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挡不住的熟女诱惑】(五)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色回
2021年8月31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7116

                      「挡不住的熟女诱惑」(五)
                     
  上午,岚姐要办点事儿,没去饭店,下午4点,她早早的去了饭店。她和夏
美洁一起边干活边聊天,她要通过闲聊试探下夏美洁是否喜欢邱鸣筠。

  「美洁,最近我发现个事儿,不知道你觉查到了没有。」岚姐拌着土豆泥,
开门见山的说道。

  夏美洁问道:「什么事儿啊?」

  「这个,美洁,有些不好说。」岚姐貌似为难的说。

  「说吧,你这话说一半不说,不是让我乱猜心吗?」夏美洁让岚姐说。

  「只是我的感觉,不知道对不对,我还是别说了,省得闹出不必要的麻烦。」

  岚姐继续卖关子。

  「我说岚岚,有什么你就说嘛,你这不痛快的,想急死我啊?」夏美洁催促
道。

  「美洁,反正就是我的感觉,说不对你可别怪我啊。」

  「咱姐俩谁跟谁啊,你说吧,肯定不怪你。」夏美洁保证道。

  「那好吧,既然执意要知道,我就说了。」岚姐顿了顿,说:「美洁,不知
道你感觉到没有,小筠这孩子,似乎……」岚姐故意停了下来。

  「小筠怎么了?快说啊。」夏美洁再次催促道。

  「美洁,那我可说了,你真的不怪我?」

  「保证不怪你,你就别藏着掖着了。」

  「好的,美洁。不知道你感觉到没有,小筠这孩子,似乎很喜欢你。」岚姐
终于说完了,她别有深意地看着夏美洁。

  「这,这……………………」岚姐的话让夏美洁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该如
何回答。

  「美洁,你怎么了?我都说了,就是我的一种感觉,也许是我想多了,看他
对你热情了点,就错误的认为他喜欢你。」岚姐赶紧为自己打圆场。

  夏美洁沉思片刻,缓缓地说:「岚岚,也许你的感觉没错。我也,我也有…

  …那种感觉。」她的语速拉的很慢。

  「啊?你也有这种感觉?难道小筠他,他真的喜欢你?」岚姐故意不可思议
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愿…但愿是我想多了。」夏美洁说。

  「但愿如此吧,不过,美洁,如果小筠真的喜欢你,你能接受吗?」岚姐故
意问道。

  夏美洁赶紧说:「小筠是岷岷的同学,我怎么可以和儿子的同学…,都能做
他妈妈了。」

  「美洁,我觉得真要是喜欢,儿子的同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小个1
0多岁吗?你又不是没……」岚姐话没说完,夏美洁就打断道:「岚岚,你说什
么呢?小筠能和小蔡一样吗?」

  「美洁,这么说如果小筠和岷岷没有同学关系,也不考虑其他的各种世俗的
因素,你是能接受小筠的?」

  「岚岚,你怎么这么问啊?我该怎么回答呢?」夏美洁很是难为情。

  「美洁,反正咱们就是闲聊,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嘛,除了你我,谁还知道?」

  岚姐马上给夏美洁减压。

  「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那就是不否认了,这么说你能接受小筠,也就是说你喜欢他呗。」岚姐笑
着说。

  岚姐的话让夏美洁顿时满脸通红,她羞怯怯的回了一句:「喜欢什么啊,岚
岚,你别瞎说。」

  「美洁,看你脸红都红成了大红苹果,还说我瞎说,你要是不喜欢他脸能红
成这样?」岚姐讽刺道。

  「不理你了。」夏美洁端着一盆芹菜往水池跟前走去。

  「呦呦呦,还生气了。」岚姐也跟了过去,继续说道:「美洁,都说了,就
是个闲聊,你还当真了?既然你生气了,咱不说小筠了。」

  「岚岚,你都多大的人了,还没个正形拿我开玩笑?」

  「好啦好啦,美洁,我给你赔罪啦。」岚姐向夏美洁装腔作势地作揖。

  岚姐已经确定了夏美洁也喜欢邱鸣筠,下一步就是晚上为两个人在一起创造
机会了。她看了一下手机上的天气预报,显示未来2个小时后大雨,预计持续时
间1个小时。岚姐心想:真是天助我也。

  「美洁,咱不说那些没正行得了。说点实在的,就是小筠在饭店也待了半个
月了,又给岷岷送饭,又跑前跑后的,干的那么好,你怎么着也得感谢感谢小筠
吧。」岚姐转移了话题。

