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收藏家】第14章 夜宴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zhtzzs
日期:2021/11/20
首发:sis001
字数:10811
         
              第14章 晚宴

  因为之前翻车和后来比赛的缘故,现在天色已经慢慢黑了下来。

  迟到了很久的宴会,开始了。

  宴会的场地就是在广场上,全露天举行。广场的中心燃起了巨大的篝火,四
周的桌子上摆放着各色的食物和酒水。有很多兽耳娘在广场上穿梭,享受着美酒
和美食,一时间全是欢声笑语。

  出乎雪乃意料的是,这场宴会看起来非常正常,食物和酒水虽然丰盛,但都
是正常的食物,宴会的场地上甚至连赤身裸体的奴隶都没看到,几乎所有兽耳娘
都衣着得体。

  之所以说几乎所有,是因为刚刚进入广场的帝王和麦昆,她们两人是唯一的
意外,她们两个,一个被一根金属棒从菊花处贯穿整个身体,被两个人抬着进来,
另一个屁眼儿里塞着根塞子,赤身裸体的跟在她们后面。

  帝王她们被安置在广场一侧最显眼的大舞台上面,由于帝王身体被贯穿无法
站立,只能以撅着屁股的姿势跪伏在舞台上,用屁股对着舞台下方。而麦昆则站
在帝王旁边,尾巴不安的晃动着,因为被很多人围观,麦昆雪白的皮肤因为害羞
变成了漂亮的粉红色。

  舞台上,站着一个像是主持人的人,正拿着话筒对下方介绍着帝王和麦昆犯
下的错误,大抵就是刚刚拉车的时候太过放飞自我导致的事故。以及后面的比赛
结果和处罚决定。

  「惩罚还有等会才开始,趁着这段时间,我先给你介绍我们队友。」凯尔希
引着雪乃,向着舞台的方向走去。

  在主持人开始讲话后,广场上大多数人都停止了交谈,认真听主持人讲话,
只在听到关键的地方的时候发出声小小的惊呼。

  但离舞台最近的地方,站着一圈与众不同的人,广场上的其他人都有意无意
的离她们有一段距离,她们中的少数跟其他人一样,在认真听台上讲话,不过更
多人却是在自顾自的吃东西或者在阻止吃东西的人,更有两个人在对舞台上的帝
王和麦昆挤眉弄眼的打招呼。

  「我说,凯喵,这是搞得哪一出?」这群人中的一个看到凯尔希走过来,对
凯尔希问道。

  「队长命令。」凯尔希冷冷的说道:「杏树,我说过很多次了,别叫我凯喵。」

  「嗨!嗨!军师大人。」杏树敷衍的回道:「这位就是传闻中的那个?」

  杏树看到了跟在凯尔希后面的雪乃。

  「嗯,十三洞天的雪之下雪乃,这个月会在我们这里做客。」凯尔希介绍道:
「雪乃,这位是杏树,一个名叫『大和』的国家的女王,境界是在第十境,虽然
战斗力可靠,但却是队里的问题儿童之一,经常有意无意的引出各种麻烦。哎,
有这么个女王,真亏她的国家发展的还不错。」

  「你说谁是问题儿童啊!」杏树佯装不满的冲凯尔希喊道,然后转过头啪啪
的拍着雪乃的肩膀对雪乃说道,「雪乃酱,别听凯喵胡说,早就听说过你了,这
个月我带你玩。」

  雪乃有些不习惯杏树的自来熟,但杏树头上的猫耳和臀后有着白色斑点的猫
尾是在是太可爱,猫奴雪乃实在是无法拒绝,她轻声回道:「谢谢,这个月就麻
烦你了,杏树。」

  (ps:杏树出自传颂之物2,亚人(白虎)。虽然身体娇小,但是个怪力无双
的巨剑狂战士。)

  凯尔希在旁边冷眼看着再次叫她凯喵,屡教不改的杏树,补充说道:「杏树
喜欢被打屁股,她臀部被打的时候反应很有趣,有机会你一定要旁观一次。不过
她经常闯祸,你一定有机会看到的。」

