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妻】第一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呆头呆脑鹅
2021年11月9日17点首发于SIS001
字数:9666

  第一次发文,不懂怎么排版,如果不合格还请麻烦版主私信我,指正我。谢
谢版主啦

               第一章 私礼

  每个人的一生,其实都是一本书,只不过有的是一本闲书,有的是一本经典,
又或是其他。我就是把我的书里的一部分拿出来,给大家看看而已。

  ……

  我叫杨小尘,15岁,是岐山私立中学的一名初一的中学生。当然我是我们学
校里唯一的一名男生,不过你可别误会,岐山私立中学不是女子中学,我也不是
什么变态。

  只不过是我们这颗星球上男女比例过大所致而已,达到了1:100000,毕竟很
多人都是由女性吃下育灵果生育下来的而已,像我这样由爸爸给妈妈受精生育下
来的那真是特别稀少了。

  父亲因为意外去世已经有29天了,今天刚好是父亲祭日的第30天,是我们家
的大日子,也是向过去说再见以及迎接新的生活的第一天。

  「叮铃铃~~ 」

  放学的铃声一响,我就立马向着家里飞奔回去,今天是个极其特殊的日子。

  我们家是一栋三层的独墅,除了平常的一些房间。有一个小小的私人影房,
大浴池,书房,妈妈的瑜伽室。

  一进门,就看到了大姨李诗雨和小姨李诗韵在忙活着,一楼的大厅里早已经
放上了一张大大的粉色软垫,靠里一点是父亲的遗像,以及一些准备祭奠的用品,
果盘之类的。居丧宜黑,大姨和小姨都是一身很色的衣服,头发高高的盘着一个
贵妇发型,哪怕是丧服也别有一番风味,前凸后翘的媚肉加上空气里因为两个极
品熟妇因为忙碌散发出的一阵阵体香。真是让为之人疯狂的淫熟美肉,真想把这
对姐妹花压在身下狠狠奸淫,让她们在我胯下姣啼浪叫。

  「发什么神呢?诗雪已经去准备了,你赶紧的,去洗澡换衣服。吉时吉时,
耽误了时间,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小兔崽子。」

  大姨看我在门口发神,杵着不动,身为集团总裁的气势一下就出来了。一手
插着柳腰,凤眼微瞪的用那张红湿诱人的小嘴训斥着我。

  「好啦好啦,姐,今天是尘尘和二姐的大日子呢。别凶人家了。」软软糯糯
的声音响起,身为医生的小姨总是这么温柔,见我被大姨训,赶紧拉着大姨。

  「尘尘,赶紧去准备吧。我和你大姨弄好就走了哦,今天是私礼。我们不便
参加。赶紧去吧,去吧。」小姨转过来对着我说到。

  「嗯嗯,我这就去,辛苦我亲亲的大姨和爱爱的小姨了。等到公礼,我可得
好好孝敬和报答我最最亲爱的大姨和小姨的。嘿嘿~.」说着,我便赶紧着我的卧
室走去,准备洗澡换衣服了,我也知道时不待人,可不敢误了吉时。

  「小色狼,没个正经的。」大姨和小姨对视了一眼,又赶紧错开了,毕竟知
道我说的公礼是什么,即使是30多岁的熟妇,但只要一想到这公礼,也还是有
些羞意的。

  我的大姨叫李诗雨,38岁,是李氏集团的执行总裁,但到现在还没有结婚,
只是通过吃育灵果,生了一个表姐。因为外婆的教育观点认为身体健康最重要,
所以经常锻炼,看起来就像是一个28岁的轻熟女,但人母的身份又为她增加了
几分熟女的感觉。虽然大姨老是对我凶巴巴的,但我知道这也是因为她身为总裁
的下意识的原因。大姨还是很爱我的,表姐还经常调侃我,说我才是她亲生的,
她只是捡来的。