  「是啊,当然的感谢了,我准备给他双倍工资。」

  「美洁,人家一个官二代,还缺你那点钱,你就是再给人家一个月的工资,
人家都觉得无所谓,我看还是换一种方式吧,这样也显得有诚意。」

  「也是啊,人家不缺钱,给多少都觉得不够诚意。岚岚,你觉得我怎么做才
算有诚意呢?」夏美洁问道。

  「美洁,我觉得你应该请小筠吃顿饭,最好是在你家里,这样既显得温馨,
又特别有诚意。你觉得如何?」岚姐已经设好了套,就等着夏美洁往里钻。

  「到我家里倒是没问题,可是咱这是饭店,无论中午,晚上,饭点人都来了,
忙的根本走不开。」

  岚姐拿起手机看了下天气预报,又让夏美洁看,「美洁,天气预报上说,7
点多有大雨,持续时间1个多小时,下大雨应该没什么人吧,就是雨停了,路上
水也多,流完了最少也得半个小时,这样的话,7点到9点不会来人了,咱们下
雨前就让王师傅炒几个菜,然后去你家,店里有人让王师傅看着,9点以后直接
关门大吉,没人直接锁门得了。再说了,小筠最迟后天就回去了,再请人家还得
等开学,不如就今晚吧,怎么样?」

  「好的,那就今晚吧。等小筠给岷岷送晚饭,我就让王师傅炒菜,然后就去
我家。」夏美洁说道。

  「买瓶葡萄酒吧,请人吃饭不喝点,总感觉不怎么有诚意。」岚姐继续引诱
夏美洁往套里钻。

  「买什么呀,我家里就有,大瓶装的,过年买的,喝了一瓶,这瓶留到现在
也没喝,正好。家里也有雪碧,兑着喝,跟饮料差不多。」

  「这倒好,省事儿了。」岚姐心中窃喜,夏美洁居然这么轻松就上钩了。

  岚姐把夏美洁在家里请吃饭的事情用微信告诉了邱鸣筠,他激动地又蹦又跳,
有些不能自已。去了饭店,夏美洁说要请他吃饭,他先是假意推辞,然后又装作
特别不好意思的答应了,其实他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从6点开始,黑压压的乌云完全遮住太阳,天色也变得愈来愈暗。6点半,
邱鸣筠给齐健岷送完晚饭回到店里。眼看就要下雨了,店里只有3桌客人,4号
桌是熟客,也是他最讨厌的几个人,这几个男人经常来喝酒,每次都是一大瓶牛
栏山二锅头、炒几个菜喝到很晚,一个个都对夏美洁不怀好意,每次吃完非得给
夏美洁灌些酒才肯结账。

  趁夏美洁招呼客人的时候,岚姐悄悄的对邱鸣筠说:「小筠,你看见4号桌
的那几人了吗?」

  「姐,我才不想看呢,一个个色眯眯的,就知道占美洁阿姨的便宜。」邱鸣
筠的眼神充满鄙夷。

  「姐知道他们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今天你得感谢他们,他们能帮到咱们。」

  岚姐捂着嘴说道。

  「就他们?」邱鸣筠疑惑地看着岚姐。

  「对,这伙人,每次结账都让美洁陪他们喝点酒才罢休。待会儿要是下雨,
美洁要走,他们肯定不让,她一定得喝点酒,否则走不了。她酒量不小,单喝一
种酒,我基本没见她喝醉过。但她同时喝不了两种酒,喝了肯定醉。一会儿只要
美洁喝了那牛栏山,回去再和咱们喝点葡萄酒,我包里还有一小瓶劲酒,给她兑
进去,三种酒兑一起还怕她不醉吗?」

  「那太好了,还是姐想的周到。」邱鸣筠激动地说,冲岚姐竖起大拇指。

  过了10来分钟,天更黑了,还零星飘起了毛毛雨,岚姐提醒夏美洁该回去
了,她向厨师王师傅交代了几句,又到4号桌和那群对她不怀好意的熟客客套了
几句,陪着喝了半杯酒,就招呼岚姐、邱鸣筠与她一起回家。

  三个人快步奔走着,好在离得近,刚进楼宇门,瓢泼大雨倾泻而下。进了家
里,邱鸣筠和岚姐在客厅的餐桌上摆弄着打包回来的饭菜,夏美洁在厨房里取碗
筷。岚姐不失时机的说道:「美洁,菜都好了,就差葡萄酒啦。」

