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轨者番外之裸戏】(第十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10902

作者:活色人

2021年/1月/2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本站首发(是)

  如期发上来一章,前两章支持和之前还有些差别的,接下来章节肉戏很足,
很少过度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让我能更有动力。

  同志们,不要吝啬你们的红心和评论,让我多点动力。

  正文:

  杜妙妙没想到关尔煌会这么大胆,被关尔煌一拉,立足不稳,一下向前扑去,
整个胸脯盖在关尔煌脸上,同时手上抓住一根粗壮火热的棍状物体。

  「啊…………」

  她忍不住轻呼一声,她今天穿的是热带风的吊带长裙,下摆虽然很长很飘逸,
可上身毕竟一字肩带,这种裙子本就不厚,他也无法穿太臃肿的胸罩,导致就像
整个乳房贴在关尔煌脸上一样。

  关尔煌没想到会是这样,被闷得有点透不过气来,挺着鼻子在杜妙妙胸前一
阵乱拱,灼热的鼻息透过薄薄的纱布全部喷在杜妙妙乳房上。

  「咯咯………别……别乱动………」

  杜妙妙被关尔煌弄的痒痒的,娇躯忍不住的扭动,嘴里咯咯直笑,握在关尔
煌大鸡巴的小手反而忘记放开了。

  缓过劲来后才意识到关尔煌使坏,娇嗔的扶住关尔煌站直身体,还使劲拍了
关尔煌那根大棍子一下这才摆正脸道:

  「不准乱动,我给你先弄头发。」

  关尔煌笑吟吟看着她,只是两只抱在臀部的手掌却说什么也不放。

  杜妙妙也很享受和他这样偷偷的打情骂俏,对他翻了个白眼,自顾自的弄起
了头发。

  两人发型差不多,无非就是关尔煌平时不用发胶这些东西,只是洗完吹干,
头发自然散落。

  而戏里主角庆元饰演富二代,肯定要在外观上要比较直观的表现出来,就不
能那么随便。

  杜妙妙认真的给关尔煌打发胶梳头,不时还要拿起剪刀稍微修剪一下。

  只是她那认真的俏脸上,不知为何越来越红,那原本清明的眼睛里也蒙上了
一层薄雾。

  这样过了一会,关尔煌头发打理差不多了,她把剪刀一放,脚步一个踉跄,
扶在关尔煌肩膀上,注视着关尔煌那越发英俊的脸庞,颤声道:

  「关关………你别这样………我还要给你化妆呢…啊……」

  话还没说完,杜妙妙忍不住呻吟出声,并弯腰伸出一只手按在自己大腿根处。

  只见关尔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杜妙妙那长裙给抄起来,而两只手更是
埋在长裙里面,起起伏伏,不知道在干嘛,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

  杜妙妙在打理他头发的十来分钟,关尔煌竟是一直在挑逗着杜妙妙,而杜妙
妙也没有反对的意思,直到这时候才压住关尔煌作怪的魔爪。

  「妙妙姐,你现在不让我把你内裤先脱了,等下就湿透了,怎么穿呀!」

  原价关尔煌刚才竟是想要脱杜妙妙内裤,才引起美少妇反抗。

  「不要……你别动我就行了……别脱……会被发现的!」

  杜妙妙嘴里拒绝着,但是语气却不是非常坚定。

  关尔煌一边异能影响着杜妙妙,一边嘴里劝道:

  「没事的………你穿着长裙,哪里会被发现,难不成你要撩起裙子让人欣赏
呀,我先帮你保管,一会弄好还你。」

  杜妙妙闻言脸色一红,佯怒道:

  「谁要撩起裙子给人看呀,什么弄好还我,我才不跟你弄呢!」

  说完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起前天两人的情形,眼神里春情却更浓了一点。

  「哎呀……你不给我弄,那谁给我化妆呀!」

  关尔煌眼里满是揶揄的望着杜妙妙这泼辣人妻。

  「你是说化妆………」

  杜妙妙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落进关尔煌语言陷阱,可她刚才确实满脑子里
都是两人交合的画面,生理上更是一阵阵冲动,恨不得就在这和关尔煌颠鸾倒凤。

