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214章 忽然消失的人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6379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

《都市偷香贼》、《女神代行者》正于阿米巴星球销售中,看得开心合口味,有
兴趣打赏鼓励作者的前往购买即可。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相比陆雪芊,易霖铃对韩玉梁来说可以算是人畜无害还能帮上忙。而且如今
任清玉基本收服,对易霖铃的现状,并没什么刻意隐瞒的必要。

  就是看到易霖铃穿着魔法少女的衣服在屏幕里唱着萌曲跳宅舞的画面后,任
清玉坐在沙发上石化了将近半个小时。这个时间记录被打破,则要到之后她一个
不小心看到易霖铃亲自执笔的耽美漫画了。

  大概是这冲击太过震撼,一清醒过来,她就很紧张地问:“陆雪芊呢!她…
…她不会……也在做这种伤风败俗的事吧?”

  “信不信小铃儿一掌劈飞你。”韩玉梁在她屁股上很顺手地打了一巴掌,
“现代这种事情不叫伤风败俗,这叫……唔……表演。她靠这个赚钱呢。”

  “哦……”任清玉舔了舔粥碗已经在反光的底,很担心地皱眉道,“玉梁,
我若要自食其力,也得……干那个么?”

  “那是铃铃的兴趣爱好。”叶春樱拿着平板电脑过来坐下,微笑着说,“能
靠兴趣爱好赚钱是很幸福的事情。你来这儿之后学了不少东西,那你最喜欢什么
呢?”

  任清玉眉头皱得更紧,盯着面前连油花都没剩下的空碗空盘子,表情凝重,
陷入沉思。

  许婷笑了几声,说:“还别说,你这么大饭量,身材还保持得这么好,可以
搞吃播。这也算把爱好变成职业。而且你练武功消化能力超强,不用抠嗓子吐,
没副作用,多好。”

  于是话题转去了吃播,算是暂且让韩玉梁离开了晚餐间开始的讨论漩涡。

  但漩涡总会转回来,三个女人叽叽喳喳聊了一会儿后,任清玉果断捡起了刚
才丢下的问题,“你说的那个危险任务,我为什么不能给你做搭档?易霖铃武功
好,但你找不到她呀。我可就在这儿,整天吃白饭,我本来就很不好意思了。”

  “没看出来,香味一飘你就坐饭桌边儿了。”许婷随口调侃一句,她只肯承
认自己武功不如任清玉,所以马上又接着说,“出门办事不是光靠打架的,这次
的委托非常危险,任姐,你的生活经验太差了,还是先在家好好学习吧。”

  “不学习她也不能去。”韩玉梁摇了摇头,道,“参与者必须是处子之身。
估计这次的‘主办者’,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任清玉知道自己身上就快连肚脐眼都不是处女了,沮丧地低下头,不再说话。

  许婷托着腮,对这消息倒挺高兴,“呀,那咱们所里,还真只有我能去了诶。
这算是把持得住的福利吗?”

  韩玉梁皱眉道:“婷婷,我跟你说了那不是开玩笑,危险。”

  “咱们选这一行就做好了危险的准备吧。我要怕,还会在这儿整天打杂做饭?”
她毫不客气地顶回来,“你可以嫌我本事不行,你要找到铃铃,我就让她去。不
然我失败了害死你,我自己也……受不了。”

  叶春樱这才担忧地说:“我联系了学校那边,铃铃期末考试都没有参加。考
试周前她请了三天假,但三天后没回来销假,至今音讯全无。”

  韩玉梁皱眉道:“沈幽那边怎么说?”

