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99章 胜过电池的大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6476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
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我……我怎么不能动了!”杉杉惊慌失措地抬起头,望着已经坐到自己腿
间的韩玉梁,恐惧从眸子里源源不断地涌出,“你要干什么!”

  韩玉梁淡淡道:“帮你给你男人赚到今天份的吃喝。”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为什么……为什么哪儿都动不了了啊!”杉杉
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急得都带上了哭腔。

  叶春樱在旁柔声说:“杉杉姐,这是韩大哥的功夫,你可以把它当成武侠电
影里的点穴。你仔细想想,如果韩大哥真打算对你做什么,和你单独相处的时候
只要用上,是不是早就可以得手了?你就……相信他一回吧。”

  杉杉瞪着韩玉梁的脸,尽管理智上认同叶春樱的话,但心里对其他男性的排
斥和恐惧却无法从感性上减少,“就……就不能放开我吗?我都同意……同意让
你帮忙了。”

  韩玉梁略一犹豫,问道:“杉杉,你拍给对方的视频,愿意让他听到你泄身
时候的声音么?”

  “谢身?什么谢身?我要谢谢谁?”

  叶春樱轻声解释说:“就是高潮时候的声音。”

  杉杉怔了一下,直到这时,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那段丢脸到极点视
频,是要发给一个陌生人的,那放浪到让她自己听了都浑身发烫的呻吟叫喊,也
是会一并发送过去的。

  “我……我当然不想,可、可那个很难忍住的啊。”

  “交给我就是。”韩玉梁微微一笑,突然出指戳在天突、气舍两处穴道上,
“这下,你就可以放心了。”

  杉杉疑惑地张开口,这才发现,声带附近的肌肉好像麻痹了一样,连吞咽都
略显费力,能发出的,自然也只剩下了气音和鼻音。

  “嗯嗯?嗯嗯嗯?”同时,她也发现,自己没了抗议的能力,只能惶恐地看
向叶春樱。

  叶春樱叹了口气,知道韩玉梁这样做其实略有不妥,但既然杉杉决心救人,
小事从权,总好过纠缠不休,“韩大哥,我准备好拍摄了,但……我不太懂时机,
你觉得可以了,就提醒我一下。”

  韩玉梁点头道:“好,等我说开始,你就录,录多久随你。”

  这对搭档默契地交换了一下眼色,而完全成了砧板上鱼肉的杉杉,只能紧紧
闭上眼,选择默默等待承受。

  如果说那些情趣玩具擅长的是外功,韩玉梁的房术手段,就恰好是内功。

  他不敢说能绝对胜过所有的电动道具,但在没有练过冰清诀的普通女人身上,
他至少有自信不会输。而对于杉杉这种铁定连玩具都用不好的女人,他才是最有
效的手段。

  张开双臂,他先运功给她四肢缓缓按摩揉搓,让紧张的肌肉渐渐松弛下来,
以免抵触太过。要知道女子情潮颇受心绪影响,如此浑身冷汗筋肉如弦,再巧的
功法也要事倍功半。

  足足耐心按摩了十多分钟,如同温水浸泡一样的舒适感觉总算让杉杉眯着眼
睛放松下来,她疑惑地悄悄瞄向韩玉梁,姑且有些相信,他并不会趁机对自己做
什么越轨之事。加上自己此刻说不出话动弹不了,渐渐也有了些认命的念头。

  韩玉梁不紧不慢继续给她按摩,掌心缓缓将真气匀称散开,令一股股温热细
丝蛛网一样层层叠叠笼罩上她的娇躯。那些织物在他功力之前形同虚设,根本不
能抵挡那一缕缕酸痒在周身各处肌肤逐渐积蓄。

  随着那些酸痒渐渐清晰,二十四岁成熟少妇的官能,终于在放松下来的情绪
中被唤醒。

  杉杉又闭上了眼。她觉得有些缺氧,不自觉加快了呼吸的速度。她还觉得有
些着急,怎么十多分钟过去,刚才自己来的时候都已经结束好久,韩玉梁却还不
开始?

