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淫神恶堕系统】斗罗篇第1.5间章 蓝银永世淫堕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原作者:小狮
2021年10月2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8505

***************************************************************

  前言:怎么说呢,首先和大家道歉,本来打算第二章小舞阿银婆媳淫堕的,
但是反映「阿银堕落速度太快」的读者感觉稍微有点多,于是我专门写了一个小
间章(完全也不算小了),来回馈大家。时间有点紧,写的不好的请多担待,明
天还要上班呜……

  顺带想要解释一下,本人的性格是比较内向的,如果真要玩什么开场就把斗
罗美女一锅都推上床透,唐三的女性亲属和朋友很快被集体玩坏,我是写不出来
的,我更倾向于一个一个伏击狙击打冷枪的玩法……然后小舞章节我稍微缓缓,
婆媳双飞什么的,祖母悖论打算用一个外挂去解……有什么意见可以尽管提,为
了方便狼友臆想,我挑了一张还算喜欢的阿银立绘放在最下面。

***************************************************************

  「…唉…今天也一无所获。」

  约摸十余天后,星斗大森林的一处树荫下,唐昊沮丧的叹气,他颓然的跌坐
在幽谷的一处湖畔,脸上的表情越发憔悴失落起来,晦暗的瞳孔中布满了血丝。
自从阿银化身的那株蓝银草失踪后,唐昊已经连续不眠不休地找了数日之久,却
一无所获。昔日亡妻昏睡的地方空空如也,再也找不到那株繁盛婀娜的仙草。

  最让他感到困惑的是,明明整个星斗大森林的周边到处都有疑似妻子的气息:
许多树木杂草异样的繁盛生长,空气中也时不时能嗅到妻子的那缕熟悉的幽兰暗
香,甚至有几次,唐昊都在路边的草丛中捡到了些许破碎的像是被树枝扯破的女
性衣裙碎片,却始终对于爱妻的下落一筹莫展。

  「阿银,难道你在躲着我吗?我做错了什么嘛?」

  满脸胡渣的中年男性表情颓痞的靠坐在湖畔的树下,用双手遮住面部,长久的叹
息起来,终日的寻找让他身心俱疲,很快就合上眼睛,恍恍惚惚的冥想打坐起来。

  「呼…好啦,阿银,在这里给我再口一发吧~?」

  此时此刻,湖水的另一边,蓝银发色的娇艳美妇被罗宣扯着狗链一路只靠着
四肢爬行过来,她的全身此时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白丝婚纱,一双圆润的美腿上裹
着薄薄的白蕾丝袜,小腹上被镌刻的淫纹已经深入骨髓的发出深红色的微光,连
一双美眸也被用眼罩蒙起。罗宣近乎羞辱般的将在这只人妻体内抽送过无数次,
还残余着血丝和浓精的下体拍打在她的脸颊上,缓缓的摩挲着。

  「咕滋////…咕嘶…咕姆//…」

  在最近企图抵抗过几次,结果每次都被罗宣架起来粗暴打桩到下体刺痛后,即使
不刻意触发淫纹和催眠,阿银也开始变得唯唯诺诺乖巧听话,她用红唇吻住罗宣
的马眼,像是和丈夫接吻黏腻温柔的侍奉吞吐起来,被蒙住眼睛的娴静人妻像是
温顺的小女孩般咕滋咕滋的卖力吸吮着黝黑粗壮的男根,娇颜早就羞得绯红发烫。

  【已篡夺的位面气运:9/ 100,获得被动:(无存在感的篡夺者:当你
不主动进行活动时,就连封号斗罗也难以注意到你的行踪)】

  时间回溯到数日前,自从彻底透爆了阿银的人妻娇穴后,罗宣所篡夺到的主
角气运便使他获得了这个「不起眼」的被动,起初他只是试着以寻常路人的姿态
在森林中和唐昊擦肩而过,却发现这位封号斗罗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随后的罗
宣又进行了各种小心的尝试,最终确信了一个事实:只要不主动搭话唐昊,
就算自己在他旁边不远处试着做鬼脸,兔子跳,假装小解,唐昊似乎也看不见自
己,只是自顾自的走路。