  她不知道这是关尔煌异能作怪,以为是自己发骚,再加上被关尔煌言语调戏,
有点恼羞成怒,一把揪起关尔煌耳朵道:

  「你个臭小子还敢调戏我,原来怎么没看出来。」

  杜妙妙心思一动,关尔煌就知道坏了。

  杜妙妙本质上是个泼辣的小妇人,可不是娇娇女,之所以在关尔煌面前表现
出女人多情的一面,那是因为关尔煌把她肏爽了,加上刚开始偷情,有点恋奸情
热。

  这时候被关尔煌说的有点下不来台,一下只泼辣的一面爆发出来。

  好在关尔煌通过异能,知道这时候杜妙妙只是羞愤,并不是真多生气。

  他赶紧求饶道:

  「妙妙姐……疼………疼………我错了………」

  他实际并不怎么疼痛,一方面是杜妙妙并不是真揪,另一方面他也比一般人
皮厚。

  他反而趁杜妙妙揪他耳朵之际,两手在裙子里拉住里面内裤的裤头,一下子
把内裤褪到了膝盖以下。

  杜妙妙心里一紧,赶紧松开揪耳朵的手想去拉内裤。

  可内裤是在长裙里被脱下去的,她这时候臀部又被坐着的关尔煌紧紧抱住,
她根本拉不到,本能的两腿程X形的夹紧。

  「臭小子,这就是你认错的态度,赶紧放手!」

  关尔煌一只手在裙子里抚摸着杜妙妙光嫩丝滑的大腿内侧,边应道:

  「哦………」

  应完他把内裤往下一压,松开手掌重新在裙子里向上爬去,一下子抱住光溜
溜的丰满屁股。

  「不要…………」

  杜妙妙娇呼一声,却只能抱住关尔煌头部。

  这时候裙子里内裤已经掉到小腿位置,被她两条小腿撑在那,而关尔煌两只
手更是不安分,一只手抱着屁股使劲揉捏,一只手顺着大腿内侧,慢慢上爬,直
到腿根,接着伸出两根指头,搓揉起那已经一片泥泞的外阴部。

  杜妙妙被关尔煌挑逗得气喘吁吁,不能自己,偏偏她心里也是欲罢不能。

  两人经过前天晚上的偷情,正是情浓的时候,只是杜妙妙没想到关尔煌会这
么主动,这让她有点不大适应。

  关尔煌这时候更加肆无忌惮,整张脸趴在杜妙妙胸前一字领上,两手在裙子
里不停挑逗,嘴巴也在杜妙妙胸口轻吻着,边亲边开口道:

  「妙妙姐,内裤要掉地上啦,等下弄脏了没法穿,我帮你拿下来。」

  「啊………」

  杜妙妙也不知道真信了关尔煌的话还是半推半就。

  反正对关尔煌接下来的动作已经不在反抗,让关尔煌顺利从裙子里褪下了内
裤,期间少不得杜妙妙抬腿配合。

  关尔煌把裆部已经湿漉漉的黑色蕾丝内裤揉成一坨,往裤袋里一塞,便重新
撩起裙摆,伸了进去。

  「不要……关关……别弄姐姐了………还要给你化妆呢,你这样我怎么给你
化妆…………啊…………啊………别………」

  关尔煌另一只手从来没停止过,这时候按住杜妙妙阴蒂一阵猛揉,让杜妙妙
拒绝的话变成了呻吟声。

  「妙妙姐………你画你的妆………我弄我的……像刚才弄头发一样。」

  「你这样我怎么给你化妆嘛?你把手拿出来。」

  杜妙妙一阵气恼,这怎么能一样,刚才做头发她情欲刚被挑起来,加上关尔
煌开始只是隔着内裤抚摸,她才勉强能忍住。

  现在失去内裤保护,她身体欲望又已经被充满挑动起来,怎么可能还能专心
化妆。

  她这时候其实很想和关尔煌快速的肏一下,满足了生理欲望然后再化妆,只
是这样她有点不好意思开口。

  只能寄希望关尔煌别再挑逗她,忍忍也能过去。

  好在关尔煌有异能,非常知情知趣,只是从他那翘起的嘴角可以看出,肯定
又在打坏主意。

  关尔煌放开对杜妙妙挑逗,却慢慢的抱着她,把她裙子里两腿分开坐在他膝
盖上,一只手却把自己那沙滩裤连着内裤拉了下来,嘴里道:

