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沉沦第二部】第64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10737

  第64章:九姑娘!

  次日,高达领着两位未过门的未婚妻回到凌府与水月真人她们汇合。

  高达将两女引见给众人相识,原本得林动一晚滋润的水月真人正值春光满面,
一看到张花两女脸色就沉了下去,张花两人也很礼貌向水月真人请安,水月真人
却不爱理睬的样子,这使得气氛有些尴尬。

  反倒是凌清竹十分热情地拉着张花两女闲谈起来,这才使得气氛有所缓解,
水月真人对着高达怒道:「高师侄,你伤势未愈就跑出去,还与向晖厮杀。要是
有个闪失,叫本座如何跟萧师兄交代!」

  高达甚是羞愧说道:「对不起,师叔,是我鲁莽了!」

  水月真人昨晚为了与林动亲热,与高达一样在外面找了间客栈住了一晚,早
上才回到的凌府,只是比高达早了一个时辰而已。在路雨处得知了高达、玄极、
向晖三人混战一事,高达在其间又受了伤,回来后又被两位未过门的娇妻叫走一
夜未归。

  高达一夜未归干了什么,水月真人自然是知道,她不是一样在宴后支走了路
雪与许士林,跟林动厮混了一晚。高达与未婚妻重逢亲热一下,虽说有违礼法,
可他们是江湖人事不拘这些俗见礼节,水月真人并没有什么反感,但是高达旧伤
未愈,又添新伤,还要玩一龙双凤,这身体哪里吃得消?这才是水月真人对张花
两女冷脸的原因所在。

  现在见高达中气十足,又诚恳认错,水月真人忧心放下不少:「知错就好,
临行前萧师兄交代,此行由我作主,今日我代师兄处罚你,你可有怨言!」

  此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张墨桐就有点坐不住想出来帮话,却被花染衣拉
住:「桐妹,此事我们不适宜插手!」

  高达说道:「没有!」

  水月真人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很好,不过此事暂且记下,待回青云后
再行处理。」

  众人听到这里纷纷安心下来,路雪上前说道:「我就知道师父不是那种不讲
道理的人!」她虽说对高达带了两位娇妻回来也有些不悦,可她更不愿意看到高
达受罚,同样也是担心高达的。

  经过这段小插曲后,众人也便各自相识,凌清竹着下人奉上香茗,相谈甚欢。
水月真人也细细打量着张花两女,一者纯真活泼,一者端庄秀丽,无论从哪个方
面来看,纵使她身为女儿身,又是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心里也为高达感得高兴。

  荼过三旬后,水月真人说道:「我们来苏州也有一段时间,也是时候到慕容
家拜访了。虽说我们此行目的并非为慕容明婚宴而来,但来到这里也找到了洛神
医,时间也有充裕,我们也该前往拜访,以全礼仪!」

  「慕容明!?」高达想起开封那晚的事,心里满不是滋味,望了凌清竹一眼,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帮『猪马双怪』完成缥缈的交易。

  众人对此也没有意见,水月真人便作出决定,由高达与林动两人先前往慕容
家。而她则带着路氏姐妹先行去杭州一趟,路氏姐妹已有几年未曾回过家见过父
母,这次应先回家尽下考,然后众人在慕容明大婚那一日机见。高达与林动也没
有意见,作为青云首徒的高达前自前往慕容家并不失数。

  众人用过早膳后,许士林前来与水月真人师徒三人汇合,一齐前往杭州。临
行分别时,林动说道:「两位师妹,相信我们很快就相见的,路上小心啊!」

  路雪看着满脸笑意的林动,冷哼一声:「跟你有什么好见的!」

  昨天又被林动占了便宜,这让她很生气,明明她想打定主意不再被林动碰的,
如果对方再碰到自己一下,就一剑削了他的手。没想到林动却抓住了一个她不能
反抗的机会,更生气的是自己居然被他摸得很爽,如果不是宴后师尊把他带走,
自己恐怕失身了他。

  「妹妹,他要欺负你,我一剑削了他。」路雨则冷冷瞪了林动一眼,大有杀
人的样子。

  ………………………………………………

  姑苏慕容,燕子坞!

