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贺文】【都市偷香贼】 第216章 搭档确定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6392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1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我能把你这个亲戚告诉春樱么?我想她应该挺高兴的。”沉默了一会儿后,
韩玉梁只能挤出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话。

  说到底,他在乎的只有叶春樱这个人而已,她父母的事情带来的悲痛能让他
感同身受,但这个没血缘的舅舅,恕他还没有那么强的共情能力。

  “我能让你知道的,都能让她知道。但你作为她的伴侣,最好劝住她,让她
不要着急。S·D·G其实并不是她真正的敌人。对她真正的敌人来说,她现在
的能量还差得太远。既然已经决心牺牲掉平静的生活,那就拼命努力吧。”连鹰
的车速保持在很慢,似乎想延长谈话的时间,“我这边,大概还能帮你们几年。
好好利用这段时间,加油。”

  “照说,你跟春樱并没有血缘关系。而且,你是S·D·G的核心干部。我
很难不怀疑你别有用心。可我又明白,凭你和刚才那个没娘脸的女人,想对付春
樱并不难。那么,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会在S·D·G?春樱的父母
是不是S·D·G害死的?”

  “那些还不到能说的时候。”连鹰叹了口气,踩下油门,“我帮她,因为那
是我妹妹最后的嘱托。我已经很对不起她,不能……让她死不瞑目。”

  之后的路上,连鹰并没问太多叶春樱的事,想必之前看过不少报告和资料。
但他一直在旁敲侧击打探韩玉梁的来历。

  可惜韩玉梁口风很紧,什么也不肯说。

  到了门口后,连鹰放下车窗,对着已经下车的韩玉梁说:“帮我个忙,让我
看看她。”

  “理由呢?”

  “我想看看,她是不是越来越像苏苏了。”

  敏锐的捕捉到男人眼中压抑的情绪,韩玉梁露出一个有些挑衅的微笑,“不
管她像谁,她都是我的春樱。”

  “我知道。不要把我当成西弗勒斯·斯内普。”

  “那是谁?”

  “你竟然没看过哈利波特?大劫难时期可是有很多人盼望着能有巫师来拯救
麻瓜们。可惜,最后拯救大家的,是我们这些怪物。”

  “天很冷了。”韩玉梁走向大门口,“我不是很想让她出来,除非你肯跟她
见个面,而不是这么远远看一眼。”

  “好吧。”连鹰答应得还算干脆,倒了倒车,停在了正对大门的地方。

  如韩玉梁所料,叶春樱见他一直不回来,早就裹好睡袍等在客厅,他从门口
的通讯器说了几句,她就换好包脚的大棉拖,疑惑地抱着身上的羽绒大衣踩着积
雪走了出来。

  “韩大哥,这么晚了,谁要见我啊?”

  韩玉梁过去搂住她的腰,给她输入些阳刚真气烘热身子免得感冒,轻描淡写
道:“一个怪物。”

  “啊?”

  叶春樱楞了一下,看向打开的车窗里。

  连鹰已经戴上了墨镜,点燃了新一根烟。

  他吐出一片烟雾,在缭绕的朦胧中,笑着挥了挥手,“可以了,再见。对了,
韩玉梁,L- Club的事情我会帮忙,你尽管放手去干吧。但我的事情,一定
要保密。”

  说完,他不等叶春樱发问,就急忙放下车窗,发动引擎离开。

  直到开过拐角,他才一把摘下墨镜,把车停到路边,抬手捂住自己已经通红
的眼睛,靠在了椅背上,喃喃地说:“真人……比照片还要像你啊……”

  他胸膛起伏,指尖都在微微颤抖,看来已经有些克制不住激荡的情绪。

  足足捂着眼睛靠了十多分钟,他才握住方向盘,继续开车,轻声自语:“苏
苏,你当初送我一套哈利波特,不会就已经在盘算,要让我当你孩子的斯内普教
授了吧?真想问问你答案啊……”

  连鹰的军车开去接上等待的十六夜血酒,消失在新扈南北干道的尽头时,叶
春樱已经补好了韩玉梁的裤子,正因为自己冒出一个舅舅的事情而显得有些茫然。

  但连鹰的出现,至少解开了让他们疑惑不已的一个大谜团,那就是为什么叶
春樱的身边一直有监视和窃取信息的间谍,甚至连她的各种身体指标包括DNA
都搜集走过,却始终没对她做出过什么极端行为。