  「那妙妙姐你坐我膝盖上给我化妆吧,你这样站着太辛苦了。」

  关尔煌脱裤子的小动作根本瞒不过杜妙妙,可她这时候却故作不知道:

  「我坐你腿上算怎么一回事,被人看见多不好。」

  嘴里这样说,身体却顺着关尔煌引导,光溜溜的大屁股一下坐在关尔煌并起
的大腿上,还顺势把长裙往外一趟,整个盖住座位上。

  关尔煌心里偷笑,嘴里道:

  「没事,我看着点,有人进来站起来就是了。」

  顺便他还把刚拿出来湿漉漉的手指在杜妙妙面前道:

  「妙妙姐………你看……」

  杜妙妙脸色更红了,捶了关尔煌胸口一下,屁股不安分的扭动一下,又往前
坐了坐强辩道:

  「我这是正常生理反应,还不是你害的,别再乱动了。」

  说完便装模作样拿起一个眉笔准备给关尔煌画眉毛。

  其实弄完发型后,关尔煌已经有了大变样,和主角已经很像,他皮肤比主角
好的多,根本不需要打理,只要在眉毛上修饰下,再在鼻子上打些阴影就可以了。

  杜妙妙说是开始化妆,其实心里情欲涌动,小穴空虚的要命,她是在等关尔
煌下一步动作。

  果然,关尔煌好像急不可待,一坐好,腰部就被关尔煌搂住往前一拉,她就
感觉到腿心有个圆溜溜无比硕大的肉菇头贴在她的外阴唇上,关尔煌另一只手好
像正握在肉棒根部操控着,一挑一挑的摩擦着她的敏感地带。

  「啊………别这样…………说好不乱动的………你再这样我生气啦!」

  杜妙妙心里虽然千肯万肯,恨不得关尔煌一下贯穿到底,可该有的矜持还是
要有的。

  她觉得关尔煌一个年轻小伙子,这么个下身赤裸裸的美人儿坐在身上肯定忍
不住的。

  只是没想到他这一说出口,关尔煌仿佛吓到了,握在根部那只手赶紧拿出来
扶在她腰上道歉道:

  「妙妙姐,别生气………我不动……我不动……就这样放着!」

  杜妙妙一愣,心想:

  「我让你不动你就不动?」

  不过她回头一想,确实之前两次媾和都是自己主动,关尔煌好像都是被动的
一方。

  只是,她这时候才刚刚才装了一波矜持,这会要她马上主动还真有点做不出
来。

  杜妙妙扭了扭蜂腰,皱眉道:

  「别乱动啊!我给你画眉毛!」

  嘴里这样说,实际上却是通过扭腰把那肥大无比的大龟头调整到自己湿淋淋
的蜜穴口子下。

  杜妙妙看似是专心要给关尔煌画眉毛,实际上倒有八成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
光溜溜的下体上。

  关尔煌下体不仅粗长肥大,还非常的有力,硬如铁棒,杜妙妙通过身体的重
量把那东西压制在下体,肉棒像是不服输一样,一翘一翘想把杜妙妙抬起来。

  杜妙妙心里想得要死,无奈有点骑虎难下,可下体淫汁像是嘴馋的孩子的口
水一样,简直源源不绝。

  心里的欲望犹如熊熊大火,烧得杜妙妙意志力越来越低,她很想不顾一切抓
起下体那让人又爱又恨的宝贝,塞进自己那空虚的下体。

  只是这样一来,自己以后在这个小男生面前真的彻底抬不起头来了,会被吃
得死死的。

  长裙下摆把两人的下身都笼罩在内,看起来杜妙妙就是坐在关尔煌膝盖上,
虽然亲密了一点,但也不是完全让人接受不了。

  主要关尔煌那鸡巴实在太长,杜妙妙如果坐得太近,那穴口就不是压在龟头
上,而是棒身上了,那样就更不好进去了。

  灼热肉嘟嘟的大龟头把杜妙妙两片充血阴唇微微撑开,逗的杜妙妙根本克制
不了自己的欲望。

  蜜穴里也不知道是淫汁流出引起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那骚痒感像是要透到骨
子里一样,让她腰部不安的直扭,想夹紧双腿又没办法做到。

