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霸图】 第5章 你妈操起来真爽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狸八百
2021/06/01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0,918

            第5章:你妈操起来真爽

  徐玉琴想要挣扎,可柔弱的她根本无法挣脱束缚,下体传来了一股灼热的气
息,她心理很清楚,这男人已经疯狂了,已经到了最后时刻,只要一挺腰,陌生
的肉棒就会直接插入她的体内。

  还好,她看到了自己的丈夫和女儿。

  「唔唔!!」徐玉琴在挣扎,虽然嘴不能言,但她能通过眼神和挣扎,寻求
帮助。

  可惜,她错了,下一秒她看到的场景,让她的希望,变成了绝望。

  女儿赵子欣想要过来救她,可刚刚想大叫,就被自己的丈夫捂住了嘴,徐玉
琴很肯定,丈夫已经看到她受辱。

  只是,她的丈夫没有来救她……

  就这么站在门口,犹豫不决,似乎在权衡利弊,但自己是他的妻子啊!难道
还有别的东西,比她的贞洁更重要吗?

  「唔唔!!」徐玉琴悲痛欲绝的呼唤着,一行清泪慢慢从眼角落下,她没有
等来丈夫和女儿的营救,等来的只有黎泽彬的大鸡巴。

  此刻的黎泽彬,眼睛里闪烁着狂热,发酒疯是装的,但在此刻的亢奋,是货
真价实的。

  上辈子,这对父女俩害的他家破人亡,而现在,自己就要在他们的面前,狠
狠的奸污徐玉琴,奸污这位教导过他的老师。

  扒光了徐玉琴的衣服,绑在床上,双腿就这么强行掰开,黎泽彬一直在等,
等着这对父女到来。

  你们不是爱钱吗?那为了这单生意,你们也不敢来阻止我吧,今天我就是借
着酒劲,当这你们的面,狠狠的操你们妻母。

  肉棒就这么摆在阴道口上,龟头一点一点的摩擦着阴唇,等着父女俩到来,
像是宣言一般,大吼一声:「我要操你啦!」

  这话,回荡在房间里,也清晰的传到了父女俩的耳朵之中。

  黎泽彬就明着告诉他们两人,我要操你们的女人,你们又能如何?

  强行掰开了徐玉琴的双腿,肉棒用力一顶,就在父女俩的面前,粗大的鸡巴
狠狠的插入了阴道里。

  「唔!」

  痛苦的闷哼想起,他把一对玉腿抱在两边,身体重重的向下一压,肉棒凶猛
的操入了阴道之内,自己和老师的下体,无缝的结合在了一起。

  粗大的肉棒,一路扩张着阴肉插入深处,胀痛与酥麻并存,把徐玉琴刺激的
一阵颤抖,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的丈夫,身体被这粗暴的一击,操的拱起来。

  阴茎的尺寸,绝对足够自傲,能给女性道理舒爽的快感,可这是自己学生的
肉棒啊!就在丈夫面前,她被未来的女婿奸污了,而她的丈夫呢?

  慢慢的关上了门,就这么把她送给了别人奸污,徐玉琴的整个世界都在崩塌
……

  可赵勇又能怎么办呢!!

  这位贪得无厌的丈夫,终于是自食其果,他也很想去救自己的妻子,可这么
以来,他的布局就前功尽弃了啊!

  赵勇痛苦的关上门,像是默认了自己的女婿操他老婆,听着屋子里隐约传来
的『啪啪啪』拍打声,自责的抓着头发,蹲在地上痛苦不已。

  「爸!!你干什么啊!妈妈她……」赵子欣跺着脚,看着那扇近在咫尺的房
门,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这可是她妈妈啊!居然被自己的男友给奸污了,那根粗大的肉棒,之前还插
入过自己的体内,现在居然去插她妈妈的阴道了,这种变态的乱伦感觉,让赵子
欣羞耻的一阵恶心。

  「你让我该怎么办?冲进去打醒他吗?然后我们的所有努力,全都白费了,
我们赵家,沦落为穷人,这是你想看到的吗?」

  赵勇也是很痛苦,但他没有办法啊!