  “沈姐怀疑和……陆雪芊有关。”

  任清玉身子一震,抬起了头,专注听着。因为陆雪芊的近况,他们谁也没跟
她提过。

  她很怕陆雪芊也在屏幕上穿着小短裙拿着魔法杖露着大腿跳来跳去。

  “怎么会和她扯上关系的?说起这个……到底是谁跟小铃儿走漏的风声,提
到陆雪芊了?”韩玉梁很不悦地问道。

  “当然就是沈姐了,你也知道雪廊现在很缺人手。”叶春樱轻声说,“但这
次沈姐没有派任务给铃铃,铃铃的失踪让她也很惊讶。她怀疑和陆雪芊有关,是
因为之前铃铃从雪廊拿到过一些陆雪芊的资料。”

  她思索了片刻,担心地问:“韩大哥,她俩以前关系好吗?碰面……不会动
手吧?”

  任清玉在旁道:“关系普通吧,但大家都是正派人士,有什么话说开就是,
不至于刀剑相向。”

  嘁,不知道普通同事这种关系其实很危险么?

  “我倒是觉得她们两个的观点不是很合。”韩玉梁知道易霖铃的来路后,就
已经有了这样的判断,“易霖铃其实是如意楼后人,那一帮家伙的传人,脑子都
有点轴。易霖铃多半不会赞成陆雪芊的做法,不过以前在我们的时代,信息传播
很慢,他们的观念冲突不容易表露出来。”

  任清玉一脸迷茫,疑惑道:“会有什么差别么?”

  “当然会,以前你们这些江湖豪侠,行侠仗义是不是专门找那些恶名昭彰的
贼匪?”

  “对啊,所以才找上了你……唔……当我没说。”任清玉又低下了头,一脸
沮丧。

  “你这话也没错,我当时就是恶名昭彰,没人肯听我说话,那些女人为了自
己着想,肯定要痛哭流涕说如何被我强迫,绝不会承认自己爽到尿炕缠着我不让
走的事儿。”韩玉梁笑道,“所以那个时代,小偷小摸的混混,偶尔摸一把女人
屁股的登徒子,落不到你们这些大侠眼睛里。”

  任清玉点了点头。

  叶春樱和许婷对那个时代的事情无从置喙,就都默默听着。

  “如意楼鼎盛之际,甚至到了无镇不入的地步,不少地方百姓受了欺压不去
衙门,宁肯在墙上挂布条等如意楼来帮忙。”韩玉梁淡淡道,“这种情形下,如
意楼的人自然也被束缚住,不可能真当自己比官老爷还大,严刑峻法逮着一个杀
一个。所以小铃儿家学渊源,她心目中的行侠仗义,是有尺度桎梏的。她在网上
直播,不知道多少人骚扰她,乱说些下流话。她也没一个个找上门去揍一顿,排
着队拍死。”

  任清玉皱眉道:“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么?就算除恶务尽,也应当分个轻重
才是。”

  “陆雪芊不分轻重。”许婷作为见证者,叹了口气,说,“她好像根本就不
信人会改过自新,也不知道什么叫小毛病,她觉得那是恶人,就……宁肯一剑杀
了。”

  韩玉梁叹道:“兴许她在我们的时代没有这么极端,但骤然到了这种地方,
眼见黑街的风气,环境的陌生,我觉得……她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病。小铃儿要是
念在同为正道,打算过去跟她谈谈,恐怕……真有可能在陆雪芊那儿遇到危险。
她武功虽然比陆雪芊高,可她应该不会想到陆雪芊会对他动手。”

  任清玉震惊到说不出话,半晌才喃喃道:“这都是推测,我觉得……应该不
太可能。江湖上肯出头行侠仗义的女子本就没几个人,大家都是同道,怎么……
可能对自己人下手。”

  “不管怎样,先找到人再说。”韩玉梁烦躁地抓了抓头,“本来是找帮手,
这下反倒找了个麻烦出来。你们在家呆着,婷婷,你该下班了吧?开车送我去雪
廊,我要找沈幽谈谈。你送完我直接把车开回去吧,最近天气不好,免得上班路
上冻着。”

  叶春樱抬头说:“路况不好,不行婷婷你就住下吧。这儿给你备着房间呢。”

