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备忘录】(第二十五章)终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豪慌慌张张逃离了琳的房子,在楼下发了一会呆,月和刘征的事被琳发觉了,
这事不好收场,要是这丫头大嘴巴告诉自己的岳父岳母,我操,那事情可真就大
条了,豪都能想象得到岳父岳母杀奔家里来,岳母厮打着跪在地上的月,岳父则
提着菜刀追砍着自己,自己的老爸老妈在一边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豪不禁打了
一个寒噤。

  关键点就在琳身上,不能让这丫头说出去,得想个办法封住她的嘴,想来想
去没啥好办法,倒是琳的肉体在脑海里翻来滚去,要死鸟超上,豪光棍起来,琳
要是敢说出去,老子也把咱俩的破事抖落出去,我一大老爷们怕啥,就不信你一
个姑娘家还能翻了天。

  还是跟月说实话,看看月有没有办法,可他妈的,这事怎么和月说啊,说自
己刚刚上了小姨子?我操,这事月说说可以,万一她翻脸不认,我操,那哥们就
彻底掉宕里了,不由得后悔起来,图个一时刺激,稍不小心露出马脚,那就是万
劫不复的地步。

  回到家,客厅的茶几上铺着一大张白纸,月拿着笔伏在上面画着,豪来到月
的身后,才发现这是一张建筑布局图,月回头看了看豪,继续拿笔在纸上勾画着,
" 回来啦,我今天把花店的地址定下来了,这个是门面的平面图,我想在这个地
方摆上架子,你看行不行?"

  " 嗯,可以。" 豪点点头,月显然很高兴,让豪不知道怎么开口。

  " 还有这个地方,做收银台,可以吧。"

  " 嗯,可以。"

  " 这边摆上我最喜欢的花,不管有没有人买我都要摆上,这样我每天都能带
着美好的心情工作,哈哈。" 月的情绪高昂的很。

  " 嗯,可以。"

  月奇怪地回头看着豪," 咦,你怎么啦,这么没兴致,今天琳让你受气了?
"

  " 没,没有。" 豪躲闪着月的眼睛。

  " 你看着我说话," 月的脸一下子虎下来," 你干嘛这么心虚,不敢看我?
"

  " 没有心虚,累了,跑了一天累了。" 月的表现不太对,妈的这事不能轻易
说。

  " 少跟我打马虎眼,咱俩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你,就你这样子,明显就是
做了亏心事,说,做了什么?"

  " 给琳买了两件衣服。"

  " 买衣服要买一天?"

  " 然后,和琳看了一场电影。" 豪斟酌着用词,尽量不刺激到月。

  " 看电影?不错啊,这手段不错,接着呢?" 月的气势很盛,咄咄逼人。

  " 然后就回家了。"

  " 回家,回哪,琳的家还是这里?" 月的表现像是一个睿智的侦探,话中的
些微区别之处立即被发现。

  " 琳的家。" 豪像是拼死抵赖的罪犯被一步步攻破了防线。

  " 哦?有什么要继续说明的吗。" 月显得心满意足。

  " 没有了。" 豪决定打死也不说。

  月手上的笔奔着豪的脑袋就飞过去," 我交代的话你当耳边风啦,怎么没有
叫琳搬回来住?"

  豪抓住话头," 有,有说过,不过她对我们有些误会。"

  月双手抱在胸前," 有什么误会?"

  " 嗯,就是有点小误会,以为咱俩关系不好,所以不愿意搬回来,要不我再
劝劝,实在不行就算了。" 豪没敢一开始就把话头挑开。

  " 为什么会误会咱俩关系不好,我们在一起吵过架吗,好像没有吧,她从哪
看出来的,难道不吵架关系还不好?真不知道她脑袋里装了什么。" 月的神色很
迷茫。

  " 不是,她……她知道一些事。" 豪决定一点点抖开。

  " 知道一些事,什么事?" 月的表情有点紧张。

  " 就是……就是那事。" 豪硬着头皮答道。

  " 什么事?" 月的神情越来越紧张。

  " 刘征。" 豪吐出这两个字,心里一阵虚脱,他妈的,全穿帮吧。

  " 刘征?" 月念了一遍,愣怔了半天,然后双手捂住了脸," 她……她怎么
知道的,我……我以后怎么有脸见她。"