  「不必要的情报不用说。」杏树红着脸吼道,然后拽着雪乃的手,说道:
「走,别管凯喵了,我给你介绍其他人。」

  好吧,看来凯尔希说的是真的。雪乃看道杏树的反应,如此想到。

  虽然不是很习惯杏树的自来熟,但杏树明显比凯尔希更容易交往,更何况雪
乃无法拒绝杏树毛茸茸尾巴,于是顺势跟在了杏树的后面。

  杏树给雪乃介绍了其他人,互相打了招呼,这些人虽然境界有高有低,但身
份全部都是最高阶级的天阶,她们就是代表第三洞天的队伍了。

  久远,第十境,在队里主要负责后勤工作,是个优秀的药师兼厨房大厨。虽
然雪乃不知道这种受伤立刻就自己恢复的身体,为什么组团做任务的时候会需要
药师就是了。

  她跟杏树来自于同一个世界,那个世界只有两个国家,久远是另一个名为图
斯库尔国的天子。

  在洞天之外,天阶的人貌似大多都在其他世界都有自己的势力,没任务的时
候业余生活都很丰富的样子。

  凯露,另一个凯喵,猫耳和尾巴都是纯黑的样子,只有尾巴尖尖上有一段白
毛。第八境,是个实力高超的法师。

  佩可莉姆,第九境,和凯露来自于同一个世界,同属于一个名叫美食殿堂的
工会,除了雄伟的胸部以外没有亚人的种族特征,貌似是个纯种的人类。厨艺出
众,和久远一起负责厨房和后勤等。

  最后一个人是跟凯尔希来自同一个世界的第七境的黑道教父德克萨斯,这几
个人算上帝王和麦昆,这就是代表第三洞天的八人小队了。

  「那么,雪乃酱,让我们开始吧。你喜欢什么姿势?」互相介绍完后,凯尔
希向雪乃问道。

  「姿势?」雪乃不解。

  雪乃的疑问,有些出乎了凯尔希的意料,她愣了一会,恍然大悟般的反问:
「你,不会还是个处吧?」

  「什么意思?」雪乃不太清楚凯尔希这么说的用意,她身上能开发的洞全被
开发过了,怎么也跟雏不沾边,而且照莫德的习惯,她也不认为这里会有女人保
留处子之身,这种问题根本没有确认的必要。

  难不成是其他方面的意思?

  「我记得你们应该是每月都有一次惩罚大会吧,你从来没有参加过,甚至连
在旁边参观都没有过,对吧?」虽然是问句,但凯尔希用很确定的语气向雪乃确
认到。

  「嗯,我需要那一个月的完整时间做别的事情,这有什么问题吗?」雪乃问
道。

  「哦,没问题,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怎么做是你的自由。刚加入的时候,
很多人都会在最开始的时候选择不参加,只是半年连参观都没有一次的人很少就
是了。」凯尔希答道:「我说的处是另外一种,看台上。」

  凯尔希示意雪乃看向帝王和麦昆在的舞台上。

  刚刚互相介绍的时候,雪乃有意的控制自己不去往台上看帝王和麦昆的遭遇,
这好长一段时间过去,她们的情况却比雪乃想象的要好很多。

  帝王体内的拉车杆以及塞住麦昆屁眼儿的塞子已经被拔出来了,舞台的地上
有两摊水迹,结合刚刚雪乃模模糊糊听到的情况,两个人显然是刚刚表演完人体
喷泉。

  麦昆保持着撅着屁股俯身在舞台上,帝王却站了起来,走到了麦昆身后。虽
然从肛门处贯穿她整个身体的拉车杆已经被拔了出来,但赤身裸体的帝王身上还
多了些本不属于她的零件。