  当着叶春樱的面,韩玉梁并不想让自己的动作看起来太过下流。

  他游走多时,从肌理反应大致猜出了杉杉身上的敏感带如何分布,双手一合,
并排压在她的小腹上,虎口相对,中指指尖距离躺下后略显扁圆的双乳不过寸许。
跟着,运力施功。

  颈后耳根、肩胛下方、腋下肋侧、大腿内沿几处地方都比乳头还要敏感,韩
玉梁也不客气,直接将真气分往这几处,有穴道的便在穴道之间往复,没穴道的
便在肌肤下循环游走。

  转眼之间,杉杉就像是被七八只温暖的手掌包围,不仅抚摸的都是一碰就痒
痒里透酸的地方,还仿佛穿透了身体外层的绒毛、皮脂,流淌在每一根神经末梢
周围盘旋缠绕,令感觉更加强烈直接。

  短短几十秒,杉杉的鼻腔里就发出一声酥软的呻吟,如果身体还能动,她一
定已经忍不住夹紧了腿。

  可她不能动,腿不光无法并拢,还和劈叉一样一字分开,被韩玉梁用双膝顶
着。

  小腹深处一阵细微的抽动,那些酸痒迅速转化成了她今天才真正熟悉起来的
性欲,涓涓细流一样汇聚往肚脐下方。

  被温水浸泡的感觉更加强烈,只不过不再是全身,而是下腹部的那些柔软脏
器。

  膀胱产生了细微的尿意,卵巢和子宫联合在一起轻轻战栗,所有感觉的终点
是她娇嫩的性器,那里正像初春的花儿,分泌出一层层芳香甘甜的蜜,隔着整个
身躯,大脑都因着绵延的愉悦而感到麻痹。

  她突然觉得,韩玉梁那色迷迷的眼神,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

  只是,一种对丈夫的背叛感,依旧挥之不去。

  让那硅胶制作的假东西给她带来高潮她就已经觉得足够羞耻,没想到,现在
这工作竟然被交给了一个才见过几次面的男人。

  而她,竟还渐渐沉醉进去。

  可耻,实在是……太可耻了。

  呜……她微微摇晃着头,鼻腔中哼出的呻吟越发娇媚,她咬住嘴唇,马上又
在一股快感的冲击下张开了嘴。

  但没有发出大脑预期的那声啊。

  淫荡的叫声,被韩玉梁那奇怪的手法阻止了。

  一种可以隐藏自己的解放感扩散开来,她张大嘴巴,不自觉变得更加坦诚,
更加渴望。

  湿润,肿胀,她从自己的下体头一次感受到了明确而炽烈的渴望。那并非因
为爱情,而纯粹是因为欲望。

  她感到羞耻,可那羞耻又进一步加强了身体各处感官的敏锐。

  于是,她高潮了。

  根本没有触碰任何羞耻的部位,仅仅是游走在敏感带的搔痒刺激,仅仅是放
在小腹上的一双手,她就痉挛着湿润的花蕊,泄了。

  不如用玩具的那次强,想必,在他的打分标准下,这次高潮也就二十的程度
吧。

  在以前,这就是她能坦然接受的极限。

  可现在,短短一天里,她就发现了自己其实是不满的。

  她的身体是块干涸的海绵,大可以吸收更多,更多,更多。

  她睁开眼,看向韩玉梁。

  她不知道自己的眼神已经变了,她就是觉得自己不能说话,只好希望他能和
自己心有灵犀,意识到她已经可以接受更多。

  韩玉梁一直在等待的,就是这种眼神。

  那种粉色的、水汪汪的、像盛开桃花、又像春河初融的眼神。

  如果叶春樱不在,如果此前没有答应过什么,他这会儿已经能脱下自己的裤
子,来送她直攀极乐。

  但他也知道,如果没有叶春樱,没有此前的承诺,眼前这个羞耻感满格的少
妇也就不会对自己的官能这般诚实。

  所以他并不着急。

  双腕一转,他卡住了杉杉纤细柔软的腰肢,缓缓向下滑动。

  真气随之转向,肩胛耳后四股汇往柔软的唇瓣下方,自承浆穴入内,绕着娇
小舌头盘旋抚弄,好似深邃湿吻,肋侧大腿四股则直奔隐秘禁区,一股钻入菊芯,
两股上下轻撩阴唇,最后一股则若即若离围绕着阴蒂缓缓旋转。