  " 老婆,没事的,要不我们就不要再让她搬回来了,那就不用见了。" 豪将
月搂过来,轻抚着月的背。

  " 你还说,你还说,都是你。" 月猛地挣开豪的怀抱,双手在豪的胸膛、脸
上乱挠着," 你让我怎么去见我妹妹,你让我有什么脸去见我爸我妈。"

  豪抱着月不让她乱动," 月,你是我老婆,无论怎么样我都会站在你这边,
即使你爸妈知道了,我爸妈知道了,我怎么都不会放弃你,你永远是我老婆,所
以的错都是我犯下的,所有的一切都由我来承担,你只要在我身后,只要你还愿
意跟着我,只要你还愿意做我的老婆。"

  怀中的月使劲地挣扎着," 你就会拿这些话来哄我,现在怎么办?怎么办?
"

  " 我已经和琳说过了,是我让你去的,如果事情传到岳父岳母那里我会说一
切都是我安排的,你什么都不知道,就那一次,以后你再也没有去过,我强迫你
你也不去。"

  月紧紧地揪着豪胸前的肉," 你……你为什么要和琳那么说,你……你一开
始就告诉我的。"

  豪忍着痛,将嘴凑到月的耳边," 老婆,我说过你是我的女神,我亵渎了你,
你为了我才甘愿被亵渎,所以一切的罪责都是我犯下的,无论如何,后果不能让
你承担,何况无论出什么事男人都需要为女人遮风挡雨不是吗。"

  " 你少拿这个来骗人眼泪。" 豪的话还是起了点作用,月的手终于停了下来,
豪松了一口气,脸上有点火辣辣的疼,操,该不会见血了吧。

  " 老婆,没事的,琳应该不会乱说的,毕竟你是她姐姐。" 豪进一步安慰起
了月。

  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得,抬头看着豪," 不行,我俩马上过去,我不放心,
万一她说了,那……那就什么都晚了。"

  " 过两天等琳平静点再去吧。" 刚刚才从琳那里逃出生天,豪可不想现在就
回去,回去一准和琳的事也得穿帮,倒不是怕啥,只不过看月现在的情绪,不想
让她受到连续刺激。

  月还是决定现在就过去,即使再尴尬也得过去,这事拖不得,还好是自家妹
妹知道,要是其他人知道,月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月出门的时候情绪已经平复下来,像是个要出门跟人谈判的女强人,一脸的
严肃,坐上副驾的时候忽然转过头来问豪:" 她有我们的把柄,你能不能提供点
她的把柄给我?"

  豪一愣,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月的表情,觉得她已经够平静了,点了点头,"
她今天才从女孩变成女人。" 颇有点志得意满的样子。

  下一刻月化身为发狂的猫科动物,锐利的指甲照着豪的脸上划去," 我就知
道是这么回事,偷了腥又按不住,把我给坑进去了。"

**********************************

  豪看着倒车镜,脸上一道一道纵横交错的血痕,只能苦笑,妈的这小姨子还
真上不得,才上了一次,结婚后就第一次脸上见花。

  月已经上去有一个小时了,也不知道她们姐妹俩谈判成什么样子了,反应这
么及时,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这交换的事以后还是少碰为妙,风险太他妈大了,不过那滋味真是不错,哎!
该满足了,自己和月已经试过了,还是回归正常的生活轨道吧,和琳估计也不会
有下次了吧。

  豪正在不舍,车门被拉开,月坐进了后座,随后琳也闪身进来,坐进了后座。

  豪想打个招呼,后座的两个女人拥在一起,眼神中都有杀气在翻滚,他张了
张嘴,终究没说出招呼的话来,像个计程车司机一样问了句去哪里,后座没人答
话,豪只得自言自语了一声还是回家吧就发动了车子。