  「那,那是什么?」如果帝王身上多些诸如按摩棒,肛塞之类的东西,雪乃
绝对不会有任何惊讶,只是这次帝王现在多出来的零件,十分出乎她的意料。

  「模拟阳具,跟双头龙那种玩具不同,这东西跟真的男人的阳具一样,可软
可硬,甚至可以射精,而且能让人体验到跟男人一样的感觉。宅邸里任何人都能
让手环变成这个模式。」凯尔希带着果然如此般的神色跟雪乃介绍道:「话说回
来,你都加入快半年了,还不知道这个,也算是难得。」

  见雪乃确实是第一次见,凯尔希继续对她解释道:「哪怕藏品是奴隶,莫德
也不会让外人碰,但藏品之间,并没有禁止。大家都是想死也死不掉的长生种,
多年患难与共,相处久了,很多姐妹都是双性恋,不得不说,模拟阳具很方便。

  而且哪怕你参观过一次惩罚大会也不会这么惊讶,很多人尤其是奴隶都会用
这个来对被罚的人发泄,你以后会体验到的。」

  「这次的惩罚是,胜者要在舞台上把败者干到高潮,至于说是几次,随胜利
的一方喜欢。这本来就是队长她们之间的游戏,由赛跑的胜负来决定晚上的时候
谁是攻。这不过这次由于是惩罚要在广场上公开给大家表演罢了。」凯尔希解释
道,而且一边解释一边脱衣服:「我们也开始吧,你喜欢什么姿势?这方面你还
是个雏,放心,我会给你封个红包的。」

  这个惩罚跟雪乃想的好像有些不太一样,而且她刚刚也只是想为帝王争口气
而已,并不是她喜欢成为加害者一方。而且,雪乃有些在意刚刚凯尔希对帝王她
们的称呼。

  「请当我没说过之前的话,我的性取向很正常,至少现在还很正常。」雪乃
反悔了,拒绝了凯尔希的邀请,她感觉执行这个惩罚好像自己会比较吃亏的样子。

  「我是无所谓,这不是正式的惩罚,只是私底下的游戏而已。所以要不要执
行是你作为胜者的权利。」凯尔希耸耸肩,把刚刚脱到一半的上衣重新穿上:
「不过,你现在放弃只是因为还不习惯,我也不占你便宜,这次权利你暂且保留
吧,改变主意的话,随时可以找我。」

  「那就这样吧。」雪乃虽然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改主意,但还是这么回道,然
后她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你刚刚说,队长?」

  这时,舞台上,因为在拉车时已经有充分的刺激了,帝王并没有做什么前戏,
本不该出现在少女两腿间的阳具已经贯穿了麦昆。而且没有任何客气的,一只手
抓住麦昆的尾巴,把本来屈膝跪在地上的麦昆从地上提的站了起来,然后一边耸
动腰部,不断的进行活塞运动,力气大到『啪啪』的交合声传遍了整个广场,一
边不断的迈步向前,迫使麦昆保持刚刚拉车的姿势,向前前进。她们就保持着这
种一边交合一边前进的姿态,开始在舞台上绕场。帝王一边前进,还一边向舞台
下打招呼,麦昆则低着头,咬着嘴唇努力的抑制自己发出的『嗯』『嗯』的声音,
红着脸默默的往前走,两个人走过的路径上,留下了一串淡淡的水渍。

  「你好像产生了一些奇妙的误会,第七境的我不管是从实力还是加入这里的
资历来说,都是队里最低的,所以,我并不是这里的领导。」凯尔希对雪乃说道。

  「但是凯喵脑子很好用,是队里的狗头…不,猫头军师哦。」杏树在旁边补
充到。

  被打断的凯尔希的心情有些不快,说道:「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你们这里的队长是麦昆小姐,还是帝皇?」疑问确定,雪乃非常惊讶,她

  刚刚一直以为之前的那一场比赛是凯尔希仗着自己地位比较高对帝皇她们进
行霸凌,由于之前经历的原因,雪乃对霸凌者从来没有什么好感。所以之前才对
凯尔希充满敌意。但好像事情的真相和她想的完全不同。