  小姨李诗韵,今年才30岁。但是她现在已经是声明在外的妇科圣手了。身为
医生的小姨,总是对我最温柔了。虽然至今仍然单身,但也和大姨一样,吃了育
灵果,生下了一个表妹。其实说起来,我总觉得温婉贤淑的小姨才像是我妈妈一
样,至于我妈妈,嗯……一言难尽了。

  我洗完了澡后,就穿上了妈妈早已准备好的礼服。其实说是礼服,其实也就
是一条及膝的丝织短裤,不过与一般的短裤不同的是这条短裤的裆部是开裆的,
没有任何遮挡。这就导致了我的肉棒就这样赤条条的,在两腿之间甩来甩去。尤
其是我的大鸡巴异于常人,达到了18cm,这样既不穿内裤,裆部有没有遮拦的情
况下,看起来像是一个大皮辊似的。

  「呼~」

  我在沙发上坐着,等着妈妈出来。虽然早就期待这一天到来,但还是很紧张
的。

  没错,今天的大日子,其实除了是父亲三十天的祭日外,也是妈妈告别过去
再嫁的日子。不过,妈妈再嫁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我,妈妈的亲生儿子。因为法
律和道德规定夫死从子,所以父亲去世的那一天,我就知道我的亲生美母,将会
成为我的法定妻子,我,的,母,妻!

  所以今天,我和妈妈要完成私礼,而且是只有我和妈妈的私礼,象征着妈妈
告别过去,开始既作为我的妈妈,照顾我的生活起居,管教我;又作为我的合法
妻子,尽到妻子的责任。

  而我,以后也要作为妈妈的儿子,孝顺妈妈的同时,也要作为妈妈的合法丈
夫,尽到一个合格的老公的责任。

  「哒~哒~哒~」

  一阵阵的高跟鞋敲击在地板的声音传来,妈妈从楼梯上下来了。

  脚上的黑色高跟鞋足跟有6厘米,象征着以后生活一帆风顺。白色的蕾丝吊
带裤袜将妈妈如玉的足尖到大腿都包裹起来,脚尖涂成红色的指甲即使在丝袜下
也散发着油亮亮的光芒,一颗颗微微蜷曲的珍珠似的脚趾好像在害羞见到新主人
一样,焦虑不安的伸缩着,像是知道了自己即将会被怎样的玩弄。大腿根处的白
色蕾丝边为妈妈粉红的大腿增添了一丝色情的味道。同样的蕾丝丁字裤圈在妈妈
的蜜桃臀上,在丝袜吊带下,紧紧的包裹着妈妈的蜜穴。不过空气中飘过来的淡
淡的带着酸酸气味的麝香味显示这私密处的防护并不严,更别说内裤底部那一点
点湿痕,在粉嫩肥熟的臀肉衬托下,使房间里的淫欲气氛更加浓郁。

  妈妈的上身穿着一套半身的婚纱,说是婚纱,其实应该加上情趣二字。薄纱
下粉嫩的肌肤若隐若现,盈盈一握的柳腰更显妖娆。胸前的那对挺翘的爆乳奶球,
更是随着妈妈的脚步一摇一摇的,两粒粉红色的葡萄为身上的情趣婚纱点缀了一
点异色。

  天鹅颈后,妈妈的浓密的秀发也扎着白色的纱巾。俏脸上一阵阵的酡红,不
知道是妈妈画的妆,还是由于在儿子面前如此打扮显得害羞导致的,红唇带着些
许的水渍,显得格外的水润,一想到妈妈这张平日里在校教书育人在家教育训诫
我的小嘴含着我肉棒的情形,就感到前身燥热,小腹里被烧起的那团火更加汹涌,
胯下的肉棒早已高高的向着妈妈挺立着,像是在跟我未来的母妻敬礼。

