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家丁】第三十章:终见花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反串白
2021年9月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原创首发
字数:7464

             第三十章:终见花开

  张阿大去得快也来的快,亏得那船家看今日生意好,把最后两条船提了价,
导致无人肯租,这才留了下来。

  领着两女上了船,张阿大还从前来看热闹的小贩那里买了两挂新鲜水果,这
才把船划到表演台边。

  「大小姐,周围都有船只,不好碰撞,只能比较靠近侧面了。」张阿大有些
歉意的说到。

  「不碍事的,此处已经足够近了,阿大你也歇息一下,我们一起看这个马戏
团的表演吧。」看着张阿大额角隐隐有些汗水,李玉蝶略带关切的说到。

  张阿大呵呵笑了一下,光是听到李玉蝶的这句话他就已经感觉浑身都暖洋洋
的,别说他本就精力十足,就算此刻累的气喘吁吁也能再榨出三分力气来!

  「哎,我听你的。」张阿大笑容有些憨憨的点点头,坐在一旁也面朝表演台
看去,手里没有闲着,取出了一个新鲜的苹果盲削了起来。

  李玉蝶听了脸色微微一红,为了不显出内心的想法,她赶忙看向了表演台。

  水儿兴冲冲的趴在小船前头看着表演,倒是不怎么占位置。小船本就不大,
船中只有一条可坐的横木,此刻李玉蝶和张阿大并排挨着,实在是不太像主奴之
间的关系。

  虽然李玉蝶也并不在意这个,可两个人的心里还是不免有些紧张。只能把视
线都放在表演上,不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心思。

  靠的近了,台上的表演听的清楚,看的也更细了。台上鹦鹉体型不小,就算
没有拴着绳子也乖乖的停在木杆子上。

  此刻那驯养人正举着牌子向四周展示,上面写着简单的算术题,他每让观众
看清一遍,就装模作样的去问鹦鹉,好像这只鸟能听懂似的。

  见节目效果起的差不多了,那驯养人便取过一个小铜锣,让鹦鹉去啄。而那
鹦鹉竟然真的能解出问的算术题!顿时让观众啧啧称奇,大声叫好,马戏团乘着
这波又收了一笔赏钱。

  水儿兴奋的跟着人群大呼小叫,还不时回头跟张阿大和李玉蝶说话。而李玉
蝶也是被这只聪明的鹦鹉吸引了注意,暂时忽略了和张阿大有些亲密的接触,美
丽灵动的眼眸饶有兴趣的看着表演台。

  而这时的张阿大,眼睛里却全都是李玉蝶如画一般的侧颜,嘴角不自觉的露
出了欣慰和宠溺的笑容。

  「阿大,这只漂亮的鸟儿为什么这么聪明呢?」李玉蝶脸上带着笑容扭过头
来,发现了张阿大有些入神的看着自己。

  就算这时候张阿大假装扭头也来不及了,李玉蝶俏脸微红,垂下了脑袋。

  「咳咳!」见场面有些尴尬,张阿大连忙使出了转移注意力大法,顺着李玉
蝶刚才的话题说到:「大小姐,你这个问题很简单,你回忆一下刚才这驯养人出
的题目,大概就会懂了。」

  张阿大这么一说,李玉蝶果然转而思考了起来,忽略了之前的羞涩。虽然她
是单纯善良的姑娘,但是也有个聪慧的玲珑心思,跟着张阿大的提示思考了一下,
她便眼前一亮,恍然大悟到:

  「刚刚的题目,答案都不超过十!而且每块题目板子上都用了不同颜色的字!」

  「大小姐果然聪慧过人,一下就想到了其中关节!」张阿大先是吹捧了一下,
才接着说到:「这种鸟很聪明,这样简单的题目再加上颜色分辨,很容易就可以
训练它!如果能更加花心思去驯养,这种鸟可以学会说很多话,更难的题也可以
解答。」

  新鲜有趣的知识让李玉蝶不禁露出了充满兴趣的笑容,她下意识的点着头,
说到:「原来如此,阿大你懂得可真多啊~」

  「哈哈,以前外面到处谋生,这也算是见多识广吧。」李玉蝶的夸赞让张阿
大忍不住有些心情膨胀,但是嘴上还说着谦虚的话。

  「喂!这位小娘子,不知可否赏个脸来我们船上做做啊!可比这小破木筏舒
服多了!」前方不远处带着顶棚的小舟上,一个穿着锦衣的年轻公子正对着李玉
蝶招呼道。

  他对这种逗鸟的东西没什么兴趣,一开始看还有点新鲜感,但是很快他就觉
得无聊了。

  这时正巧听到身后有年轻少女叫嚷嬉笑的声音,他扭头一看,那个高兴的直
拍手的小丫鬟,同乘的小船上居然坐着一个美丽动人的大家闺秀!