  「副队长,白目麦昆。虽然经常跟帝皇一起犯傻,但其实是个非常可靠的人,
而且通常可以在关键时刻阻止暴走的帝皇。境界是第十二境,是位于全洞天里顶
端的高手之一。」

  「队长,东海帝皇。可能今天你见的帝皇很不像样,但这其实有一些特殊的
原因。

  各个洞天的序号并不是以先后来排序的,而是以每个洞天里最强者的力量来
进行排名的。第三洞天的主宰者,有不屈的帝王之称的东海帝皇。第十三境,这
里之所以是第三洞天,单纯的是因为我们队长的力量在全洞天中排在第三而已。
虽然后续位的排名偶有变动,但前三个洞天的排名自诞生之初,就从来没有变过。」

  既然不是霸凌,那帝皇为什么要这么做?莫不是她是个受虐狂吗?雪乃很疑
惑,而且…

  「我听说,只要跟莫德同一个境界,就可以无条件的脱离这里,获得自由?
这不会是骗人的吧。」雪乃把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当初我也找帝皇确认过,准确的说,确实有这规矩,不是骗人的,帝皇如
果想的话,她随时可以离开。而且这方面你可以放心,只要是正式的规定,所有
人都必须遵守,这里的所有人包括莫德。」凯尔希答道。

  「那为什么,帝皇不离开?因为麦昆小姐?据我所知还有一些达到这个境界
的,为什么都不走。」这个问题已经让雪乃纠结很久了。据雪乃所知,莫德的境
界也是第十三境,帝皇如果真的是第十三境的话,那她已经达成了离开这里的条
件。为什么她不离开,而且据莫德所说,全洞天里应该有复数跟他同一境界的人,
为什么她们都没选择离开?根据今天帝皇的遭遇,不离开的话哪怕是第十三境也
不会有什么优待。雪乃能想到的原因,也就是因为麦昆还不到第十三境,不能一
起离开的原因了。

  「不,不。她们有机会一起离开的,据我所知,莫德第十二境的时候,帝皇
和麦昆两个人都先后突破了十二境,想离开的话她们那时候就走了。而且麦昆现
在如果想的话,其实随时都可以突破。她现在只是因为要把根基打坚实一些,在
压制境界罢了。」

  「现在第十三境的人有九个,她们不离开的理由大体分为三种,这三种不同
的态度也代表了这里的三个阵营。」

  「一种是亲莫德派,就是字面的意思,她们不离开的理由就是因为她们是莫
德的死忠。嘛,虽然我觉的迷恋莫德那种人简直是奇葩,但可惜的是我的队长就
是这种奇葩,而且还是这群奇葩的领头人。」凯尔希耸耸肩。

  感觉自己好像也有些奇葩的雪乃沉默不语,等着凯尔希继续介绍。

  「还有一种是反莫德派,她们不离开的理由很简单,把自己遭遇的一切向莫
德报复回去。虽然洞天里的各种规则都是莫德定的,但这些规则莫德也需要遵守,
莫德特权的来源是规则中的一条,也是规则中的第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最强
者主宰一切。只要在力量的层面上成为洞天里第一,那立场就会立刻倒转。这一
派的领导人是队长的死对头,从来没有赢过队长的第四洞天的主宰者,你可能比
较喜欢这一派吧,听说你曾经公开发表过打倒莫德的宣言来着。」

  「我不认为抱团的人可以成为最强者。」对凯尔希的说法,雪乃既没有否认
也没有承认。

  「也不能算是抱团吧,不管是我们队长还是第四洞天的那位,都只能算是精
神领袖。说是三个团体,但也只是类似小圈子那样的感觉。连同好会都算不上。」

  凯尔希耸耸肩,继续介绍道:「最后一派是中立派,对莫德即不仇视,也不
迷恋,她们留在这里,只是单纯的想要利用这里提高自己罢了。因为各种原因,
洞天里的升级速度比外界要高很多。至于说因此遭受的各种惩罚,她们权当是缴
纳的费用了。这派里人数最多,而且跟其他两个同好会性质的团体不同,中立派
是洞天里唯一一个有明确自己组织的人。组织的领导人是第二洞天的主宰者,唯
一一个完美到从没受过任何惩罚的人。据说她的力量已经可以和莫德分庭抗礼了。」

