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游戏一:欲仙女侠折戟黑风寨】二催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bzbz
2021年8月28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6257

  卢晴虹慢慢清醒,天蒙蒙亮,大约是早上四五点钟左右。想起自己所作所为
也是一阵羞恼。在癫狂的时候欲望充斥着大脑,自己为了得到更多快乐,仿佛变
成了另外一个人,什么矜持都顾不得,腥臭和精液仿佛成了美味的食物,敏感的
肉体需更多抚摸,渴望一根根大鸡巴插入自己的水帘洞。四人耕耘了大半个晚上,
卢晴虹武艺高强体力充沛,到后来反倒是王虎三人体力不支,在卢晴虹的需求下,
他们三人又是吃药又是使用玩具,才堪堪满足了需求。她现在下体还插着一根假
阳具还未拔出,身边昨夜还挺立的三根鸡巴瘫软不负雄威,三只手摸在她的身体
上,只是他们三人睡得昏沉。

  「啊……」卢晴虹将假阳具拔出,带出灌注在内的残留精液,自己却感到些
许空虚。本就想继续享受,但眼瞅天色渐亮,唯恐耽误了正事去城主府向城主询
问信息。她坐起轻皱秀眉,小穴内仍留部分精液;头发和脸上,甚至足底也同样
被三人射了不少,只是早已凝固,散发刺鼻的臭味充斥她的鼻子。

  「小娘子,又想要了吗?」牛二先后缓过气来,看到淫乱的美人坐立在身边,
鸡巴不由的勃起。说话声将张王二人吵醒。牛二伸出双手,一左一右玩弄卢晴虹
的身体,手法娴熟,一只手揉搓卢晴虹的乳房,手指轻拢慢捻揉搓着挺立变大的
乳头,一只手沿着纤腰摸向翘臀,他跪坐在床上,肉棒高度与卢晴虹头相平,一
边伸手按住卢晴虹的头,一边说道:「小美人,小欲奴,来尝尝主人的肉棒」。

  卢晴虹被牛二立起的鸡巴吸引了几秒,下阴觉得空虚,想到了昨晚上被大鸡
巴插入填满。但倘若再浪费一天,又不免在以后的任务中时间紧迫。她纤手一扬
就将张牛二人点了穴。王虎清醒后比自己兄弟谨慎还未来得及作怪,见卢晴虹随
意就将他们二人制住,也是一阵害怕。王虎也是无语,色字头上一把刀,牛二这
个性格,早晚死在女人肚皮上。他唯恐女侠杀人灭口,于是暗自戒备准备逃离,
见兄弟不知死活也是毫无办法。但如今看来,卢晴虹想要对付自己三人不费吹灰
之力,自己也就熄了逃跑的心思。采花多年,也是听其他兄弟说过些许女侠沉迷
肉欲,只是自己是第一次见识到罢了。

  卢晴虹随手用干净的轻纱布抹去身上的污秽,只是还剩大片的白色精斑需要
用水冲洗。她见身上肮脏怕污了衣服,拿过一块干净的布,从窗边的水盆内沾了
水擦拭身体。卢晴虹迟疑了一下,赤裸的身子站在窗边,背对三人,只留给他们
一个背影。熟话说「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昨夜少女的酮体没少被他们摸
看揉玩,今日三人却是看不全摸不到,只能看到光滑的后背与翘挺的后臀,三人
急切的百抓挠心。手腕上戴着手环,卢晴虹如何不知他们所想?身后三人紧盯着
自己露出的背部,紧盯着被布勾勒出的曲线,想再狠狠的操自己这个淫荡的暴露
狂。卢晴虹看着天空渐渐亮起,偶尔有早起的小贩劳夫路过,起个早砍柴准备开
市。倘若有人抬头,就会看到一位身材曼妙的女人身体。昏暗的屋内,不知是激
动还是羞愧,卢晴虹轻轻的颤抖。她脸上红的发热,白布布边擦拭白嫩的手臂与
小腹,布边有意无意轻轻擦过挺立的乳头,水珠顺着光滑的皮肤,流入腹部的沟
壑。她抬腿一只脚站立,一只脚踏在窗台,压下身子,乳房贴着大腿擦拭足底。