  他的妻子很漂亮,四十岁正是成熟风韵的时刻,许玉琴更是女人中极品的存
在,皮肤白皙柔嫩,和女儿走在大街上,也会不时被认为是姐妹。

  黎泽彬现在明显是喝醉了,黑暗之中,错误的把妻子当成了女儿,这也说的
过去,可他真的不能冲进去啊!

  明日的合同签订,是整个赵家的关键,签下来,他们赵家就能翻身,签不下,
恐怕公司也活不了多久了。

  妻子已经被操了,肉棒已经查到了阴道之中,现在冲进去也是于事无补。

  把黎泽彬拍醒又如何?甚至把黎泽彬打一顿又有什么结果?双方闹到翻脸的
阶段,那明日的谈判,恐怕也要黄了。

  为了钱,赵勇连女儿都卖了,妻子牺牲这一回,忍一忍就过去了!

  赵勇死死握着拳头,耻辱的顶着一定绿帽子,咬牙切齿的,对着赵子欣低吼
道:「忍,再忍一忍,明天签了约,我要黎家一无所有。今日的屈辱,我也百倍
找回来。我去监控室,你在这等着,接你妈出来!」

  五号客房,是带有监控的,赵勇现在,就是要去到监控室,不让那些保安们,
看到房间里的画面。

  赵家的保安也知道情况不对,在赵勇来到之前,很自觉的关闭了那个房间的
监控,但你关闭了,万一黎泽彬在里面闹出什么更大的问题怎么办?

  「你们都出去。」赵勇此刻脸色很黑,赶走了所有的保安,难过的捂着脸,
有些挣扎的坐在屏幕前。

  他对不起自己的老婆,可想到自己的公司,他有不得不这么做,赵勇咬着牙,
有些颤抖的,重新打开了五号客房的监控。

  「啪~啪~啪~啪~」

  「呜呜~~」

  肉体的拍打声此起彼伏,赵勇就这么窝囊的握紧了拳头,看着黎泽彬在奸污
自己老婆。

  肉棒拔出半截,又重重的操入深处,两人的下体在碰撞,那原本属于他的紧
嫩蜜穴,此刻被别人的肉棒暴虐的开垦着。

  「黎泽彬,我过了今晚,我一定要你死!」

  毫无用处的誓言,真要有点骨气,此刻就冲进去阻止这场暴行了,看着别的
男人压着他老婆爽,他也不过是个没用的绿帽丈夫而已。

  抓着头发,听着肉棒撞击的呻吟,以及监控器里传出的,来自黎泽彬的舒爽
怒吼。

  「哦,好爽~~操死你!操死你!」

  此刻的黎泽彬,真的是爽翻天了。

  许妙琴的肉体,十分的完美,不是赵子欣的那种弹嫩,而是一种格外丝滑细
腻的柔软,香肤玉肌、软若无骨,绝世的好穴。

  黎泽彬压着娇躯,尽情的驰骋,体会着肉体的美妙。

  许妙琴也想挣扎,可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贵妇人,双腿被黎泽彬抱在怀里,
这种微弱的挣扎,在黎泽彬这,只有一种欲拒还迎的感觉。

  双手握在一对丰满的酥乳上, D罩杯的规模,柔软细腻的触感,搓揉起来十
分舒坦。

  低下头,一口咬在了乳房上,舌尖轻轻舔弄几下乳头,然后大力的一吸。

  「呜~~」许妙琴嘴里,发出了似屈辱、似羞耻的呻吟,双腿不安的挣扎,却
也不过是让下体发力,把黎泽彬缠绕的更加舒爽而已。

  粗大的肉棒微微拔出,又是重重的向前一顶。

  「嗯!」这次的呻吟更大了,这女人虽然四十岁,可下体依然十分紧嫩,怕
不是赵勇那废物,有些阳痿了吧。

  肉棒插入进去,阴肉层层叠叠的包裹在阴茎上,阴道不深,黎泽彬很狂暴的
直接撞击在花芯上,像是第一次遭受这种尺寸的侵犯,许妙琴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朦胧的月光下,眼泪婆娑的看着他,楚楚可怜的向他求饶,可你这模样,不
是更激起他的浴火嘛。

