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鬼有罪之黑桃纹身】(第二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yanlifan
是否原创:是
2021年8月20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6431

                第二章

  回到家里,余燕坐在沙发上胡思乱想着,兴许是今天没有午休的缘故,坐着
坐着,竟然睡着了。她做了一个难以启齿的梦,梦里的她正在舞池里和丈夫跳着
交际舞,那曼妙的舞姿,默契的步伐,迎来了旁人的掌声,正在陶醉的时候,忽
然,她身上的衣服不翼而飞,丈夫也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身赤裸的强
壮黑人,挺着粗长的黑屌一下插进了她的阴道里,一声悦耳的娇叫响起后,屋里
忽然变得静悄悄的,人们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她刚想看清
黑人的脸,刺耳的门铃声把她从睡梦里惊醒,她站起身来想去开门,走了几步只
觉脚踝有一些酸痛,以为是不良睡姿导致的脚麻,也没太在意。

  门一开看到是黑鬼马克,她揉了揉朦胧的睡眼:「你来做什么,有事吗?」

  「姐姐,我不放心你,过来看一下,毕竟撞了车。」黑鬼说着,跟在余燕身
后进了屋,余燕一瘸一瘸的走了几步坐到沙发上,悠悠的说:「我没事,谢谢关
心。」

  「你脚怎么了?」黑鬼问。

  「没什么,刚刚坐着睡着了,脚有点麻。」

  「我看看。」黑鬼说着,蹲下身,一手轻轻抓着她右脚脚踝,一手去脱她的
拖鞋。

  「你干什么啊?」余燕一惊,本能的往回缩脚,怎知越用力黑鬼抓的越紧。

  「别动。」黑鬼霸道的说。

  由于年纪的关系,余燕的脚没有小姑娘那般娇柔滑嫩,但也许是因为不常穿
高跟鞋,脚型依然保持得很好,她的脚不大,大概36码的样子,娇俏而不失肉感
的脚趾在红色指甲油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妖娆。

  黑鬼咽了咽口水,忽然他惊呼道:「ohmygod!都有些肿了,肯定是刚才不小
心撞伤了,不行,得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

  余燕被吓到了,她低头一看,果然脚踝的地方已经有些红肿,但问题应该不
大,觉得去医院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你别一惊一乍的,吓死我了,快松开。」余燕娇叱道。

  黑鬼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姐姐,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不然我不放心。」

  「你是自己想去检查吧,说,是不是想讹我钱。」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你是因为我才受的伤,万一你有什么事,我
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其实余燕也担心马克有事,毕竟他挡在自己前面,只不过她不愿说出来罢了,
看他那么坚持,也就顺水推舟。

  「行了行了,去就去吧,我下去开车,一个大男人那么啰嗦。」

  黑鬼尴尬的笑笑,接着说:「你这都受伤了,别开车了吧,咱坐公交去吧。」

  「你说什么?坐公交?」余燕瞪大了眼睛。

  黑鬼以为她怕挤碰到伤口,一想也是,便说:「哦,那还是坐出租车吧,公
交车还是太挤了。」

  余燕无奈,也只好点点头。正要出门,忽然她想起一个事情,刚刚做了一个
春梦,这会儿内裤估计已经湿了,一醒来就和黑鬼聊天,差点忘了,她红着脸细
声说:「我去个洗手间。」

  「我扶你吧。」黑鬼说。

  「不用,我还能走。」余燕甩了甩黑鬼伸出来的手,慢步走进卧房,关上门,
她脱下内裤一看,果然上面全是湿痕,已经不能再穿了,换上一条紫色的薄纱内
裤,她才走了出来。

  看她艰难的走出电梯,离小区门口还有一段路,黑鬼直接上前握着她的手臂:
「还是我扶你吧。」这次余燕竟然没有推辞,任由黑鬼搀扶着,默默的走到小区
门口。

  随着黑鬼的招手,一辆出租车徐徐停下,年轻的男司机扶了扶他新配的黑框
眼镜,看了看站在路边的两人,心里暗骂道:「操,该死的尼哥,好好的非洲不
呆,跑来祸害中国女人,要不是为了讨生活,真不愿意载你。」