  看来在连鹰的帮助下,那帮人至今还在找那个下落不明的骆盈盈,而把叶春
樱当作了秦安莘安排的幌子。

  幸好,这对叶春樱的情绪冲击并不算太大,确认韩玉梁身上没有什么伤口需
要处理后,她就红着脸催他去洗澡,继续了那场已经迟到的圣诞游戏。

  清纯又性感的圣诞主题情趣内衣,配合可替换的圣诞帽与麋鹿头饰,算是在
弥漫的色气中,补回了韩玉梁缺席的平安夜。

  不忍心让叶春樱睡得太晚,韩玉梁就没怎么刻意忍耐。

  而不运功忍耐的下场,就是他一个半小时不到,就累计三发结束了战斗。

  正在逐渐把学习来的性技巧投入应用的叶春樱,看来是在榨汁姬的路上越走
越远了……

  之后几天,易霖铃依然没有消息,也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发生。叶春樱接了两
个很小的委托,让许婷带着学习当代生活学得头晕脑胀的任清玉出门熟悉了一下
办事流程,间接给任清玉找个由头发些奖金,照顾照顾这位女侠因为白吃白住而
越发受损的自尊心。

  周二是2019年的最后一天,叶春樱给事务所网页和家门外都挂出了暂停
营业的牌子,响应了许婷的号召,热热闹闹在家好好聚一聚。

  作为连续好几天被灌功的的报答,许婷头天晚上就没走,第一次用了叶春樱
给她安排的卧室,准备各种食材一直忙到晚上九点多,害得任清玉一直喝水来掩
饰过量分泌的唾液,然后一会儿跑一趟厕所。

  之前任清玉就主动要求拜师学厨,这天上午,许婷终于在确认她不会再把菜
板切断后点头允许她初次打下手。

  叶春樱就成了难得闲下来的那个。

  本来她是要去地下的信息处理中心继续忙着搜寻易霖铃的踪迹,但许婷建议
她休息,韩玉梁也不准她老是那么投入,她只好乖乖窝在韩玉梁怀里跟他一起看
点播的电影。

  电影没什么意思,挺砸大导演招牌的一部温吞水爱情片,为了卡着观众脖子
摇晃脑袋逼大家流眼泪还给一只狗安排了便当。只演恋爱不演做爱的片子都不是
韩玉梁的菜,他索性问了问任清玉的学习进度。

  叶春樱随口汇报了一下,跟着歪头想了想,把他拉近了些,小声说:“还有
个事儿,我得跟你说说。清玉要面子,我去直接问不太好。当然……这也不是什
么大事,我就是觉得,有你在家呢,她……不至于非得那么做。我不是那么霸道
的人。”

  “嗯?她怎么了?暗暗吃醋来着?”

  “是这样,我最近留意到,她在厕所里呆的时间,有点太多了。尤其是大号,
一去就很久。”

  “啊?那你是担心她得痔疮?这个不会的,我早给她那儿锻炼出来了。估计
她就是刚学会看手机新鲜,坐在马桶上不知不觉就几个小时不见了。”

  “不是。”叶春樱摇了摇头,“她有时候都不拿手机。我问过她,是不是最
近肉食比例太高便秘了,结果她坚决否认。直到昨天,她……”

  她好像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她上课时候去了厕所,我等了
一阵之后,正好有事问她,就过去想隔门说,结果走近之后,我听到她在里面…
…唔……呻吟。”

  “她在厕所里自摸?”韩玉梁皱起眉,“不对啊,前天早晨开车带她出去买
菜,我才找地方让她比较了一下我和茄子哪个厉害,她就是之后一秒不停练功到
今天,也不至于那么饥渴。”

  叶春樱拍了他胳膊一下,“你真是……难怪婷婷削茄子皮的时候抱怨上面有
味道,清玉起来就跑呢。你就不能正常点别欺负她吗?”

  “她就喜欢这调调,而且她是个死脑筋,在家里反而放不开。你确定听到的
是呻吟?不是便秘疼的?”

  “不是。韩大哥,我……跟你也这么多次了,不会还那么没经验的。”叶春
樱红着脸小声说,“我能问问吗?清玉的……唔……肛门部位,是不是特别敏感
啊?”

  虽然调教的事情交代过,但把任清玉悄悄调教成挖屁眼就能发骚的淫肛这件
事,韩玉梁并没交代。

  他犹豫一下,点点头说,“算是吧,走后门的时候,她的确很爽。怎么了?”

  “我在门口,隔一会儿就能听到她开冲洗的滴声。我觉得……她可能在用智
能马桶洗屁股的水流……自慰。”叶春樱说得自己都面红耳赤,音量越来越小,
“我也不是嫌她费水或者费电什么的,就是觉得那样在马桶上自慰不太干净,而
且……你不是在家吗,我答应了发现这类情况就告诉你的。”

  韩玉梁忍着笑,道:“好,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

  这事儿确认起来不难。

  楼上有三个卫生间,俩主卧各带一个,浴室旁边还有一个。但楼下就只有一
个,和楼下的浴室并排。任清玉肯定不会专门跑去楼上如厕。她吃得多,屁股又
总被日非常通畅,一天要大号两次。

  韩玉梁这就已经在考虑什么时候抓她个现行了。

  这小淫妇,学别的没见这么快,闹了半天把技能点分在用马桶洗屁眼的水柱
自慰上了。

  正好最近他在盘算一个风流计划,寻思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哄家里的两个女人
大被同眠一回。叶春樱跟任清玉的关系眼见已经非常融洽,叶春樱不喜欢别的女
人进她的卧室,那带她去任清玉房间,打着当代性知识教学的旗号,应该能说动
吧?