  她眼神迷离,胸口裸露的皮肤都已经开始发红,她这时候只想身下的小男生
能流氓一点,她保证一点都不反对拒绝。

  可这死人像是被吓傻了一样,正襟危坐,一动都不敢动。

  杜妙妙感觉自己快疯了,她已经没办法忍受,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是她也
不会傻傻的就求着关尔煌来干她。

  她装作忽然发现什么一样道:

  「哎呀,你头顶的头发怎么塌下去了!」

  说完也不等关尔煌回答,就微微的支起那双腿。

  她起身并不快,随着两腿慢慢离开关尔煌大腿,那腿间的鸡巴没了体重的压
迫,也支了起来,这也是杜妙妙慢慢起身的原因,她怕起得太快,大鸡巴就对不
准了。

  杜妙妙控制的很好,随着身体向上,也慢慢的贴近关尔煌,表面上像是要看
头顶,可实际全副心神都在下身那贴着穴口的肉菇头上。

  她心里又是急迫又是期待,想到马上再次尝到那被完全填满撑开的快感,全
身的敏感点都化为欲望,集中在那方寸之地。

  终于她感觉到下身那根巨大的肉棒已经斜指向她的洞口,那肉菇头的尖端甚
至已经分开她的阴唇。

  这时候只要她往前坐下去,那根巨大的肉棒就会贯穿她的阴道,填满她的空
虚。

  杜妙妙面颊发红,额头微微冒汗,那微曲着的双腿不可察觉的抖动着。随时
有可能支撑不住她那完美的水蜜桃型肥臀。

  「妙妙!你弄快点,我和冬儿先过去啦!」

  这个紧要关头,没想到门口突然传来徐静声音。

  徐静刚好和夏冬儿交待完今天要注意的事情,其实主要还是针对怎么引导关
尔煌的。

  说完后她本想直接和夏冬儿去拍摄现场的,也不知道怎么了,鬼使神差的又
跑到里间和杜妙妙说了一声。

  这时候关尔煌背对着门口,杜妙妙两腿张开,微曲着跨在关尔煌大腿两边,
只是蓬松的长裙裙摆很宽大,把两人腿部空间都笼罩在内。

  咋一看杜妙妙就是站在关尔煌身前,由于要弄头发,微蹲着。

  而实际上,这时候两人裙摆笼罩里的生殖器赤裸裸贴合着,那巨大的肉菇头
就顶在杜妙妙穴口上,把两片充血严重的阴唇都挤压到了两边。

  而杜妙妙更是做好了媾和前的一切准备,蜜穴里空虚瘙痒到了极致,无法用
语言形容,感觉只要一插进去就能喷出鲜美的汁液。

  徐静这一出声,可算是把杜妙妙吓一跳,她正常反应应该是赶紧错开娇躯,
毕竟虽然两人看起来是在做头发,但毕竟挨得太近了,何况偷情的人总是心虚的。

  可杜妙妙实在有点舍不得,这就像到了嘴边的肥肉,要她生生放弃一般,这
一错开,等下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她现在已经是欲火焚身的状态,只感觉自己
下身就像个火药桶,就差根管子,一点就着。

  加上她也不是很怕徐静发现,毕竟前天已经被她知道,这一天在房间里,没
少被她取笑。

  她也有问起徐静她走后的事情,只是都被徐静搪塞过去,她也不好逼问。

  杜妙妙这时候高出坐在凳子上的关尔煌高一个头多,正好面对门口徐静,她
强制镇定道:

  「没那么快,你先过去吧!」

  她这个时候情欲已经被挑逗到极致,除了关尔煌这个雏没看出来,徐静这种
人精肯定瞒不过。

  这个时候最好是关尔煌能挡住自己,让徐静看不见自己表情。

  所以杜妙妙和徐静说完话就对关尔煌道:

  「关关,别动,刘海着里要修一下。」

  说完咬紧牙关,装作太高了,不好修,肥大的臀部狠狠往下一沉。

  「呵…………………………」

  杜妙妙这一沉把关尔煌大半根鸡巴吞了进去,那年轻粗壮的肉棒把蜜穴里等
待良久敏感神经摩擦个遍,那极致的快感让杜妙妙强忍呻吟,眼睛都快翻白了,
最后化为一声长长的叹息!