  依傍太湖之水而建起巨大建筑群,大门是一个近乎五丈多高大的雕楼,横匾
上两个巨大金漆字『慕容』,威严霸气。雕楼后面则是山庄的主体,一半建筑建
在江水之中,用材木料名贵罕见,深红色浓漆富丽堂皇,奢侈浮华,其规定近乎
亲王。若非慕容世家乃数百年前先祖所建,非本朝慕容子孙扩建。光这一份越规
建筑,朝庭恐怕早就兴兵剿灭了。

  不过也因为这一份越规格建筑,使得这个江南水庄成为了武林至高圣地,平
日间就有不少武林人士慕名拜访。随着慕容明婚事临近,更是人客如潮,慕容家
早早安排大量的子弟迎客,仍是忙不过来,一些名气不够响的客人,甚至还被凉
在客厅得不到安排。

  高达一行人来到慕容世家时已是中午时分,高达与林动是第一次来到慕容世
家,一下子就被这个有一半建筑建在水中的山庄给震惊住了。两双大眼珠无不盯
着水下面的那些数人也无法环抱的大木桩,竟然全是一条条整根树杆,这样的大
树木他们也只是在书中记载见过,一直以为那只是传说之物,哪想到今天竟见到
实物,还一次有数百之众。

  林动惊道:「传闻慕容家先祖乃五代十国中大燕皇族慕容氏,我还以为那只
是传闻,今天一见我相信了。」

  没错,虽说『青云七宫』倚山而建,磅薄雄伟,但其建筑用料也不过寻常材
料,那里及得慕容家这座水上山庄用料之豪华,这样奢华建筑的花费,估计也只
有一国之君能负担得起。

  张墨桐歪着小脑袋奇道:「九姐姐却跟人家说这是她祖上所建的,她家又不
姓朱,怎么会是皇族?」

  花染衣笑道:「那是几百年前祖上的事,现在不低调怎行,朱家天子可不是
善类!」

  林动笑嘻嘻对花染衣道:「花嫂子说得对,现在的天下是朱家的,慕容家都
是几百年前的老黄历了。祖上的荣光记在心里即可,拿出来到处说就是大逆不道
了!」

  花染衣玉容忽现出一丝不自然,要知道那晚自己可是以亲自勾引林动的,他
们三人还坐着马车在大街纵情交合。虽说后来自己跟了高达,林动也发誓不再跟
自己纠缠,但是每每看到林动,花染衣就忍不住想当日之事,全身上下都会生出
一股莫名悸动。

  正在此时,忽然身后传来了一阵怒喝声:「前面不长眼的,你们到底走不走,
别挡住我家少爷的路!」

  众人回身,只见一位身体高大,衣着华丽的青年领着几句狗脚子走过来,一
名狗脚子来到高达等人身边,见得高达等人衣着朴素,便狗眼看人低:「那来穷
小子也敢挡『神刀门』单少爷的门路,你们是不是也是想来娶慕容小姐的。我劝
你们还是撒泡尿照下自己,就这样子也想跟单少爷争?」

  林动大声说道:「当世称雄者,唯有单英雄!真想不到生了草包儿子。」

  那只狗脚子恼羞成怒:「你,找死!」

  林动看到那狗脚子要动手,正准备给他点教训。「往手!」却在这时,那青
年大声喝斥,那狗脚子停下手来,回望着自家少爷不解:「少爷?」

  那青年上前就是一耳光将其打倒在地上,转向高达等人抬手作礼:「在下单
龙,管教下人不严,多有冒犯,还望各位兄台们见谅。」

  林动本欲借题发作,好好教训下对方,不想单龙竟率先教训自家下人向已方
道歉,让他无从施展,就像一个拳头用力打空般,转首望向高达。高达对着单龙
抬手作辑回礼:「无妨,只是希望单兄弟好好管教下人,身处异地,最忌祸从口
出。」