  「身体好热,小穴都被他们看光了。如果没有点穴,一定又被玩的泄了吧。」

  「不行,再这样下去又要耽误时间了。」「好痒,好想用手挠啊。」卢晴虹
擦拭完身子,随手内力一吸,就将轻纱包裹在身上,倘若不见那若隐若现的乳尖
与小穴,就仿佛是一位绝色女侠。卢晴虹翘着腿坐在床边,摇着脚踝晃着赤足:
「倘若不是时间紧急,本姑娘还想陪你们玩玩。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关于黑风寨
的消息了吧。你们三人中,谁对黑风寨最为熟悉?」

  王虎见此女欲望又上身,双眼贼兮兮咕噜咕一转,一边贼溜溜的盯着裸漏的
锁骨,嘴上却恭敬说:「这就向女侠告知。只是二位兄弟粗鲁并非本意,希望女
侠能够解了穴道。女侠今日忙碌,还请让我们兄弟三人为女侠按摩缓解疲劳。至
于黑风寨的消息,我们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卢晴虹何尝不知道他们什么心思?只是她自己内心也期待,遂将二人穴道解
开,对王虎妩媚一笑:「你也来吧,给本姑娘揉腿。」粉嫩的脚趾轻轻张开又闭
合,玉足白里透红。张牛二人老老实实的上前揉肩捶背。王虎向前走了两步蹲下,
双手在娇嫩的皮肤上揉捏,一遍抚摸一边说道:「那黑风寨就在东南处最高的山
上,据此地十二里。黑风寨的头领,与自己还算有些交情。自己初出江湖的时候,
在宁州地带讨生活。这宁州比较冀州更加繁华,侠客云集,且名震江湖的眷侣—
—降虎双侠也在此地,我们这些小贼平日老实无比,最多也就敢偷些文钱。」说
话间向张牛二人使个颜色。张牛二人也看出模样,慢慢挑动卢晴虹的情欲。牛二
一只手轻轻揉肩,一只手慢慢向下轻轻摸着卢晴虹的翘臀。王虎仿佛手滑摸到了
卢晴虹的脚上,手指轻轻在足底一挠又迅速收回,让卢晴虹差点叫出来。三人手
法娴熟,却都未挠到痒处,让她愈发心不在焉。

  降虎双侠据说修行自同一门派,男的叫李青云,女的叫张绣臻。从小感情深
厚,在十年前在宁州行了许多侠义之事。黑风寨的头领名叫李四痒,与王虎一样
在当时只是一个小贼,一次偷窃中被二人抓了个正着,与王虎被关同一间监牢,
王虎与李四痒也算有了不少交情,直到王虎离开宁州与张牛、牛二一同在各地采
花,便再没有相遇了。「直到在冀州安家开店,黑风寨突然主动找上门来,说李
四痒成立了黑风寨,想要让我们为他们提供消息,且以迷药为报酬。我等早已金
盆洗手,且冀州城治安良好,怎么敢答应?他们为打消疑虑,告知我们官府之中
也有他们的人,我们不得不答应了他。」

  「那山寨中共有有多少人?你是否知道,黑风寨除找到你们之外,都还有谁?」
卢晴虹好奇。王虎告知:「山寨之中只有四十余人,但一次李四痒喝酒后所说,
他背后似乎有突厥人指使,偶尔有最多近百人来往。但其中有四人最是不凡。四
人中有一书生,做了黑风寨的管账先生,本是汉人却似乎认贼作父,使得一身好
轻功身法,速度奇快,擅长使用药物。其余三人都是突厥人。至于官府中人,我
确实知晓。」说道此处,王虎抬头瞥向卢晴虹,隔着轻纱看向卢晴虹的私处。卢
晴虹轻抬大腿,裸足压住王虎的头,不让他抬头窥视自己的嫩穴。王虎抬头舔向
卢晴虹的玉足,卢晴虹下意识想要缩回却被王虎抓住了脚踝。他嘿嘿一笑:「女
侠,我们来做一个约定如何?冀州城城主在那皇庭中也有关系,还请女侠切勿再
告知他人。」