  「那你快点!」

  徐静虽然觉得怪怪的,她也没深想,再加上夏冬儿就在身后,她也没和杜妙
妙多聊。交待一句转身离开。

  其实她这次心血来潮的跑来门口倒不是意外,反而是关尔煌特意引导的,关
尔煌目的就是想在人前干了杜妙妙这少妇,彻底打破她那矜持的心里。

  杜妙妙等徐静走远,再也维持不住身体里的快感和那颤抖的双腿,抱住关尔
煌脖子一屁股坐进他怀里。

  「噗滋…………」

  「啊…啊………啊……」

  关尔煌这时候知道这女人已经彻底被欲望侵蚀,他大鸡巴被女人整根吞进一
个密不透风又温热柔腻的腔道里,忍耐许久龟头急需摩擦来增加快感。

  他抱住人妻肥臀就是狠狠磨了了起来。

  「啊……关关………不行……停一下……啊………丢了………额………」

  关尔煌才磨了没几下就不得不停下来,实在是杜妙妙阴道收缩太强烈了,没
想到才磨几下,这假矜持的人妻已经高潮了。

  「妙姐,你…你高潮啦!怎么……这么快………好多水呀!」

  杜妙妙这时候正在高潮,阴道紧紧锁住大鸡巴,整个头埋在关尔煌肩膀上,
两条白嫩的藕臂环住关尔煌脖子,勒得他有点透不过气来。

  「不准说,还不是你这害人的东西!」

  杜妙妙其实不是个容易高潮的女人,今天之前忍得实在太辛苦了,这导致在
关尔煌大鸡巴进入她体内的时候,那种快感来得特别强烈,加上偷情的刺激感,
和那种被剥下面具的羞耻感,让她高潮来得特别快。

  关尔煌也是很惊讶,他虽然和杜妙妙一直异能相连,但是杜妙妙这波高潮来
得突兀而又毫无征兆,不是那种慢慢积累。

  他记得这个轻熟女人妻做爱的时候还是很耐肏的,这次却是突然而又激烈,
关键给的异能还不少。

  杜妙妙这时候娇躯还在轻颤,下体更是一下下收紧,关尔煌只能把异能延伸
到快要出范围的徐静,自己把头埋进杜妙妙那饱满的胸部,一只手把那乳房上部
的松紧带往下扒拉。

  杜妙妙这种裙子性感是性感,同样也很好扒,关尔煌只是轻轻用力,杜妙妙
那依旧坚挺充满弹性的奶子便抖动出来。

  徐静和夏冬儿走在路上,脑子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特别是杜妙妙和关尔煌
两人刚刚的场景,是不是离得太近了。

  虽然做头发化妆难免要亲近些,可那也离太近了吧,而且刚才杜妙妙好像是
跨在上面吧!

  徐静不知觉的又冒出前天用荧光棒照射关尔煌那大鸡巴从杜妙妙阴道中慢慢
拔出的镜头,心里暗惊:

  「不会吧,两人不会这么大胆吧?」

  又一想:

  「不对,两人当着妙妙老公面都敢媾和,还有什么不敢的,我得去看看,不
能出事了!」

  想到这,徐静对夏冬儿道:

  「冬儿,你先过去,我想起来还有些事要和关关交待下。」

  夏冬儿刚才并没看见房间里的场景,也没多想,回答一句,便先走了。

  徐静回头来到门口,她也不知道报什么心思,明明穿着高跟凉鞋,却把自己
脚步放得很轻,她有点抓奸的感觉。

  化妆间门并没关,她一踏进房间,还没到门口就听见杜妙妙的声音:

  「你吃够没有,小时候没吃够奶吗?这么贪,等下有人来看见了!」

  那声音又娇又媚,与其说是担心,更像是勾引。

  徐静暗道:

  「两人果然有问题。」

  她又往前挪了挪,来到里间门边上。

  「啊………关………别顶………再等等………啊也不能磨啊………嗯嗯…
…别!」

  徐静虽然没看见画面,但也可以想象到两人现在什么画面,心里暗骂:

  「骚蹄子,这才走一会就搞上了。」

  她心里虽然骂杜妙妙,但实际并没有一点对杜妙妙看轻,反而心里有着一些
羡慕。

  「妙姐,你今天高潮怎么来这么快,而且水好多啊,还好刚才把内裤脱了,
要不没法穿了。」

  徐静听见关尔煌声音,心里一惊,暗付道:

  「已经高潮一次了,难道刚才我没走,两人就搞上了?妙妙玩得越来越过分
了,别玩出事情来。」

  不得不说两人是真闺蜜,不是那种塑料姐妹花,徐静还是很为杜妙妙着想的。

  「你还说……我………啊………别那么用力………啊……要留下印子的…
……啊………你……又顶………我………啊……」

  徐静在外面听得心头发热,脸上也布上一层薄薄的红晕,心里暗啐,可又忍
不住好奇,倚在门边,微微探出脑袋,观察起来。

  场面并没有她想象中的旖旎,男人衣着整齐的背对着她,杜妙妙大半个身子
都被挡住,只从露出的部分可以看出,连身长裙上身好像被扒掉了,手臂本就是
赤裸的,正紧紧缠绕着男人的脖颈。

  整个脑袋和男人交缠着,眼神迷离,根本没去注意外面,整个人正坐在男孩
身上起起伏伏。

  「要死了……让你不要顶偏偏不听话………啊………你赶紧的……我们不能
呆太久……她们要催的……啊……好爽………!」

  杜妙妙这时候好像已经过了高潮的缓冲期,加上关尔煌不断的挑逗,身体的
需求又被勾了起来。

  徐静背靠门边,探头偷看,只见关尔煌坐在凳子上,腰部不断上扬,虽然两
人结合部位被长裙笼罩看不见,可恰恰是这样,给徐静更多的想象空间。

  关尔煌那根东西她不仅见过,而且还差点亲身体验过了,她到现在还不知道
是庆幸还是后悔那天晚上自己逃开。

  不过有一点她很清楚,她腿心发热,乳房发涨,下体好像有点湿了!

  「啊………别那么用力………你那个……太长了……要被你顶死了………啊
……啊……」

  杜妙妙也不知道是真想关尔煌轻点,还是爽的,前两次都是她主动,力度她
都可以控制,今天关尔煌主动出击,仅仅只是这样上顶,她感觉自己有点吃不消
了,阴道都被扩张延伸到极致了,男孩那东西还要死命往上钻。

  「啊………你个小坏蛋………让你别……吸……你又……又咬我奶头……啊
……别磨……哈……爽……你太坏了……啊……」

  徐静在外面看不到正面,但是光听杜妙妙浪叫就听得她心扉躁动,只觉得自
己胸部好像也是阵阵发麻,很想去揉捏一番。

  她感觉下身已经开始发痒,液体顺着阴道流出的感觉都能察觉到,夏天穿的
内裤和西装裤都不厚,她很担心这样下去她淫汁会透过裤子印出来。

  想到这她忍不住用手指抹了一下两腿之间。

  还好裤子外面并没有湿腻的感觉,只是手指这一抹却让她娇躯一颤,下身发
麻,竟有点舍不得挪开,又自然的并起两指搓了一下。

  「嗯……」

  她鼻子微微吐息!