  「兄台教导的是!还未请教两位兄台与女侠高姓大名。」单龙连连点头,自
从上次被朱竹清教训一次之后,在路上他已经收敛很多了,只是江山易改,本性
难移,来到苏州一段时日后又故态萌发,他的下人也不过顺其嗜好而已,只不过
这次他不想在慕容家人面前落下不好印象,加之高达一行中有两位绝色美女,尤
其是那位娇俏的少女胸前那对巨乳,更让他色心大起。

  高达说道:「在下高达,这位是我师弟林动,花家花染衣,唐门张墨桐!」

  单龙一听,脸上抽搐几下,这不是仇人见面么,当日那个削他的脸面的朱竹
清不正是高达的侧室,再看到旁边张花两女的绝色美貌更是妒从心中来,但他面
不改色:「原来青云首徒高徒久仰大名,今日有幸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高达说道:「客气,客气!」

  单龙还欲攀几句,此时慕容家的下人一看到张花两女,立刻迎上前来,一位
满脸胡须的中年男人上前来说道:「花小姐,张小姐,你们可算回来了,九姑娘
甚是挂念两位。」

  花染衣说道:「宋叔,我们昨晚有些事担误了,让小九担心了,我们这就见
她。」说罢,拉着张墨桐先行往离开,她们此时尚未过门,跟着高达一起去慕容
墨的话于礼不合,惹得张墨桐阵阵不满,但还是被花染衣带走。

  这位叫宋叔的门房转向高达与林动说道:「这两位定是『青云门』高徒高达
与林动两位少侠吧,我家主人早已恭候多时了。」

  说话间完全把『神刀门』的单龙凉在一边,招呼客人的门房也有规格的,单
龙明显不在他招代之列,这使得『神刀门』少主对高达妒意更甚。单龙忽然看到
这位宋叔的右手上缺三指,心有所悟上前说道:「请问这位老先生,是不是昔年
江湖上人称『七指苍鹰』宋时雨!」

  这位宋叔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半合的眼睛忽一张,绝不相称、好看之至的
一双眼睛,既深邃,又无可测度,却很快又敛去:「哈哈,这位少侠定是认错人
了?认错人了,认错人了!认错人了!」

  高达与林动此时也看到宋叔左右缺了三指,大为之震惊。『七指苍鹰』宋时
雨在十多年前可是名震天下的刀者,曾经一人一刀独刀榜上的高手,从『兵器谱』
刀列第十位一直挑战到第一位,与天刀在湘江之上大战一天一夜不分胜负,若不
是『兵器谱』没有并列的先例,他绝对有天刀并列榜首的可能。

  然而就这样一位名扬天下的刀者,却在十多年前无故声匿迹,有人传闻他看
破红尘,退出江湖了。也有人传闻他得罪了黑道巨恶,满门被杀,他也落败身亡
……成为江湖上的一个迷。可谁能想到,十多年后这位『七指苍鹰』竟成了慕容
家的一个门房?

  单龙说道:「我怎么可能认错人?当年老先生挑战我父亲时,晚辈正好在旁
目睹了前辈的风采,而且前辈的左手。」

  宋叔问道:「敢问少侠令尊是何人?」

  单龙傲然:「神刀门门主!」

  宋叔却是说道:「原来是单英雄门主之子啊。久仰,久仰。只是单少侠可知
天下间缺指的人多的是,难不成都是『七指苍鹰』不成吗?」

  单龙急道:「晚辈,可是亲眼所见的。」

  宋叔说道:「单少侠都说了是儿时所见,请问单少侠可记得其容貌特征?」

  「这个?」单龙这下为难了,要知道当年『七指苍鹰』挑战单英雄时,他才
五岁多点大,那里能记住其面容。现在的宋叔,他也只是觉得有点相似,能下断
定的也不过是凭其断指而已。

  宋叔笑道:「单少侠,天下断指的人何其之多,『七指苍鹰』怎么也是一代
刀者,而老朽不过是个寻常门房,你认错人了。众人也不说这个了,单少侠随老
朽一起进入见慕容主人吧……」