  卢晴虹感觉身体越发燥热,也不挣扎,任由王虎仿佛品尝美味般舔舐自己的
玉足。张牛与牛二坐在身侧,揉搓着卢晴虹的奶子,两根手指捏着充血肿胀的乳
头,二人亲吻着卢晴虹的脖颈与锁骨。卢晴虹媚眼如丝,说道:「我答应你就是
了。有什么约定,本姑娘答应你了。只是丑话先说在前面,」她伸出双手握住两
人硬住的鸡巴,左腿向下,脚趾蜷缩抓住王虎的挺立,说道:「如果你们敢别有
用心抑或有所隐瞒,我就把你们的下面给切下来。」

  接下来,就是付出代价的时候了吧?他们会怎么玩弄我呢?身上好不容易擦
干净,可不能再让他们射个满身。卢晴虹心想。

  王虎连忙说道:「不敢不敢。只要女侠在我们供奉的神像面前立下誓言,小
人就把所有事情告知。」卢晴虹不疑有他,说道:「你且将雕像拿来就是。」王
虎仿佛早有准备,一边从身后一个包裹内取出雕像,一边说话转移注意力:「那
个人就是冀州城城主之子。小人的很多玩具就是从他那边得来……」

  「什么?你说的可是……」卢晴虹正待追问,就见王虎手抓一个奇怪的雕像
对向自己的眼睛。

  【突发任务- 雕像】稀有级物品,有着改变人类意志与思想的能力……

  「被算计了!」卢晴虹尚未看完所有字便觉不妙,她纤手一扬,试图以内力
隔空点穴,张牛与牛二似乎早有准备。张牛身体健壮,用手臂箍住纤细的脖颈,
大力之下卢晴虹吐舌翻眼,伸向王虎的手下意识的回抓。只是还有另外两个人也
在防止卢晴虹反抗,牛二见卢晴虹力大,狠狠的将假阳具插入卢晴虹的小穴。
「啊啊啊啊……!」猝不及防下,空虚的肉穴被大力填满,手上的力道顿时减少
了一分。牛二见作用明显,用手疯狂的抓住假阳具来回抽插,下体发出「噗嗤噗
嗤」的水声,液体喷了一地,牛二的舌头也大力吮吸着卢晴虹的乳头,咬舔拉扯。
王虎一只手拿着雕像对着卢晴虹的双眼,一只手大力的揉搓另一个乳房。

  「啊啊啊啊啊啊啊!」双拳难敌四手,卢晴虹猝不及防之下,沦陷在了众人
的攻击下。双眼上翻无意识的流出泪水,口水从小嘴里滴落在身上,全身因小穴
被假阳具抽插剧烈的痉挛。

  「停止反抗,停止挣扎。停止思考!」雕像的双眼散发着奇怪的粉光,卢晴
虹逐渐停止挣扎,只是呆呆的看着雕像。

  【突发任务- 雕像】稀有级物品,有着改变人类意志与思想的能力。依据使
用者与被使用者的意识,可篡改、遗忘、改变人类的意识与记忆。被使用者的意
志与使用者意识差距越大,催眠时间越短。

  任务规则:被雕像注视。

  任务奖励:游戏结束时,获得物品【催眠雕像】「老大,成了!」三人见卢
晴虹停止挣扎,都是松了一口气。张牛看到手上被挖出的指甲印,气的狠狠的拍
着卢晴虹的屁股。「啪!啪啪啪!」不解气的拍着两瓣屁股,大力击打中,屁股
上却没有什么手印。卢晴虹的脸上隐约有痛苦的表情,只是自身的情感都被压抑
住了。