  肉棒开始加速,一下一下的用力操,每一下都是直接撞击在子宫口上,把许
妙琴操的酥麻颤抖,下体不自觉的喷洒出一股淫液来。

  「老婆,这么一段时间不见,你这么敏感了啊!居然高潮了。」

  许妙琴听闻,羞耻的快要晕过去。

  她也不是一个少女了,但这种尺寸,绝对是赵勇给不了的。

  心里还有被丈夫女儿抛弃的凄苦,而这种崩溃的瞬间,突遭如此狂暴的侵犯,
天生敏感体质的她,久旷之身再也无法抑制,忍不住泄了出来。

  羞耻的又是一阵落泪,没想到有一天,她居然会被自己的学生操到高潮。

  感受到胯下的美妙肉体,自暴自弃般放松了身体的抵抗,黎泽彬更是得意的
一手握住一颗大奶子。

  按住娇躯,一下一下的撞击,奶子很棒,肉棒很爽,既能享受女人,又可以
报复那对卑鄙无耻的父女,他感觉十分满足。

  一次毫无疑问的强奸,直接用自己的内裤,塞入这女人的嘴里,当着赵勇的
面,操他老婆。

  黎泽彬知道这房间里有监控,但那又如何,你还不是要乖乖的看着吗?你这
么爱钱,那就乖乖的送老婆被我操,看着我把你老婆绑在床上,大力的抽插。

  「啪~啪~啪~啪~」黎泽彬在奋力的爆操,每一下都是连根没入,肉棒挺动时
的拍打,混着刚刚喷射的淫水,一下一下的抽出响亮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清
晰传到监控室的赵勇耳中。

  不仅如此,黎泽彬还要大声的告诉赵勇,我要在你老婆的子宫里,射出精液!

  黎泽彬支起身子,双手握住了两条玉腿,暴虐的把双脚向上一压,把许妙琴
的身体对折,以一种屈辱的姿态,让许玉琴看着自己的下身被操。

  当然,这姿态,也让身后的监控器,更加清晰的拍摄到两人性器交合的部位。

  黎泽彬狂暴的用鸡巴往下砸,嘴里露出了狞恶的笑容:「爽不爽?你之前不
是不想我射在你体内吗?今天我就偏要射,全部射在你的身体里!」

  「唔唔!!」许玉琴在悲鸣,被封住的嘴,无助的求饶。

  「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后面这声,是赵勇看着显示器,无用的低吼。

  黎泽彬在操他老婆,就明着告诉他,要内射他老婆。

  赵勇却只能看着一块显示器在乱叫,真是窝囊到了极点,就为了钱,赵勇不
但卖了女儿,连自己的老婆都送去给别人享用。

  那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黎泽彬又是暴怒的几次怒操,最后的一次,肉棒又是重重的顶住了子宫口,
支撑的力量一松,压在这柔软的娇躯上,一下一下的颤抖着身体。

  「哦!!好爽,射在你阴道里了,好舒服。」黎泽彬舒爽的大喊着,把快乐,
分享给了监视器后的赵勇。

  「混蛋!!混蛋!!」赵勇在监控室里狂躁的怒吼,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
黎泽彬强奸了自己的老婆,还把精液全部射在了阴道里,这种屈辱真是令他抓狂。

  他发誓,无论如何,一定要把黎家搞垮,让黎泽彬百倍的偿还这种屈辱。

  同时,赵子欣也得到了讯息,让她进去把妈妈救出来,赵子欣拿了件衣服,
轻轻的打开了门,顺着走廊的灯光,蹑手蹑脚的走进了屋子里。

  一入眼,就是两具赤裸的肉体。

  黎泽彬赤裸着下体躺在一旁,一根肉棒粘着恶心的液体,松软的耸拉着,明
显刚刚发泄过。

  而她的妈妈,被屈辱的绑在床上,透过月光,看着那白嫩赤裸的娇躯上,满
是屈辱的指痕,下体还慢慢的流出恶心的精液。

  就因为自己拒绝了男友,他居然把自己的妈妈奸污了,赵子欣恨不得杀了这
个混蛋。

  可说到底,赵子欣也不是什么好人,她要是真这么孝顺,刚刚就不顾一切的
成功进来了。

  想到计划,赵子欣又忍了下来,为了钱,她自己都牺牲过身体,现在也只能
狠狠的瞪了一眼呼呼大睡的黎泽彬,帮助妈妈解开绑带,搀扶着妈妈,快速的离
开这个屋子。

  装睡的黎泽彬,嘴角不经意的露出了坏笑,恐怕这对父女俩,现在恨不得弄
死自己吧,可惜,他们的愿望肯定无法实现了。

  就在一家三口悲愤交加之时,书房中的一个身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搞定了,印鉴、合同,全部弄好了。」最专业的小偷夜猫,已经利用了这
次的声东击西,混入了书房中布局一切。