  在楼下停了车,两个女人像是没他这个人一样自顾自地往楼上走,豪陪着小
心跟在后面,大气都不敢出,进了家门,月和琳直接进了主卧室,把豪一个人丢
在了客厅。

  豪很无奈地看着卧室紧闭的门,这种完全被隔绝在局外的感受真的不好,就
像是在等最后宣判一样,只不知道结果是啥样的,不过应该没什么大事了吧,毕
竟是亲姐姐亲妹妹的,现在姐妹俩又还能坐在一起,豪觉得起码月能够说服琳不
把这事告诉自己的岳父岳母,其实回头想想自己和月的紧张完全没必要的,所谓
家丑不可外扬,琳应该会有分寸的,做都已经做出来了,琳告诉自己岳父岳母不
是让老人家着急上火带担心吗。

  不过谁那时候能有那么冷静的头脑啊,自己和月一样在得知琳知道了刘征那
码子事的一瞬间脑筋都有点短路,我操,搁谁谁也发懵,感觉像是被人剥下了所
有的伪装,赤裸裸的面对着别人的眼光,那时候谁也不能做到镇定自若。

  虽然已经可以大致肯定事态不至于失控,但是想到姐妹俩在车上那能够杀死
人的目光,豪不由得心里一紧,妈的还是乖乖地去做晚饭讨好俩姑奶奶吧。

  于是豪这个平时元庖厨的君子今天结结实实地陷在油烟里了,手忙脚乱地也
整出了一桌像样的饭菜,只是不敢去敲门喊二位吃饭,就那么老老实实的坐在客
厅里等着。

  十点多的时候卧室的门才推开,豪赶紧用微波炉加热了饭菜,给月和琳盛了
饭,自己则端着碗埋头刨饭,一声不吭。

  吃完饭月瞪了豪一眼,拉着琳进了卧室,掩上门之后把琳按在了床上坐倒,
" 其实也不完全怪你姐夫的,我……我当时也没反对,我们也就那么两三次,你
能不能原谅你姐姐这一次,姐姐不怕外人说什么,我一个女人家,最多在家不出
去了,其他人嚼耳根子我也听不见,你姐夫还要在外面做事的。"

  琳的脸有点红," 姐姐,你们……你们太荒唐了,怎么能这样呢,我还以为
你不喜欢姐夫了呢。"

  月轻笑着摸了摸琳的脸颊," 所以你就急了是不是,都不愿意和我们住一起
了,你个小丫头,就没对你姐夫安好心。"

  琳一下子闹了个大红脸," 我……我没有啦,我是想眼不见心不烦,才搬出
去的。"

  月搂住琳," 我们姐姐妹妹的也不说假话,你喜欢你姐夫也不是一天两天的
事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没事就问你姐夫,还在上学的时候就是这样,你也是
藏不住的人,我早就看在眼里了。"

  琳双手捧住了自己发烫的双颊," 姐姐取笑我,我……我也不说假话,我是
有点喜欢姐夫,可我从来就没想到过把姐夫抢过来。"

  月点了点头轻轻地笑," 我知道,我知道,你都把喜欢埋在心底,直到你以
为我背叛了你姐夫。" 促狭地朝琳眨了眨眼。

  估计是被月取笑得太厉害,琳有点不依不饶了," 你说说你们夫妻俩,没事
去玩什么……呸,不说了,我都说不出口,那事就……就真那么好玩吗?"

  月掩口笑道:" 你姐夫就是个坏胚子,一天到晚的就想这些,不让他满足一
下,他那心里估计就跟猫挠的一样难受,对了,你姐夫看你眼光也不对,你当心
别被他占了便宜。"

  " 不会……不会的" 琳像是被电了一下差点跳起来。

  " 那就好,他今天还回来跟我说和你那个了,男人都爱说大话。" 月笑得像
个狐狸。

  " 啊——??" 琳的脸瞬间染成艳红," 他……他……你……你……你们夫
妻俩就说这些?"

