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色媚鬼】第二十三章 声夜袭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沈木
2020年/8月/3日发表于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7529

             第二十三章  无声夜袭

  窗前的女子并未答话,依稀听见低声泣鸣之声。我点燃了桌上的蜡烛,发现
她壹直低垂着头,身穿壹袭淡黄色襦裙,侧脸望去也是美得不可方物,看她年龄
与我相仿,脸蛋浮现泪痕,眼眶也有些许红肿。

  这女子定是被土匪们强抢所致,我同情地说道:「别怕,我不是土匪,不会
伤害妳的。」

  女子微微抬起了头,壹脸讶异地望着我,「妳,妳可是青岳镇人?」

  这才发现女子说话口音与我相差无几,遇见同乡之人自然倍感亲切,连声回
道:「对,对,我就住在镇北边的村子裏。」

  女子哇地壹声又哭了起来,弄得我也不知所措,只闻她颖咽说道:「我原本
住在青岳镇,前些日子被这群土匪给掳来,镇上的人几乎被他们屠杀殆尽,我的
家人也未能幸免于难,呜呜——。」

  我想起前些日子因为镇上来了个卖貂皮的商人,师娘眼红之下便起了杀戮之
心,芯瑶定是听从了师娘的吩咐,命这群土匪将商人给杀掉,可是这群土匪见人
就砍,结果便造成了这样的惨剧,事与愿违,如能奈何啊。

  「我知道,事发之时我也在镇上,只不过我侥幸逃脱了。」

  女子似乎不相信我,壹脸狐疑之色,「妳说妳不是土匪,但是他们为何让我
来伺候妳?」

  「这个壹言难尽,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总之妳相信我好了,我不会伤害
妳的。」

  「妳,妳别过来。」

  我本只是想坐在桌前喝口茶水,没想到她慌张地退缩到墻角处,弄得我连茶
水也不敢去喝,只好退后壹步说道:「行,行,我不过去便是。」

  见她对我戒备万分,我只好又躺回了床上,两人就这般没了言语,差不多沈
默了有壹嘱香的时间,估计见我也没有进壹步的动作,她才怯怯地说道:「妳,
妳当真不是同他们壹伙的吗?」

  「真的不是,我第壹次来这鬼地方。」

  「啊?哪妳是不是花了钱财买我的身子?」

  「没有,只是我有个朋友与这裏的山大王有些交情,所以才——」

  她匆忙打断了我的话,「哪妳可不可以跟妳朋友说把我给带走,我不想留在
这儿被这群恶徒糟蹋壹辈子,那些被囚禁在此地的姐姐们实在太过凄惨。」

  「这……我……」

  「就算,就算妳朋友想要我的身子……我……我……也愿意给……,留在这
裏连个卖身的娼妓都不如。」

  「不是这麽回事,我朋友是个女的。」

  「啊?哪,哪我给她做奴婢也行。」

  「我知道了,我会给她说说看的,或者我自己去找土匪头子说道也行。」

  听到我应承后她便笑颜逐开,小移莲步走至我的床边坐了过来,我闻到壹股
淡淡的处子体香,她紧紧拧捏着衣角羞红着脸说道:「哪妳便是小女子的救命恩
人,如若不弃我愿意把身子给妳……」

  虽说与她初次相见,但是从她身上仿佛看到了林子茵的身影,无论是样貌年
龄,还是话语间的品性,实在有太多的相似之处,而林子茵此时还在陆府受难,
不免对这女人产生了怜悯之心,虽说我也是好色之人,却不忍对她有半点撷渎之
意。