  「前晚不愿承认也罢!」对于宋叔是否是『七指苍鹰』,单龙并不在意,他
之所以出来指其身份,就是为了引起别人注意。现在宋叔将与高达两人一起引见
慕容家主,仅然已是将他与高达并列,目的已达到:「有劳前辈在前方带路!」

  「嘿嘿……桀桀!这么热闹的场面,怎么能少得了老夫呢?」

  正当宋叔领着高达等人进入时,忽然一阵如夜枭般的难听尖笑,硬是盖过了
雕楼前所有人的喧闹声。众人一愕纷纷住口,转头寻声望去。只见大道上一名衣
衫破旧、还缝着五眼六色补钉,苍发鸡皮,形相丑陋怪异的六旬老人,正往雕楼
的方向走来。

  宋叔一瞥之下,身子剧震,脸色变得要有多难看就多难看。怪人挤了挤那张
满是皱纹的老脸,桀桀怪笑中带着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浓厚邪气,一眼就扫往高达
等人身上,最后落在宋叔身上:「宋时雨!可真是好久不见了,见到你风采更胜
当年,真是让老夫老怀大慰啊!」

  这一次,宋叔没有否认,表情是既愤怒,又恐惧,身体似止不住的轻颤,恨
意从齿缝里挤出:「包!准!你这个老匹夫还没死?我怎么能死呢!」

  「活阎王」包准!此名一出,雕楼前面的一众赴会客人顿时脸色惨白,怪人
道前的人群,忽然像分海般忙不迭的清出一条空道来,如同遇着瘟神一般。来者
可是黑道第一高手「活阎王」,一套『地狱十八鞭』打得江湖无人能敌,杀人如
麻,动不动就灭人满门,还喜欢碎尸活食人心,只要听过「活阎王」包准的凶残
手段,就算是啼哭中的婴儿,也会停住啜泣。

  此人更是在正道高手们数次围剿下脱身,事后不少参与者惨遭其报复,手段
残忍之极。久而久之,正道人士也不敢再对其追剿,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因而包
准一举成为武林黑道第一高手,更有了『活阎王』的绰号。面对这样的『活阎王』
众人连接近他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是挡到他的去路了!

  包准走到高达等人前面几丈处停下来,阴声笑道:「宋时雨,你妻子和儿子
的心真很美味,老夫留特意留了一半给你,你却不识货!桀桀……」

  「我要杀你……」宋时雨咬牙切齿地说道,当年他意气风发,在四处挑战天
下用刀高手之时,也到处行侠仗义。有一次在苏州路偶一个恶少强抢民女,他出
手相救,不想此名恶少竟使得一手极强的鞭法,他花了好多招方能取招,看到在
其一身武功来之不易,他并没有下杀手,而放其一条生路。

  但他怎么想不到,自己的一时好心竟为他的家人种下恶果。此恶少乃是『活
阎王』的弟子,他落败之后不甘心,便找到『活阎王』为其雪耻。包准得知自己
的徒弟落败,一鞭了结这个有辱他身份的弟子,然后亲自出手,把宋时雨的一家
大小,上至八十高堂,下至幼稚孩童,全部杀死,一个也不放过!

  在如同猫抓老鼠般千里追杀后,只留下宋叔一个活口,宋时雨经此家门剧变,
心丧若死,万念俱灰,欲自了残生。幸在此时,慕容墨途经而过将其救下来,听
其『活阎王』此等人神共愤的恶行,二话没说便带着宋时雨追杀『活阎王』包准
而去,就这样黑白两道上两顶尖高手首度对决,双方大战一日一夜,最后以包准
一耳失聪落败而逃。

  未能成功杀死包准,慕容墨也有些不甘,只是在决战中他也受创不轻,引发
旧伤,后来还是在宋时雨的护送下才能回慕容家。宋时雨有感慕容墨的大恩,便
留身慕容世家为仆,以偿还恩情。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活阎王』包准这个人睚眦
必报,慕容墨伤他如此,他岂会甘心,一定伺机报复,他留在慕容家也能守株待
兔,谁知道这一守就是十多年过去。

  包准可说是宋叔的灭门仇人,无怪乎他看到前者时,会有那么激烈的反应。
怒火攻心的他飞步冲向对方,到只剩一丈之遥的时候,却又停下,内心对『活阎
王』的恐惧再升起,他并非此人对手,他的本能告诉,再过去会死!