  他顿时就动了心,只不过这大家闺秀身边的粗汉子看起来和她相谈甚欢的模
样,着实让他颇为不爽,于是便主动招呼到。

  大庭广众之下被看上去轻浮的公子哥高声搭讪,李玉蝶仅仅是惊讶的看了一
眼,便缩着肩膀贴在张阿大身边,不想被对方盯着看。

  看着几乎要靠到自己怀里的李玉蝶,张阿大眼神有些不善的望向那艘小舟,
刚抬了抬手。李玉蝶一下子按住了张阿大的手,忙道:「阿大,莫要与他们起了
冲突,他们不是寻常人家,会给家里添麻烦的!」

  张阿大愣了一下,对着李玉蝶露出了一个微笑。转过手腕把她柔软的小手在
掌心里握了握,说到:「别担心,我有分寸。」

  李玉蝶意识到这举动有些过去亲密,见张阿大主动放开手掌,她也没有很紧
张,轻轻把玉手收回袖中。

  转过身,张阿大从船里取出一把纸伞。他不打算去找对方理论,只要让李玉
蝶不用觉得难堪,隔绝掉骚扰之人的视线即可。

  不过没等他打开伞,那船上便响起了一个女子淡淡的呵斥声,虽然语调温润,
不徐不疾,却让那轻浮公子缩了缩脑袋,收敛了起来。

  「二位很抱歉,小女子管教不严,舍弟孟浪,唐突了这位姑娘。小女子代舍
弟道歉,请二位无需在意,继续游玩,舍弟绝不会再骚扰二位。」

  女子柔和的声音响起,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却让人觉得字字有力,温润有礼。
这番话一说,张阿大心中的不悦便已经消散了大半。

  「姑娘也无需在意,令弟无心之言而已,今日天高气爽,不要误了游玩雅兴。」
张阿大淡淡的回答着,本着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原则将这事了了,手头上
却撑起了伞,挡在了李玉蝶的头顶。

  「如此甚好,多谢公子之言。」那船上女子高声说完这句,便不再主动说话。

  李玉蝶有些眼神恍惚的看着张阿大坚毅的侧脸,除了自己的爹爹,她还是第
一次在男子的身上找到这种可以依靠的安全感,连自己的爱人宋业身上也没有感
受过。

  想起宋业,李玉蝶眼神一黯,随即眨了眨眼睛掩饰下目光,看着头顶上张开
的伞问到:「阿大,要下雨了吗?」

  张阿大低下头,冲她笑了笑:「不是,阿大是怕阳光太大,把大小姐晒化了!」

  此时在同一把伞下,两个人所处的似乎是更加私密的空间。李玉蝶轻轻垂下
头,说到:「瞎说……我哪有那么娇弱,轻轻一晒就坏了?」

  张阿大心头一动,看着李玉蝶略带娇嗔的模样,忍不住脱口而出道:「大小
姐肌肤如雪,看着就像是冰雪堆成的人儿,可不是一晒就化了吗!」

  李玉蝶没想到张阿大会这么赤裸裸的夸赞,眨了眨有些惊羞的眼眸,低下头
小声道:「你……你怎的也突然这般油嘴滑舌的……」

  「阿大本来就是嘴笨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看到大小姐之后就突然说了自己
根本没过的话,好像它们是自己从嘴巴里蹦出来的一样!」

  「你……不许说了!」李玉蝶羞的想要逃跑,但是奈何船上就这么大一点的
位置,跟张阿大还靠得这么近,一对她说话就像是贴在她耳边似的,让李玉蝶的
心止不住的有些乱跳。

  「我要看表演了!」说着李玉蝶就想起身也走到船头去。这时候驯养人带着
鹦鹉下场,换上了一个穿着有些暴露的女人,虽然长得不算漂亮,但是身材确实
好的很。

  一出场就惹得周围一片叫好!而李玉蝶刚一离开横梁,周围突然大喊大叫把
她吓了一跳,慌起来船也跟着摇晃。张阿大眼疾手快,不等李玉蝶惊慌的叫起来,
大手便揽住她纤细的腰肢,搂进自己怀里。

  「大小姐你没事吧?」张阿大感受着腿上压着的香臀柔软的触感和鼻腔里涌
入的阵阵香气,对着趴伏在他怀里的李玉蝶说到。

  惊慌失措的大小姐可做不到立刻推开这救命稻草,感受着对方强壮的身体散
发出的阳刚之气,女儿家的羞耻心驱使着她看向了周围,但凡有一个人盯着她,
羞耻便会化作推开张阿大的动力。