  黑鬼打开后车门,让余燕先上去,自己绕到另一边上来。

  「师傅,麻烦去人民医院。」余燕银铃般悦耳的声音更是让司机心里一沉。

  「靠,不会被搞大肚子了吧,可惜了。」他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端庄的
中年美妇,一边替万千男同胞感到悲哀,一边脑补着美妇人光溜溜的在黑鬼胯下
放声呻吟的浪荡模样。

  车子很快就到了目的地,看着车窗外美妇人被黑鬼搀扶着慢慢远去的背影,
那丰满圆翘的屁股深深的印在了司机的脑海里,他连忙拿起水杯猛喝了几口,迫
使自己冷静下来,原来,经过刚才一路上的意淫,他胯下不争气的东西已经翘了
起来。不能再想了,否则迟早得出事,想起刚刚险些闯了红灯,他惊出一身冷汗,
希望今晚不要再遇到黑鬼了,真晦气。

  两人在医院做了CT和X光等必要检查,黑鬼果然皮糙肉厚啥事没有,而余燕也
只是轻微的软组织挫伤,医生简单处理了一下,开了点药,说是几天就能好,两
人都松了口气。

  走出医院门口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分,刚好一辆出租车下来客人,两人走了
过去,直接上了车,司机用鄙夷的眼神看了看后视镜,仿佛在说:「真是倒霉,
又是你这个死黑鬼。」

  马克似乎也注意到了,他笑道:「helloman,真巧,又是你啊。」

  「冤家路窄。」司机嘟囔着。

  「what?」马克问道,好像没听清的样子。

  「没什么,我说你真帅。」司机违心的说。

  「thankyou你也很帅。」

  这时司机发动了车子,没有继续搭理他。一路上司机时不时的用一种仇视的
目光看着后视镜里的黑鬼,马克并不蠢,似乎读懂了他的意思,一种莫名的优越
感油然而生。不知是为了满足司机的偷窥欲还是试探余燕对自己的态度,黑鬼慢
慢的把一只黑乎乎的大手放在了余燕的大腿上,余燕吓了一跳,隔着薄薄的裙摆
布料,她能清晰的感觉到黑鬼的温度,诧异和惊慌写满了她整个脸庞,她刚想开
口斥责,想到前面还有个司机,又不好发作,转念一想,也许黑鬼只是无意的,
也许他会自己察觉后松开。可她打错算盘了,见她没有动静,黑鬼更是得寸进尺,
他轻轻的抚摸起来。

  其实这几年丈夫已经很少碰她了,如此亲密的举动,奇异的感觉袭来,她浑
身都轻颤了一下,阴道里都有一股暗流在涌动。不行,一定要阻止他,余燕虽然
不想破口大喊自毁形象,可她也不愿这样被黑鬼轻薄,她连忙伸出一只手抓着黑
鬼的手臂,用力的想要拉开,可她一个小女人,力量怎么跟强壮的黑人比,最终
徒劳无功,余燕急的满脸通红,黑鬼却没有理她,得意的看着前方,让司机可以
明显的瞧见他的表情,颇有挑衅的意味。

  司机此时被他搞得心烦意乱,他只好打开音乐,随着炫酷又带着些许狂野的
旋律响起,一首卡迪B的bodakyellow娓娓而来,歌词虽然略显低俗,可此情此景,
却更像是讽刺的味道,特别是那句AndI’ mquickcutaniggaoff更是点睛之笔,ni
gga一词本就是对黑人的蔑称,可卡迪B自己也有黑人的血统,这样的称呼出现在
她的歌词里,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果然,马克脸色沉了下来,司机一踩油门,后座失去平衡的两人只好各自扶
住了扶手,余燕并不生气,似乎还有些感激司机把她的大腿从黑人的手中解脱出
来,她身体紧贴着车门,离马克远远的,马克刚想靠过去,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只听前面传来司机不屑的声音:「到了。」马克往窗外一看,已是小区门口,余
燕连忙打开车门下了车,马克也只好下去了。