  包准仰天长笑道:「当年与慕容墨一战未能分出上下,一直以来是我心中一
大憾事?」

  这下就算最白痴的人也猜得到,原来包准与慕容家有恩怨在身,包准是来拆
前者的台来了!宋叔双拳不住颤动,看他的神情,像是在忍受着极大的怒火,忽
然双目猛睁,爆喝道:「老匹夫……!」

  「宋叔,你让开!」宋叔接下去要说的话,却是谁都没有听到,因为雕楼里
面忽然传出一声大喝,如平地春雷般盖过了场中所有的声音,一指气劲以迅雷不
及掩耳的速度,对准宋叔的脚下轰去!宋叔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变吓得呆了,连闪
避的念头都来不及升起,忽然身子一轻,竟是一个女子以极快的速度,拉着他飘
身后退。

  与此同时,宋叔原先站立的地板,忽然裂开一个小洞,从洞里冒出一条蛇般
的黑影,正好与袭来气劲击个正着!「波!」难以置信!黑影与气劲拼个旗鼓相
当,黑影一击无功,又缩回原来破开的地洞中,消失不见,犹如鬼魅。旁观的众
人这才明白,原来是包准暗施杀手偷袭,此等攻击手若换成自己,恐怕不会比宋
叔好到哪里去,心里对包准的恐惧更添几分。

  包准望着雕楼走出来的俊朗不凡的青年,怪笑道:「小子是慕容老头第几个
儿子啊?江湖上那老不死调教出来的几个弟子,还是有几分真才实料!了不起!
了不起啊……!」从他身上传出「嘶嘶」的阵阵声响,细看便可发现原来是在他
的裤管处,延伸出一条黑色长索插入土中,现正急速回收之故。

  那俊朗不凡的青年来到高达身边,那位英俊非凡的男子朝着其作辑,高达一
眼认出他便是与自己有一面之缘的慕容明,抬手作辑以视回礼:「慕容兄,许久
不见了。」

  慕容明微笑地点点头,面色凝重,转向包准沉沉道:「地狱十八鞭果然名不
虚传……」

  能操纵长鞭到这种神鬼莫测之境,可见「活阎王」包准的成名绝非偶然!更
要命的是他事先连招呼都不打一句的出手方式,「地狱鞭」更是具有一击必杀的
强大压力,这一点,从刚才慕容明的反应就看得出来。

  此时宋叔也回过神来,恍然大悟到适才包准是以他拿手的「地域之鞭」先穿
入地底,再破出擂台突袭他。若非慕容明等及时出手相救,他早一命呜呼,连死
了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转向带走他的女子说道:「毕姑娘,谢谢你出手相
救!」

  那女子点点头:「客气,我不过受九姑娘相邀来这里作客,实不想竟遇到这
事!」说罢,朝着雕楼方向笑道:「九妹,此次你欠姐姐一个人情了。」女子笑
起来极好看,使得紧张的气氛驱散不少。但若向晖在此,定会一眼认出她,她正
是毕谣。身为向晖的情人,竟与慕容家的人相交,这个中到底有何秘密?

  『九姑娘』慕容九?她出现来了吗?在场不少青年东张西望,大家千朝左迢
迢赶来慕容家,不正是为了她?

  「毕姐姐,小妹可没有请你出手啊!是姐姐侠义心肠,眼中容不得」众人寻
声抬头望去,无不露出惊艳不已的表情。

  只见在雕楼上方,一名身材修长,紫袍散发,肌肤白晰嫩滑彷佛吹弹可破,
明明是女儿身,却是一身男装打扮的绝色美女,在没有任何支撑的状况下,就那
样御空而下,恍如天仙下凡一般。这手惊世骇俗的身法,加她那绝世美貌,一时
间夺去在所有男人的目光,即是高达拥有几个绝色娇妻,也为感到无比的惊艳!