  当然,支援他的还有远在基地中的黑水。

  黑猫潜入,将破解仪器接入了赵家内网,黑水已经第一时间接管了赵家监控,
只要夜猫不直接撞伤人,赵家别墅随她乱跑。

  「第一次任务,居然这么简单,这赵家就是一群小喽啰,还弄的这么麻烦,
快点善后撤离吧。」对于数据入侵,黑水是很专业的,赵家不过是小家族而已,
当然防不住他的进攻。

  夜猫拿出手机,对着照片,一边原着现场,一边摇着头,十分不赞同的说道:
「听黎少说了,这家人只是开胃菜,是敌人的马前卒,所以行动要小心些。你觉
得无聊,可以看看他们做爱的画面啊!」

  黑水听闻,转过头看了眼监控画面,然后端起面条继续吃着,一脸冷漠的说
道:「女人有什么好玩的,还是研究最有趣,快些弄好,我要去找周宁研究材料。」

  「切,没情趣。男女做爱很快乐啊!看咱家少爷那玩意可真大,等弄完了这
事,我就去要奖赏,让他也陪我玩玩。」

  赵家在算计黎泽彬,黎泽彬却借助前世的记忆,早了好几步,在算计赵家,
强奸赵勇的老婆只是第一步,好戏,才要慢慢开场。

  ……

  第二天一早,他就神清气爽的起床了,刚出房门,就看到了早已等候的赵子
欣。

  「你起床了呀!刚好,一起下楼吃饭吧。」赵子欣依旧是假笑着,跑过来抱
住他的手臂,犹如恋人一般甜蜜。

  但他能清晰感觉到,这女人比昨天更加厌恶自己了,甚至眼神都不敢看自己,
明显是被自己昨天操她妈的举动,给恶心上了。

  可这正是黎泽彬想要的效果啊!

  两世为人,这赵家就没想放过他,那他还客气什么,别说是你妈,就是你,
日后也要乖乖当我的性奴隶。

  要不是现在时机不成熟,他真想来一句:『你妈操起来真爽。』

  配合着演戏,下了楼,见到了一脸温和,却暗含怒气的赵勇,在父女俩的陪
同下,大家一起入座吃了早餐。

  当然,期间自然少不了他故意恶心人的提问:「咦?今日怎么不见阿姨下楼
吃早餐?」

  问题一出,赵勇当即脸皮都有些抽搐,低下头看着眼报纸,努力平息心中的
怒火:「她昨晚没睡好,今天就不下来吃早餐了。」

  「哦,这样啊!我觉得叔叔家挺舒服的,昨晚喝了酒,睡的真香。」

  赵勇的老婆睡不好,是因为昨晚被黎泽彬操了,在卫生间里哭了好久,现在
私处都胀痛难忍,下床困难;

  黎泽彬睡的好,那是因为昨晚操了他老婆,这么暴虐的发泄,当然舒服啦!

  赵勇握紧了拳头,手中的报纸都有些褶皱,他现在有些怀疑,黎泽彬是不是
故意这么说的,难道昨晚这混蛋没有醉,估计强奸他老婆?