  “还是不了。”许婷把碗碟摞起,小声说,“老韩叫我开车,肯定是有事要
说。汪督察这次给他带来的麻烦估计不小。”

  叶春樱皱了皱眉,柔声说:“你也不要逞强,厉害的女孩多着呢,汪督察都
说危险,那肯定是真的危险。”

  许婷莞尔一笑,比划了一招鸑鷟掌,“这才显得我有价值啊。我要只能跑腿
打探消息,我还好意思拿那么多奖金?行,我走了,汪督察过几天就来了,到时
候再说。她最好饭点儿来,我让她尝尝我的全醋宴。”

  任清玉不解地问:“汪督察怎么她了?”

  叶春樱略显惆怅地叹了口气,看两人出门后,才小声说了一下平安夜发生的
事。

  任清玉那双英气剑眉顿时紧紧锁在一起,一拍大腿,愤愤道:“果然是个狐
狸精!”

  叶春樱默默收拾起桌上的东西,微微一笑,“这种事,说到底还是因为韩大
哥风流。怪汪督察,没有必要。”

  任清玉绷着脸过来帮忙,嘟囔道:“难怪你是大妇,涵养真好。”

  叶春樱脸上一红,摇头说:“别乱用奇怪的词,不是你说的那回事。”

  可惜,这种澄清完全没有意义。

  车子开出去不久,许婷就忍不住问:“老韩,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因为
叶姐脾气好,性子软,才把她那么捧着的?”

  “怎么了?”

  “她问我怎么突然给汪督察的来电换铃声,我说了昨天晚上的事,她竟然一
句没多问,就跟听见你昨晚上其实是通宵打麻将一样……不对,知道你通宵打麻
将还会叮嘱一句注意身体呢。她……都不吃醋的?她专门为你买的圣诞主题情趣
内衣诶?”

  韩玉梁懒洋洋笑道:“那身衣服她今晚穿,我们说好了的。”

  “我……”许婷顿时气结,半天憋出一句,“我算是服她了。”

  “说不定她这才叫聪明。”韩玉梁微笑道,“我这好色已经是江山易改本性
难移,除了风流行径,别的事儿我几乎全听她的。这次跑任务,汪媚筠结算后事
务所入帐了两千万,那账户我连密码都不知道。我印象中,在这个社会上,我这
样能赚还事儿少的男人,就算好色一些,也有的是女人愿意忍的吧。”

  许婷无话可说。

  事务所的账目进出她知道大概,几个月就凭本事进账三千多万,就算大部分
都是黑钱,也足够让很多女人对拈花惹草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她见过有人开个拉面馆还能一男带俩女一起住,不分大小都叫老板娘呢。那
家人孩子生得多,世联还发了不少奖金。

  “更别说,我这本钱牛郎都比不上。”他颇为自负道,“让春樱心里不痛快,
我是略有些愧疚。但不管怎么算,我也有信心没亏待过她。床上都是她主动说不
要我才停的。要不你问问你姐,看看我要是只跟她过日子,她受不受得了?”

  许婷绷着脸摁了几下喇叭,“不用问。我们姐妹什么都说。”

  所以她也的确知道韩玉梁的本事有多厉害,没什么天赋和技术的女人,独个
甚至应付不了他一个整夜。

  不扶墙下不来床,大概是那个年纪的成熟女人对一个男人的最高评价。

  “冷飕飕的叫我给你开车,有什么事要说吗?一会儿雪廊就到了,有话赶紧
讲。大男人别老藏着掖着的。”许婷有点生气,唇角微微下垂,冲着前面一个开
远光灯会车的人间败类狠拍了两下喇叭。

  “我是想提醒你一句,如果我铁了心不想让你淌这次的混水,我随时都有办
法让你去不成。而且,是釜底抽薪,根本上解决问题的那种方法。”