  「这就是少许位面气运带来的效果吗…简直就像是…就像是那种大反派总会无视前期主角,
置之不理的降智光环一样。」

  在进行了短暂的心理斗争后,罗宣抱着赌徒心理在别处试着将阿银的眼眸蒙
起,然后当着唐昊的面在几十米远处把她再度召唤了出来,再反复确认了几遍唐
昊的视线确确实实对这边视若无物,即使看到也完全没有反应后,罗宣无声的示
意起胯下这位魂兽美妇张开小口,将还有着些许尿意的下体塞进了阿银的口中,
拍拍阿银的小脸示意着她好好接住。

  「呼…真的…真的非常谢谢你…唐昊…把这么乖的妻子送给我当便器用了
…」

  「咕/// …咕/// …咕/// …」

  那是罗宣生平最爽的一次小解,当着唐昊的面将他的漂亮妻子按在胯下,像
是使用厕所般的将大半截肉棒伸进阿银的口腔中狠狠撒尿,一边聆听着她羞涩乖
巧的吞咽声,一边闭上眼睛踮起脚尖用力挺腰,将积压许久的尿液连带着压力一
起灌满了这只人妻美妇的食道。而阿银也只是低声呜咽着,虽有不情愿和困惑,
却最终还是乖巧顺从的含住龟头,将男性宣泄在自己口腔中的尿液都努力吞咽了
下去。

  被这份反差感刺激到脊背打颤的罗宣当场就舒爽到打了个寒颤,然后将阿银
翻了过来,无视着她的低声娇呼掰开了胯下人妻的肥美臀肉,直接在唐昊眼皮子
底下将粗壮狰狞的肉棒直挺挺的没入了阿银安产型的娇臀中,开始了一轮又一轮
的激烈抽送,将身下身材挺翘的美妇操干的发出了尖声悲鸣。

  「咕呜/// !!!———————」

  之后的数日中,每次唐昊出发寻找阿银时,罗宣都在惬意无比的和他正在寻
找的爱妻野合,他将阿银按在野外激烈的传统位打桩,示意阿银在自己腰身上卖
力起落,甚至公然抱着阿银在唐昊附近边散步边奋力抽送她的腔穴:

  在唐昊的寻觅途中,繁盛的杂草是阿银溅出的摊摊淫水和乳汁滋养的,空气
中常见的阿银气息是因为每次罗宣都刻意保持着极近的距离,近乎像是抱着阿银
散步一般绕着唐昊反反复复的奸淫着他香汗淋漓的妻子,连几缕破碎的蓝银裙角,
也是罗宣抱着「施舍的心态」随便丢在路边的。大概连唐昊也不知道,自己越是
卖力忘我的追寻,罗宣就越是兴趣盎然的变着法上自己的老婆,甚至于当着唐昊
的面将阿银的后穴狠狠的破处贯穿,勒着她的脖颈玩窒息奸的感受阿银腔穴剧烈
收缩的快感,又或者让阿银骑在自己身上昼夜不停的扭腰起落,把这只生性内向
的人妻奸到反复休克过去又被透醒,让她操的像是一只母狗一样低声呜咽求饶。

  也正是在这种不断突破下限的恶劣尝试中,罗宣又接到了系统给予的任务。

  【隐藏任务:在无催眠情况下,让清醒的阿银和唐昊告别,彻底放下旧有的
爱恋,完全沉沦于淫欲,奖励淫神催眠术升阶】

  「好…果然这只主角生母身上还有一点可以挖掘的支线啊~既然系统这样发
任务…那她肯定还是挂念唐昊的哎嘿嘿。」

  回到数日后的湖畔旁,意识到胯下这只蒙着眼睛挨操吞精吞尿的蓝银人妻的
心底还在心心念念着丈夫后,罗宣释然而舒爽的决定:好好的帮已经是自己贱妾
的阿银告别过去,彻底让她堕落在自己的胯下,成为第一个完全淫堕的人妻。

  「来吧,阿银,接下来再来宣誓一遍嫁给我,」

  「欸…不是已经嫁给过主人一次了么?」

  「这次不一样,有见证人哦,阿银先趴着吧,把屁股翘高点。」

  阿银还未注意到自己的挚爱就在附近,也没有察觉到主人语气的不对劲,她
像是犬类一样爬行着。在听到罗宣的话之后,这只似乎处于微弱的斯德哥尔摩症
结,又被叠加过永久淫纹的美妻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小女孩一样既羞涩又期待的小
声自言自语起来。