  起了疑心,气氛也开始凝重起来,随时有翻脸的可能。

  还好,就在这时,有位佣人进来通报了:「赵总,门外有人炸找,说是来送
印鉴给黎先生的。」

  印鉴来了?签约还是照旧?那就没有问题了。

  见钱眼开的父女俩,再次换上了和蔼的笑容,拍着黎泽彬的肩膀,跟着他一
起去拿印鉴,就好像昨晚操的不是他老婆一般,真是无耻。

  黎泽彬自然也不戳破,到了门口,一位漂亮的女秘书,把印鉴递了上来,这
不正是夜猫假扮的吗?一身职业女装,看起来还有模有样的,应该一切都顺利。

  「赵叔,你看公证员什么时候到?咱么就趁早,把合约签了吧。」黎泽彬一
副贪财的模样,白拿股份,自然希望快些定下来。

  赵勇当然也愿意啊!转头一个电话,不到三分钟人就都来了,架设摄像机,
公证员开始宣读合同的条例,看起来颇为正规。

  但黎泽彬心理明白,这群人,根本就是被收买的,全都是赵勇安排的演员,
赵家最后的目的,就是伪造合同,把他推入火坑。

  明面上,合同是没有问题的,包括那座矿脉,也没有抵押、违规等纠纷,不
管他怎么查,都不会觉得是个陷进。

  但周围的演员互相打配合,让黎泽彬签的合同,就完全变了个样,昨日谈的
那些优待,一项都没有。

  新的合同,是以 3亿元的价格,转让矿场的股份,包括那些新买的设备,也
是暂借给他的,赵家不亏反赚的抽身离开,把那出产驳杂的垃圾矿场,扔给了黎
泽彬。

  这种合同,一般来说是很难签下的。

  可黎泽彬给人的印象就是个二世祖,外加赵子欣在一旁用肉体诱惑,让他摸
屁股摸大腿的,合同被人调换了也不知道。

  全部盖章签字完,赵勇又换了一本条款无误的给他,只是这一份,连印鉴都
是模糊的,根本算不得数。

  最后,再让这些公证员一口咬定,他们没有参与这次的公正,记录与影像永
久消除,事情闹起来,吃亏的只有他。

  当然,这种合同,他可以通过打官司,告赵家诈骗,合同存在争议。

  但别忘了,上头还有白家在发力。

  白笑萍的内应,白家在海市官场的人脉,一起爆发出来,上一世的黎家,理
所当然的败诉了,堕落成狗。

  合同如期的签订完成了,赵子欣难亲密的笑容,也消失的不见,还是那位老
婆被操的赵勇,比较的专业,还和黎泽彬客气了一番。

  只是其中的送客意味浓重,黎泽彬也顺着话,很干脆的离开了赵家。

  ……

  坐上了车,夜猫也恢复了野性,扯开胸前包裹难受的衬衣,得意的问道:
「老板,这次我可是很卖力的工作啊!咱么来一炮当做奖励吧。」

  黎泽彬听完哭笑不得:「一炮两炮那是以后的事,现在你还有任务。」

  「是什么任务?」有事做,夜猫还是很积极的。

  「赵家的背景不深,这高市的官员,可不买他们的账。他们会在海市动手,
借白家的人脉攻击我们,你想办法帮我监视海市的冯局长。」

  「好,保证完成任务,那你呢?你去哪?」

  「我嘛……去训训狗。」黎泽彬嘴角勾起了一个坏笑。

  ……

  横镇,一部古装剧的拍摄现场,金碧辉煌的金銮殿中。

  一位身穿华袍的女子,坐在龙位之上,其下百官拜服、歌功颂德。

  再看此女子,容貌倾国倾城,眼神里却是锐气逼人,女帝之势,威临天下、
似千娇百媚、入艳三分,又似杀伐无情、暴戾恣睢。

  「区区蛮夷,又有何惧,随我出征,荡平天下!」女帝大气磅礴的宣言,宣
告着王朝辉煌的开端。

  众臣子齐齐跪倒,齐呼万岁,无不被女帝的气势所折服。

  「卡!太棒了,这一段完美!」周导一声令下,一段气势恢宏的朝堂宣言,
正式结束。

  「青青姐辛苦了,来,喝水。」

  「哇!!这段真是太棒了,青青把女帝演得活灵活现的。」

  「这哪是在演戏啊!这不就是一代女帝嘛。」

  一结束,就有不少人簇拥上来,女配曾晓,还特意递过来一杯水,按年龄,
她还比杨青青大了两岁,但角色上是绝对无法比拟的,自然就落了地位,奉承一
般的喊起了姐

  杨青青本身就是妩媚天成的女人,此刻演绎女帝这个角色,把那种霍乱天下
的绝美与杀伐,演绎的淋漓尽致,根本不用想,这电影只要播出,杨青青一定是
大火的巨星,周围多得是人过来拍马屁。