  许婷冷笑一声,很认真地说:“你要是因为这个毁约强奸我,韩玉梁,我不
开玩笑,我恨你一辈子。铃铃失踪了,你身边现在没有其他处女比我厉害。这是
剿灭那个人渣组织另一个分支的机会,你可以让我因为实力不足落选,但不能用
这种无耻的手段阻止我。打着为我好的旗号也不行。对我来说好不好,只有我自
己说了算。”

  韩玉梁叹了口气,“你可真顽固。”

  “我认准的事儿,谁也拉不回。”她的面孔浮现出明确而不容动摇的坚毅,
“连环奸杀游戏,是我做的诱饵。角斗场游戏,是我把发射器带进去,凭本事坚
持到你们来的。这说明什么?说明我就是露杜斯那群人渣的克星。他们的游戏注
定要因为我而完蛋。”

  “那边不是角斗场,是个幸存者只有两人的残酷游戏。所有人都会不择手段
的。”

  “那我就比他们更不择手段。”许婷把车停在雪廊门前,扭头直视着他的眼
睛,“你要是担心我实力不行,我愿意付出代价,请你给我灌功。”

  “强行灌功是很赔本的买卖,我帮你提升一分,自己少说要付出三分。我之
前给了你不少,”他拿出车里的香氛,往自己脖子上喷了喷,“可比这瓶东西有
价值多了。”

  “我也欠汪媚筠那种债,这总行了吧?”她提高声音,脸上因冷而发红的地
方似乎更大了些。

  “可你不是坚持要等感情到位么?”

  “那是我的第一次,我给喜欢我的男人怎么了?”许婷看来铁了心要去残樱
岛,马上提出了很令他吃惊的妥协方案,“我欠你其他地方就是,等从残樱岛回
来,你在我姐那儿要不着的,我给你。我健康,没痔疮。”

  论臀部线条,许婷紧凑圆润,还翘挺上提,跟她那双傲人长腿完美连接在一
起,的确远胜姐姐疏于锻炼的下身。

  是个诱人的条件。

  但韩玉梁摇了摇头,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脸,用转为纯阳的内力帮她暖了一
暖,柔声道:“行了,我知道你的决心了。我不再拦你,如果出发前找不到铃铃,
咱们就以情侣身份出击。明天中午你稍微多吃一些,我下午开始给你灌功。”

  许婷的眼波,像是被他送来的暖意烘化一样,顷刻转为略带惆怅的温柔,轻
声说:“老韩,我会拼命的。我不会失败,也不会让你死。你相信我,这不是…
…和陆雪芊对峙的那一次了。你信我,好吗?”

  看她眼圈微微发红,显然,那次事件留下的疙瘩,并不只是存在于他的心中。

  能在她的眼中看到鲜明的悔恨,已经足以说明很多事情。

  “我去找沈幽了。明天见。”他压下了吻她一会儿的冲动,握住了车门把手。

  “喂,你忘拿东西了。”许婷却叫住了他。

  “什么东西?”他转身问道。

  “这个。”她咕哝一句,优美的身躯舒展,双臂抱住他的脖子,就主动吻了
上来。

  然后,在他下唇上咬了一口。

  她得意地舔着嘴巴晃了晃脑袋,一摆手,“拜拜,这一口咬过,我才算是舒
坦了。让你跟我约会半截就跟别人约炮,臭色狼!”