  " 那说什么,都那么熟悉了,有时候我们做的时候他就喜欢说你,还叫我装
成是你,他那时候就好厉害。" 月伸手轻抚着琳的肩膀," 你姐夫就喜欢这样,
还喜欢自己装成是别人,叫我喊他奸夫。"

  琳的心砰砰地跳," 你怎么能……怎么能装成我,我……我……还有他装成
别人,你们……你们实在太过分了。"

  " 所以他才有那想法,我也就顺着他了,就会有这些事了,不过我不后悔的,
他高兴了,我也就高兴了。"

  " 你们……你们……还有你那晚,我听到的那晚,你实在太……太……" 琳
措辞了半天,难听的话还是没有说出来。

  月在琳肩膀的手滑到锁骨处,用手指轻轻地划着," 太淫荡了吗,我也不知
道我怎么会变成那样,我过去的时候心里也是害怕的,第一次我们四个人被蒙着
眼的时候我不怕,我看不见人,被他们俩轮流着来,那时候我都快……都快兴奋
得哭出来了。"

  " 蒙着眼……四个人……轮流来。" 琳的呼吸渐渐地变粗,喃喃自语着,下
巴也不自主地在月的手指上蹭两下。

  " 恩,轮流来,我……我一点都休息不了,一个出去了,另外一个紧接着就
进来,我都不知道……不知道哪根是谁的。"

  琳的手抓住了月的衣服,五指很用力," 他们……他们……姐夫的你也认不
出来?"

  月另外那只手在琳的耳后轻轻地掠着," 认不出来,他们都那么快,我心里
……心里就想着还要还要,就想被填满。"

  " 啊。" 琳的胸膛起伏着,脖子上都开始显现红晕," 姐夫厉害……还是
……还是刘征厉害。"

  月用舌头轻舔了一下琳的耳垂," 你姐夫的厉不厉害?"

  琳" 嗯" 了一声," 厉害。" 像是反应过来,可怜兮兮地看着月。

  月再在琳的耳垂上舔了一下,小丫头羞涩地又" 嗯" 了一声," 当然是你姐
夫厉害,他那根坏东西,找着缝就钻,才不管你自家老婆的还是人家老婆的,是
姐姐的还是妹妹的。"

  " 啊……" 琳感到乳头被姐姐重重地捏了一下," 姐夫那根东西太坏了,钻
进去就不肯出来。" 琳开始扭起了腰,下身开始湿润,姐夫那根坏东西刚才还在
里面留了液体呢。

  月也完全投入到自己营造的氛围中去了," 是啊,他坏死了,以前还说过要
把我们俩放在一起,叠在一块,然后他就能从这个抽出去,再插到另外一个中去,
换来换去的,他把我们姐妹俩看成什么了。" 却是不由得拿自己的胸顶着琳的胸
厮磨。

  " 唔……姐姐……唔……姐夫这样说……姐姐你……怎么说的。" 琳身子发
软,勉力支撑着用胸去和姐姐的磨在一起。

  " 哼——嗯……姐姐说……我们姐妹连心……其力断金……如果他敢招惹我
们俩,我们把他那根坏东西夹断。"

  " 姐姐……姐姐……我好难受" 小丫头屁股不停地扭着,像是里面钻进了毛
毛虫一样,嘴里吐出的气息热得怕人。

  月身子也发软,搂着琳一起倒在床上,月看到了在门口目瞪口呆的豪,表情
扭曲,连着脸上那横七竖八的恼恨,嘴大张着,还有一点口水的亮光从嘴角反射
出来。

  " 要不要叫你姐夫来那根坏东西来钻你的缝。" 月一只手在琳的小腹上摩挲
着,偶尔手越过小腹磨一下两腿之间。

  豪是进来拿睡衣的,他做好了今晚孤枕而眠的准备,却没料到进来后会是姐
妹俩如此香艳的一幕。

  感觉到了嘴角流下的口水,他咽了口吐沫,想要凑上前去,却不知道这么做
会引起什么后果,毕竟刚才姐妹俩那散发杀意的眼神在他心里留下了阴影。

  待到月视若不见的一句要不要姐夫那根坏东西来钻你的缝飘到豪的耳内,什
么恐惧都抛诸一边,怕是正邪高手一起出动也挡不住他,娘的,死了就死了,姐
妹俩啊,在一起啊,叠罗汉啊。