  夏天裤子虽然薄,可她情欲刚被挑起,哪有那么容易弄湿裤子,之所以有这
个担心,完全是关尔煌借着异能放大她的潜意识而已。

  只是她这一抹就有点停不下来,收回脑袋昂起靠在门边上,一只手并着中指
与无名指弯曲扣在下身三角地带,其他三根手指张开。

  另一只手则慢慢爬上胸部,隔着衬衫抓住一个乳房,缓解着刚才的酥麻感。

  她好像一下子进去了自慰的状态。

  这个其实并不怪她自控力差,只是前天和关尔煌做游戏时就被逗得欲火焚身,
回去后酒劲上来睡着了,并没得到发泄。

  昨天取笑杜妙妙和关尔煌偷腥,过足了嘴瘾,可同样那种情况下就不好和杜
妙妙来虚凰假凤的游戏了,不然就有点打自己脸了。

  今天来到这直播现场,加上关尔煌异能有意引导,现在又是四下无人,她欲
望一下子爆发出来,轻轻一碰就有点停不下来。

  当然让她主动加入进去,她还是做不到的,哪怕脑子里有个声音不停怂恿她,
她也无法拉下这个脸来。

  「关……好撑……要被你顶………穿了……啊……别磨……哦………酸…
…啊………嗯……滋滋滋!」

  杜妙妙被关尔煌又是顶又是磨,快感让她身体直打摆子,哪怕她一再把两条
大腿张开,还是觉得下体撑得厉害,蜜穴里面每一寸的肉芽都被反复碾平挤压,
让她汁水横溢,嫩肉糜烂。

  最后实在有点忍不住,抱起关尔煌脸颊低头和他湿吻起来,发出「滋滋滋」
的口水交流声。

  徐静听着杜妙妙有点肆无忌惮的淫叫,很想跑开,可她实在有点担心两人个
恋奸情热的人儿被别人撞破。

  杜妙妙毕竟是有老公的人,如果被传出去,这就是一大丑闻,不仅她家庭破
裂,对剧组也有很大影响。

  她只能老老实实的把守着门口,可那不断传出的「啪啪啪」交合声,「滋滋」
的液体交流声,还有那两人粗重的呼吸和不时的淫叫都在考验着她的意志。

  徐静深吸一口气,缓缓放下下身三角地带的手指。

  不能不放下了,她自己感觉到手指有点点润润的潮湿感,再摸下去裤子上真
要有印子了。

  她把自己高跟鞋轻轻脱下,蹑手蹑脚的来到外面门口把门关上再反锁,然后
再偷偷回到门边上,这一过程几乎没发出声音。

  弄得好像她在偷情似的,反而里间真正偷情两人一点都没顾虑,除了没有大
声浪叫,那交合声清晰可闻。

  「宝贝………姐姐不行了………差点透……不过……气来……爽死了……没
…没力气了。」

  杜妙妙嘴里说吃不消,实际在关尔煌身上一点都没少发力气,那肥大的臀部
配合着关尔煌上下翻飞,把个裙摆荡起层层波浪,这会力气好像有点跟不上了,
连对关尔煌称呼都变了。

  「那妙姐你就坐着不用动,我帮你!」

  关尔煌见杜妙妙额头布满细密汗珠,知道这女人并不以体力见长,干脆撩起
她的裙摆,抱住两片雪白肥腻的臀瓣,把她压在自己大肉棒上,那巨大的肉菇头
顶住子宫颈,就是一阵猛摇。

  「啊……这样……太……太刺激……了……好酸……好麻……哦……爽…
…宝贝……慢一点!」

  徐静在门外听得杜妙妙淫叫,心里暗骂不要脸,连宝贝都叫上了,一方面却
偷偷把西装裤扣子解开,连着内裤往下褪到大腿中部,然后迫不及待同样用刚才
两根手指压进紧紧夹着的三角地带。

  另一只手更是从松开的衬衫下摆伸了进去,直往那依旧坚挺的乳房揉去,衬
衫很快就鼓起她手部的形状,并且不停蠕动。

  徐静对于自慰并不陌生,可以说这几年都是以这样的方式在排解欲望。

  所以她很快利用自己淫汁打湿了手指,沿着两片阴唇上下滑动,最终停在交
汇处的顶端轻柔的转着圈圈。

  她知道这样刺激自己阴蒂的方式,自己只要几分钟就会到达高潮,虽然这种
高潮没什么质量,但是这时候只要能缓解身体欲望,哪还能顾得了那么多。

  「宝贝……这样不行……你磨得我受不了……换个姿势……啊……」

  杜妙妙这时候却被关尔煌那肉菇头磨得有些受不了,这种直接顶着宫颈研磨,
偶尔磨还好,那酸爽让她身体都快痉挛了。

  关尔煌也不多话,自己可还有计划要实行,可不能让门外徐静自慰到高潮,
他干脆两手绕到杜妙妙膝盖弯下,用手肘抄起杜妙妙大腿,手掌抱着她的屁股蛋,
一下把杜妙妙整个抱起,站了起来。

