男人,旧将鸡巴贴在妈妈的油亮丝袜腿上,不停
的摩擦,由于妈妈浑身上下贴满了鸡巴,射精的人越来越多

  接着,只见有5个人,竟然同时握着鸡巴,准备射精

  这5个人同时走到了妈妈跟前,将龟头瞄准,妈妈已经被精液覆盖的脸蛋,噗
噗噗噗的,陆陆续续渗出了精液

  妈妈的脸上,铺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精液,精液根本就挂不住,哗啦哗啦地向
下流淌,顺着妈妈的下巴,吧唧吧唧地砸到地上

  我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人在妈妈脸上射精了

  一坨又一坨的浓稠精液,嗖嗖嗖地,飞向妈妈油腻圆润的面庞,顺着妈妈有
你的脸蛋挂了下来

  妈妈的脸上已经看不清铺了多少层的精液,只能看到白花花的一片

  两只朴素的黑色皮鞋,也装满了浓稠的精液,还咕嘟咕嘟的翻着气泡

  剩下的人,见妈妈的脸上已经挂不住精液了,纷纷将精液射在妈妈的油亮丝
袜腿上

  妈妈的油亮丝袜已经彻底被精液浸泡,没有一丝一毫干燥的地方

  白花花的精液顺着妈妈的油亮丝袜腿向下流淌

  妈妈跪着的地方,身体周全都流着精液,在地上流的一塌糊涂

  妈妈大腿圆润粗壮,依旧将油亮丝袜撑的亮亮的,小腿也是饱满紧实,仿佛
随时都会将油亮丝袜撑得爆开

  舞台底下的长队,依旧一眼望不到边

  又有几个人跳上了舞台,趴在了地上,捧着妈妈脚底发黑的丝袜骚脚,大口
的吸闻了起来

  妈妈这双油亮丝袜,已经连着穿了7天,丝袜肉足,包裹在黑色的高跟鞋里,
早已经捂的奇臭无比

  两个人大口的闻起了妈妈脚上的骚臭味,一股强烈的臭味,直冲二人的脑门,
闻得二人头皮发麻

  「哇塞,哇塞,我了个去的,好臭的脚呀,真TM骚臭呀,又骚又臭,田海蓉,
你的脚怎么这么臭呀?太tmd臭了」

  「好臭的脚呀,想不到这么油亮的脚,居然这么骚臭,足底都发黑了,田海
蓉,你这双丝袜穿了几天呀」

  妈妈的眼睛彻底被精液糊住,两个鼻子眼也被精液堵住了,嘴上也糊满了精
液,张嘴说话的时候,两片嘴唇,还拉开了一条条浓稠的精液丝线

  「7天……我穿了7天了……穿了7天……就是要你们闻我的臭脚……
我不会给你们这么舒服」

  几个人听了哈哈大笑

  「田海蓉,我最喜欢闻的就是这样的丝袜骚脚了,你这是投我所好呀,哈哈
哈,我可不怕你的脚臭,越臭老子越喜欢,我肏,真TM臭啊,太骚臭了」

  「臭臭臭臭,太他妈臭了,臭死我了,臭死我了,太他妈臭了,好骚臭啊,
田海蓉,你的脚真tm的臭呀」

  舞台上的男人越来越多,妈妈浑身上下都贴满了鸡巴,没有一个空隙

  虽然有些男人,也会上去肏干两旁的两个妓女,但是大部分男人的目光,还
是被妈妈这双穿着油亮丝袜的丰满肉腿,深深的吸引

  王总笑着对我说道

  「小伙子,你妈妈田海蓉的脚怎么这么臭呀?这双丝袜7天都不换,哈哈哈,
是想把这些男人熏跑吗?我的员工可不怕脚臭,他们最喜欢的就是你妈妈这样的
臭脚骚女人了,哈哈哈,你看旁边那两个妓女都没人肏,他们都喜欢肏你妈妈这
样的臭脚熟妇呢」

  我看着舞台上的妈妈,浑身上下被精液覆盖,眼睛都快瞪出血来了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快放了我妈妈,求求你,放了我
妈妈吧,你们要我怎么样都行」

  王总笑了笑

  「要你怎么样都行是吗?行行行,那就玩个游戏吧」

  这女魔头王总,立刻开口,让台上的员工先暂停肏穴

  「大家先停一下,先停一下,先听我说,这位小伙子就是田海蓉的亲生儿子,
我们大家一起来做个游戏,只要田海蓉的儿子赢了,我们就放了田海蓉母子两人,
大家说怎么样」

  「行啊,王总,没问题,我最喜欢玩游戏了,玩什么游戏呀」

  两个正在肏干妈妈屄穴和屁眼的男人,也不情不愿的,将鸡巴暂时拔了出来

  王总看了一眼我,又看了一眼已经完全被精液覆盖的妈妈田海蓉,笑眯眯的
说道

  「这游戏的名字就叫,猜妈妈的丝袜骚脚,我们把田海蓉儿子的眼睛蒙住,
让他闻台上这三个女人的丝袜脚,就凭脚上的骚臭,猜哪个女人是自己的妈妈田
海蓉,这小伙子要是猜中了,我们就放了田海蓉,大家说怎么样」