  刚想过去和余燕说些什么,忽然看见不远处一个美丽的少妇手牵着一个小女
孩,另外一只手则提着几大袋东西,小女孩的手上也提着一袋蔬菜,少妇身穿得
体的碎花连衣裙配上灰色的尖头平底鞋,温婉端庄,一副贤妻良母的形象,夕阳
西下,一道晚霞映衬在她娇俏的脸上,显得格外妩媚动人。两人有说有笑的,很
快就来到余燕身前。

  「妈,这是从哪回来啊。」

  「哦,我不小心扭到脚了,去医院看看。」

  「啊,没事吧,我来扶您。」

  「没事,还能走,你怎么过来了?」

  「今天新市场开张,很多打折活动,我一下没忍住,买多了,然后想着您一
个人在家,就想过来这边做饭,省得您到外面吃了,我打电话给仕成了,他说等
下也过来。」

  「苏老师,我来帮你拿吧。」一旁的黑鬼走了过来。

  苏纯这才注意到他:「同学,是你啊,这么巧。」

  黑鬼笑了笑,就要伸手去拿苏纯手上的菜,苏纯有些不好意思,她推辞道:
「不用了,我自己来吧。」正在黑鬼尴尬的时候,余燕开口了:「你让马克帮忙
拿到电梯口吧,你扶我一下。」

  苏纯这时才知道原来黑鬼名叫马克,她对女儿说:「诗诗,叫马克哥哥。」

  小女孩没敢走得太近,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黑人,她抬头用一种好奇的目光打
量着眼前这黑黑的大块头,低声喊了一句:「马克哥哥好。」

  马克礼貌性的笑了笑以示回应。苏纯还是把菜递给了他,几个人走到楼下进
了电梯,狭小的空间里静悄悄的,气氛有些尴尬,还是苏纯先开口:「马克同学,
你吃饭了吗?」没等马克回答,余燕抢先道:「他吃过了。」如果苏纯邀请他到
家里吃饭,那就难搞了,余燕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苏纯看了她一眼,像是好
奇她怎么知道人家吃过了。

  余燕也才觉得不妥,她补了一句:「我刚看到他的时候他刚从饭店出来。」

  黑鬼只好点点头,苏纯遗憾的说:「我还想让你拿一些菜回去煮呢,这次买
太多了。」

  「叮…」电梯到了五楼,马克知道今晚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了,他只好说了句:
「我到了,先回去了,byebye。」

  余燕这才松了口气。回到家里,苏纯到厨房里忙活,余燕进了卧室,一颗紧
张的心总算平静下来,她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小屄,已经有些湿润了,刚才在车
上被黑鬼那样冒犯,她平静了多年的身体终究还是起了反应,自己为什么没有坚
决阻止他呢,仅仅是因为有旁人在吗?如果不是碰巧遇到儿媳过来,他会不会就
直接进来把自己按在床上,听说黑人那东西很大,自己也没亲眼见过,不知道是
不是真的,不过从那天他穿着裤衩的轮廓来看,真的不小。啊,不能想了,这也
太不可思议了,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种无耻的想法。

  大概七点半的时候,苏纯做好了饭菜,打电话给丈夫,他说要晚点过来。

  孩子正饿着呢,也不能等他,三人就先吃了,九点多的时候,李仕成总算到
了,苏纯给他热了饭菜,看着他整天奔波劳累的样子,不免心疼起来。

  周五选修课,苏纯来到教室的时候,黑鬼已经来了,他还是坐在第一排显眼
的位置,看到苏纯进来,冲她笑了笑,苏纯点了点头表示回应,然后打开电脑准
备课件。

  忽然,后面传来争吵声,苏纯抬头一看,后排两个男生竟然打起来了,一边
打一边互骂着,其中一个是白白净净的帅小伙,另一个则是胖胖的,两人打得不
可开交,苏纯连忙走过去制止。