  「我都取出来了,高脚杯、雪碧和葡萄酒,都在厨房呢,这有个开瓶盖的工
具,我过年弄过,怎么弄不开,是岷岷给弄开的。你和小筠会开瓶盖吗?」夏美
洁拿着碗筷放到餐桌上。

  「美洁,你真是个笨蛋,就坐着吧。我和小筠去弄。」岚姐乘机支开夏美洁。

  岚姐和邱鸣筠一起去了厨房,用开瓶工具没几下就把瓶口的木塞给拔出来了。

  倒酒的时候,岚姐给两个高脚杯倒得一样多,一个高脚杯少倒了一点,她从
兜里悄悄拿出劲酒把少倒的那点补齐,又把剩余的劲酒都倒进葡萄酒瓶子,最后
给每个杯子加了点雪碧。

  岚姐指着倒了劲酒的杯子说:「小筠,给美洁的是这杯,记住了吗?」

  「岚姐,我知道。」

  邱鸣筠拿着两个高脚杯,一杯放到夏美洁面前,一杯放到自己面前。岚姐也
拿着高脚杯和葡萄酒过来了。都坐下来后,夏美洁没动杯子也没说话,看着岚姐
和邱鸣筠。两人都被看的心里发毛,都觉得她似乎觉察到了什么。

  「怎么不拿雪碧啊?」邱鸣筠和岚姐长舒一口气,原来是虚惊一场。夏美洁
起身去了厨房。

  取回雪碧,夏美洁从桌上拿起着高脚杯,邱鸣筠和岚姐也举着杯子站起来。

  夏美洁说道:「小筠,岚岚,按说这顿饭岷岷也该参加,可是他还没出院,
等他出院,小筠也回去了,所以,今天岷岷不在场,作为他的妈妈,我是一个人
代表两个人。我和岷岷真心感谢你们二位这些天对我们母子的帮助,过多的客套
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千言万语一句话,都在这杯酒里,杯中酒酒中杯,
咱们干杯。」

  夏美洁双手端着酒杯向邱鸣筠和岚姐敬酒,碰过杯子,岚姐和邱鸣筠都一饮
而尽。这让她有些为难了,之前已经喝过白酒了,怕自己醉了,想着葡萄酒尽量
少喝点、喝慢点,本来只想喝半杯,不想两人都干了,她作为主人若只喝半杯,
怕是交代不下去,只好硬着头皮也跟着干了。

  夏美洁刚放下杯子,想缓一缓,也向岚姐和邱鸣筠解释下自己同时喝不了两
种酒,岚姐却拿起瓶子就往她杯里倒酒,边倒边说:「美洁,你刚才说你是代表
你和岷岷两个人吧?你喝了,岷岷还没喝呢,你还得替岷岷喝一杯才行。」

  「岚岚,你让我缓缓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刚才喝了白酒,葡萄酒再喝的
这么快,非罪了不可。」夏美洁问道。

  「谁没让你缓了。我是说既然你和我们干了,不代表岷岷干一个,说不过去
吧。」岚姐倒完酒,往杯里加了点雪碧。

  「岚岚,我喝这么快,你不怕我醉了?我还怕我醉了呢,当着小筠的面儿,
真醉了丢死人啦!」

  「美洁,你怎么听话的?我是说你替岷岷干一杯,后面的酒,你怎么喝都行,
但这一杯必须得干了。」岚姐是想让夏美洁先喝快酒,能醉了最好,醉不了再用
慢酒慢慢磨她。

  「岚岚,你就让我缓缓吧,缓缓再喝,我真怕自己醉了。」夏美洁知道自己
什么情况,这么短的时间连着喝两杯酒,她心里特别没底。

  「就是,阿姨,您既然代表岷岷,就把这杯喝了,后面慢点喝,您要是觉得
不能喝,后面干脆就别喝了。」邱鸣筠也跟着帮腔。

  「美洁,你看,你今天是请小筠的,人家是你的贵客,贵客都劝你了,你再
磨磨唧唧,就是没诚意了,你不想让小筠认为你没诚意吧。」岚姐继续拱火。

  请人吃饭,主人是最怕被说没诚意的,夏美洁是真心感谢邱鸣筠的,被岚姐
这么一说,她赶紧解释:「岚岚,你快别说了,我是真心实意请小筠吃饭的。」

  「那就拿出你的诚意来吧,替岷岷干了这一杯。」岚姐拿起酒杯递到夏美洁
面前。

  「那咱们可说好了,我同时喝不了两种酒,要是醉酒失态,你们可不能笑话
我,也不能说我没诚意。」夏美洁想拿醉酒说事儿。

  岚姐和邱鸣筠巴不得她喝醉,岚姐赶紧说道:「放心吧,美洁,我还不知道
你的酒量。你就是醉了,我们绝对不笑话你,绝对认为你够意思。」她又看着邱
鸣筠说:「对吧,小筠。」