  可是映入眼帘的却是盖住了自己的伞,一瞬间,李玉蝶便知道这是张阿大故
意放下来的,这是他在了解了自己的心思之后做出的判断。

  没人看见,李玉蝶的羞耻心便没了动力,只能软软的歪在张阿大的怀里。腰
间被大手稳稳的托着,李玉蝶顿时便回忆起那天,也是这样被他抱着,比起现在
还是一丝不挂的自己。

  脑海里回响起张阿大那句低声的话,李玉蝶便彻底失去了挣扎了力气,没有
回答张阿大的话,只是水汪汪的眼眸带着迷离的神色,楚楚动人的仰着头看着张
阿大。

  张阿大从没有想过能这么快就将李玉蝶抱在怀里,这一幕他渴望了很久,也
梦到过数次,但是当这一刻真的来临时,却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美好。

  「玉蝶……」张阿大按捺不住心中的冲动,脑袋慢慢向着李玉蝶的脸靠近。
娇羞无措的李玉蝶眼神中浮现出一丝慌乱,但是她的脑袋却生不出一丝挪动的力
气,只能仰着靠在坚实的臂膀里。

  没有多余的思考时间,张阿大的嘴巴便感受到了那微凉的柔软如果冻般的触
感,还有一阵阵急促的鼻息。一阵电流般的兴奋感刺激着张阿大的脑袋。

  「唔!……」李玉蝶秀美的双眸瞪圆,溢满芳心的惊羞令她手足无措,她从
没有想到会有一天与张阿大发生如此亲密的接触。或者说,她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最近发生的事情,已经让李玉蝶的心里隐隐有一种预感,但是当预感变成唇瓣上
男人炽热而贪婪的吸吮,让还没来得及做出心理准备的她觉得如此虚幻。

  张阿大的心情不比李玉蝶弱几分,抱着怀中人儿的腰肢的力度已经有点不受
控制,就算大小姐此刻生出抗拒之心,也无法脱离他此刻的魔爪。

  不过,令张阿大惊喜万分的是,李玉蝶竟然没有任何反抗的任由他亲吻起来,
仿佛是在默许他如此唐突的举动一般!

  这样一个信号,或许是好事,或许是坏事,张阿大既然没有控制住自己,表
露出了自己的心思,那对他来说接下来的面对李玉蝶便不能丝毫不顾。

  强忍着想要一探香舌的欲望,张阿大慢慢抬起头,看着满脸透红,神色迷蒙
的李玉蝶,被亲的剔透的唇瓣微张着,一副神游的模样,好像还没有从刚才的刺
激中清醒过来。

  「大小姐……」张阿大轻轻呼唤了一声,李玉蝶仿若初醒,眨了眨眼眸看向
了近在咫尺的张阿大。

  四目相对,张阿大再次垂头,用嘴巴吻住李玉蝶柔软的双唇,结结实实的吸
吮了一把。一股电流再次钻过脑海,张阿大抬起头,看着李玉蝶脸上依旧羞怯的
神色,却微微垂下眸子,躲开了他的目光。

  没有推开,没有恼怒,没有呵斥,李玉蝶甚至没有低头藏住自己的脸。张阿
大已经不会再怀疑这是自己的错觉,忍不住满心的振奋,将手臂按住李玉蝶的上
身,将她娇柔的身子朝着怀里搂的更紧,低着头再次吻下去。

  果不其然,李玉蝶这次轻轻的闭上了眼睛,颤抖着睫毛感受着这个熟悉而又
陌生的男人热情的湿吻。张阿大的舌头毫无阻碍的一探,便越过贝齿进入了口腔,
品尝到了那嫩滑香甜的玉舌。

  严丝合缝的吻住李玉蝶的香唇,轻轻一吸,大小姐粉嫩的香舌便被张阿大含
进口中。李玉蝶从来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男人如此品尝自己的唇舌,已经到了令
她无法呼吸的地步!