  「这次不一样…如果阿银好好配合~那主人就给阿银永远的肉棒哦~」

  半哄骗半认真的捧着怀中美人的发梢,指尖摩挲着她的脸颊,通过催眠反向
解除了阿银所受到的淫纹效果的同时,解开了阿银的蒙眼巾,让她的美眸从平时
满溢出桃心的催眠淫堕状态一点点恢复了有些混浊的平常样子后,一点点扳着她
的下巴让阿银恍恍惚惚的抬起头,视线落在了湖畔对面的唐昊身上。

  「阿银要宣誓,今后的人生,会彻底放弃自己以前的恋人,家庭,把一切都
交给主人的鸡巴,成为永远挂在主人肉棒上的新娘~」

  「欸…以前的…?呜嘶,头好痛…」

  久违的看见颓废的爱人后,被刚刚解除催眠的蓝银人妻轻声吸气,像是回想
起了若干不属于自己的糟糕记忆一样,捂住了额头,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于此
同时,罗宣已经从身后将她的娇软雪臀双手抱起些许,臃肿黝黑的阳具已经记不
清第多少次抵住阿银的娇穴,一杆进洞式的深深没入了她的子宫颈中,熟媚的人
妻名器在已经成千上万次的暴力抽送下已经开始完全适应了这根肉棒的每一寸,
近乎像是被镌刻在骨子里的本能般迎合着,整个绵柔娇穴紧紧的咬合住棒身,不
断震颤着摩挲忸怩不止。

  「记起来了吗…?我在阿银身上做的事…你已经永世是我的侍妾了…」

  罗宣低下头,双手环抱住阿银的两侧爆乳紧紧的挤压,大量的乳汁像是两处
喷泉一样溅满了整个草地,让阿银越发羞耻的娇颤呜咽起来。攥着阿银双乳的罗
宣一边用力挤压掐揉着,一边腰身重重的下压撞击起阿银的人妻花心,持续不断
的将粗壮狰狞的肉棒没入她的下体,帮助她回想起更多被自己粗暴侵犯的过往。

  「哈/// …哈啊…咕////…咕呜!!!」

  完全被解开了催眠束缚的阿银难以置信的摇晃起螓首,本来忠贞温柔的心智
被这大半个月的淫乱回忆所淹没了,她的咽喉中发出抽泣的悲鸣声,却很快被淹
没在了一阵阵沉闷的性器撞击和乳尖吸吮声中,罗宣像是聆听着仙乐般紧紧压伏
在这具熟女人妻的脊背上,下体持续的齐根没入耕耘不止,感受着阿银清醒后腔
穴剧烈的震颤感,咬着牙一下一下的重重泵入泵出,肉棒像是攻城锤一样反复叩
击在阿银娇软的宫房尽头,无比畅快的低语着,一直把她顶到崩溃的大声抽泣起
来。

  「你那么喜欢唐昊嘛…那在你被我换上婚纱,干的双腿都合不拢的时候,他
在哪里呢?」

  「呜…停…停下来…哈啊/// …不要再说了…咕呜…」

  「在你被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男人抱着到处野合,每天一醒来就要被内射
满满一子宫的浓精,解锁了几十种玩法时,他又在哪里呢?」

  「求求您…停下…不要再…呜嘶…不要继续了…阿银好难受…求求您…要我
做什么…」

  「在你彻底答应把一切交给我前,我就在他的面前操你,阿银,你有足够的
时间来慢慢对他呼救,我会一直奸到你答应我,奸到你答应宣誓永远侍奉我为止。」

  「…昊…昊…哈啊…哈啊啊…救救我…」

  男性宽广沉重的身体重重的压在阿银的美背上,像是野狗交合一样频繁快速
的后入着,每一下都比传统位更深的奸开她的子宫颈,每一下都重重的撞击进阿
银的子宫深处反反复复的搅动剐蹭着她的整个人妻子宫,用力耕耘着她娇穴的每
一寸,把这只蓝银花嫁人妻透到高仰起螓首,翠绿的美眸闭合,两行清泪沿着眼
角淌下,她不断的哭喊呜咽,对面的唐昊却始终毫无反应。

  【无声区结界:能够消去一个区域整整十二个小时声音传导的小型便携结界,
在这个区域内的一切声音不会被传导到外界,消耗50点淫神点】

  (这个傻女人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会给她呼救的可能吧…)