  「嗯。」邱鸣筠马上点头表态。

  夏美洁深吸一口气,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她喝酒的时候,岚姐朝邱鸣筠眨
了一下眼睛,邱鸣筠则冲岚姐竖了一个大拇指。

  夏美洁空腹喝了半杯白酒和两杯红酒,还是兑了劲酒的红酒,她想吃点东西
填补填补,缓解一下酒精的作用。放下杯子,她赶紧招呼岚姐和邱鸣筠吃饭动筷
子。

  三个人边吃边说,气氛非常融洽,邱鸣筠一个劲儿的恭维讨好夏美洁,她对
此似乎很受用,欢笑声此起彼伏。岚姐不失时机的劝她再喝一点,她嘴上说不喝
了不喝了,岚姐倒酒她也没有阻拦。大概是觉得气氛这么好,她不想扫了大家的
兴致。

  岚姐和邱鸣筠不时的向夏美洁敬酒,不知不觉,瓶已见底。夏美洁的脸上泛
起红晕,眼神开始迷离,岚姐知道她的酒劲儿上来了,她得给邱鸣筠创造机会,
抬眼看了下墙上的挂表,7点55。岚姐说:「哎呀,美洁、小筠,你们继续,
我先出去下,我女儿刚刚微信里说今天没带钥匙,她爸有事儿回不去,现在辅导
班下课了,我先给回去给孩子送下钥匙,一会儿回来。」

  岚姐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岚岚,你慢点。小筠,阿姨有些头晕,你帮阿姨送送岚姐吧。」夏美洁双
手扶着桌子站起来招呼邱鸣筠去送岚姐。

  「嗯。」邱鸣筠跟上了岚姐。

  走到门口,岚姐小声说:「小筠,我就不回来了,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抓
住,姐祝你成功。」

  「好的,岚姐,谢谢你啦。」邱鸣筠兴奋的说。

  终于和夏美洁单独在一起了,岚姐在的时候,邱鸣筠多多少少有些拘束,不
能完全放开,现在,他感觉自己身上的血液都在沸腾,大鸡巴瞬间已硬如铁杵,
憋的十分难受,极度想要释放,恨不能立即就上了夏美洁。

  邱鸣筠不是一个霸道蛮干的人,更何况是面对夏美洁,他好兄弟的妈妈,他
必须得选择最稳妥的方式,为了保险起见,他继续和她聊天,他明白,人在醉酒
的情况下,时间越长就醉得越深,越会撑不住。

  刚开始,夏美洁还能应付几句,渐渐地,她的脸变得更红了,意识越来越模
糊,眼神也愈加迷离,她知道自己已经醉了,有些后悔岚姐后来给她倒酒没有拦
着,她想控制,可酒精根本不是意志能左右的。她不想在邱鸣筠面前失态,只好
用手托着下巴把胳膊撑在饭桌上。

  这一切,邱鸣筠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他知道夏美洁在硬撑,原打算等她撑不
住醉倒了直接上了她,见她这个样子,就想:既然岚姐微信里说她也喜欢我,何
不趁现在套套她的话,没准她晕晕乎乎的就会半推半就,这样总比乘人之危要好。

  邱鸣筠的眼神扫过夏美洁鼓胀的胸部和穿着黑色网格丝袜的美腿,直勾勾地
盯着夏美洁说:「阿姨,你真迷人。」

  「小筠,你这张嘴可真甜,阿姨老了,都老太婆了,还迷人?」夏美洁醉意
朦胧的样子透着别样的韵味。

  「什么老太婆啊,明明大美女。阿姨,如果我能早生20年,一定会追你,
追的你无路可逃,直到成为我媳妇儿。」此刻的邱鸣筠已无所顾忌。

  「你个臭小子,我是你阿姨,是你好兄弟的妈妈,居然拿你阿姨开玩笑。」

  夏美洁皱着眉头,佯装生气。

  邱鸣筠之前经常和夏美洁插科打诨讲荤段子,假装生气他早已多次领教,根
本就不在乎,他继续说:「阿姨,我知道您生气了,生气的原因不是我开您玩笑,
而是我现在没有追您,是不是啊,美洁,啊,不,应该叫媳妇儿。」