  杨青青受众人吹捧,表面上也微笑着回应,但心底,已经是激动地久久不能
平复。

  周胜的这部电影,没有了投资商的强行介入,整部片子开始朝着完美的方向
发展,她此刻也完全沉浸与角色之中。

  她就是一代女帝,是无数人仰望的存在,是世界瞩目的焦点,这才是属于她
的人生。

  周胜又看了一遍镜头,不得不说,找杨青青来演,真是对极了,相貌、气质、
演技全都契合,这部电影一定能打火成功的。

  低下头,看了眼手机上的讯息,周胜无奈的摇了摇头,向着周围的工作人员
招呼道:「准备中午了,大家各自休息一下,准备吃午饭吧。」

  「咦?周导,时间还没到吧,还可以再拍一两个镜头的。」

  「不必了,大家最近都辛苦了,去外面休息一下吧。青青一个人留下。我觉
得,可以尝试拍摄女帝一个人的内心独白,金銮殿留给她一人,让她自己在这酝
酿一下,大家先出去吧。」

  「好的周导,我一个人留在这,思考一下人设。」

  听到周胜的话,大家也没有多说,毕竟导演也有自己的考虑,伟人帝皇,都
有自己孤独的一面,拍一个内心的独白,也不是什么奇怪事。

  摄影器材陆陆续续的被带走了,只留下杨青青一人。

  环视四周,偌大的朝堂,寂静而又庄重,帝王的内心是孤独的,也是骄傲的。

  殿宇之内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四根巨大的圆柱之上,是琉璃璀璨的金龙,
这把龙椅,象征着天下至高皇权,端坐其上、威震九州、鸣钟击磬、八方来朝

  杨青青坐在龙椅之上,头顶皇冠,慢慢闭上了眼睛,沉浸于女帝的世界里。

  「我是女帝,是睥睨天下的王者,是天下间最高贵的女人,是……」

  「是一条母狗。」

  一个扭曲而又残忍的答案,打断了杨青青的沉浸,让这位纵横天地的『女帝』
身体一颤,有些惊恐的睁开了眼睛。

  出现了,又是那个男人,杨青青此刻害怕的身体都在颤抖,刚刚纵横天地的
气势,消失的无影无踪,心中又回想起了两个月前,被这个男人调教成狗的画面。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偏偏就在自己沉浸于女帝的辉煌时刻,这个男
人出现了。

  两步跑下了王座,向着关闭的殿门看了一眼,连忙问道:「你怎么来了?我
……我正在拍戏,有事晚上再说好吗?」

  能让杨青青恐惧的,自然就是黎泽彬了,他为什么回来?当然是来训狗的,
嘴角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上下扫视着杨青青。

  头戴皇冠,升穿金缕长裙,高贵威严、杀媚无双,确实很有女帝的风采。

  「不错啊!女帝,这形象挺适合你的。」黎泽彬由衷的发出了一声赞叹。

  前世,就有不少人对《女帝》的选角颇为遗憾,觉得杨青青才是最适合的人
选,只要能演出杀伐天下的气势,那妩媚天成的姿态,就可以很自然的融合入戏。

  这一世,黎泽彬把这份遗憾弥补了,杨青青将这一代女帝,演绎到了完美。

  当然,这份完美,是有代价的。

  黎泽彬向着皇位走去,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了宝座上,眼睛里散发着淫光,
扫视着杨青青的身体,这种女人,才是男人最想压在胯下的。

  「才两个月不见,你就已经连基本的礼仪都不知道吗?你这条母狗!」黎泽
彬面露冷笑,一句话,仿佛重锤砸在了杨青青心头。

  上一秒是气吞山河、杀伐天下的绝世女帝;

  下一秒却被人当成一条母狗,逼着她去跪拜,成为一个随意奸淫的性奴隶,
这种从天堂跌落至地狱的感觉,简直让她崩溃。

  『不!不能这样。我不要当母狗。至少……现在不要』杨青青在心底不甘的
呐喊了一声,又不敢得罪黎泽彬,只能讨好是的上前,轻声求饶起来。

  「你……能不能别这样,我今晚可以去宾馆陪你,但是现在正在拍戏,剧组
全在外面,若是被人发现,我就全完了。」

  为了上位,和投资商潜规则,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被人知道的,哪怕是要做
爱,也要等到晚上才行。

  可黎泽彬会等吗?