  「老大,这次赚翻了!这么极品的女人我们要好好玩弄玩弄。可惜,要是能
一直留着就好了。张牛叹道。」

  「没什么的,要是没有这雕像,我们也不可能玩到这么多女人。」王虎拔出
假阳具后,淫靡的粉色白虎满是液体,小穴一张一闭的。

  「下面那张嘴想吃了吧,大爷马上就来喂你了。」牛二急得想立即入穴,却
被王虎制住。

  「你不要打扰我。让我先用神像将此女控制住才是正道。在此之前,先让我
来问问她到底是干什么的。该死的李四痒,他玩弄张秀臻却牵连我们被追杀。」

  王虎手拿着雕像,让雕像双眼中的红光照射到卢晴虹脸上。

  「告诉我,你是谁?你来此地的目的是什么?」

  「我是玉仙女侠卢晴虹,来冀州是为了剿罚黑风寨,调查好友沈落霞的下落。」

  「老大,沈落霞这个名字是谁?」张牛听闻这个名字略微耳熟,向王虎问道。
「这次还以为这个叫卢晴虹的是为了降虎婊子张秀臻而来。你说沈落霞?沈落霞
是朝廷中的名铺之一。前些日子听李四痒神神秘秘的说他们玩了个大的,难道他
们把名捕给抓住了吗?」王虎回道。

  「如此说来,玉仙女侠……沈落霞的好友。莫非!这就是那个玉仙仙子?」

  三人都是欢喜,自己钓到了一个大鱼!名动江湖的仙子就赤身裸体的被自己
三人亵玩调教,且很快就要成为自己的奴隶!可惜黑风寨实力强大,自己三人留
不住,否则有极品美女每天伺候,岂不美哉。三人迫不及待的催眠后玩弄一番了。

  牛二坐在卢晴虹的身后,伸出鸡巴在股沟那摩擦着,马眼流下液体,蹭光滑
的后背,双手揉卢晴虹胸前的软肉,张牛和王虎各抓住卢晴虹的一只纤手,为自
己撸着鸡巴。

  王虎手拿雕像,对卢晴虹说道:「和我一起念。高洁是我的伪装。我卢晴虹
不是什么优雅的玉仙仙子,而是表面高傲实际上欲求不满的欲仙婊子。」

  「高洁是我的伪装。我卢晴虹不是什么优雅的玉仙仙子,而是表面高傲实际
上欲求不满的欲仙婊子。」原本面无表情的卢晴虹脸上充满着欲求不满。

  「我卢晴虹没有丝毫羞耻,衣服是我的束缚,做爱是我的爱好。」

  雕像眼中射出的粉色光芒中充满了一个个符文。王虎与卢晴虹每说一句,粉
芒中的符文就冲入卢晴虹的眼中,光芒就暗淡一分。

  王虎大鸡巴一顶,对着卢晴虹的俏脸一阵喷射,满脸都是精液。

  「精液是我最喜欢的汤,我最爱吃的是肉棒。每当我听到喝汤时,我的欲望
会绽放。」

  仿佛是闻到了美味,卢晴虹伸出舌头舔着嘴边的精液,她紧盯着眼前的肉棒,
眼中满是迫不及待。一个暗示在卢晴虹心底落下。

  「肉奴隶是我卢晴虹的代名词,无论服务对象是乞丐还是富豪。我是低贱的
肉便器,无论对方是谁,都期待对方的捆绑凌辱。」

  那粉色的光并没有稳定的注入卢晴虹的眼里,而是破碎了。粉光中的符文小
部分冲入卢晴虹的眼里,大部分消散了。虽然粉色的光又恢复了正常,但变得异
常暗淡与细小。

  「老大,这是什么情况?以前不都是很正常吗?」见状三人都愣住了,张牛
问道。

  王虎很想回一句「我不知道,」但还是推测:「我们之前的对象都是普通的
女人,而她可是女侠。你要操普通妇女只要一分力气,操女侠就要百分。只是,
还有那么多的暗示没有录。」

  张牛想到了什么,回屋去拿一些物件。牛二看到绝色的痴女早已忍不住,对
王虎说道:「大哥,你先想着,我先爽会。」他就径直对着后庭抽插起来,只是
女人没有什么反应。王虎想了许久,让牛二停下。拿着雕像对卢晴虹下了最后一
个暗示:「我卢晴虹对王虎张牛牛二充满信任。」