  「你个臭小子,越来越不像话了,看我不打你。」夏美洁伸手就要打,邱鸣
筠也不躲闪,她不舍得用劲儿,就在他身上轻轻打了几下,「媳妇儿,老公一点
都不疼。呵呵。」他嬉皮笑脸的说。

  「你还来劲了。」夏美洁咬着嘴唇起身站到邱鸣筠跟前,在他身上重重打了
两拳,大概是太过用力,加之酒劲儿完全上来了,她举起拳头准备再打的时候,
身体一下子失去平衡,眼看就要倒了,他赶紧站起来将她一把抱住。

  邱鸣筠没有扶起夏美洁,而是让她斜躺在自己怀里,深情地看着她,眼里充
满火热的欲望和浓浓的爱意,他深情地说道:「美洁,我爱你,从医院里见到你
第一眼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我爱的无药可救,我太爱你了。」

  面对着邱鸣筠灼热的眼神和赤裸的表白,夏美洁惊慌失措,想站起来却怎么
也挣脱不了,只好哀求道:「小筠,你听阿姨说,岷岷是你的好兄弟,你怎么可
以爱上好兄弟的妈妈呢?你……」她话没说完,就被他扶起来紧紧抱住,一吻封
唇。

 疾风暴雨般的狂吻加上体内持续挥发的酒精让夏美洁陷入了时而清醒时而迷

  乱的状态,清醒时对邱鸣筠使劲儿地推搡捶打,迷乱时温顺的像只绵羊,大
脑里只剩下最原始的本能,那就是对这个大男孩儿浓浓的爱意。

  夏美洁在清醒与迷乱的状态下挣扎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彻底迷乱了。一
个月的朝昔相处,她早就喜欢阳光帅气的邱鸣筠,这个大男孩儿让她孤独的内心
的得到了久违的温暖,尤其是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心跳总是不由自主的
加速,那种悸动感觉就像坠入情网的恋人一样,她不是一个委屈自己的人,非常
渴望被爱,如果他不是齐健岷的同学,也许两人早就在一起了,只是碍于儿子同
学的关系,她一直把这份爱压在心底。

  此刻,夏美洁放下了一切,儿子的同学,世俗的压力,统统的放下了,在强
烈的爱欲面前,她彻底沦陷了,只想和心爱的男人痛痛快快的释放出所有的压力,
哪怕万劫不复也在所不辞。她紧紧地抱住他,生怕他消失,主动迎合着他的狂吻,
紧闭的牙关也松开了,伸出香舌与他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邱鸣筠感受到了夏美洁的变化,他没想到她的转变会如此之快,这给了他非
常大的鼓舞。他把她推到客厅墙边,让她整个人靠在墙上,解开了旗袍裙的纽扣
和胸罩拉钩,他右手揉捏着她丰满的乳房,左手隔着丝袜摩挲着挺翘的肥臀。

  夏美洁的乳房丰满而柔软,肥臀浑圆挺翘,看着就无比诱人,摸上去更是非
常的舒服,让邱鸣筠欲罢不能,他的情绪一下子亢奋起来,大鸡巴更加挺立,憋
的他更加难受,极度想要发泄,他脱下大裤衩,把她的右手放在上面套弄着,说
道:「媳妇儿,我想肏你。」

  夏美洁被吻得有些透不过气,她娇喘着,握着邱鸣筠的大鸡巴,没想到他的
大鸡巴如此雄壮,比她见过的所有的大鸡巴都大,喃喃说道:「怎么这么大?」

  「媳妇儿,20.5厘米,会让你很舒服的。」邱鸣筠自豪又得意的说,左手伸
进夏美洁的连裤袜,迅速伸到红色蕾丝内裤里面,当手指触碰到阴唇时,那肥美
的阴唇和上面柔软的耻毛早就浸满淫水,他很准确的找到了阴蒂,用手指快速地
触碰着。

  「啊……」夏美洁一声惊叫,她没想到邱鸣筠会这么直接,突如其来的快感
让她有些招架不住,想去阻止,无奈一点力气都没有。「啊……小筠,别,我,
我…我受不了,住手……」快感像电流一样,一波一波地冲击着她,唤起了她最
原始的本能。

  阴蒂被持续地冲击让夏美洁渐入佳境,「啊…,小筠,我要死了…我要飞了…」
她地呻吟语无伦次,她的身体有种要爆炸的感觉,她极度渴望得到性爱的滋润,极
度渴望得到邱鸣筠的大鸡巴。

  夏美洁已经彻底沦陷了,邱鸣筠终于得到了这个天赐良机。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