  「在我的印象中,那个家伙受过惩罚哦。」雪乃循声看去,确是已经穿好衣
服的帝皇走了过来,插入了她们的对话。

  在帝皇推车绕着舞台走了九周之后,帝皇把麦昆送上了高潮。算是完成了这
场秀。在把已经腿软的麦昆送去休息后,帝皇穿好衣服,加入了这场对话。

  「帝皇你还好意思说?就是因为你拒绝了那边的合作请求,才导致我们这次
倒数第一吧。」见帝皇过来,凯尔希恼怒道。

  「不,不。倒数第一跟拒绝和她的合作没关系。事实上我们的综合得分比起
往年来说也不低。只是今年其他洞天的发挥都比她们往年要好罢了。」帝皇对凯
尔希说,并且补充道:「而且哦,凯喵。别跟那个女人走太近哦,不知道为什么,
我总感觉那个女人不对劲,非常不对劲。跟她合作绝不是什么好选择,看着吧,
跟她合作的人,将来会载大跟头的。」

  「虽然你的直觉确实很准,但你确定你说这话不是因为个人偏见吗?还有,
再大的跟头会有这次的大?我加入这里也有三百年了,着三百年中虽然没有拿过
第一,但也没有一次倒数第一吧?上次倒数是什么时候?」

  「我对她没有偏见,大概。」帝皇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上次排在末位,让
我想想,,,我记得没错的话,大概是在五百多年前吧,那次真的很够呛那。」

  洞天的序号是根据实力来的,但洞天里每年的排名和实力无关,而是跟每个
洞天每年任务的完成情况有关。实力强的洞天接到的任务也就越难,相对比较弱
的接的就是难度比较小的任务。总之,是个动态平衡的制度。实力强的并没有太
大的优势。

  洞天之间的评分相差极小,任务中一个微小的失误,就会导致名次大幅下跌。

  所以每年洞天间的名次变活都很大,第三洞天虽然经常是排在二三位,但偶
尔也会像这次一样翻车。唯有排名前两位的洞天是例外。

  第一洞天的主宰是莫德,他是裁判。除非有人的绝对力量能超过他,否则他
永远不会参与排名。

  第二洞天的主宰者号称已经具备挑战莫德的实力,而且与这个传言相称的是,
她带领的第二洞天每年都排在第一位,从无例外。

  每年的排名是有意义的。排名第一的洞天,洞天内的全员都可以获得一枚金
星,金星可以无条件的免去一个九级以及九级之下的惩罚。排在第二和第三的则
可以分别获得抵消七级以下惩罚的银星和四级以下惩罚的铜星。

  相应的,排在后三位的也有相应的惩罚,倒数第三名的话,洞天内的每个人
背负的惩罚等级都会加一,九级封顶。如果本来就背着九级惩罚的话,九级不会
变成十级,而是变成两个九级。意思就是说,如果一个身上分别有3级,5级,9级
三个惩罚,如果她的洞天当年排在第三位的话,在惩罚大会上就会受到4级,6级,
和两个9级的惩罚。九级惩罚之所以不变为十级,是因为九级和十级惩罚之间的差
距不是同一个量级。估计要十次九级惩罚,惩罚的强度才能勉强摸到十级的边。

  倒数第二名除了上面的一条之外,还会多一个九级的集体惩罚,作为年末惩
罚大会的压轴大戏,用地狱般的场景督促所有的人,来年要更加努力,绝对不能
让自己洞天的排名倒数。