  韩玉梁笑着摇了摇头,关上车门,走向酒吧。

  天气冷成这样,酒吧的生意当然谈不上好,空空落落不见几个客人的影子。

  但他一进门就看到了沈幽。

  仗着里面的暖气还算有劲儿,她穿着一身淡紫色的连衣裙,戴着交叉骨耳环
和骷髅头吊坠项链,抱着一把木吉他,坐在舞台的高脚凳上,正在唱一首舒缓的
英文歌。

  她的指甲涂满了发亮的紫色,随着拨片的移动,划出一道道短短的紫弧。

  她的嗓音唱歌的时候和说话完全不同,慵懒的味道被放大到了极致,但不会
令人昏昏欲睡,而是不自觉跟着旋律放松下来。

  大概是被曲子和姿色吸引,仅有的几个客人,都坐在靠近舞台的地方听歌。

  韩玉梁只好乖乖等她唱完。

  岛泽莲本来在吧台边上靠着,一见门开迎过来,发现是韩玉梁,喜出望外地
扑过来给了个熟悉的树袋熊式拥抱。

  跟她叙了叙旧,听她说最近在私下调查骗她父亲欠债的地下赌场。但还没来
得及深入了解一下,沈幽就掩胸鞠躬谢幕,放下吉他走下舞台,冲他招了招手。

  等进到二楼那间熟悉的密室里,沈幽坐在沙发扶手上,不等他问,就先开口
说:“我找不到易霖铃。如果是这个要求,你就不要提了。”

  嘶……身边这些女人怎么一个个都跟会读心术一样。韩玉梁皱眉道:“你总
该有个方向吧?陆雪芊的事儿是你捅给她的,她要是因为陆雪芊出事,你不是也
有责任?”

  “我也找不到陆雪芊。”沈幽的表情很严肃,“不过这是好事,现在黑街有
至少几千个人在找她,等着要她的命。”

  “嗯?”韩玉梁楞了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你这同乡,凭一己之力,把黑街搅乱套了。”沈幽长长叹了口气,摇头说,
“我也没想到,从平安夜那天的大规模枪战往上追查,罪魁祸首竟然是她。”

  “她?”闹了半天,害叶春樱和任清玉过去诊所那边帮忙一夜没合眼的,竟
然是陆雪芊?

  “嗯。你知不知道短短半个月,陆雪芊杀了多少人?”

  “唔……”韩玉梁从沈幽凝重的表情里估计了一下,大着胆子道,“几百个?”

  “一千六百七十二个,这是能确认的。”沈幽的眼中杀气一闪而过,“黑街
有不少不入流的帮派,有些甚至不过是凑在一起混社会的废物小青年。而陆雪芊,
平均两天就要屠灭一家。黑街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用冷兵器砍死这么多人都不手
软的怪物。”

  “她疯了么?”这数字把韩玉梁都吓了一跳。

  就是改朝换代烽烟四起的乱世,也很难有人亲手杀出这样的数字。

  连他这样的老江湖,都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我也这么想。”沈幽面色沉重地说,“我一直安排着人注意陆雪芊的动向。
中间她无故消失过几天,一定是那几天里发生了什么可怕的变化,她从那之后,
就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杀戮机器。不光小帮派被屠杀,红蛇帮都有三个据点被一
夜血洗,隔天出警的队伍,老的年轻的几乎全都吐了。用四个字形容,那就是人
间地狱。”

  “这倒底……出了什么事?”韩玉梁大感不解,“这人以前就算极端些,也
不至于做出这种事啊。”

  沈幽点了点头,“没错,她之前还能说是正义感过于极端,有希望校正。但
现在,肯定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这背后不知道是谁在控制,但一定有黑手
在作祟,否则,陆雪芊在黑街独自出门都会迷路,不可能这么高效而隐秘地进行
一场场屠杀。”

  韩玉梁皱眉道:“那你为什么会觉得小铃儿的失踪和她有关?”

  沈幽犹豫了一下,说:“因为我查了一下易霖铃的手机最后一次有效通讯的
时间。那差不多应该是她失踪前的最后标志。从那天之后,陆雪芊就没再出来杀
过人了。这两个人,就像是一起失踪了。没了目标的那些报复者互相猜忌,从争
执到械斗,最后,就是昨天那场足以惊动华京的疯狂枪战。”

  她的神情已经接近肃杀,缓缓说:“你知道吗?光是流弹伤到的无辜者,就
有足足七十多个。”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