  李玉蝶只觉得浑身燥热,越是亲吻,她的身体里好像越是燃起了火苗。一种
越加强烈的渴望在李玉蝶的心中蔓延,她已经不是处子,在张阿大一遍遍的热吻
下,双腿间的湿濡早已在提醒她,本能需要的是什么。

  「嗯……~」李玉蝶收回已经有些发麻的香舌,呼吸急促的依偎在张阿大的
怀里。

  「阿大……」这是李玉蝶被亲吻之后第一次主动和张阿大说话。

  张阿大轻轻摩挲着李玉蝶娇小的后背,让她在自己的怀里能更舒服一些。

  「阿大……你对我的好,玉蝶心中都念着,对你也无比感激。但是……你已
经知道了,我的身子,已经交给过宋郎……」

  李玉蝶感受着张阿大忽然停滞的身体,鼓足了勇气,抱住了张阿大健壮的身
体,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继续说到:「阿大,玉蝶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的好,虽
也知道你的心意,可覆水难收,你尽管怨恨玉蝶是一个轻浮女子吧……玉蝶身心
已属宋郎,但对你的情谊无法偿还,若这般缠绵能抚慰你一些,玉蝶愿意……」

  张阿大仿佛一盆凉水冲在头顶,浇不灭他的熊熊欲火,却令他清醒了一些。

  「大小姐,那日你与宋业私会,他误以为你香消玉殒,第一反应便是弃之不
顾,怕扯上干系。就算这样他也值得你如此吗?」

  「宋郎……他……他只是害怕了……常人都会害怕的……」李玉蝶掩饰着内
心的失落,一面欺骗着张阿大,一面也欺骗着自己。

  「害怕?若是大小姐真的有性命之忧,哪怕是有一线希望我也要拯救你!而
不是夺门而出把你丢在地上!」

  张阿大略带怒意的话,不仅令李玉蝶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连带着她的内心,
也震动了起来。被张阿大有力的臂膀拥在怀里,她的内心此刻也迷茫了。

  张阿大感受到了李玉蝶的心思被他说动,于是趁热打铁到:「再者说,大小
姐其实并无性命之忧,当时只是昏迷,若是耽搁些许,那店小二或者其他人发现,
小姐清白难保!」

  感受到李玉蝶搂住他的手臂不由得一紧,张阿大心中暗暗一笑,用手掌轻轻
拍打着李玉蝶的后背,安抚住她的心情。

  「大小姐,自那事以来,你一直在府中,那宋迁也没来寻过你吧?」李玉蝶
听到张阿大的话。不禁神色一黯,摇了摇头,缩回了抱着张阿大的玉手搭在身前。

  「阿大……水儿一直都在告诉我宋郎他欺骗了我,因为这件事,我还把她教
训哭了好几次……我其实也很后悔对她发脾气,但是……」

  李玉蝶的脸上浮现出惹人怜爱的不安与无助。向来看上去知书达理的她,此
刻露出这样脆弱的表情,让张阿大恨不得把宋迁抓起来狠狠折磨一顿。

  「但是我真的不愿意。也不敢相信水儿……宋郎与我山盟海誓,情投意合,
和他在一起的那些日子也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所以我好怕……好怕我最甘愿做
出的选择,都是错的……我做出的一切已经无法挽回的事情,都是镜中花,水中
月……」

  张阿大轻轻握住了李玉蝶紧紧握在一起,用力到骨节发白的双手,舒缓着她
的紧张心情:「大小姐,告诉我,你除了把自己的清白之身交给了宋迁之外,还
做了什么其他的,不可挽回的事情吗?」

  李玉蝶不由的呆住了,她抬起有些惶然的大眼睛,俏脸有些发白的看着张阿
大,眼神里充满了不安。

  「放心吧,大小姐,无论什么事情,阿大都会帮你的,只要有我在,我就是
你最有力的依靠,你可以无条件的信任我!」张阿大认真而又温柔的说到,双眼
毫不躲闪的与李玉蝶对视着。

  这股力量化作暖流从李玉蝶的芳心涌入了四肢百骸。让她不由得紧紧靠在了
张阿大的怀里,颤声道:「阿大……你待我真好……玉蝶……」

  「大小姐,没关系的,不用激动,慢慢想,把有可能有关系的事情一件件都
告诉我吧……」张阿大轻轻抚摸着李玉蝶的脑袋,让这只慌乱飞舞的蝴蝶有了一
个安全的港湾。

  「嗯……宋……他之前告诉我有一个朋友在做帮人舒缓经络,强身健体的营
生,想要让我体验一下,我因为,不大想所以拒绝了……但是他一再坚持,说答
应了好友帮忙,托我推荐可以娘亲或者其他姨娘尝试,以表孝心,如果实在不行,
推荐姐妹们尝试也行……」李玉蝶一边回忆着,一边缓缓的说着。

  「所以你就推荐了三小姐?」张阿大接话到。

  「我一开始是和娘亲聊天,提到此事,但娘亲并无兴趣,我也怕泄露关于他
的事,诗环那时正巧在一旁,是她听到之后主动找我的,我就答应了……」李玉
蝶想到之前水儿的禀报,脸上不由得一副做错事的表情。