  毕谣摆摆手:「少来这一套,你应该知道我毕谣在江湖上从来没有好名声的,
那里有什么侠义心肠。」

  林动推了一下高达悄声说道:「大师兄,毕谣!这可是『兵器谱』暗器一列
中第四位『摄魂丝』之主,江湖上人称『摄魂女妖』!亦正亦邪,杀人于无形,
是一个惹不得狠角色!」

  高达有些不满说道:「我说师弟,你为什么你的话,让我觉得我那是每见一
个女人就要发情的种马呢?」

  林动低笑道:「大师兄,我没有说大师兄啊!只是那个妖女自出来后就一直
盯着你看,估计八成是看上你了!」

  「胡说……」高达心里略有些得意,毕竟是个男人都会自豪的,转首望向毕
谣却发现对方非快转脸上,留下一个侧脸给他,让其大感无趣。

  这时,毕谣对着包准娇笑道:「包老前辈,今晚容晚辈做个和事佬如何!宋
叔这么多年以来都深居慕容家,远离江湖,早已不江湖中人,还请包老前辈不看
僧面看佛面,大人不记小人过如何?」

  包准眯起一只眼睛,身上透发出凌厉刺骨的杀气,怪笑道:「花枝妖展的小
妞,竟敢大言不惭要给老夫做和事佬!报上名来,让老夫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毕谣淡淡一笑,露出瓷玉般的贝齿,悠悠道:「晚辈在江湖上的名头自然比
不起包老前辈。不过,闯荡几年江湖上人也送了个绰名『摄魂女妖』毕谣!」

  包准上下打量了一下毕谣,发出一声淫笑:「身材长得不差,无愧于女妖一
名,只是不知道床上功夫是否也一致,嘿嘿!」

  「嘻嘻,前辈真会说笑……」毕谣冷笑数声,不由芳心暗怒道:「这老鬼不
识抬举,该死之至!不过,让他若能让慕容家造成大损失最好!」

  慕容明怒喝:「包老匹夫,慕容家岂是你撒野的地方。今日你不要杀慕容家
之人,还侮辱慕容家的客人,不容饶恕!」

  包准哈哈大笑道:「老夫要杀的人,就连玉皇大帝也护不了!你就算你老爹
来了,又有什么用啊?」

  宋叔咬牙切齿,一张脸早巳涨的通红,要不是他自知远非对方之敌,此刻便
已扑上去拼命!

  慕容九笑道:「对你,还不需要家主出手,有我们几个小辈就够了!」

  包准仰天大笑道:「当年慕容墨也算得上谦谦君子!怎生他的后辈都是一些
眼睛长在头顶上,真是世风日下啊!」当众人的集中力都被他的笑声吸引过去的
时候,忽然「嗖」的一声!从包准的上衣襟中飞出一条曲折的黑影,对准慕容九
打去!

  「啊!」如此全无预兆又猝不及防的突袭,若换成自己是一定避不开去的稳
死无疑,场中上千人同此心的旁观者,就忍不住发出了惊呼。而慕容九似乎是也
未反应过来,眼看长鞭就要扫中这位娇滴滴美女,却在此时一道剑光破空,在千
钧一发之间,正好击中了地狱鞭的一击,剑鞭相交,双双弹飞。

  慕容九微微一笑,向高达点点头以示谢意:「高少侠,此事还应由慕容家处
理为好。」

  「咦?」高达微微一愕,遥手一握,将『寒渊』摄回手中,看着慕容九一副
气神闲的样子,刚刚似乎她能应付,只好说道:「在下,刚刚心急了。」

  慕容九笑道:「谢谢!不过此獠还是交给我们慕容家诛杀吧!也算为武林除
去一害!」

  「除害,且看你们这群小辈如何除吧!」每每在谈笑之间,猝下杀手,这包
准就是一个阴湿卑鄙的家伙啊!刚刚一击偷袭不中,包准又趁着慕容九说话再施
暗手,厉笑道:「不要别人救!老夫就看你能逃得了我多少鞭?」把手一挥,竟
又自袖中飞出三条鞭索,分上、中、下三路,有如三道黑电一般的往慕容九射去。