  「王总啊,要是放了田海蓉,我们不就没得玩了吗?还有这么多员工没有肏
穴射精了」

  王总诡异的笑了笑

  「呵呵,放心吧,没有这么容易猜中的,我们先把田海蓉儿子的眼睛蒙起来」

  说着,一个人就向王总递来了一个黑色眼罩

  王总立刻拿着眼罩,戴在了我脸上,将我的眼睛蒙住

  从小到大,我对妈妈脚上的骚臭味都相当的熟悉,只要一闻就知道是妈妈的
脚,更何况妈妈这双丝袜,已经在高跟鞋里捂了7天了,那味道更加明显,我有十
足的把握,可以用鼻子分辨出来

  接着王总向台上的众人,使了一个眼色

  台上的员工心领神会,竟然开始了无耻的作弊

  只见两个员工,将旁边那个妓女腿上的油亮丝袜脱了下来

  又有两个员工拉开妈妈腰上的松紧带,将妈妈这双奇臭无比的油亮丝袜,也
脱了下来

  「田海蓉,把这双丝袜穿上去,不要发出声音,你要是敢说话,我们就弄死
你儿子,而且这场年会的余款我们也不会付」

  妈妈深深的知道,王总不过是想侮辱戏耍自己母子二人,根本不是真心想放
了自己

  妈妈拿着这双妓女的油亮丝袜,一脸的凄美,仿佛一个英勇就义的圣母,将
丝袜完成圈,套在了自己的肉足上,穿上了这双妓女的丝袜

  而旁边的妓女,接过妈妈这双骚臭无比的丝袜,立刻抱怨了一声

  「哇,好臭啊,好臭的丝袜,臭死我了,这穿了几天了,这么臭」

  「别他妈废话,快点穿上,不要多说话,小心被他听到」

  妓女将妈妈这双无比骚臭的油亮丝袜,穿在了自己腿上,站在了妈妈旁边

  几个员工拎着我,把我押上了舞台

  我慢慢的走到了妈妈和两个妓女面前,三个女人同时伸出了自己被油亮丝袜
包裹的肉脚

  「好了,小伙子可以开始闻了,哈哈,你闻闻看,哪只脚是你妈妈田海蓉的
脚呀,你从小跟着你妈妈长大,应该不难分辨出来吧」

  我的眼睛被蒙住,看不到任何东西,只能用气味来分辨

  我像狗一样,将鼻子凑在了第1只丝袜肉足上面,提鼻子用力地吸闻

  这只丝袜脚上的味道,只有淡淡的皮革味和一些汗味,明显就不是妈妈的脚

  「怎么样小伙子,这只是不是田海蓉的脚呀?」

  我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摇了摇头

  「这次不是」

  在场的众人哈哈大笑

  「没错没错,猜对了,这只的确不是田海蓉的脚,好了,下一只」

  我又将脑袋,凑到了第2只丝袜脚的足尖上,提着鼻子用力的吸闻

  这只丝袜脚有一股浓烈的骚臭味,直冲脑门,让我头皮发麻

  我有点怀疑这是妈妈的丝袜脚

  但这只脚虽然骚臭,臭味还远远不及妈妈脚上的浓烈,功力相差甚远,没有
了妈妈鞋子上的皮革味,应该也不是妈妈的丝袜脚

  「怎么样小伙子,这只是不是你妈妈田海蓉的丝袜脚呀?好臭的脚臭味呀,
我都闻到了」

  我心想这人明显欲擒故纵,他越这么说,越说明这不是我妈妈的丝袜臭脚

  「这……这也不是我妈妈的脚……肯定不是」

  接着,终于轮到了第3只丝袜脚

  我将鼻尖,凑在这只丝袜脚的足尖,同样用力地大口吸闻

  一股浓烈的臭味,直冲我的脑门,让我头皮一阵发麻,浑身打了个激灵

  这股味道骚臭无比,味道极其浓烈,上面混合了脚臭味,汗臭味,还有妈妈
皮鞋的皮革味

  这味道这么熟悉,就是妈妈田海蓉的味道

  我立刻大声喊道

  「没错,没错,就是这只,就是这只,这只就是我妈妈的丝袜脚,就是我妈
妈田海蓉的丝袜臭脚」

  整个宴会大厅,爆发出了剧烈的哄笑声,王总和他那些员工,仰天大笑,笑
的腰都弯了下来

  「小伙子,你把眼罩拿掉,仔细看看吧,哈哈哈」

  我一把就拿掉了眼罩,看着眼前这双散发着浓烈臭味的丝袜脚,抬头看了看,
看到眼前这个女人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逼了