  「对了,他偷偷来我院子的时候,我们在一起,他特别喜欢看我的收藏和字
画,我提出送他一些,却又被他拒绝了……如今想来……他可能只是在寻找东西,
我还以为他是有君子之风……」

  看来这个宋迁接近李玉蝶还有别的动机,似乎想在李府寻找什么东西,不惜
想要搭上李府三位夫人,但应该还并未成功。张阿大略微一思索,便决定先放在
心里,以后再查。

  「大小姐,那你回忆一下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情了?」

  「其他的……」李玉蝶低下头,轻抿着唇瓣回忆着,口中喃喃到:「我和他
见面一开始只偶尔在府外,后来他偷偷溜进府中一次将我吓得半死,但是他好像
有什么方法可以越过家丁院子,起初他来我院里,我还很担心被发现……后来慢
慢的多了,也就觉得这也没什么危险了……可是……」

  张阿大知道她是想到了私会情郎被他偷看的事,赶紧咳嗽了两声,说到:
「我记得,大夫人院里的管事,好像是李管事吧?他老人家岁数可不小了。」

  「嗯,李管事好像是爹爹的一个落魄远亲,多年前意外寻到的,爹爹见他无
亲无故的颇为可怜,又识得些字,懂得人情世故,便让他在娘的院中做了管事,
平日只打理些院内事务,府中繁重杂乱的事情他不需要操心的……」

  听到李玉蝶的介绍,张阿大不禁轻轻点了点头,他不知道原来大夫人院中的
管事还有这样的故事,难怪他在李府呆了这么久,都没见过这位管事几次。

  「对了,我和宋……宋迁除了在府中私会,偶尔还会去参加城中的一处诗画
乐理的聚会,这聚会是城中的才子才女自发创办的,只要有机会,我和他就会去
参加。」李玉蝶想起什么似的说到,同时也有些怀念曾经留下美好记忆的时光。

  「那你们每次参与这聚会,宋迁可有值得注意之处?」张阿大提醒李玉蝶多
回忆一些相关的东西,希望能找到新的线索。

  「这……我倒没有发现什么特殊之处,聚会上他与其他人一样论诗论画,赏
析乐曲。他对诗词的兴趣,倒是不如画作高,竹韵对绘画颇有心得,而宋迁也十
分推崇她的画,每次聚会时,我们都会一起观看竹韵的新画……」

  说了一半,李玉蝶这才反应过来张阿大并不认识冯竹韵,这才解释道:「竹
韵是冯知事的女儿,我与她算是闺中好友。」

  张阿大了然的点了点头。看来也没有什么太多的线索。不过李玉蝶应该已经
有些日子没去这聚会,说不定宋迁这家伙还有赴会,顺带也可以询问一下这位冯
竹韵小姐。

  湖岸边上闹哄哄的人群并不能影响到这两个心思飘飞的男女。张阿大思索着,
怀中抱着安安静静的李玉蝶,似乎忘记了二人身份的差距。

  而李玉蝶也并未介意,在这之前,她曾无数次设想过万一的场景。但是真到
了此刻,依偎在张阿大的怀中,她却有些意外的安心感觉,这些天一直忍不住记
挂的烦恼,此刻也都放下了。李玉蝶不由得生出了一丝睡意。

  「阿大……」李玉蝶忽然轻轻出声道:「你不嫌弃我吗?我已经……已经不
是处子之身了……」

  张阿大连忙收拾了思绪,拥住李玉蝶的手臂微微用力,低声回答道:「阿大
只想要大小姐能够幸福,无忧无虑的生活,这就够了。」

  李玉蝶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张阿大坚毅的面颊,脸上带着一丝羞意的感动,柔
柔的说到:「阿大……叫我蝶儿吧,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

  张阿大的心中一阵火热的激荡着,他按捺着心绪,轻声呼唤道:「蝶儿……」

  李玉蝶不敢去瞧张阿大炯炯有神的目光,于是闭起了眼眸,捧着张阿大的脸,
送上了香唇。

  感情迅速升温的男女,一遍遍的互相品尝着对方的唇舌。这好似世上最好玩
的游戏,连十分有趣的马戏表演对他们来说都变得索然无味。

  看着马戏入迷的水儿,也都察觉到了自家小姐的不对,回头看见大伞下紧贴
在一起的男女,顿时瞪大了眼睛。偷偷的把脑袋钻进了伞下。于是小丫鬟也忘记
了刚刚还让她挪不开眼睛的马戏,眼睛里只有自家小姐和男人拥吻的身影。

              (继续更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