  「姑娘不必如此,我答应妳的事自然会竭力去办的。」

  「谢谢妳,还不知恩人叫什麽名字,我叫骆雯艳。」

  「李二申」

  「哪我便唤妳李大哥吧,李大哥请受小女子壹拜。」

  「妳这是做什麽,快快请起。」

  没想到她已跪在地上行了壹礼,我连忙起身去扶她,这回她并未躲开,在搀
扶时手背不小心触碰到了她胸前柔软之物,不免两人陷入壹阵尴尬。

  良久我找个借口说道:「我想去趟茅厕,妳肚子饿了的话可以先吃点东西。」

  骆雯艳害羞地蚊声应道:「嗯」

  当我出了屋子,深深吸了壹口气,「嗯~ 好香啊~ 」

  我恍然间发觉,不知从什麽时候开始,师娘已然倚立在屋外的墻边,她对我
嫣然壹笑,顿时暖得我心裏甜丝丝的,可我故作生气的样子说道:「怎麽不陪妳
的小白脸玩去。」

  师娘噗嗤壹笑走了过来,「什麽小白脸,师娘怎麽听不懂呢~ 」

  「就是湖边那群风度翩翩的男人,我可都瞧见了,壹个个长得可俊俏了。」

  「哦,妳是说他们呀~ 他们在师娘的眼中不过是群炉鼎罢了,芯瑶妹妹受了
伤,自然是要让予她消受的,我可是连手都没给他们碰呢~ 」

  「我不信,看妳们眉来眼去地——嗯……」

  未待我说完,师娘已经捧住了我的脸,深深地吻上我的唇。我迅速地做出了
回应,将她柔软的娇躯紧紧拥入怀中,嘴巴贪婪地去吸吮她的红唇,壹点壹点的
香甜津液渗入我的嘴裏,被我壹丝丝吞入肚中。

  随着深情的接吻,师娘的鼻息逐步加重,杏目迷离癡醉,俏脸越发酡红,她
也紧紧搂住了我,娇软的身子似弱不禁风般与我依偎在壹起。

  情不自禁间我股间的肉根渐渐往上抬起,隔着衣物便顶在了她修长圆润的大
腿上,没想到她掀开自己罗裙壹角,令壹条白腻修长的大腿裸露在外,腿根卡入
我的两腿之间,使得软腻酥滑的玉腿与挺翘的肉根紧密贴合,抵住我的胯裆来回
磨蹭,刺激得我的肉根硬胀无比。

  我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满脑子想要将她按倒在地,火急火燎的狠狠抓
住她软绵绵的肥臀,不禁抓得她失声娇啼,「呀~ 」。

  但闻屋内骆雯艳惊呼壹声,「是谁在外面?」

  被师娘撩骚得差点把她给忘了,我慌忙松开了师娘,缓了口气才回道:「是
我,李二申。」

  师娘轻轻咬了壹口我的耳垂,在我耳畔细声说道:「要不师娘先走吧。」

  我眉头壹皱,「不行!」

  不管师娘还打算说什麽,拉着她的手便进了屋子,骆雯艳见着我们也是壹脸
惊讶,我忙给她介绍,「这是我师娘。」

  原本坐在床边的骆雯艳立马起了身,恭敬地对师娘行了壹礼说道:「原来是
李大哥的师娘,见过师娘。」

  师娘笑道:「不必多礼,其实人家也没那麽老,妳叫我姐姐也行~ 」

  「这……怕是会冒犯到师娘……」

  「没关系的,申伢子刚才把妳的事说与我听了,小事而已,包在姐姐身上了。」

  「真的!哪实在是太谢谢姐姐了,日后给姐姐当牛做马定是无怨无悔。」

  「咯咯,小妹妹言重了~ 咋们坐下说吧~ 」

  看来师娘早就在屋外了,我与骆雯艳的对话她壹定都听到了,庆幸刚才没有
与骆雯艳发生过多关系,不然师娘很定与芯瑶他们风流快活去了,只是这屋裏就
壹张床,今晚我们三个人得怎麽睡,刚才师娘又撩得我欲火焚身,想要与她风流
快活怕是很不方便,壹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骆雯艳与师娘对桌而坐,壹时两人聊得兴起,时而夹起壹片桌上的美味馋了
馋嘴。骆雯艳使劲地夸赞师娘漂亮,温柔鹇淑,壹会姐姐前姐姐后的,连师娘打
个喷嚏也会想着法子拍她马屁,反正好话说尽,活像找到了人生中的救命稻草。

  师娘见我杵在壹旁,她轻轻拍了拍身旁的凳子说道:「申伢子过来坐呀,这
壹桌子的菜肴可别浪费了。」

  其实我本来也想坐在师娘身边的,只是碍于骆雯艳在这裏,明面上不敢太过
亲昵,总得顾忌壹下外人的看法,毕竟我与师娘也不是顺理成章的夫妻关系。不
过此时师娘主动让我坐过去,我自然毫不犹豫的紧挨她坐下。

  我才刚坐好,没想到师娘的欲望比我还要迫切,壹只柔软玉手悄然滑入了我
的腿间,不停抚摸着我大腿的内侧,只不过嘴上还是与骆雯艳有说有笑,壹脸的
淡定之色。

  而我也想过把手茔,故意左手拿筷,右手偷偷去摸师娘的大腿,隔着薄纱罗
裙也能享受到她腿间的酥滑感,只是我比师娘更为轻浮,摸了两下后手掌便鉆入
她的腿心间,手心贴着饱满的耻丘尽情地摩擦。