  倒数第二名已然如此,倒数第一名则更加的严酷。

  作为最末尾,她们的洞天会成为每年年末惩罚大会的主办方,要负责准备惩
罚大会的场地,并要同时担任负责行刑的处刑人。与此同时,她们的惩罚也不会
在惩罚大会上执行。

  好吧,到这里为止,听起来并不像是惩罚,在有些抖s的人看来,这反而更
像是奖励。

  但是,这些看似是奖励的条件之外,还有一条。最末尾洞天里的全员会被暂
时剥夺当然的身份,在作为行刑者执行惩罚之外的时间,都要以奴隶的身份度过,
奴隶所要遵守的规矩,在此期间全部都要遵守。刚刚在她们手下哀嚎的受罚之人,
摇身一变就会成为她们的主人们。

  把惩罚分等级,既是威慑,也是保护。奴隶并不会有任何等级的惩罚,因为
主人对奴隶可以做任何事,几乎没有限制。

  洞天内,严禁私斗以及私下报复。但利用规则的光明正大的报复确并不禁止。

  而且,有机会但不利用会被视为怯懦的行为。这种情况,作为奴隶,所受到
的待遇可想而知。

  惩罚大会之后,各个洞天会根据排名把这些临时奴隶瓜分一空,带回自己的
洞天,直到春节结束。这些临时奴隶才能恢复自己的身份,回道自己的洞天。

  从惩罚大会开始到春节结束,大概十几天的时间,虽然看起来不长,但真正
所经历的时间确要比实际的时间长很多,不管是惩罚大会还是春节的庆典,都会
开启类似精神时光屋的时间结界,一天的时间在结界里面动辄就会变为一个月,
而且有些实力强大的洞天,同样有开启类似结界的能力。外界短短的十几天,可
能会变成时间结界里的几个月甚至一年以上。

  这并非危言耸听,很少有人去针对真正的奴隶,那即无趣也没有面子。但这
些本是跟自己同身份的对手不同,作为长生种,互相之间的恩怨纠葛,数都数不
清。再加上可能刚刚自己受罚的时候才在对方的手下花样的受辱哀嚎,新仇旧恨
一起算,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候手软。

  手软会被视为怯懦,会被认为不敢报复是因为害怕自己在将来落到对方手上
时遭到更严厉的对待。真正的奴隶中有很多这种人,但天阶中确绝不会有,因为
怯懦之人成不了天阶。她们会最大化的利用规则,来尽情的羞辱惩戒暂时的失败
者。并以此告诫和鞭策自己,绝对要做的更好,不让自己将来落在对方手上。

  洞天里的规则最终目的是为了培养强者,顺从的肉便器只是培养失败的副产
物而已。

  「可这次会很难捱。很多人都视我们为眼中钉,不会像往年那些倒数第一那
样比较简单的过关的。帝皇,我还是觉得当初和那位合作比较好。」

  「嗯,这次肯定会很难吧,记住这次的教训,来年继续努力吧。」帝皇说道:
「这次最后一名,最多算是陷马坑,每年都会有一个最后一名,也该轮到我们了,
虽然肯定会非常惨烈,但总归可以过去。但当初那位提出要跟我合作的时候,给
我的感觉是一个无敌深坑里藏着一个黑洞,栽进去的话就爬不出来了,所以离她
远点。」

  「还有哦,凯儿喵,我再说一次,最后一次。这次我们最后一名,只是单纯
的因为我们小队还没磨合好,而其他小队的人做的都比我们好罢了。跟是否与她
合作无关,更跟你在任务中的计谋无关。这是我们小队全体成员的责任。所以放
轻松,别让自己压力那么大,不管愿不愿意,都会有足够的惩罚来让我们记住这
次的教训。所以看开点,太过于纠结过去的话,会重蹈覆辙的。我们来年再洗刷
这次的耻辱就好。」

  凯尔希,加入第三洞天已经有三百年,但成为天阶,正式成为代表第三洞天
的天阶小队的一员,只有五年的时间。反倒是几乎跟她同时进入这里的德克萨斯,
在一百年前就已经是小队的一员了。