  聆听着身下美妇悲伤无奈的声声哭喊,罗宣嗤笑着舔舐起阿银雪白的侧颈,
胯部越发沉重的一下一下撞击着她的丰腴娇臀,粗壮滚烫的肉棒已经近乎完全齐
根扎入了阿银的花穴中,龟头不断的深深穿刺着她的子宫壁上的淫纹,即使没有
刻意开启,那份淫靡激烈,让女性直达云巅的恶堕快感也像是诅咒般刻入了阿银
的骨髓中,让她表情恍惚的摇晃起娇臀,迎合起男性的一次次撞击。

  …………………三小时后……………

  「喂…你那死鬼老公好像耳朵不大灵啊。」

  看着湖畔对面的唐昊安然昏睡的样子,罗宣骑着已经有些声音嘶哑的阿银,
在她的子宫内记不清第十几次内射,将整个人妻子宫都再次注满新鲜的滚烫浓精
后,有些同情的对身下大口喘气的美妇说。

  「咕…咕呜…昊…昊肯定只是太累了睡着了,他不会不管我的…」

  阿银自欺欺人的沙哑低语着,轻轻摇晃螓首,随着背后男性的灌精脸颊红的
就像是要烧起来一样,娇躯反复的打颤着。

  「那…咱们靠近些你再喊他…要不要?」

  罗宣似乎想起了更好玩的玩法,露出了阴险的表情,将一片狼藉的肉棒从已
经被内射到满溢的阿银小腹中「啵」的一声拔出,在她的背上和发丝上擦拭起来。

  「欸……?」

  似乎也没有意识到的男人这样好说话,阿银恍恍惚惚的转眸,看向了这个陌
生的连名字也不知道,就在自己小腹中大操特操了将近一个月,变着法将自己的
子宫用浓精浇灌过无数次的家伙。

  「毕竟我也不是真的想伤害阿银…那么…来吧,阿银,接下来的时间里,在
你的魂技辅助下我的精力是不会枯竭的,你每让我射出十发,我就沿着湖畔靠近
你的丈夫十几米继续和你做爱,这处湖并不大,我们走个…大概百米就能到他身
边了哦~不过,每次转移后,你都要换新的部位来侍奉我…比如说,已经在你的
骚屄里尽情射过了,接下来就不准用了。」

  「咕……」

  「要试试么?还是说想继续被我压着干子宫干到脱落?」

  察觉到这只蓝银人妻的信念动摇后,罗宣将滚烫的性器抵在了她的脸颊上,
像是逗弄宠物一样摩挲起来,感受着阿银的一双翠眸有些迷茫的注视着自己的性
器许久。

  「……」

  最终,这位蓝银美妇用指尖擦拭眼角的泪珠,撩起凌乱的发丝,屈辱地点了
点头。

        ———————四小时后———————

  「吸的再快点~不经夸的东西,刚刚还那么卖力的深喉现在就开始犯懒了,
已经第十发了哦…如果敢漏出一滴,这一发就不作数,知道么?」

  「唔唔…咕滋/// …咕滋/// …吸溜…吸溜…」

  已经转移过一次,距离唐昊更近的一处草地上,大口大口的扶着阳具吞吐的
阿银恍恍惚惚的在男性的胯下点头,一双雪腮卖力的凹陷下去,继续开始蹲在男
性胯下半窒息的深喉真空黏腻吮舔,被内射过的小穴滴滴答答的淌着浓精,乳汁
更是沿着小腹淌满了裙摆。随着一阵又一阵的激烈真空榨吮声,罗宣脊背惬意满
足的打颤,在她的咽喉中狠狠的爆射了出来。

        ———————五小时后————————

  「喂~你真的是蓝银魂兽么,奶水怎么就没停过啊?我看你其实是乳牛魂兽
吧?」

  「…请不要扯我的乳头…咕咿/// …」

  「谁让这对奶子上下乱晃的,自己捧紧点,这才第三发呢!」

  「好…好的…」

  第二次转移地点后,阿银幽幽的按照罗宣的要求低垂着眼角跪坐,颇为无奈
却也有些娇媚的努力捧紧挤压一对孕期产乳的巨乳,奶水像是小小的瀑布一样从
乳尖中淌出,用本该哺育儿女的绵软乳沟裹紧男性的性器脸颊潮红的闭着眼睛任
由他反复挺腰活塞运动,每次抽送都恶劣的顶到她的锁骨和下巴上,射精时更是
噗嗤噗嗤的溅满了阿银的娇颜和眼睑。