  关键还是要让任清玉点头。这次抓了她现行,干脆就趁机敲诈一次允诺好了。

  万事开头难,一旦有了第一次,什么时候他觉得自己不怕被榨了,就能呼扇
翅膀一起双飞了嘛。

  “来来来,尝尝,尝尝,”许婷笑呵呵端着平底锅溜达出来,垫着木托板往
茶几上一放,“新方法试做的威灵顿小羊排,让任姐用掌力震碎筋,抽了骨,加
了蘑菇酱,口感一定不错。”

  任清玉已经拿着叉子坐在了旁边,脸上表情还有点怪异,闷闷不乐道:“我
还不知道武功能这样用。”

  韩玉梁笑道:“怎么用不是用,我懒得开微波炉的时候,还用寒冰烈火掌热
过包子呢。当年剑神谢清风,据说为博佳人一笑,曾用绝学清风十三式为她剁了
一盆肉馅,汆出来的丸子当即就俘获了那姑娘的心。”

  任清玉目瞪口呆,将信将疑。

  叶春樱看了看他的表情,凑近悄悄问:“那个剑神的事……是真的吗?”

  “随便说着玩的。不过她肯定信。”

  许婷尝了一口,颇为满意地点点头,“果然内力还是很重要的,我用鸑鷟掌
拍牛腱儿的时候效果就不行,肉里头的内伤看着特别乱。”

  不多时,其他菜肴上齐,许娇也忙完到了,一桌子人热热闹闹说说笑笑,开
开心心吃了一顿。

  饭后不久,任清玉抓起手机钻进走廊去厕所,许娇有人约活儿,出门告辞。

  韩玉梁正盘算着是不是这就去抓个现行的时候,不太受欢迎的客人,到了。

  目前来说,汪媚筠大概是唯一一个能同时让家里三个女人如临大敌的狐狸精。

  她一出现,许婷进厨房收拾,叶春樱换上一脸营业性微笑,连在厕所里的任
清玉,都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

  但许婷还不得不放下厨房的活儿,过来一起讨论。

  因为残樱岛的事情,有了重要进展。

  连任清玉都顾不上跟智能马桶的小水柱玩,急匆匆洗手出来旁听。

  “经过多方锁定,和此前搜集资料的旁证,我很有把握确认,这个新春活动,
就是残樱岛下一次游戏的伪装。”汪媚筠对着办公室的投影仪操作了几下,让她
传输的图片最大化在幕布上。

  那是一张看起来很有节庆气氛的宣传图,核心内容是闪耀着金光的大字,
“婚前克制的你,理应获得神的奖励,欢迎来参加情侣远洋免费游大抽奖!”

  底下是一行行的小字细节,其中最明显的点,就是要求报名情侣的女方必须
是无任何性经验的处女,参加活动之前,要接受指定医院的体检。

  活动范围面向全球,最后征集二百对情侣,共同参加远洋豪华游轮之行,旅
行期间还有可能获得两亿元大奖。

  主办方声称处女的要求可能引发部分网民不满,因此活动并未公开宣传,而
是走了Echat的传播渠道,以转发奖励的机制病毒式扩散。

  对于不知道残樱岛的情侣来说,两亿大奖和免费豪华游轮都是不小的诱惑,
更何况大奖之下还有无数小奖,最低档次的奖品会发放五十对,依然是价值不菲
的海岛奢华婚礼,含一周蜜月套房。

  那么毫无疑问,在他们心里,成为这二百对情侣之一都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但对于已经对残樱岛有所了解的韩玉梁他们来看,这毫无疑问是一只张开了
血盆大口的巨型提灯鱼,正等着吞噬掉这些看到光芒就聚拢过来的小鱼小虾。

  韩玉梁皱眉道:“他们每次都搞这么大动静?两年了还没被发现?”