  如此操控极耗心神,韩玉梁玄天诀精纯高深,却也只是功力浑厚,此刻思虑
精细意识不住飞快运转,不觉便出了额上一层细汗。

  常有人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此刻虽有些不合时宜,但杉杉抬眼望去,见他专
注无比的模样,还是禁不住心尖一软,脑海波光一荡,浑身上下都酥了七分。

  情动反哺,快感又比刚才强了数倍,她一声闷哼,头顶抵住床垫,昂起修长
脖颈,额角浮现出一条微跳青筋,又往喜乐巅峰去了一遭。

  要是那座快感之山真有一万米那么高,杉杉觉得,她这次怎么也该能爬到七、
八千的地方了吧。

  但她的依据,主要还是韩玉梁并没有让叶春樱开拍。

  她自己其实已经想象不出来,更高处的快感会是什么滋味。

  韩玉梁盯着睡裤裆底已经晕开拇指大小的水痕,心里暗暗赞叹,这女人身子
如此敏感多汁,杨明达之前到底是有多暴殄天物啊。

  顶多四、五十分的高潮,就能让她湿透内外裤,那其他女人一百分才有机会
见到的喷水,她怕不是六、七十分就得表演给他看。

  这倒有趣。

  他一边继续专心运力刺激各处,一边开口道:“春樱,拿两条毛巾,过来给
杉杉垫上。”

  叶春樱本来已经看得愣神,闻言一怔,问:“两条?”

  “嗯,一条不够,就这也得随时补,你去拿个大瓶子,顺便接点温水,完事
之后她得好好喝些下去。”韩玉梁故意用一本正经地口吻详细解释道,“杉杉体
质敏感,爱液量大,真到了极致,恐怕还有失禁的可能,有备无患吧。”

  诶?失禁?杉杉在一波接一波的快感中听到了这个词,当即吓了一跳。难道
……除了下面已经湿了的部分,最后还会尿裤子?

  那……那她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啊!

  她急忙抬头,想用眼神传递信息,试图告诉韩玉梁,不用到那么夸张的程度,
真的不用,她愿意退而求其次在倒数第二层拍视频寄给绑匪试试看。

  可惜,杉杉说不出话。

  那嗯嗯的提醒鼻音,转瞬就被下一波高潮冲击成淫靡的呻吟。

  韩玉梁余光扫到,但不打算理会,仍只将注意力集中在杉杉身体各处。

  停在这个层次的高潮正在以几十秒一次的频率冲击着她的大脑。

  如果是情趣玩具,哪怕是再软的硅胶,用再多的润滑,摩擦就是摩擦,震动
就是震动,持续这么久,该肿的就会肿。肿起之后,周遭敏锐不堪,刺激的快感
就会过度,适得其反。

  可韩玉梁的真气是无形无质之物,只要愿意,围着阴蒂转一夜,那边也只会
因为快感太强而充血到极限,并不会有任何被摩擦的副作用。

  这也是他敢跟电池马达叫板的底气之一。

  五分钟过去,韩玉梁看着杉杉胯下那片水痕估量了一下,此时她应该已经没
有余力想任何事情,满脑子都只剩下自己从前恐惧的情欲之美。

  那,差不多到了继续攀爬的时机。

  他双掌继续下滑,向内一错,直接抚摸在她张开的大腿里侧。

  那里本就是杉杉的敏感带,掌心的直接刺激立刻就在之前持续的高潮加持下
传递到她的脑海。

  她低头看下去,无力思考太多,只是模模糊糊地想,她这么隐私的部位,就
这样被韩玉梁摸去了。

  更糟的是,她还不觉得难过,反而舒服得要命。

  她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的舒服,只知道自己头脑发麻,想大喊大叫,想飞起
来上天,想用力抱住韩玉梁,一边哭一边咬他的肩膀……他的肩膀真结实,看起
来……好性感……