  再往上看,一下就跟妈妈那双古灵精怪的眸子对上了眼。妈妈的眼里除了平
日里的狡黠之外,还透着淡淡的水意。

  这就是我的妈妈,李诗雪,35岁的极品美人妻。同时也是我所在的岐山私立
学校的校长,没错,我读的学校就是我家的。不过我的妈妈,嗯,应该是最不像
妈妈的妈妈了,平日里老是捉弄我,古灵精怪的虽然很让我喜爱,但我有时候也
会觉得像个小孩似的妈妈很欠操。对,就是欠操,要不然我还能怎么办,自己的
亲妈又不能打~~。

  「妈~妈~~」我奶里奶气的叫着从楼上走来的美母,同时起身准备迎接一
下打扮的如此隆重而又色情的极品美熟母,但我的肉棒随着我一起身,一下子就
跟我成了个九十度的直角。黝黑黝黑的肉棒,青筋毕露,还不时的冒着热气,龟
头更是充血的厉害。

  「嘻……,哈哈哈~ 」

  妈妈看见我的肉棒和我窘迫的样子,一下就忍不住了,本来背在身后的小手
连忙捂着嘴,但最后还是没有捂住,一下子笑了出了。

  但我正尴尬呢,本来想欢迎一下妈妈来着,结果肉棒不听话我也没办法。而
且经常被妈妈捉弄的我,也在已习惯了妈妈如此。

  「尘尘小色狼哦~ ,肉~ 棒~ 不~ 乖~.」

  妈妈笑完之后对着我调侃着,最后更是紧盯着我,一字一顿的说着。看着妈
妈这幅样子,实在是刺激的我小心肝咚咚直跳。

  「妈妈的大肉棒小老公,坏哥哥……。」妈妈走到我身边,微微弯腰在我的
耳边像是说悄悄话一样,说出了最淫荡的言语。

  「咿呀……」我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妈妈的柳腰,因为身高原因,妈妈的蜜桃
臀贴在了我的胸膛上,两瓣臀肉滑滑腻腻的,同时我早已充血的大肉棒一下子就
撞在了妈妈的丝袜腿上,滚烫的肉棒一下下的在妈妈的丝袜美腿上滑来滑去,爽
的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尘尘别闹了,咱们还得完成仪式呢。误了吉时,妈妈就不嫁给尘尘哦!」
边说着妈妈轻轻的把我怀里的翘臀上下的蹭着,一上一下,一上一下的,怀里的
肥熟臀肉好像蹭到了我的心里。如此挑逗的骚妈妈真是让我有些吃不消。

  即便不舍,但我也知道妈妈说的有理,毕竟没有完成私礼之前,妈妈还只是
我的妈妈而不是我的母妻,我也还不敢肆意妄为。只能先沉住气了,毕竟是到了
嘴边的美肉,不急于一时。

  想到这儿,我也就只能松开妈妈了,不过松开之前,肉棒又狠狠的干了下妈
妈的丝袜腿,以表示我的不满。

  「安啦~安啦~,妈妈保证等会儿会让尘尘的肉棒舒舒服服的,等完成了私
礼,妈妈这一身美肉还不是任由尘尘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吖~.宝宝~ 乖啦,来
~.」

  说着,妈妈伸出玉手拉着我的小手向着放着父亲遗像的那个台子走去。其实
说起来父亲,我对于他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印象,毕竟在我出生后不久,他就跟着
小老婆生活去了。对,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毕竟男性实在是太过稀少,花心一些
实在是太过正常,有句话说的好,雨露均沾嘛。不过我和妈妈从小相依为命,除
了法律上妈妈是他的大老婆外,确实基本上没有联系了。

  我和妈妈并排的跪在遗像面前,各种水果祭品早已放好了,妈妈点了三支香
插在遗像面前,在我走神之际,妈妈已经说了一大堆的话。

  「尘尘,妈妈现在已经告别过去了,之后进行的就是迎新礼啦~ ,不过我们
要在你爸爸的见证下进行哒。」妈妈的脸上透着一股娇憨的少女感,似是在向心
爱的情郎诉说着爱意。妈妈说完这话,我和妈妈的目光都看向了摆放着父亲遗像
的小桌前的那张大大的红色软垫。

  「咕噜」

  我不紧咽了口唾液,知道今天属于我的重头戏来了!