  月翻起身压到琳的身上,遮住了琳的视线,豪屯着口水走到床边,两具纠缠
在一起的肉体,虽然衣服还穿着,这时已经这里露出一块肉,那里露出小内裤了,
豪想了想,手首先搭上了月的肩膀。

  月回头瞪了豪一眼,不过杀伤力已经比刚才直线下降,豪腆着脸笑了笑,带
动了脸上的伤痕,又咧了一下嘴,疼的。

  然后月就当没有这个人一样,将嘴凑到了琳的嘴上,姐妹俩咿咿呜呜的一片
浪声。

  豪一只手摸着月的肩膀,另外一只手则探到了琳的大腿,姐妹啊,脸上的伤
痕火辣辣地,他只得在心里得意地笑着。

  " 姐姐……唔……别脱我衣服。"

  " 妹妹……你姐夫要来钻你的缝了,不脱衣服怎么钻。"

  " 不干……他才钻过,疼死了……钻你的吧,我……我脱你衣服。"

  姐妹俩纠缠着,衣服越发凌乱起来,偶尔就有那么一件脱离了身体,扔在床
上,或者飞到地上。

  " 啊,姐姐,别磨了,我……我喘不过气来了,你好重。"

  " 嘻嘻,你姐夫在我背上,当然重啦。"

  " 啊——" 琳双手就要捂住胸,可是被月的胸正磨着,两人的乳肉都挤出不
少,手根本放不进去。

  " 不怕,他看不到的,姐姐帮你挡着,不准再说话了。"

  " 可是……唔" 月对着琳的嘴吻了下去。

  月和琳的裤子在打闹中已经松开了,豪抓住月的裤脚往下一带,裤子顺利地
脱掉,琳的手想要去抓住裤子,可是月的手却顺着内裤往里钻,不知道该抓哪好,
呜咽一声,已经被豪将裤子褪到脚边。

  月把琳的双手打开,摊在床上,月用两手轻轻地抓着她的手腕,吻着她的面
颊、耳垂,脖颈、锁骨、肩头,胸对着胸厮磨着。

  琳的全身都有发红的迹象,全身扭动着。

  从下方看去,叠在一起扭动的屁股上内裤都还穿着,豪却从内裤最细最窄的
地方看见了两抹湿痕,还在浅浅地越印越大。

  豪把手伸进小腹相贴的地方,感觉到好烫人,感受到了男人手上的热力,下
面的身子往上挺,上面的身子往下压,就这样生生地将他的手夹在了中间。

  " 啊,姐姐,你、你、你,你快把他赶开啊,姐夫好讨厌。" 琳喘着粗气,
月正用嘴唇叼起她颈侧的一小块肉。

  " 老公,妹妹说你讨厌,你走开,呀!你别脱我内裤啊,别摸,嗯——" 一
头扎到琳的胸上,啜起了奶头。

  " 啊——姐,你帮姐夫……欺负我,我,哎,姐夫,别脱,啊?羞死了。"

  豪看着叠在一起的玉臀,两张小嘴微张着,都快合到一起了,水光闪闪的蜜
穴口,阴唇上都沾上了蜜露。

  " 姐,你别……你别吸了,啊,姐夫,你……你慢点,疼,嘶——你们夫妻
俩欺负我,啊……慢点……慢点。"

  " 妹妹,别怕,我们合力,其力断金,夹他,夹他,夹……啊,你个死人,
轻点。"

  " 姐夫、姐夫,我不来了,主意……主意都是姐姐出的,她说要夹断你,我
没说,我刚才……刚才也没夹你,你……你放过我,刚才的,还有点疼,啊——
"

**********************************

                三年后

  月将收银台的抽屉锁好,门口走进来了一个人," 月姐,今天收摊这么早啊,
我一个人在这多无聊啊,你陪陪我吗。"

  " 早说了你干不来这个,像你这样的疯丫头哪能定的下心来,三天打鱼两天
晒网,不过你也不缺这几个钱就是了。" 月从包里取出车钥匙。

  " 你当然能定的下心来啦,那么好的老公,我就后悔当初怎么没把他抢过来,
现在看见你俩在一起我就牙痒痒。" 齐晓璐的紧身衣还是能很突出胸部的曲线。

  "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我隔壁开个店什么意思,切,不就是眼馋我老公吗,
每次他来接我,瞧你那个急色的样,恨不得吞肚子里去,知足了你啊,你跟他在
一起鬼混我可都是知道的,他每次回去都会跟我汇报情况的,听说你装女儿装得
还不过瘾,还装孙女儿,我家老公可不好那口子。" 月很有点趾高气扬的样子。