  宋叔身子一震,像被触动心灵中最可怕的回忆,失声道:「地狱十八鞭!」

  「活阎王」包准最让人闻风丧胆的绝技,就是能以一人之力,如臂使指的操
控十八条长鞭,也就是他的「地狱十八鞭」!地狱鞭更可从身上的每一个部位攻
出,有神鬼莫测之机,让敌人防不胜防,直至饮恨鞭下。使鞭的功力到此出神入
化之境,包准绝对是堪称古今第一人!

  话说回来,能让「活阎王」一口气出到四条地狱鞭来对付的敌人,慕容九也
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啊!三条长鞭眼看就要无一落空的打在慕容九身上,后者却
全无闪避或招架的意思,她是想自杀了吗?

  「啪!」一声清响,跟着是没人敢相信的惊叹声此起彼落,眼见三条长鞭就
要同时抽在慕容九身上时,却像是碰上了一堵无形之墙般的反弹开来,跟着更被
纠缠打结,再硬生生寸断成十多截,而从头到尾,慕容九连手都没抬起来过!

  「什么?!」场中所有人的惊讶,高达暗道:刚才自己果然是多管闲事啊!

  慕容九神定气闲,衣发飞扬中带着说不出的美态,轻笑道:「地狱十八鞭好
大的名气,却也不过如此而已!」说罢还用脚跳皮去踩弄断在地上的鞭子,极尽
污辱之能事,可她跳皮的样子又让人赏心悦耳!

  「丫头!你将会为你的说话付出最大的代价!『活阎王』的真正手段,会让
你后悔会什么要生在这世上啊!」包准的咆哮,全以内功逼出,功力差一点的听
了也要耳膜刺痛。十多年未出江湖,今日重出竟被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轻蔑,就
让原本心胸极为狭窄的包准更是怒火中烧!七窍生烟的他,再也顾不得对方的只
是一个晚辈,一定要把慕容九碎尸万段!才能消他心头之恨啊!

  慕容九笑道:「长江后浪埋前浪,一代新人葬旧人,『活阎王』,你老了!
这黑道第一高手,就换小女子来坐好了!」

  包准怒极反笑道:「好!后生可畏,老夫就看你有什么惊人本领,可以取代
老夫吧!」

  慕容九轻轻抬起她那双欺霜赛雪的玉手道:「就凭我手中的『尘界丝』!」

  『尘界丝』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顿时如同炸了开窝一般,惊讶之声不继。
在旁观战的高达悄声向林动问道:「林师弟,你的江湖见识一直很广,这个『尘
界丝』是什么来头啊?」

  林动想了一下,细声说道:「这个我也不大清楚,我记得在『小李他娘飞刀』
夺得『兵器谱』暗器一列榜首之前,名列第一位的就是『尘界丝』,。」

  高达奇道:「可是『兵器谱』暗器一列中第二位,可不是『尘界丝』啊!」

  林动解释道:「这是因为在『小李他娘飞刀』夺首之时,『尘界丝』已经有
五十多年未曾出现江湖了,对于这种可能失传的武器,『兵器谱』自然就排除了。」

  高达说道:「原来如此,九姑娘竟有此等师承,难怪她能以旁支的身份还能
在慕容家占有一席之位。」

  「你是春十三娘的徒弟?」包准怪目猛睁,爆喝道:「不过,春十三娘一手
『尘界丝』习不到先祖的十分之一,连行走江湖都不敢。你一个晚辈想胜过我,
发你妈的春秋大梦!」狂怒的他把上半身一动,立有五条长鞭从他崩裂的衣服内
射出,彷佛是从他体内延伸出来的巨大触手,铺天盖地的往慕容九扫去!