        ———————六小时后————————

  「呼…我说…阿银,你的腿这么漂亮,唐昊真的一次都没玩过?」

  罗宣爱抚着阿银的一对修长匀称的白丝美腿,反复的示意她弓起双足,用两
侧足弓一左一右的挟裹住棒身,像是足穴一样紧紧绞着肉棒上下起落,像是恋人
谈心一样对阿银聊天起来。

  「没…没有…他很正经的,没…没做过这些玩法。」

  阿银的视线幽幽的落到不远处还在昏睡的唐昊身上,似乎有些心疼,也夹杂
着些许无奈,双足不由得稍稍放缓了动作,只是紧紧的绞着肉棒根部。柔绵的一
对足底紧紧的萦绕摩挲着青筋凸起的棒身,温软紧致的黏着罗宣的性器上下剐蹭,
让这只美妇的脸颊逐渐羞耻到通红。

  「对,对,他就是个正经到连自己老婆积压了这么多性欲,还有这么多玩法
都没发掘就让给我操的绿毛龟。」

  「不…不许你骂他…呜咕…」

  回应阿银娇斥的是罗宣的一发爆射,浓稠的精液噗嗤噗嗤的将阿银的胸口和
脸颊都彻底溅射濡湿了。正在气头上的美妇恍惚的嗅嗅这股已经无比熟悉的味道
后,难以察觉的舔舐了一小口。

  「继续吧…还有九发。」

  罗宣的语气变得冰冷了许多,像是对阿银失去了兴趣一样,将视线挪向了别
处。这份冷淡让阿银有些惶恐,只得越发努力的双足环绞,继续努力开始了新一
轮的足交起落,用柔嫩的足弓持续不断的剐蹭起男性的棒身青筋。

        ——————————————————

  接下来的数小时中,罗宣在阿银的菊穴,腋下,乃至发丝缠交下都爆射了各
十次,浓精溅满了阿银的全身,让她的每一根发丝都被精液浸透了,等到连这只
理应精力充沛的蓝银人妻都彻底瘫软,罗宣也射的肉棒发痛,全身上下都满是被
射精过的痕迹时,两人终于抵达了距离唐昊只有五六米的地方。

  (【无声区】只剩半小时了,得落幕了。)

  罗宣的视线从系统的道具时限上挪开后,心底思忖着,在精疲力尽的阿银旁
边躺了下来,让自己即使射精能力被强化了几十次也依然有些疲软的肉棒高高挺
起,让阿银娇羞幽静的视线落到了上面。

  「这次…要我用哪里做…?」

  「骑上来吧,阿银,和我保持性交姿势。」

  「是…呜…」

  阿银脸红着撩起裙角薄纱,纤腰微微忸怩几下,纤手扶着肉棒缓缓坐下。那
被自愈能力无数次恢复如初的紧致蜜穴缓缓包裹男性的硕大肉棒,带着复杂的情
丝努力绞紧黏压着,低声喘息的活动起腰身,骑在罗宣身上一下一下的起落不止,
男性粗壮的肉棒深深的持续没入她的花径深处,顶的这只魂兽人妻低声呜咽着。

  「呼…来,让我们现在把你的阿昊叫醒。」

  罗宣捡起了一枚石子,当着阿银的面对着唐昊投掷了出去,石子慢悠悠的飞
过【无声区】,落到了唐昊身侧的树干上,发出了一声轻响。

  「………!」

  作为封号斗罗的谨慎直觉让冥想了一整夜的唐昊迅速睁开了眼眸,他迷茫的
环视周围,视线扫过了正在旖旎交合的两人:一位全身被精液浸透过数次,穿着
薄薄情趣婚纱的蓝银发美妇正纤手按在身下健硕男性的胸口,像是夫妻行房般缓
慢起落着。她一看到唐昊的视线,就尴尬的停住了动作。

  让阿银感到困惑的是,眼前的唐昊像是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一样,视线只是毫
无波澜的看了两人的方向几眼,就挪回了湖面上。

  「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在阿银的眼前,这位昔日与自己郎情妾意的丈夫深吸了一口气,将视线从两人
交合的方向挪回,自言自语着缓缓的站立起来,像是急于做别的事般,径直从两人
不远处急匆匆的走了过去。像是急于赶路般,唐昊目不斜视的穿过了自己妻子和他
人性交的现场,身影快速隐没在了森林中。