  在凯尔希加入前,第三洞天每年的排名大多都是在二、三位。但凯尔希作为
军师加入后,第三洞天的排名连年下降,终于在今年冲底成功。凯尔希无论怎么
想,这都是自己的责任。

  第三洞天这几年的排名滑落,跟凯尔希有关,但确实不是凯尔希一个人的责
任。之前的小队都是靠着帝王的直觉来行动,虽然往往都很准确,每年的排名也
相对稳定,但是这种方式存在上限,第三洞天和第二洞天的实力相差不大,但第
三洞天从来没有拿到过第一名就是明证。

  想要成为第一的话,除了直觉,还需要智慧。靠直觉行动,虽然方向不会错,
但是对于各种细节的处理确会非常粗糙,而在和第二洞天的竞争里,差的往往就
是这些细节的处理。所以才需要一位像凯尔希这样老谋深算的人靠着智慧来进行
行事细节上的打磨。由帝皇决定前进的方向,然后由凯尔希制定各种细节,这样
才能真正和第二洞天一决高下。

  但这跟加入一个打手不同,相当于整个队伍的行事风格的彻底转变,当然会
有阵痛期。排名越来越低的原因也是因为凯尔希对队伍的影响慢慢变大,队伍的
形式风格由原来的纯直觉流的莽夫转职成了现在的有大脑的莽夫。虽然现在队伍
的综合实力确实有所下降,但现在的上限却比之前纯靠直觉的方式要高很多,只
是新的队伍还需要时间进一步的进行磨合和锻炼,把新的职业练到比转职之前更
强。

  看着凯尔希晦暗的脸色,帝皇无奈的叹了口气,但也不再继续劝说凯尔希了,
毕竟现在旁边还有客人在。因为种种原因,帝皇终于可以和雪乃正常交流了。

  「小雪乃,比赛的的时候表现的非常好,能赢比赛多亏了你,多谢你了。」

  帝皇先是对雪乃道谢,然后继续说道:「请别生凯尔希的气,之前凯尔希之
所以这么做,都是因为我的命令,并不是凯尔希想那么做。」

  「不,没了解清楚情况的我也有责任,不过,帝皇小姐,能问你个事情吗?」
雪乃回道。

  「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嗯,帝皇小姐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方便的话可以告诉我吗?」通过刚
刚的对话,雪乃理解了这不是霸凌事件,但却完全不能理解帝皇为什要这么做。

  「没有什么方便或是不方便,原因有两个。」帝皇回答道。

  「我们已经有五百多年没有成为最后一名了,所以要提前适应一下奴隶的生
活。否则之后正式成为别人的奴隶的时候,可能会有人撑不住。这次笼罩整个洞
天的时间结界就是为了准备惩罚大会的同时让大家适应才开启的。作为队长,我
们需要起到带头的作用,至少要在第一天的时候,身体力行的告诉大家,我们必
须要做好准备的现实。之后这类的事情大家会轮流做的,因为不提前适应一下的
话,临时奴隶可能就会成为永久奴隶了。」

  「第二个原因则是顺便的。训练员给我了个委托,让我帮你做好接受之后惩
罚的准备。因为之前听说过小雪乃你的事迹,所以我接受了这个委托。」

  「?」听到帝皇这么说,雪乃依然很疑惑,她确实是来学习怎么扮成个兽娘
的,但这跟帝皇先虐待自己一顿有什么关系。雪乃没有把自己的疑问问出来,因
为帝皇立刻就把具体的原因告诉她了。

  「帮你做好准备并不单纯指的教你怎么作为兽娘爬,只是这个的话,随便找
个训练师或是调教师,学上两天也就差不多了。训练员给我的委托是让你做好心
里准备。

  新人加入的时候,惩罚一般是由低到高,会有个逐渐适应的过程。但你因为
最开始立下的目标就过为远大,导致给你的任务难度要比寻常新人难很多,所以
你第一年的时候就背上了过多的惩罚。期间你又从没参加过你们那举行的每月的
惩罚大会,把惩罚都拖到了最后。虽然你通过不参加惩罚大会来挤出时间的决定
并不算错,但没有参加过惩罚大会导致你对高级惩罚的惩罚强度的认知出现了错
误。照你现在的状态,你是决计熬不住的。」