  「我卢晴虹对王虎张牛牛二充满信任。」随着光芒破碎,卢晴虹也醒来。

  「你们在干什么,等等,」卢晴虹眼前一黑,还未等她完全明白过来,王虎
甩着鸡巴拍打在她脸上,说道:「贱奴,快点跪下叫主人,求我们的话,就让你
喝汤。」

  「精液是我最喜欢的汤,我最爱吃的是肉棒。每当我听到喝汤时,我的欲望
会绽放。」「高洁是我的伪装。我卢晴虹不是什么优雅的玉仙仙子,而是表面高
傲实际上欲求不满的欲仙婊子。」「我卢晴虹没有丝毫羞耻,衣服是我的束缚,
做爱是我的爱好。」一个个暗示浮现在卢晴虹的心中,似乎是另一个人在对她说
话,又好像是自己内心的真实独白。两个幻影组建合二为一,只是重叠后并不完
美。「肉奴隶是我卢晴虹的代名词,无论服务对象是乞丐还是富豪。我是低贱的
肉便器,无论对方是谁,都期待对方的捆绑凌辱。」这句堕落的宣言是不完整的,
但即使如此,卢晴虹依然受到影响。

  「啊啊啊啊,这种感觉是……请,请主人给我吧。」卢晴虹盯着鸡巴,小声
说道。成功了!王虎牛二暗喜,即使是女侠也逃不过。

  「啪啪!」牛二狠狠的拍了卢晴虹的屁股,「贱人,你要自称母狗,你只是
一只奴隶。说清楚,你想要什么?」牛二说话时也停止抽插,王虎与张牛上下其
手挑逗着敏感,挠着高耸的乳尖,轻舔光滑的小腹。张牛回到屋内,手上拿着些
玩意。他走到卢晴虹身前,伸手捏住香艳的小舌,将一粒药丸不由分说的塞入口
中。

  「这是什么?好热,身体更热了。」

  卢晴虹的手胡乱抓着,她伸手伸向床上的假阳具,被牛二抓住拷在背后;双
腿不住摩擦,却被王张虎牛二人掰开,一人固定住一只脚,手指挠着脚心。全身
到处都是刺激,但欲望不能得到解放。三人身上的味道是美味的,那是精液的香
味,是最美味的东西。卢晴虹感觉脑袋中有了一声炸响,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
是享受!填满!蹂虐!凌辱!她在外人面前是个高傲的女侠,但在这三个人面前
可以放下一切,要做下贱的奴隶。

  卢晴虹的双眼迷离,身子左右摇晃却无法自我慰藉,头向王虎的肉棒伸着,
王虎就像逗狗一样肉棒若即若离,肉棒往左卢晴虹绝不往右,肉棒向前绝不往后,
小舌始终尝不到肉棒的滋味,口水无意识的滴在纤细悠长的大腿上。她终于忍不
住:「贱奴想要鸡巴,贱奴想要主人操母狗的骚穴。请主人给贱奴吧。」

  三人闻言才上前。洁白双腿呈「M」字大开,泥泞的小道等着探索。舌头像
狗一样在嘴唇外伸着。挺立着上半身,高耸的乳头,柔软的乳房等待着征服与蹂
虐。王虎直通泥泞的细窄隧道,深浅快慢直达深处,卢晴虹双腿紧紧箍住他的腰。
后庭早就被牛二占据,空余的双手在乳房上抓捏。张牛拿着奇怪的仪器,对卢晴
虹三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

  自己被留下了证据,照片是奴隶的证明!自己被照片所威胁,之后再也不能
反抗!

  一切都变成了黑暗,自己也不是奴隶。卢晴虹推开游戏仓盖,不知是庆幸还
是懊恼,家里停电了。

  咕咕咕,好几个坑只写了一半。诡秘同人,淫堕跑团,类不死魔女。边写边
改,本来是送女主去贫民区的,写着写着没灵感就直接堕落了。结尾有点突然。
以后应该做个大纲的。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