  「妈妈,我…我们去垫子上,上吧。」

  说着,我颤颤巍巍的伸手搂住了妈妈的柳腰,入手的滑腻雪肌证实着,这一
切都不是梦。从今以后就是妈妈的儿夫了,那就要尽到身为丈夫的责任了,嗯,
我要拿出我的担当来。稍稍平息了些内心的躁动,就这样搂着穿着情趣婚纱以及
吊带丝袜,蜜穴被蕾丝丁字裤包着的母妻,走向了粉垫,走向了我与妈妈的新生
活。

  ……

  「砸吧~ 砸吧~ 」

  粉丝的大软垫上,我被妈妈对着抱在怀里,躺在妈妈软软的身上,隔着一层
薄纱,舔着妈妈的奶头头。虽然妈妈没奶了,可这对雪白的奶球依然满是奶香味
儿。

  「尘尘,妈妈现……」妈妈摸着我的头,满是爱意的看着怀里的我舔食着她
的奶子,俏皮的对我说到。

  「妈妈~ 」我奶里奶气的叫着,打断了妈妈想说的话。

  「你呀!好好好,妈妈知道了。妈妈重新说。」对于从小和我相依为命的妈
妈,我屁股往那边撅,她都知道我想干嘛。

  「小老公,妈妈从今天起就是你的妻子了,以后要多孝顺妈妈知道,对妈妈
加倍的好,知道了吗?要不然,要不然妈妈会好伤心的。」

  「妈妈,我不小」

  说着,我把妈妈抱在我腰上的手拉着不断往下,略过了腹部。

  「嘤~ ,宝宝好坏。」

  滚烫的肉棒显然把妈妈吓了一跳,随即那平时拿笔的芊芊小手握住了棒身,
轻轻的撸动着,随着妈妈的动作,龟头不时的划过妈妈的小腹。感受到平时古灵
精怪的妈妈如此贴心的服务,强烈的身体舒爽和心理上的快感不断传来,马眼上
也不自觉的流出了先走汁。