  韩玉梁一贯很有自信。

  尝过他火力全开手段的女子,尤其是正当年的妇人们,即便能在感情上忘记
他这个人,也绝对不可能从身体上忘记他带来的滋味。

  在大腿内侧抚摸着维持之前的刺激一段时间后,他双掌一停,将杉杉饱满柔
软的股肉轻轻捏住,先不移动刺激的位置,而是撤去口中那些真气,将其尽数加
在下体,力度瞬间翻倍。

  刚刚适应了此前愉悦的杉杉头颈触电般一弹,脑中仿佛一大片烟花炸裂,崩
开片片尽是说不出的快乐美妙,从这一刹那开始绵延不绝的翘麻酸畅,让她甚至
有种死而无憾的错觉。

  瞄着她的表情,韩玉梁心知,若是此刻放开她所有穴道,她一定想不起谁是
她的老公,只会攥着床单,蹬着床单,虾子一样乱挺,放声尖叫。

  差不多,应有七、八十分了。

  如他所料,杉杉的睡裤上,水痕迅速蔓延开来。

  她喷了。

  真可惜她不肯脱衣服,否则,这一道激射阴精,定会比东瀛女郎大瓶灌水演
出来的尿要好看得多。

  “呼、哈、呼、哈……”

  像是快要窒息似的,杉杉半闭失神双目,娇喘的频率让叶春樱都有些担心,
忍不住在旁问:“韩大哥,杉杉姐都已经这样了,还不行吗?”

  韩玉梁正趁机吃着杉杉大腿上的豆腐,答应了只用一根手指碰下阴,可没答
应其他地方也放过,“都已经到了七、八十分的地步,为何不一鼓作气,冲到极
限,让对方绝对挑不出毛病呢?”

  “我……就是觉得杉杉姐看起来好难受。”

  他微微一笑,稍稍放轻真气刺激,恰好作为登顶前的缓冲,柔声道:“杉杉,
你要是痛苦,就点点头,你要是舒服,就摇摇头,让春樱放心。”

  杉杉马上开始摇头,一口气摇了十好几下。

  叶春樱没话可说,默默又加了一条毛巾过来。

  韩玉梁大感得意,双手突然一松,右掌食指平伸,隔着两层布料,不轻不重
抵在杉杉早已被他看准了位置的阴蒂上。

  尚未散去的真气转眼聚拢过来,顺着他的指尖沁入肌肤,将阴核外凸嫩头连
着埋于耻丘中的分叉根茎一起裹住。

  这是韩玉梁挖坟剖尸结合多次采花经验摸索出的独门房中秘术,只要没有内
功抵抗,那真是玉梁叫你三更泄,春水长流到五更,岂是个欲仙欲死能够形容得
了。

  但没有内功相抗的时候,他还不得不腾出一手按住丹田,先额外灌一股真气
进去稳住任督二脉和阴关,免得女子孱弱,脱阴大亏。

  杉杉身上快感稍减,只觉得小腹暖融融一股热气进来,但其他地方的刺激都
好像停了,只留下被他指尖顶着的地方里面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在水一样流。