  " 死男人,得了便宜还乱说,冷他几个月就会想起姑奶奶的好了,今晚就去
酒吧钓一个凯子。" 齐晓璐有点狠狠的。

  " 说真话,晓璐,你真不该再这么放纵自己了,你和刘征都离了快两年了,
真没打算和他复合,你这样一个人也不是办法啊。" 月是真为齐晓璐着想,每每
看见齐晓璐下班的时候一个人形只影单,月就觉得她有点可怜。

  " 过去就过去了,不可能再回到从前的,我是真羡慕你和豪哥,说收就收了,
一点不拖泥带水,我们走上这条路,是咎由自取,我也不怪他后来玩得入魔了,
我当时也放纵自己,无所谓谁背叛谁,只是到最后觉得这样还能叫夫妻吗,跟老
公睡的日子还没跟别人的多,日子过成这样还是散了好,还是你和豪哥有分寸,
你们俩又那么相爱,这游戏,一般人玩不起的。" 齐晓璐的神色中有落寞。

  齐晓璐的话让月有点无言以对,相爱就可以玩这个吗,不知道,不明白,但
是庆幸的是自己和豪没有受到影响,想起以前的日子,荒唐,但,还是有点留念,
不管怎么说,起码那段经历让她放开了自己,寻找自己的梦想谈不上,起码能做
着自己爱干的事,每天可以徜徉在花海中,给自己带来快乐,给别人带来快乐。

  " 要不我给你留意一下,看有合适的介绍给你。" 月还是珍惜这个姐妹,齐
晓璐确实是个敢爱敢恨又有分寸的女子,喜欢豪,从来不遮掩,除了拉豪出去鬼
混,从来不会对豪表白,这份心思怕也只有自己知道。

  " 别白忙活了,我自己知道自己,看上眼的没几个,早被人瓜分了,看不上
眼的我理都懒得理,前几个月去我们以前去的那山里旅游,碰见一个就在那个水
潭里裸泳的,当时觉得好玩,就跟他聊天,蛮健谈的,说话时道理一套一套的,
声音也挺沧桑,我当时还真有点感觉,虽然年龄不小了,但成熟点也好。"

  " 哦?" 月关心起来," 后来怎么样了?"

  " 后来——" 齐晓璐就开始拍着胸口笑," 后来我就跟他处了几天,他住山
里,他说他每年都进山几次,寻找灵感,我就估摸着他是搞艺术的,就问他干啥
职业的,他说他其他的工作都是副业,主业是写小说的,写过一本很有名的书,
叫什么的欲望,还想拍成电影,我就估计不是什么好鸟,就这名字拍出来怕也是
三级片,现在3D的三级片很流行啊。"

  " 别说岔话,说正经的。" 月白了齐晓璐一眼," 也三十岁出头的人了,还
没个正形,谁会要你。"

  " 好好好。" 齐晓璐还是忍不住笑," 你不准笑我啊,我和他上床了,谁像
你天天有男人滋润,一开始吧,觉得很不错,他手上功夫真的不错,后来就用嘴,
嘴上的功夫更厉害,我反正有点晕晕乎乎,一直都没真正来,我忍不住了,就问
他’ 你打算一直就这样到结束’ ,他很认真地点了头,我当时差点没笑出来,不
会是太监吧。"

  月也笑了起来," 哪有这么埋汰人的,人家说不定推崇的是精神恋爱呢。"

  " 管他推崇什么,反正我是受不了,在他很认真地说要带我去南方的一个城
市之后,我悄悄收拾了东西就跑了,真是一段历险啊。" 齐晓璐还是忍不住笑。

  " 你自己都不上心,我也懒得管你了,我走了,晚上琳的男朋友第一次上门
呢。" 月出门要锁卷闸门。

  齐晓璐嘀咕着," 你就怕我用你老公多,怕磨损,小气,你看你看,你老公
来了,真帅气,过几天再借我用用。"