  「咕叽~ 咕叽~ 」

  玉手在先走汁的润滑下,被肉棒操出了一阵阵的声音。

  「呼~ ,呼~ ,哈~ 」

  美母显然也已动情了,急促的呼吸带着一阵阵的香气不断喷吐在我的身上。

  「啪」

  「咿呀~ 」

  美母丁字裤弹在了蜜桃臀上,怀里的娇躯一颤,小嘴里也发出了一声销魂的
姣啼。

  嘶,我略带粗糙的手掌传来细腻的触感,肥腻的臀肉也被开始被我肆意的把
玩着,猛的一抓,再猛的一放,微微泛红的蜜桃臀肉被掀起一阵阵的肉浪。

  「嘤……吖……」

  伴随着美母的一阵阵娇喘,手指慢慢的从臀缝划过,一点一点的来到了极品
美母的三角地。

  「嘿嘿,我的骚妈妈,都湿成这样了呢。」

  仅仅是靠近丁字裤蕾丝边,入手就是一股水腻蜜汁的感觉,整个蕾丝内裤像
是完全泡在淫水里似的。

  「妈妈兴奋哒,而且尘尘老公的大肉棒操的妈妈的……啊……」

  「唏嗞~ 」

  却是我趁着妈妈撒娇卖骚说话的空档,手指直接挑开了满是淫水的布片,两
根手指并拢,猛的插进了美母的蜜穴。

  「妈妈冤枉好人哦,我的肉棒明明没有操妈妈的。」

  「滋……滋……」手指被粉嫩的蜜穴包裹着,像是有无数的小嘴在嘬着,伴
随着手指慢慢的抽插,带出了一股股的蜜汁,显然爽透了小穴。

  「吖……!呜呜……,好……好爽,咿咿咿……!!!」一阵阵高昂婉转的
啼叫传来。

  一双丝袜美腿紧紧的夹着我的手掌,不断的颤抖着,腰身也一阵乱晃,像是
一条美女蛇般,在身下乱供着。

  「骚妈妈,不能自己爽哦!别忘了尘尘的棒棒呀。」说着,我停下了手指的
动作,同时在妈妈手里的肉棒在妈妈的手穴里抽插了几下。

  「叽咕……叽……」

  伴随着熟悉的声音,肉棒上的玉手又缓缓的套弄起来。

  「尘尘,动一动嘛!妈妈想要……」

  我抬头看去,美母整个脸红扑扑的,嘟起小嘴向我撒着娇,大眼睛里泛起了
水雾,又透露着丝丝的委屈感。

  看着美母一幅去求不满的小情人模样,我忍不住的狠狠向那娇艳欲滴的红唇
吻上去。

  「唔……呜呜呜……!!」

  妈妈也松开了肉棒上的玉手,转而搂住了我,热情似火的回应着爱子。

  妈妈的舌片儿直接闯了过来,带着一股股的香津,厮磨着,舔舐着我的舌头。
似乎一下下的碰到了我的心里,渐渐的我也占据了主动,追着丁香小舌到了妈妈
的小嘴里,满是香津的小嘴让我大口大口的吃的妈妈的小舌。我与妈妈对视着,
看着那对桃花眼里的爱意,我与妈妈闻的更加激烈。

  「呜呜!!唔!!!」

  妈妈的上身树懒般的挂在我身上,不断的索吻。我横跨在妈妈的小腹上,双
手也没闲着不断的把玩揉捏着那对挺翘爆乳,时不时的轻扭着两颗粉嫩的奶头,
爽的身下的美母直翻白眼。身下早已肿胀不堪的肉棒不断的研磨着妈妈的小腹上
的肚脐眼,像是在操妈妈的蜜穴一样,不断的抽插着。

  「咕叽~ 咕叽!!」

  身下的美母在小嘴,奶球以及小腹上的快感的刺激下化为了一头只知道肉欲
的雌兽,一双蕾丝美腿不断的摩擦着,不断发出嘶嘶嘶的摩擦声。早已被我挑开
那一块儿遮羞布的小穴直接暴露在空气中,一股股的蜜汁不断的流出,身下的粉
垫早已打湿了一大块儿,蜜穴被爱液沁的时不时的冒出热气,粉粉嫩嫩,水光淋
漓的小穴不断散发出雌兽求欢的麝香。

  「呼呼呼!!」

  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美母和我的嘴角拉出了一条晶莹的丝线。

  抓着妈妈的两条白色蕾丝丝袜美腿狠狠的向胸前的奶球压下去,妈妈也配着
用手抓住自己的大腿根向两边分开,骚媚淫湿的白虎馒头蜜穴一下子就凸了出来
一张一合的散发着诱人的水光,连带着蜜桃臀也悬在半空中,粉粉的小屁眼儿也
在微微的蠕动。