  慕容九微笑道:「老鬼恼羞成怒了吗?」她嘴上虽说得轻佻,但面对包准这
来势汹汹的一招,其实也不敢大意,双手似若无骨的轻轻摆动,细看之间还隐隐
有细微的亮光反射,看似要用空手和包准过招,又有点不像,到底她的「兵器」
是什么来着了?

  地狱鞭狂卷而至。慕容九轻叱一声,十指急弹,场中没一个人看见她射出了
什么东西,但是怪事却又发生了,来势这么急猛的五条长鞭,像是一头栽进了蛛
网的飞蛾,就那么硬生生的「黏」在半空中!

  没一个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却不包括这两个人!拥「心眼」的高达和
「摄魂女妖」的毕谣!前者靠的是玄之玄的精神境界,看到了空中一道道细若蛛
丝细丝,暗叹不已。后者靠的是一双为修练『摄魂丝』而练就利目,却另怀心思:
「『摄魂丝』,『尘界丝』,百年前争夺『兵器谱』暗器一列榜首的两大暗器,
皆以细丝作为杀人利器,本身就是既生瑜,何生亮的宿敌,我与你慕容九终有一
战!」

  在众人惊讶之际,场上的两人又过了几招。绝招再度被破,可是此刻在包准
的脸上,却浮起了一丝阴森的冷笑。「嘶——!」姜是老的辣,狡猾的包准借着
明面过招,暗地里却让两条长鞭先从脚下插入地中,再遥控破土攻敌,鞭身双双
缠卷住慕容九的两只脚踝,不怕她能飞得上天去啊!

  「丫头!老夫承认你青于蓝,胜于蓝!但你玩的把戏却被老夫看穿了!等着
看老夫把你撕成两片吧!」好不容易终于能得意狂笑,包准等这机会也忍得久了!

  「无聊的把戏……」移动能力被封住的慕容九,脸上仍然找不到一丝惊慌,
反而是在淡雅秀美的笑容下,首度浮现出惊人的杀气!沙粒和杂草从地上飞起绕
着她的身子旋转,在他四周开始群起气流的罡风。

  「三千烦恼丝!」慕容九的一头秀发像是化为有生命的魔物一般根根齐扬,
挣脱头上的发钗,如无数根细丝从她的身上冒出,在其身外的一尺处形成一个个
的圈圈,将她裹的密不透风,更把脚上的地狱鞭一起割断!

  「连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都收拾不下!老夫还凭什么找跟慕容墨一雪当日之
仇?」包准的怒吼,伴随而之的是更猛烈的攻击,地狱鞭暴射而出,九鞭齐出,
威力比之前何止大上三倍!这一击必须得手,他必须要在众人面前讨回「活阎王」
的尊严啊!

  罡风呼啸,乱流激飞,还未正式接触,地面已被带过的鞭风抽得「皮开肉绽,
体无完肤」!这一来却苦了旁观的众人,只要被劲风扫上一点,也是立刻破皮见
血,更要躲避数不清的飞砂走石,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置身战圈外而无事。只
是,地狱鞭的来势虽然狂猛,但慕容九却能凭着诡异的身法和「尘界丝」的保护,
在彷佛天罗地网的鞭阵中力保不失。

  「丫头!你就只会像老鼠一般的到处乱窜吗?」包准怒极狂嚎,他已绝招尽
出,却仍然收拾不下这个外表看起来连他三分之一年纪都不到的对手,实在是让
他颜面尽失。

  「心浮气躁……,是阵上对敌大忌,看来『活阎王』的落败,是迟早之事…
…!」籍着真气交感,高达的心眼再发挥功效,在其思维脑海中竟推断出一个难
以置信的结果。

  林动闻言一愣道:「包准可是成名已久的黑道巨擘,难道真会败在这位娇滴
滴的慕容九手上?」

  高达言外有意的道:「以包准累积最少四十年的深厚魔功,谁想胜他都不是
件易事,不过九姑娘却是有所保留,我觉得她的『尘界丝』威力远不止此,而且
……」

  林动问道:「而且什么?」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高达说了一句老生常谈,却是至理名言,因在他
的『心眼』里还有人蓄势待发!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