  虽然雪乃想说自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想到刚刚帝皇被拉车杆从肛门处
整个贯穿的样子,确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所以帝皇你才在我面前演示了一下高级惩罚的恐怖吗?」雪乃带着些歉意
问道。

  「别放在心上,这只是顺便的事情。因为刚才说的原因,你不来的话我也要
怎么做。」帝皇安慰雪乃道。

  「……」雪乃无言。

  「不过,之所以这么做还有另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不这么互相熟悉一下,接
下来的一个月,我会不好意思对你下狠手的,小雪乃。」帝皇的语气不复刚刚的
亲切,第一次在雪乃面前露出了冷酷的声音:「虽然你并非自愿,但之前比赛时
你给我的痛苦,我会在将来的一个月慢慢的还给你的。」

  帝皇的态度变化的这么快,让雪乃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既没有惊慌也没有气
愤,平静的问道:「这也是为了让我做好准备的方法吗?」

  「这里没有人会对你手下留情的。不安,恐慌,羞耻,愤怒…哪怕是我,在
这种时候也会有这些情绪。而你作为外来者,则是最好的发泄对象。」帝皇没有
正面回答雪乃的问题,而是这么说道:「但这一个月里假如你能提前完成课程,
成功通过我的考核。那么在这一个月剩余的时间里,我们全员都会作为奴隶服侍
你。如果你能做得到的话,你大可以十倍的报复回来。」

  ……

  非常感谢。」听了帝皇的话,雪乃沉默了一会儿,郑重的道谢道:「我大概
能理解帝皇小姐要告诉我什么了,请问我的课程,什么时候正式开始?」

  「等宴会结束之后,你休息一晚,明天开始。」帝皇恢复了平时的语气,答
道。

  「可以现在就开始吗?」雪乃问道。

  「你确定?久远和佩可做的食物是很美味的哦。」帝皇反问道。

  「我对帝皇你的尾巴和耳朵非常感兴趣,非常想骑在你的背上尽情的玩弄一
番。所以现在就开始课程吧。」雪乃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宴会中舞台上
应该有节目助兴吧,我也得还你和麦昆的人情,否则之后我会不好意思对你们下
手的。」

  「哈哈,哈哈哈。」听了雪乃的话,帝皇开心的笑道:「雪乃你果然聪明,
糟糕了,这样下去,还真的可能让你提前通过考核。」

  「反悔了?」

  「不,我说了,不管是你还是我们,都需要提前适应,如果你做的到的话,
在剩下的时间里,你可以对我们做任何事。」帝皇保证到:「不过在那之前,你
还需要努力才行。上舞台吧,让你的第一堂课作为节目,给大家的宴会助助兴。」

  雪乃没有任何犹豫的向舞台走去,她的课程开始了。

  不,是对她的公开调教秀,开始了。

  ps:第三洞天这段剧情本来不在最开始的大纲中,写的时候写high了,所以
加了这么一大段剧情。

  然后不出意料的,剧情写到这里的时候,卡文了。

  因为卡文的原因,这章的肉戏也没想好,所以导致了基本没有肉戏,这章就
成了补充设定,增加剧情合理性的一章,辜负了一些朋友的期待,抱歉了。

  不过这种文,人物的行为,本来就不可能完全合理,所以大家凑活着看吧。

  另外,有关于第二洞天的主宰者,就是常年排在第一,没有受过惩罚的人物。

  完全想不到有哪个角色符合这个人物的设定,请问各位有没有想法,有的话
请提出来。这个人还是个未来的主要角色,总不能在同人小说中原创一个人物吧。

  下一章应该不会卡文了,发出来的会快些,大概……

  因为这章没什么肉,想等下章写完这一大段剧情两章一起发的,不过这次很
久没更新了,就先发这章来骗评论了。大家见谅。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