  看着满眼迷离,张着小嘴呼气的极品母妻,努力的掰着自己的大长腿只为了
更好的凸显出自己的蜜穴,方便自己的亲生儿子更好的操自己。

  「嘤嘤~ !!」

  粗大黝黑的肉棒在蜜穴口上轻轻的研磨着,时不时的拍打着小小的阴蒂,用
美母的淫水润湿着肉棒,为了更好的插入小穴做着准备。

  「我的骚美母妻!!」

  说着,我一只手把接近鸡蛋的红肿龟头抵在了蜜穴口上,同时另一只手拿着
一个枕头塞在了妈妈的后颈,方便她能看清楚被自己亲生儿子第一次插入奸淫蜜
穴的全过程。

  「嗯啊~ ,请尘尘哥哥尽情的享用妈妈的蜜~ 穴~ 美~ 肉~ !!!」妈妈紧
紧盯着蜜穴上的龟头,动情的说出了最下贱的的求欢淫语。

  「滋咕……,滋咕……」

  「嘤~ 噫噫噫噫……吖啊!!!」粗大的肉棒一点点插入蜜穴,紧致温暖的
湿滑感从龟头慢慢传遍了大半个棒身。妈妈的的淫叫也随着一点点的被我插入一
声高过一声,俏丽的小脸也早已变得通红。当龟头顶到了一圈紧致炽热的肉环的
时候,美母更是爽的开始全身抖动,套在肉棒上的紧致蜜肉也开始不断的微颤着,
一股股的蜜液顺着肉棒流到经妈妈的小屁眼儿,又打湿了一大块儿软垫。我赶紧
停了下来,细细的品味着肉棒上传来的快感以及欣赏着身下美母被插入后的绝色
面容,全方位的享受我的极品美母妻。

  「呼呼……好紧!骚妈妈可真是不经插,肉棒可还有一截儿没享受到蜜肉呢。」

  我嘴角带笑的调笑着身下刚从被插入的极致快感中稍微恢复过来的美母,同
时身下的肉棒也开始轻轻的研磨着花心。

  「呜……噫……!!妈妈……没…没有不经插……啦。是,是太大了。」妈
妈带着哭腔的回答到。

  「什么太大了」

  「滋咕……滋咕……」黝黑粗长的鸡巴开始在蜜穴里抽插起来。同时我一只
手轻轻的梳理着妈妈被汗水打湿的头发,看着妈妈坏笑的问到。

  「嗯……哈啊……肉棒太……太大了,要……啊……要插穿了……嗯……」

  「啪……啪……啪……」

  「嗯……嗯……呜!!」

  随着肉棒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的抽插,身下美母的娇喘不断传来,够受到身
下的妈妈的娇躯越来越烫,淫叫一声高过一声,我知道身下的雌兽快要高潮了!!

  「再快一点……嗯吖……,尘尘再大力点干……干妈妈,要……嘤啊……要
丢了,妈妈要丢了!!!快一点……快一点……操妈妈,把妈妈操丢!!!」

  满脸通红的美母紧紧盯着汁水翻飞,不断被肉棒操干的蜜穴口,同时双手用
力的抓着修长大腿,美臀用力的朝上迎合着肉棒的大力抽插以及睾丸的冲击。

  「啪……啪……啪……」

  「呼……呼」

  我沉住气,紧盯着身下的雌兽,感受到美母即将高潮的时候,我双手抓住不
断的往上迎合的艳臀。

  「啵」

  把整个肉棒抽了出来,紧紧是将龟头抵在阴唇上。

  「嗯??」正期待着甜美高潮到来,享受极致高潮的欢愉的美母显然还没有
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不过蜜穴里没有了肉棒的空唠唠的感觉使她在下意识的反
应下,蜜臀更高的往上挺着,像要让蜜穴重新把肉棒吃进去。

  「骚妈妈,不~ 可~ 以~ 哦!!」我看着欲求不满,不断想要肉棒的美母,
说出了对于此刻的她来说最残忍的话,也最终将我邪恶的一面向妈妈露了出来。

  「呜呜呜……,尘尘老公,妈妈想要肉棒嘛,给妈妈,给妈妈好不好。妈妈
以后都听老公的嘛,以后妈妈这样的极品美母随便尘尘玩儿好不好嘛,给妈妈肉
棒。妈妈想要被尘尘的肉棒干,快~ 快点啦。」

  妈妈差点忍不住哭了出来,随即就不断的挺着蜜臀,自己掰开粉嫩蜜穴,带
着哭腔不断的哀求着我,只为了让我的肉棒狠狠的干她的蜜穴。

  「滋……」

  龟头重新的被蜜穴吃了进去,但想要更多的妈妈被我紧紧的抓着,这种不上
不下的感觉快要让这头发情的雌兽发狂。

  「既然妈妈说随便我玩儿的话,那,雪奴就认尘尘为……主~ 吧!!」

  「滋咕……」

  说着,肉棒又顶到了花心!!但又随即不再动了,我等着妈妈的答案。一想
到如果能够得到如此极品的美母性奴,肉棒不禁又更大了几分。

  「吖……,又……又大了。」又膨胀了些许的肉棒使得蜜穴又流出了许多淫
液,身下的美母这时也清醒了几分。毕竟这种关系到身份地位的大事也是很重要
的,一想到自己要从儿子的母妻变成儿子肆意把玩的性奴肉便器,这位极品美母
的呼吸也不禁急促了几分。