  她忍不住费力抬起脖子,往胯下看了过去。

  恰好,帮忙稳住阴关的内力已经到位,韩玉梁轻轻一哼,指尖运功,协助房
中术的真气随心而动。

  以往他用这手,主要是包围在阴蒂整体外飞快蠕动,犹如将体内的部分也一
起吸唆,他还暗暗起了个花名,称其为吮春芽。

  可如今他学了许多新花样,自然要融会贯通,知道了女子原来不只喜欢吸、
舔、揉,还喜欢震。

  于是他将真气凝力振颤,与原本的吮春芽手段交替。

  论力度速度,如此小股真气的震荡自然不能和按摩棒相提并论。

  但不论怎样的按摩棒,碰到的也只有女子阴核那一个嫩皮下露出的尖儿而已。

  他的真气,却可深达根部,除了内外兼羞之外,还不会让阴核有被摩擦过度
不堪逗弄甚至转为疼痛的后患。大可放手施为。

  这一手就连静心处子也抵受不住多久,更何况杉杉一个已被撩拨了近一小时、
欲火如炽的少妇。

  不过十几秒功夫,她就满脸涨红,脖子侧面青筋暴跳,一双泪汪汪的眼睛蓦
然瞪圆,长大的嘴巴一口口吐气,却吸不上来,唯一能动的脑袋僵在那里,颤抖
不休。

  韩玉梁心知吉时已到,口中道:“开始!”

  同时,他按在小腹的手掌内力猛然一冲,解开了杉杉喉咙附近的穴道。

  “啊、啊啊……嗯啊啊啊——”纤细到好似被琴弦勒住的悠长呻吟之后,杉
杉黑眸一翻,晕了过去。

  本就已经湿透了整片裤裆的水痕,忽然又再扩大,一路洇染到接近大腿中段
的地方。

  韩玉梁缓缓撤开指尖,他知道,杉杉失禁了。

  其实只是为了满足那个绑匪的要求,根本不必做到如此地步。

  但他对杉杉的防备态度略感不满,绑匪又给了他这个绝好机会,若不做点什
么为之后铺路修桥,他这专业偷香贼可就白当了。

  底线这种东西,从来都是维持起来艰难破起来容易。有一就有二,一而再,
再而三,一回生二回熟,都是一个道理。

  一次就摆弄到她尿床,起码今后不比失禁更糟糕的事儿,她的抵触心理就该
少些了吧。

  这次他也摸清了杉杉的敏感程度,估算一下,他只要拿出预计用来对付陆雪
芊的本领的一半,八成就能让她活活爽死。

  将来若有机会一亲芳泽,可要注意不能过度。

  在心中整理了一下此番的收获,韩玉梁随手解开杉杉身上其他穴道,下床道
:“我先离开了,这儿还是交给你得好。”

  叶春樱点点头,“交给我吧。”

  不过收拾之前,叶春樱先拿起杉杉的手指解锁手机,找到绑匪发来的邮件地
址,把视频整理压缩之后,拷贝发送了过去。

  这稍微费了一点时间,等发送完毕的提示出现在屏幕上,身后床那边已经传
来了杉杉苏醒的呻吟。

  叶春樱关掉页面,一边转头一边说:“杉杉姐,视频我已经发过去了,我相
信应该没有问题。你……”

  杉杉已经不在原来瘫软躺着的位置。

  她拉开了叠在一起的大毛巾被,滚到旁边干爽一侧,把自己整个盖在了里面。

  看毛巾被的凸起情况,她在里面大概已经缩成了一团。

  “杉杉姐,喝点水,然后再去冲个澡,换身衣服吧。”叶春樱柔声劝说,毕
竟杉杉刚才出了一身大汗,分泌了一大滩液体,还……失禁了,这么狼狈的样子,
不好好打理一下,的确不能见人。

  “我不想出去……”在毛巾被里面,杉杉略带哽咽地说,“让我……自己在
里面呆会儿。床单和被子……还有毛巾,我之后会洗干净的。”

  “这也是为了你丈夫。振作些,好吗?”

  “把自己……搞成这副样子,我……还能当好……一个妻子吗?”

  毛巾被颤动起来。

  她在里面哭了。

  幸好,来自另一个乱码中继的信息发送到了。

  “你做得很好。明天的游戏见。”

  简短的信息下,附着杨明达低头狼吞虎咽的一张照片,拍摄时间一分钟前。

  从毛巾被里伸出胳膊拿进去手机,但看完之后,杉杉依旧没有出来。

  她把毛巾被裹得紧了些,蜷缩在里面,哭得,似乎更厉害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