  「同学,别打了,你们先冷静一下,有什么话好好说。」

  可激动的两人根本就不管她,胖子骂骂咧咧:「你个小白脸,男不男女不女
的,还敢跟我抢位置,活腻歪了。」

  白净男生也不甘落后,挥手一拳打在胖子脸上:「死胖子,你算什么东西,
那是我先占的位置。」

  苏纯无奈又有些好奇,那么多位置不坐?,非要抢这一个位置?这时她看到
角落里一个漂亮女生正在旁若无人的玩手机,她一下明白了,原来此人正是有校
花之称的陆诗雅,今年大二,好像没有男朋友,所以什么总是各种狂蜂浪蝶,可
她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所以尽管有不少男人向她示爱,她都一一拒绝了。

  看到她们越打越激烈,苏纯有些着急了,正想伸手去拉开他们,没想到胖子
往后躲闪的时候不小心撞了她一下,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幸好,早就站在一旁
看戏的黑鬼把她扶住了,苏纯向黑鬼投以感激的目光,黑鬼把她拉到身后,上前
喝了一声:「别打了!」然后硬生生的把两人拉开,胖子一看黑鬼,怒火中烧:
「臭尼戈,滚一边去,关你什么事。」说着一拳朝黑鬼打过去,黑鬼伸出大手一
下抓住了胖子的手腕,疼得他哇哇直叫,左手想再出拳发现已经使不上劲。

  「坐下,好好听课,你要真想打,下课到操场去,我奉陪到底。」黑鬼冷冷
说道。

  「好,不打了,你快松手。」胖子知道不是他对手,也只好认怂了。

  黑鬼见好就收,回到第一排坐下,没曾想角落里的漂亮女生跟了过来坐在他
旁边。

  苏纯看到事情已经平息,继续上课。

  后面两个男生看到女神主动跑到黑鬼那边,恨得咬牙切齿,两人相视一眼,
眼中全是不屑与鄙夷。

  下课之后,黑鬼照样缠着苏纯问问题,本想和他搭讪的美女陆诗雅感觉有点
自讨没趣,就气鼓鼓的走了,毕竟一向都是别人围着她转。

  很快,教室里只剩他们二人,苏纯依旧毫不客气的就说要走。出了教室,忽
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对黑鬼说了一句:「马克同学,刚才的事情谢谢你。」

  黑鬼咧嘴一笑:「这就完了?」

  苏纯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什么意思?」

  「苏老师,你和房东太太住得近吗?」黑鬼问。

  「你问这个干什么?」苏纯不解。

  「我想坐你顺风车回去,Isitok?」

  这黑鬼,脸皮真厚。苏纯心想,反正要去婆婆那接诗诗,就当还他一个人情
吧。

  「好吧,走吧。」

  佛州的夜,虽比不上省城,却也是万家灯火,一片繁华景象。汽车平稳的在
路上行驶着,因为有路灯的帮助,黑人能清楚的看到苏纯的脸,她柳眉弯曲细长,
红唇鲜润,明眸善睐,秀美的脖颈露出白皙的皮肤,白色的蝴蝶结雪纺衬衣下,
一双高耸的乳房随着呼吸轻轻起伏着,甚是诱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黑人心
旌摇曳,真的有点妒忌她丈夫了。