  和齐晓璐打了招呼,豪发动了车," 刚才和晓璐聊什么呢,这么热乎。"

  " 人家在和我炫耀呢,用我老公还来和我炫耀,我这是帮的哪门子的忙。"
月白了豪一眼。

  豪只有傻乐着开车," 一会买几个菜,毕竟琳的男朋友第一次来。"

  " 不乐意啦,琳交了男朋友怕是很快就会搬出去了,这回姐妹双飞没了,你
给我老老实实做人吧,真受不了你,给你放纵一次,你就顺杆子往上爬,这三年
我们的卧室都成了三个人的卧室了,你就不怕早衰而死。"

  豪可不干了," 我看你也乐在其中啊,哎,说真的,那啥,都三年了,你就
没想过重温以往的日子?"

  " 你想什么呢,给我正经点,还不怕啊,你别给我再惹事了,我心脏承受不
起,就那两三回,老公让两个女人分享到现在。" 月有点来气。

  " 不怕不怕,这回没事的,自家人。" 豪小声自言自语,偏偏声音控制在月
刚好能听见的范围。

  " 嗯?说什么呢?" 月揪着豪的耳朵。

  " 别揪别揪,疼,我说这回自家人,不怕。" 豪龇着嘴。

  " 什么意思?"

  " 喏,这不琳交了男朋友吗,那啥,也不会传出去,安全,是吧。"

  " 你——你不知悔改,我反正是不干了,还是琳的男朋友,太难为情了。"
后面的声音就有点小了。

  豪敏锐地发现话中留有的余地,嘿嘿地笑了一下," 我也就说说,这事靠缘
分和机会的。" 声音又转小,还是刚刚好月能听见的音量," 哪有什么难为情的,
常来常往的,到时候自然水到渠成。"

  月没有说话,身上有点燥热。

  夫妻俩忙忙碌碌地做好菜,门铃响了,月从猫眼往外一看,琳的身边站着一
个清秀的小伙子,活脱脱是豪刚毕业没两年时候的样子,她转头看了看豪,又看
了看门外的小伙子,两腿之间私有暖水溢出。

               (全文完)

  终于可以敲下全文完这三个字,这篇连载走到了终点,文后唠叨几句。

  首先自我批评一下,暗红是个特别懒的家伙,十五万字左右的文,连载了估
计二十个月,虽然没几个人看,但是我在回复中还是能看见几个常见的家伙,在
此先表示感谢,再表示道歉,也不说没你们的支持不会完成之类的废话,坛子中
某大神对我说,写文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写,有几个人看,足矣!我没那么洒脱蛋
定,不过也不是想靠此扬名立万的人,想好的故事会写完,也乐得看一下吹捧的
回复,仅此而已。

  其次,这个故事和我原先的设定还是不一样,这就是没有写大纲的弊端了,
我是脚踩西瓜皮,写到哪里是哪里,觉得原定的大方向没有偏离太远就行,前后
文没有大BUG就OK,至于小BUG,反正写来娱乐的,估计大家也没心情去
找;所以此文中原先设想的一些情节都去掉了,原本还有点阴毛啥的,后来想想
基调还是暖的吗,就别搞那些阴毛来扰乱气氛了,搞成了这样一个不咸不淡的小
文。

  再次,写什么文不代表作者本人就是那样,所以有些人曾经在文中的回复有
点过火,虽不在意,但是还是有点伤人,都是坛子混的,各取所需,没必要出口
伤人。

  关于故事,我也知道太理想化了,里面几乎没有冲突,豪的艳福也是不错的,
但是我想齐晓璐和刘征的命运给豪和月套上,也没什么不妥的,再相爱的夫妻,
如果真的走出这一步,估计结局都是难料的,豪和月遇到了个好作者,没给他们
什么坎坷,更没给他们悲催的命运(笑)。

  去年就扔了一个武侠的坑在那,过两个月开始填,还是那句话,有坑必定会
填上,文不怎么样,人品还是有的。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