  不会,他就是要白日宣淫,就在这金銮殿上,尝尝女帝的滋味。

  靠着龙椅,不屑的冷笑道:「我不是在和你商量,而是命令,现在,给我跪
在地上口交。」

  命令的语气,让杨青青更难受,这可是她的宝座啊!要在这种地方给人口交,
简直是……

  「你以为,周导真的要拍什么独白吗?这是我故意安排的,我今日,就是要
在你的皇座上,尝尝母狗女帝的滋味。」

  黎泽彬的话,如刀割在杨青青心头,她也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说到底,
整部片子最大的操控者,还是这个男人,哪怕是导演都要听命。

  只是,在这种地方给人奸污,恐怕她的整个信念都要崩塌,连忙委身过去,
共同坐在龙椅之上,女帝化身为妃子,把黎泽彬的右手抱在胸口挤压,轻声哀求
起来。

  「求你了,别这样,我已经完全融入了女帝的人设里,若是现在突然这么一
弄,我的气势就全没了,晚上好吗?我……我晚上去给你当狗。」

  绝色大美女,撒娇着说要晚上给你当狗玩,这种请求,怕是没有哪个男人会
拒绝吧。

  可惜,黎泽彬不是普通的男人,他是要征服一切的坏人,根本不去理会哀求,
淡淡的说道:

  「你知道我在这部片子里,投入了多少钱吗?两个亿万,请了世界知名的特
效组,甚至后续费用还要追加。目的,就是要玩一玩那天地纵横的女帝,若是你
不愿,我也可以玩别的女人。」

  黎泽彬看似风轻云淡的说话,可话间的意思,却令杨青青十分恐惧。

  这部电影随着拍摄的逐渐深入,周胜提出了更高、更宏大的目标,万人战场、
杀伐权谋,哪怕是这金銮殿,这王座,都是消耗巨资重新打造,最后的经费消耗,
恐怕不止两亿。

  独家投资,不管黎泽彬要捧谁,哪怕是只是一个女配,也多的是女人愿意爬
上床来,而黎泽彬唯一的要求,是要玩女帝,而不是杨青青。

  此刻,若是杨青青不愿献身,那么黎泽彬,就可以直接换人,不就是多花些
钱补拍镜头嘛,对于这种富豪来说,这些钱还是花得起的。

  但她怎么办?没有女帝的角色,她就一无所有了。

  「……主人,求您别这样。」开口叫主人了,杨青青害怕的身体一软,龙椅
也坐不住了,慢慢跪在了黎泽彬的脚边,自尊心再次从女帝,回到了母狗身上。

  黎泽彬抬起手,摸了摸杨青青的脑袋,像是在摸一条狗,『宠溺』的说道:
「乖!听主人的话,才能有好日子过,来,给我舔鸡巴。」

  又是一声命令,黎泽彬得意的闭上了眼睛,靠在了龙椅之上,感受着这份奢
靡。

  杨青青的双手死死握拳,强忍着心中的那份屈辱,为了成功,被人作践她也
认了,可为什么要在这最辉煌的时刻,要硬生生的把她拉下神坛。

  代表帝王至尊的宝座让了出来,头顶皇冠,也不过是个婊子。

  杨青青很不想丢掉这份尊严,可现在她没得选择,她的处境,就是那所谓的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她可以成为人前最高贵的女帝,但首先要学会当狗,慢慢的跪在黎泽彬面前,
屈辱的伸出双手,轻轻的拉开裤裆,掏出那个已经暴起的肉棒,慢慢的含入嘴里。

  「呼~~真爽啊!堂堂女帝给我舔鸡巴,真舒服。」黎泽彬感叹了一句。

  当一位皇帝,三宫六院、随意的宠幸嫔妃,这恐怕是很多男人都梦寐以求的
事情,而现在,这个梦乡也算是实现大半了。

  刚刚还趾高气扬的女帝殿下,此刻就这么屈辱的向他下跪了。

  为了讨好黎泽彬,尽快的解决这次羞辱,杨青青也是用尽了浑身解数。

  红唇吻在了龟头之上,伸出丁香小舌,轻轻的在马眼上舔了舔,然后脑袋向
下一压,两半红唇贴着阴茎摩擦起来。

  舌头在嘴巴里旋转,不断的摩擦肉棒的每一寸肌肤,香津此刻只能用来清洗
肉棒,柔软温暖的触感,让肉棒舒爽的膨胀几分,嘴里传来一股吸力,把清洗肉
棒的口水一起咽下,甚至还想吸出肉棒里的污物,一下一下的吞吐,给肉棒带来
了极致的享受。