  「苏老师,你说刚刚那个女生为什么要坐到我旁边呢?她不会是对我有意思
吧。」黑人笑着问。

  「呵呵,真够臭美的,也不去照照镜子。」苏纯心里觉得好笑,但她又不好
直说,只好淡淡答道:「也许吧,那你为什么没有搭理她,不会是欲擒故纵吧。」

  「欲擒故纵是什么意思?」黑人问。

  「这个三言两语很难说明白,这样吧,你明天去书店买一本孙子兵法,里面
解释得很清楚。」

  「好啊。对了,苏老师,听说省城那边的留学生都有学伴,为什么我们学校
没有呢?」

  「果然黑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来学校不好好学习,整天想那些有的没的。」
苏纯皱了皱眉,「我哪里知道,这你得去问校长了。」

  「可惜了,要是那个女生能做我的学伴那就好了。」黑鬼说。

  苏纯瞥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苏老师你可千万别想歪了,学伴的事我也听说过一些,可我马克绝不是那
样的人,我只是想有她帮我,应该能更好的学习你说的那本孙子兵法。」看到苏
纯有些不高兴的样子,黑鬼连忙解释。

  苏纯没有搭理他,专心的开着车,很快就到了地下车库,停好车,她对黑鬼
说了句:「下车吧。」然后不经意间看了他一眼,才发现黑鬼正呆呆的看着自己,
被他这么盯着,苏纯表情有些不自然,脸都微微发烫了:「你看着我干嘛?该下
车了。」

  「苏老师,你真好看。」黑鬼由衷的赞叹着。

  苏纯沉默,自己先行下了车,直奔电梯口。黑鬼跟了过去,走进电梯,苏纯
站在角落,背对着黑鬼,忽然感觉今天的电梯好慢,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电梯
已经到了9楼,黑鬼早已不见踪影,她只好走楼梯下去了。

  苏纯带着女儿刚刚离开不久,余燕正准备睡觉,忽然听到门铃声响,「难道
是儿媳忘拿什么东西了吗?」一边想着,一边习惯性的喊:「谁啊。」然后就开
了门,一看是马克,她平静了几天的心又起了波澜。

  「有事吗?」余燕轻声问。她穿的是玫红色的冰丝衬衫式睡衣,睡裤也是长
款的,其实还算得体,可马克还是通过领口看到她那若隐若现的乳沟。

  「瞧你说的,余姐姐,你也太见外了,没事我还不能来看看你了?」黑鬼笑
眯眯的说。

  「你能不能正常点说话,来中国才几天,就学会油腔滑调。」余燕虽这么说
着,可心里还是欢喜的。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吗?」黑鬼说。

  余燕还在犹豫着,黑鬼轻轻拿开她扶在门框的手,走了进来,然后毫不客气
的坐在沙发上。

  「你有事没事,没事就回去吧。我得休息了。」

  「哈哈,主要是来看看你的脚好了没。」

  提到她的脚,余燕又想起那天的事情,脸都有些红了。

  「谢谢,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这下你可以走了吧,我真的要休息了。」

  「真的?那么快就好了吗?你不会是敷衍我吧?不行,我还是不放心,你让
我看看吧,看完我就走。」

  「你这人真是的,我骗你干啥,快走吧。」

  「你不让我看,我还真就不走了。」黑鬼无赖的说。

  余燕有些无奈,她只好坐下,伸出脚:「看吧看吧,看完赶紧滚。」

  黑鬼蹲到她的身前,伸出左手抬起她的小脚,仔细的查看着,一边看一边用
右手在上面抚摸着,从小腿到脚趾,动作很轻柔,表情很是享受。

  似乎察觉到他的意图,余燕心中一荡:「看够了没?」

  「verygood果然好了呢,真是人间美足啊。」黑鬼赞叹着。忽然他张开大嘴
一口含住了余燕的脚趾,用力的啜了一口,「嗯,味道也不错。」

  余燕慌了,一脚踢在他的脸上:「死变态,快滚!」

  黑鬼一下没注意直接坐在了地上,然后慢慢的起来「sorry失礼了,你的脚太
美了,一时没忍住,你没事就好,我回去了。」说着就向门口走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