  「嗯~ ,妈妈愿意哒,愿意成为尘尘老公,最~ 最下贱的美~ 母~ 性~ 奴~
啦!!!」

  妈妈略带俏皮的看着我,用最甜腻的撒娇音说出了最淫荡的答案。

  ——成为我的专属美母性奴肉便器!!

  「呼呼~ ,那~ 那妈妈你是不是应该,应该说点什么。」

  妈妈这么爽快的回答反倒是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嗯~ ,主人刚刚说……说肉棒没有全部享受到蜜肉,那……那就请主人给,
给妈妈,啊不是,是雪奴!!主人给雪奴开……开宫吧!!!」

  妈妈满脸媚意的讨好着我,像是一个献宝的小孩子。不对,美母献出的确实
是宝,只是这个宝却是美母子宫的开宫权!!能够给身下的美母雌兽下~ 种~ 生
~ 女~ 的开宫权!

  「请尘尘主人,给雪奴……开~ 宫~ 哒!!」

  看着身下的美母努力的掰着蜜穴,小脸上满是因为兴奋而显得红扑扑的,淫
荡甜腻的请求身为儿子的我为她开宫。

  「滋咕……!!」

  「噫吖……,被~ 被主人插~ 插进来了呀!!」

  肉棒再一次插进了美母的蜜穴,穿过一层层的粉肉,又抵到了妈妈的花心。

  「骚雪奴~ ,我的骚妈妈,肉棒要来咯!!」

  说着,花心处的肉棒猛的往前一冲,肉棒被整根吞入,花心也被彻底的打开。

  「啵儿……」

  「吖咿咿咿……!!!」

  子宫蜜肉紧致的咬合感,挤压感,研磨感伴随着一阵阵的吸力,极致的快感
爽的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身下的美母更是不堪,身子不断的升温,像打摆子似的,不断抖动着。我忍
不住的朝着美母吻了上去,和那满是香津的舌片贴合着,交缠着,你追我赶;同
时将那对蕾丝长腿架在了双肩,丝袜美腿的丝滑美肉触感不断从肩上传来,一股
股的汗香伴随着丝袜小脚的点点酸味儿,成了最好的催情剂!!

  「啪……啪……啪……」

  「叽滋~ ,叽滋~ 」

  「呜……呜……呜呜呜……」

  睾丸不断的撞击着蜜桃臀的同时,粗大的肉棒不断的抽插着蜜穴,一股股的
淫液在蜜穴和肉棒的激烈交锋下变成了阵阵白浆,通红的龟头每次都给予身下的
淫兽从蜜穴口到子宫的强烈而又炽热的快感!

  「呼呼……」

  「啪~ 啪~ 啪~ 」

  「啊~ ,好酸~ ,酸~ 酸死雪奴了!好麻~ 吖,妈妈要被尘尘主人的肉棒干
到心尖了~ ,妈妈的亲丈夫……,麻~ 麻~ 到心尖儿了!!」

  剧烈的抽插让我和妈妈放弃了交吻,转为急促的呼吸。但身下肉棒对蜜穴的
奸淫确实更为激烈。

  「叽滋~ 叽滋叽滋……」

  「啪~ 啪~ 啪~ 」

  扶着肩上丝袜美腿的同时,打桩机一样的频率对着蜜穴剧烈抽插,随着滚烫
的肉棒的抽插一阵阵的白浆随之喷涌而出,整个蜜桃臀以下包括妈妈背后的情趣
婚纱已经被乱伦的淫液全部湿了。

  「啊~ ,啊~ ,要去了!!要~ 要被主人的肉棒干~ 干丢了!!雪奴……要
被主人操~ 操丢了。太~ 快了,太快了……,尘尘要把……把妈妈操……丢……
丢~了,咿吖……,被儿子操丢……啊啊……!!!」

  身下的美母性奴被操的不断的甜美淫叫着,美眸更是开始泛白,一双抓着垫
子的玉手更是因为太过用力而显得有些苍白!!