  「啊………额………」

  杜妙妙没想到看起来瘦弱的关尔煌会来这一出,惊呼出声,赶紧紧紧环住关
尔煌脖子,接着就感觉随着男孩站起,那大鸡巴换了个角度,狠狠地戳了她一下。

  关尔煌抱着杜妙妙,一下一下移动起来,每移动一下都要把她那蜜桃臀往上
抛起,再狠狠落下,那大肉棒粗壮而又坚挺,每次只露出一半,接着又被那被撑
到极致的肉穴吞了进去。

  杜妙妙哪里玩过这样的姿势,她身高不低,又是丰乳肥臀,虽然该大的大,
该细的细,可体重却一点不轻。

  这样的姿势哪怕换个娇小的都很考验男人体力,何况杜妙妙。

  但是这对关尔煌这怪胎来说,轻轻松松,就这样抱着杜妙妙慢慢往门口移动
过去。

  杜妙妙被这新奇的姿势干得又爽又害怕,爽的是这样的姿势每一次都结结实
实,填得她肉穴密不透风,那有力的抽插更是让她像飘在云端。

  可害怕的也同样是这样的抽插,关尔煌那东西实在太长了,让她子宫颈被顶
得隐隐生疼,好像要被贯穿了一般,生怕那大鸡巴直接顶到她喉咙里。

  「啊……你这大坏蛋………哪里学的这些东西………啊………轻点………要
被你干穿了………啊……」

  徐静揉着阴蒂的手指越来越急促,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感觉杜妙妙淫叫
的声音越发清晰了。

  「妙妙姐………我……这是看……小电影………学的……这样弄……不舒服
吗?」

  杜妙妙被关尔煌干得正爽,生怕自己一个回答不好,这呆子又像之前那样不
动了,她这时候也不存在什么矜持不矜持了,喘息道:

  「舒服是……舒服……只是……你那……东西……实在………啊啊………太
………啊啊……长了!」

  她回答这会被关尔煌连顶两下,让她话都有点说不利索。

  这时候关尔煌已经快到门口,反而变成杜妙妙背对门口,由于她一直被关尔
煌干的心惊肉跳,浑然没有发现。

  直到这时候关尔煌连走两步,到了门框边上,她才注意到快出门了,连忙紧
张道:

  「关关……别出去……外面门没关……会被看到的。」

  「没有啊!明明是关着的。」

  徐静正沉浸在两人越来越清晰淫声浪语,急促的转动手指头自慰,以期能尽
快高潮。

  忽闻两人对话,吓得她一个激灵,第一反应就想跑开,只是她忘记了自己西
装裤刚才褪到大腿中部,这一迈腿想跑,被裤子一拌,整个人重心不稳向前扑去
跪在了地上。

  还好这种别墅地上都有地毯,让她没受什么伤,也没发出多大声音,只是被
发现的危机还没解除。

  她这时候心里发急,左右看哪里可以藏人。

  里间由于太小,又经常要换衣服,所以很多道具衣服全都挂在门口。

  这个挂衣服的架杆有两米多长,一人多高,横在墙角,和墙角刚好形成一个
三角形,上面挂着密密麻麻的衣服,有男士整套西装,也有女士长裙。

  这些衣服很多都快到地板,像帘子一样刚好把三角形的空间给隔开。

  徐静眼睛一亮,都顾不得穿裤子,就像小狗一样向前爬去,拨开衣服躲了进
去,然后转身坐在墙角,为了不把小腿露出去,只能程M形的往两边曲起张开。

  她刚躲好,关尔煌就抱着杜妙妙从门里走了出来,她暗道一声:

  「好险!」

  她暗恨自己这么不争气,一定要在这里自慰,如果没自慰,也不用弄的像做
贼一样,搞得自己这么狼狈。

  她心里暗暗着急,可关尔煌偏偏就抱着杜妙妙来到了衣架前面。

  衣架挂着密密麻麻衣服,那个三角空间光线被挡,外面人不容易看到里面,
可里面透过衣服缝隙看到外面却是不难。

  徐静这一瞧,似乎又回到了那天晚上的情形,只是那天是已经结束,今天却
正在进行!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