        「不…这不可能…你到底做了什么…?」

  「来,不对唐昊说再见吗?」

  罗宣佯装出同情的语气,一边暗自祈祷着这只睡久了又被提起来干了太久的
人妻足够傻,能相信这个过于荒诞的现实,一边扶着阿银的娇臀,示意她抬起腰
身,肉棒贪欢的持续进出着阿银的绵柔娇穴。

  「阿昊…为什么…到底是…」

  阿银的视线幽幽的看着唐昊的身影消失后,低低的垂下眼角,幽幽的吸气,
纤指攥紧了胸口,似乎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丈夫对于自己和陌生人的性交熟视无睹,
在数日不断的爆奸承欢中,她本来贤淑温柔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了,如今更是受
到了近乎心碎的最终打击。

        「看看你自己吧,阿银?你觉得自己还有哪里配得上他吗?」
        
         湖水的倒影中,阿银痴痴的看着自己的样子:昔日优雅贤淑的少妇如今已
经变得妖艳淫靡,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被男人的精液冲刷过,薄薄的棉制婚纱下
摆滴滴答答的淌落着奶水淫液精液的混合物,本该属于唐昊的人妻娇穴被撑到充
血,却依然贪婪的裹吮着陌生男性的阳具,小腹上的结草淫纹更是鲜艳的发亮,
像是刻录在奴隶身上的印记般。

         「…为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这是我?…阿昊…等一下…呜…呜咕…」

         彻底清醒的阿银捂住脸庞低低的哽咽抽泣起来,泪水滴滴答答的沿着指尖淌
落,远处的唐昊却早已经不见踪影了,她近乎呜咽着从男性的肉棒上提起腰身爬下,摔倒在草地上,乳尖的白汁滴滴答答的洒了
一地,挣扎着打算往唐昊的方向爬行。却被罗宣叹息着压住了后背,用手肘勒住了
咽喉,粗大的肉棒直挺挺的深深刺入了阿银的后庭,让她大口大口的窒息娇吟起来。

         「说,再见,唐昊,我就告诉你怎么回事。」

        罗宣快意的感受着这只人母美妻穴肉的抵触和寂寞感,粗壮的肉棒一次次的撞
击开她仅仅被开发过数次的屁眼,胯部一下一下的用力砸击在阿银的雪白臀肉上。
持续不断越发激烈的叩击着她最后的理性和忠贞。

           「再见…再见…阿昊…」

           精神已经彻底被无尽的激烈淫交,丈夫的熟视无睹,陌生男性的言语羞辱交
替折磨到彻底崩溃的阿银最终看着唐昊远去的方向闭上了美眸,聆听感受着炽热
性器在自己体内的一次次冲刺,低低的嘤咛了几声。

  【隐藏任务:在无催眠情况下,让清醒的阿银和唐昊告别,彻底放下旧有的
爱恋,完全沉沦于淫欲,奖励淫神催眠术升阶,已完成】

  【淫神催眠术(中级):对于一切生物都有不小概率生效的强效催眠能力,
当目标的数据能量越是强大时,该技能生效的可能性越低,目前最高应用上限为
魂圣,对于虚弱,昏睡,精神崩溃,自愿顺从的目标会,获得额外豁免效果。此
外,该项技能能用来修改生物的记忆,喜好,甚至性格。】

  「因为,阿银啊,唐昊他太希望你复活了,甚至找到了作为淫神信徒的我
……在我的精液浇灌下,阿银才得以极快的复苏,但是那时候的你虽然有了人形,
却依然虚弱的昏睡着,身体毫无起色,唐昊不知道怎么想的,自愿来求我,他
说,希望我能操昏睡的阿银,给她灌精到恢复健康为止……」

  罗宣读完技能介绍后,毫不迟疑的对身下瞳孔灰暗的阿银使用了催眠,开始
缓慢的罗织起虚假的记忆。

  「我告诉唐昊,淫神一脉的精液中毒是不可逆的,只要做了一次,阿银就会
长久的迷恋于和我做爱,甚至于自愿献身……你猜猜他怎么表态?」

  「他答应了?」被催眠术再度俘获精神,像是半梦半醒的阿银困惑的歪头,
完全难以相信的询问。

  「他说愿意把阿银献给我,甚至后来看着我每次操昏睡的阿银的时候,唐昊
都整天频繁的手淫自慰,那时候我每在你的肚子里射一发浓精,他能畅快的泄上
好几次,还主动要求我和你摆各种各样的姿势,把你全身能用的地方都狠狠的射
满。我操了昏睡的你大半年,他也一直自慰到下体出血,近乎彻底失去了性能力,
再也没兴趣自慰后,才答应我离开你,即使遇到也不多管我们的事了。」