  感受到这次身下美母淫兽的高潮将要到来,我更加快速的操干起因为太过激
烈已经有些红肿的蜜穴,想要将我的专属美母性奴送上被我操到的第一次高潮。

  「叽滋~ 滋……」

  「啪啪啪」

  「啵儿」

  「咿咿咿啊……,被~ 被儿子操丢……」

  伴随着肉棒再次进入子宫的那一刻,身下的美母猛的一颤,连原本的甜美淫
啼也突然停止,俏脸更是涨的通红。肉棒也感到蜜穴里的美肉一阵收缩,随即就
感到被一鼓鼓喷射而来的阴精冲击。

  美母被我干到高潮的极致淫媚姿态,伴随着身体上传来的一阵阵快感,我也
忍不住腰间传来的一阵阵酸麻。

  看着迷离的美母,我俯下身环住了玉背,再次吻上了似淫兽般美母的小嘴,
身下的肉棒进行着最后的冲刺。在我舔舐住妈妈的舌片的同时,一股股乱伦的腥
臭浓浆冲射到了妈妈的子宫壁上。

  「呜……呜……呜」

  被我吻住的小嘴里无助的发出呜呜声,突然怀里的美母柳腰猛的向上一顶,
差点把我顶下去的同时,还在中出美母,射精的肉棒被更加汹涌的阴精包裹,同
时我感到肚脐眼被一阵温热水柱冲击。

  感受到身下的状况,我连忙向下看去:原来!!美母被我的中出射精又干到
了高潮,而且是干到失禁的极致高潮!!

  闻着下身的一阵阵尿骚味和精液混合着蜜汁的味道,当我看向美母的时候,
高潮过后的妈妈再也忍不住羞意,满脸通红的扑向了我的怀里。

  「尘尘不要笑话妈妈啦,都怪尘尘,非要那么用力干妈妈,妈妈才……才……」

  感受着怀里撒娇的艳母,两颗爆乳奶球不住的蹭着我的小腹,忍不住心神一
荡。

  「嘿嘿,妈妈才什么呀?」

  「尘尘坏坏啦~ ,妈妈不说嘛,不说嘛!」

  「我才不坏呢,刚刚不知道是谁叫着,大力点~ ,大力点干妈~ 妈~ ,把妈
妈干……丢……之类的」

  我坏笑着,学着妈妈刚刚忘情的模样,模仿着说着刚刚妈妈求我大力干她的
话语。

  「哼哼~ ,就怪尘尘。就怪尘尘嘛!」

  「哈哈哈……,好好好,怪我怪我。」

  高潮过后的美母如此俏皮可爱的向我撒娇着,当然顶不住。

  就这样搂着妈妈,在湿了大半的软垫上休息了片刻,和妈妈耳鬓厮磨的说着
些悄悄话。

  美母在怀,而我又年轻气盛,肉棒不一会儿就重新向着妈妈致敬,顶在了软
腻的蜜桃臀肉上。

  「嘤……」

  屁股上的滚烫肉棒也顶的妈妈心神一颤,妈妈抬起头,开始迷离的媚眼看着
我道:「主人~ ,要不要让雪奴伺候主人去洗漱一下呢!是可以任意享用美艳诱
人的骚妈~ 妈~ ,骚奴~ 奴~ 的舒舒服服的洗漱哒……。」

  「去,现在就去。」

  我起身拉着浑身发软的美母,朝着浴室走去。我们一个肉棒就这样光溜溜的
甩在胯间,一个蜜穴里的白浆从腿根流到了丝袜美脚。

  私礼完!!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