  这个女人竟然不是我的妈妈田海蓉,而是王总他们找来的那两个妓女其中的
一个

  而我的妈妈田海蓉,就站在了这个女人的旁边,目光凄美的看着我

  只见这妓女丝袜的足底一片漆黑,正是妈妈穿了7天的那双油亮丝袜

  想不到这帮人竟然这样无止,将妈妈的丝袜跟着妓女的调换,公然的作弊

  我扯着嗓子大声的叫喊咒骂

  「你们作弊,你们作弊,你们这些混蛋,你们作弊,快放了我妈妈,你们作
弊」

  王总冷笑着说道

  「小伙子,我只说让你蒙上眼睛,猜猜哪只是你妈妈的丝袜脚,可没说不准
换丝袜呀,不换丝袜就让你猜,那傻子都能闻得出来呀,哈哈哈」

  接着几个员工一拥而上,又脱下了妓女和妈妈腿上的油亮丝袜,将两双丝袜
又换了回来

  妈妈又穿上了那双骚臭无比,已经连续穿了7天的油亮丝袜

  台下的王总拍了拍手

  「既然田海蓉的儿子猜错了,那你们就继续轮奸吧,哈哈哈,反正田海蓉说
不怕你们轮奸,大家也不用跟她客气,狠狠肏她的屄穴,干她的屁眼儿」

  周围的男人,像饿狼一样扑向了妈妈

  几个人立刻握着鸡巴,肏进了妈妈的屄穴,捅进了妈妈的屁眼儿

  妈妈两只手,又握住了两根鸡巴,用力的撸动

  一个人将鸡巴肏进了妈妈的嘴巴,握着妈妈的脑袋,像肏穴一样抽插

  无数的员工,将鸡巴贴在了妈妈这骚臭无比的油亮丝袜腿上,不停的摩擦

  妈妈圆润粗壮的丝袜腿上,贴上了无数根的鸡巴,两只发黑骚臭的丝袜足底
上,也贴了两根鸡巴

  「你们放开我妈妈,放开我妈妈,求求你们,放开我妈妈」

  「臭小子,你滚一边去吧」

  一个人将我拉到了一边,摁在了地上,让我亲眼看着自己妈妈被人轮奸

  「我肏,小伙子,你妈妈的屄穴,肏起来可真爽呀,好紧致的屄穴,屁股好
丰满,好多肉,肏起来啪啪响呢,好爽呀,哈哈,老子射了,老子射了老子射你
妈妈脸上」

  无数个男人又握着鸡巴,走的妈妈面前,浓稠的精液,噗噗噗地射向了妈妈
的脸蛋

  妈妈的脸蛋已经完全被精液覆盖,白花花的一片,连五官都看不清了

  我看着眼前的妈妈,已经完全认不出来了

  「好了好了,宴会开始了,可以上菜了,田海蓉,你是服务员也不能闲着,
快点去上菜」

  妈妈伸出一根手,将眼睛位置的精液,擦掉了一小块,勉强可以睁开眼睛

  妈妈迈开两条油亮粗长,挂满精液的丝袜肉腿,就想走下舞台

  「等等,田海蓉,怎么这个样子就想下去上菜呀,服务员就得穿高跟鞋呀,
把你这双鞋子穿上吧」

  王总笑着对妈妈说道

  妈妈做到这双高跟鞋面前,脸被精液覆盖着,看不到表情,但那昂首挺胸的
身姿,分明就是一个慷慨赴义,义无反顾的精液圣母

  妈妈身上的精液,仿佛已经变成了她的圣水,让妈妈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凄凉
之美

  妈妈伸出一只被油亮丝袜包裹的肉足,足底一片漆黑,跟高跟鞋里的精液,
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妈妈两只朴素的黑色高跟鞋里,装了满满的精液,不停的往外冒

  这双黑色高跟鞋,妈妈已经穿了好几年了,从来没有洗过,鞋面更是皱巴巴

  只见妈妈漆黑的足底,已经触碰到了高跟鞋里的精液

  滋啦一声,妈妈就将丝袜脚,踩进了高跟鞋里

  高跟鞋里的精液,噗嗤噗嗤吧唧吧唧的挤了出来,顺着高跟鞋的鞋面,往下
流淌

  接着妈妈将另一只丝袜脚,也踩进了着装满精液的高跟鞋里

  浓稠的精液,全都从高跟鞋里溢了出来

  妈妈每走一步,高跟鞋都呲啦呲啦作响,妈妈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走下了舞

  厨房已经开始上菜了

  妈妈就这样浑身上下挂着精液,脸上糊着精液,滋啦滋啦的踩着两只精液高
跟鞋,一盘一盘的为王总的员工们上菜

  妈妈一边上菜,一个员工竟然走到妈妈面前,腰杆子用力往前一挺,将鸡巴
肏进了妈妈的屄穴

  另外一个员工,直接将妈妈摁在了餐桌上,从后面肏干妈妈的屁眼

  妈妈就这样一边被员工们轮奸,一边踩着精液高跟鞋上菜,在地狱一般的凌
辱中,完成了这次年会晚宴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