  聆听完男性说辞后的阿银缓缓合上眼眸,回忆起这些虚假的记忆,将催眠术
所营造的画面一一阅览,悠长的叹息了一声后,再度睁开了那双好看的翠绿幽眸。
罗宣也缓缓松开了她,将肉棒从狭窄的菊穴中退出,等待着阿银的反应。

  「那,主人…」

  「我是淫神的眷属,我的本性就是不断侵犯他人挚爱,篡夺,占有,亵渎,
玷污,甚至摧毁的。但是……阿银,你是我第一个操到的女人,只要你答应把身
心献给我的话,我承诺娶你做我的侍妾,永远和你做爱,不会抛弃你。」

  「是……那妾身……之后就彻底,永远是主人的妻子了~」

  阿银混浊迷茫的眸子中重新涌现出色彩,她温润的娇声呢喃着提起裙摆,缓
慢抬起安产型的娇臀,异常乖巧的分开自己的一双圆润晶莹的美腿,裸露出薄薄
婚纱下已经被操的通红的人妻淫穴,繁茂的蓝银色阴毛已经被黏糊糊的精液和淫
水濡湿成块,连小腹上的心形淫纹也从最初清澈的蓝银色变成了淫靡的殷红色。
她努力用蓝银皇的繁盛生命力将自己的人妻娇穴恢复到如初,一点点的再次扶着
男性的粗壮肉棒抵在了自己的娇穴上,然后毫不迟疑的重重落下,几丝破处的鲜
血沿着黝黑粗壮的棒身淌下,浸透了纯白的婚纱下摆,也让阿银的脸颊流露出了
由衷的欢欣笑颜。薄薄头纱下的脸颊潮红,白丝手套下的双手紧紧搂着男人的脖
颈,腰身不断的努力上下摇晃着,帮助主人更深入的操干自己的淫靡子宫。

  「阿银……阿银愿意宣誓,会放弃从前的伴侣,家庭,家人……咕呜////」

  阿银被一击过于粗暴的子宫奸狠狠奸穿子宫壁的撞击刺激的高高仰起螓首,
整个人妻子宫都死死的垂下绞紧了男人的棒身,被操到变形的子宫壁开始快速的
自我愈合起来,彻底变成了男性肉棒的形状,破损的处女膜像是花环一样挂在龟
头冠沟上随着抽送摩挲着两人的性器带来无尽的瘙痒舒爽感,即使如此,因为寂
寞而发狂的蓝银娇妻淫穴也依然紧紧黏绕着棒身,咕滋咕滋的真空吸榨着。

  「把一切都给主人的鸡巴,永远……永远成为挂在主人鸡巴上的新娘~」

  「哈啊//…好…阿银…来…做我永世的花嫁骚妻吧/// …」

  罗宣被眼前白纱新妻的花嫁破处刺激到由衷的松开精关,浓郁腥臭的精液狠
狠溅满了阿银的整个子宫内侧后,意识到自己终于永久的操服了这个位面的主角
生母,将她彻底占有恶堕献祭,让这只娇艳的蓝银女皇自愿的化作了自己肉棒根
部上永久的一枚淫乱魂环,彻彻底底的成为了唐三的野爹。最后一缕微不可察的
气运沿着棒身缓缓涌上了他的脊背,宣告着这条支线的彻底落幕。

  【已篡夺到的位面气运:(10/ 100),完成位面之母阿银的誓约,获
得阿银魂灵肉身自在转换的权限(可受孕),解锁新称号:主角野爹,在淫堕唐
三其他亲属时,将能够通过和阿银的关系进行某种暗示,大大加速其堕落速度】

  P。S,对了想说一下,能评论的还是希望留下点想法,大家的关注和交流
是我搜集灵感的渠道,然后这几天要上班,要缓缓才能写婆媳。希望理解理解~

【无限淫神恶堕系统】斗罗篇第1.5间章 蓝银永世淫堕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