  “不,”汪媚筠摇了摇手指,“他们各种方法都用,只不过黔驴技穷,循环
回来了而已。我找到了两年前类似的一个活动,那次参与的情侣,公开的说法是
飞机下落不明,全都不见了。那次的公开主办方是一个传统保守的教会,说是要
表彰洁身自好的姑娘们和知道珍惜的男生。和这次的宣传路数很一致。不过那时
候智能网络还不像现在这么泛民用化,宣传渠道还比较传统。我突击调查了几个
当年参与过的地推,然而他们都相信那活动是真的。”

  “有这么滴水不漏?”韩玉梁托着下巴,疑虑道,“阴谋诡计这种东西,从
来都是涉及的人越少风险越低,一下子卷进去三四百人,宣传范围成千上万,就
没人起疑心?没地方有破绽?”

  汪媚筠面色凝重地说:“不可能。所以,这次的主办者,一定是个势力相当
大的人。说不定,就是L- Club的核心成员之一。这个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阿梁,你的搭档,今天就必须决定了。这活动需要女方报名参加,身份我做好了,
现在需要你们两个的照片。”

  她直接看向了许婷,毫无疑问,易霖铃还没有消息的事情她也知道。

  许婷存心和汪媚筠别劲儿,笑着说:“可我很小就练跆拳道,还喜欢很多激
烈的运动,到时候医院验不到我的处女膜怎么办?”

  汪媚筠面不改色,淡定地说:“这个我咨询过,阴道瓣的陈旧伤是什么行为
所致,专家能分辨出来。”

  “哦……那报名了选不上怎么办?全球范围,才二百个名额。”许婷故意做
出丧气的表情,“我运气很差的,约个会都有人捣乱呢。”

  汪媚筠瞥她一眼,轻笑一声,说:“我有准备。1月10号报名截止前,我
会安排尽可能多的假身份参加初次抽选。样貌都和你有多处神似。到时候抽中哪
个,就以那个身份绑定阿梁一起出发。”

  “那其他的呢?万一抽中的多了,我可不会忍法影分身。”

  “规则有退出机制,抽中了,可以用过年不想出门这个借口不去。”汪媚筠
不愿意多费时间,直接盯着许婷问,“决定吧,你去,还是王燕玲。”

  许婷托着腮,对自己气不到汪媚筠感到有点恼火,但正事终究还是要紧,吃
醋不能越界,不然要惹人讨厌的,“当然是我了,燕玲是弯的诶,跟我演情侣还
差不多,让她跟老韩扮,肯定露馅。诶……对哦,这个活动允许同性恋报名吗?
不允许的话会被控诉歧视的吧?”

  “规则上没有禁止,但故意不抽到他们就是。”汪媚筠的表情变得非常严肃,
“那么,既然已经决定,下面,我来说一下这次行动的大概流程,和可能的危险,
婷婷,希望你认真听,这不仅事关你的安危,也关系到阿梁的性命。他要是死了,
这屋里的所有人都会伤心的。”

  许婷也收拾了一下表情和坐姿,点点头说:“好,你说吧。”

  “首先,那边的游戏最后只会有一组幸存者,一男,一女。这必然会导致自
相残杀的局面,作为参与者,就一定要有杀死无辜者的觉悟。即使他们也都是受
害人,你也绝不能手软。在那种情况下,你必须先把自己求生放在第一位。”

  许婷深呼吸了几次,比较勉强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出发之前,
我会做好心理准备的。”

  “其次,因为没有找到过真正从那个游戏回来的人,我有理由相信,奖金和
‘乐园’就是另一个陷阱。所以你们即使获胜,也绝对不可以有半点大意,揪出
主办者的身份并不够,你们还要活着把证据和线索带出来才行。”

  “哇,这么难的任务,委托费你打算出多少啊?”许婷板起脸,也不知是不
是在开玩笑。

  汪媚筠看向叶春樱,“我手头最近比较宽裕,这次缴获的黑吃黑部分,可以
都让给你们。”

  韩玉梁指了指自己,笑道:“那我呢?”

  “平安夜咱们完事休息的时候,不是说好了,这次不专门为你准备报酬吗?
残樱岛上有199个处女在等你,你就别惦记我这个得罪了你家所有醋坛子的狐
狸精了好不好?人家差点被你弄得下不来床。”汪媚筠眼波一横,故意用风情万
种的腔调娇嗔地抱怨。

  许婷皱起眉,有点恼火地把手伸到韩玉梁大腿上要捏一把。

  结果任清玉的手已经在了。

  不亏是武林高手,动作就是快。

  她俩隔着韩玉梁互望一眼,相视一笑,大概是回想起了醋坛姐妹联盟的美好
时光吧。

  “最后……”汪媚筠拖了一个长音,笑吟吟看向韩玉梁,“阿梁,你之后该
准备出发的事情,估计要忙起来了。今晚跨年,不如……让我把剩下那一夜的账,
还了你?”

  韩玉梁低下头,看着左右大腿隔屌分治又在一起掐他的两只纤纤玉手,笑道
:“我没意见,不过,我可能要带一条狐狸尾巴的肛塞去,你也做好心理准备比
较好。”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