  黎泽彬睁开了眼睛,低下头,蔑视的看着『女帝』给他舔鸡巴,轻描淡写的
说了句:「舔鸡巴的功夫见长啊!给我深喉。」

  更高的要求,也就代表着女性要更加难受,但杨青青已经不管了,黎泽彬要
深喉,那她就努力的把肉棒含入嘴里。

  脑袋更加努力的摆弄,每一下,都让肉棒深深的插入嘴里,红唇摩擦着阴茎,
龟头顶着香舌,在柔软的口腔里暴虐的驰骋,一路直接撞到了喉管处,让黎泽彬
舒服的又是一阵摸头赞扬。

  给黎泽彬舔鸡巴,这事杨青青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但这次,绝对是她最拼命
的一次,大力的吮吸肉棒,比吃一根雪糕更加狂暴。

  香舌在努力的侍奉,要深喉也是毫不犹豫的直接置信,明明黎泽彬都没有动,
肉棒却体会到了极致的侍奉快感,整个口腔都是鸡巴驰骋泄欲之地。

  「啧啧,呕~~」

  深喉几次,杨青青感觉有些犯呕,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只能微微抬起头,
一边继续吞吐,一边楚楚可怜的看向了黎泽彬。

  堂堂女帝,兢兢业业的给人跪舔鸡巴,还露出求饶讨好的眼神,这种征服感,
真是太爽了。

  肉棒膨胀到极致,粗大的阴茎把杨青青嘴巴都塞得满满的,看到佳人吞吐困
难,黎泽彬决定不要求她口交了,改为更加残忍的做爱。

  「自己骑上来,我要操穴。」黎泽彬稳居宝座,向着胯下的女人发出指令。

  这就是他的人生,再高贵的女人,也是他随意摆布的玩具,想口交就口交,
想操穴就操穴。

  「啧!」最后一下努力的吮吸,将粗大的肉棒吐了出来,难道这么认真的口
交,都没办法让这个男人卸火吗?杨青青感觉屈辱难当。

  她本想直接让这男人射在嘴里的,哪怕是恶心的咽下肚,也好过在这地方被
操,可惜,这一难终究逃不过。

  杨青青很想提醒这个男人,自己的剧组就在屋外,在这里被操,一旦有人推
门而入,她就将身败名裂,她愿意去酒店里,在地上趴着当一条母狗,给对方随
意的侮辱。

  可惜,黎泽彬要操的就是女帝,就在这龙椅之上,穿这华贵的帝皇长裙,舒
舒服服的干一炮,所谓的身败名裂,黎泽彬根本不在乎。

  所以,杨青青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抓紧时间做爱,既然屈辱逃不掉,她也
不可能放弃这部电影,那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让这个男人满意。

  羞耻的掀起自己的裙子,安全裤被第一时间脱下,接着是那薄丝内裤,也被
纤纤玉指慢慢的向下拉,露出了女性最私密的部位。

  黎泽彬也不动手,就挺着一根大鸡巴,坐在那里,得意的欣赏着女帝脱衣服
的场面,慢慢的提起自己的华贵长裙,把女性最珍贵神圣的部位,送上来给他玩
弄。

  白嫩的玉腿纤细修长,用手抚摸其上,丝滑的弹嫩触感,让人欲罢不能,轻
轻拍打大腿内侧,杨青青就立马会意,微微的张开自己的双腿,露出私处,任凭
手指慢慢的向上,拨开阴唇,毫不怜惜的插入其中。

  「嗯~~」杨青青敏感的阴道,被手指拨弄两下,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喘。

  亲自脱下内裤,亲自提起裙子,岔开腿,把私密的下体裸露在空气中,送给
人当做玩具一般作弄,这种姿态,下贱的如同一个妓女。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