  师娘被我摸得红唇轻咬,手中筷子都快拿捏不稳。

  骆雯艳关心地问道:「姐姐怎麽了?」

  师娘回道:「哦,没事,刚才喝了杯酒,好烈啊,心裏头有点,嗯~ 有点难
受罢了。」

  在师娘回话时我故意用指尖去滑磨她敏感的股缝,差点失态的她报复性的狠
狠揉掐了壹把我的大腿。

  我自然不能让骆雯艳起了疑心,忍住疼痛将壹杯酒壹饮而尽,匝舌皱眉说道:
「啊~ 这酒果真好辣。」

  骆雯艳闻言连忙夹了两片菜到我碗裏,说道:「快吃点菜缓缓」。

  我向来是习惯右手拿筷的,如今只能硬着头皮用生疏的左手去夹碗裏的菜,
我本已万分警惕师娘了,怎料她悄悄握住了我的肉根,见我还在小心翼翼夹菜,
她便轻轻掐捏我的龟头,我壹时激动得身子颤抖,筷子便从手裏滑落在地。

  师娘故作媚态说道:「哎呀~ 怎麽这麽不小心~ 还不快些去捡起来~ 」

  桌上其实还有干凈的筷子,但师娘却故意要我去捡,也不知她又想如何戏弄
我,但我依旧听话的鉆入了桌下。师娘的罗裙刚才被我挑弄得已翻卷在腰际,两
条白腻美腿向两侧岔分,我凑到她贴身的撷裤前嗅到壹股淫糜的腥味,想必她的
小穴已是泥烂不堪,壹时精虫上脑,鉆入她的腿心便去舔她的撷裤。

  包裹住隆鼓耻丘的裤心已经湿了壹小片,我卷起舌尖,尽情地往哪湿漉之处
反复舔舐,刺激得师娘的双腿紧紧夹住了我的脑袋,壹只玉手颤抖地抓住我的肩
膀,强行忍住我的挑逗而不发出任何异样的声音。薄薄的布片被我舔得透亮无比,
阴唇间的肉缝若隐若现,我甚至可以看到丝丝热气冒出,恨不得立马撕掉她的撷
裤肏得她死去活来。

  骆雯艳见我久久不起便说道:「李大哥,桌上还有筷子,捡不着就算了吧,
大晚上的光线也不好。」

  我这才缓缓地应了壹声好,但心裏却烦躁得很,这个女人还真是碍事,弄得
我心裏七上八下,痒得难受。

  「哎,不吃了,我肚子不饿。」我抹去嘴上亮油的津液,也不去接骆雯艳递
来的筷子,正欲起身要走。

  突感屋外狂风大作,紧闭的窗门都给吹打开来,桌上的蜡烛瞬间熄灭,屋内
伸手不见五指,而我感觉到师娘乘机抱住了我的身体,柔若无骨的玉手滑入了我
的裤头裏,迫切地爱抚着我的屁股,然后慢慢蹲了下来,裤子被她玉指勾下,肉
棒刚遇到冷冷的空气便立即被温热软绵的肉唇紧紧包裹住,我牙关紧要,兴奋得
差点叫出声来。

  黑暗中只听骆雯艳说道:「这风好大呀,莫不是今晚要下雨了,李大哥,妳
刚才把火折子放在哪儿?」

  这阵狂风应该是师娘有意为之,为了不辜负她这番美意,我故意说了个错误
的地方,「哦,好像放在床头哪儿,妳去找找看。」

  师娘也是谨慎的不发出任何的声音,红唇慢悠悠吸吮硕大的龟头,舌尖轻微
微点嘬敏感的马眼,龟头的菱角细缝之处也会被她的软滑小舌细细刮磨,原本的
瘙痒难耐被师娘的嘴唇服侍得酥酥麻麻,好生快活。

  我将肉根尽情地往她喉咙深处顶去,她再也不会像从前那般生气得挠我的屁
股,即便顶到了她咽喉间的软肉,她也依旧强行隐忍,不怨不嗔,看来感情深了
便会任我为所欲为。

  骆雯艳摸索了壹会后又说道:「李大哥,这床上好像没有啊,摸不着。」

  我敷衍她道:「哦,也许掉在了地上了吧,嗯——,妳,妳在地上找找看。」

  师娘故意在我说话的时候刺激我,她的喉咙好像是在吞食食物壹样,将我的
肉根前端吞咽挤压。这种强烈的快感爽得我欲罢不能,十指插入她盘绕的云髻,
也不顾发钗如何扎手,稳住她的后脑紧紧抱住,尽情地享受肉棒在她喉咙深处被
挤压的美妙滋味,壹时心若飘蕩,魂若飞天,六神尽散,欲壹泄而后快。

  恍惚间听闻骆雯艳在说话,「找到了火折子了,果真是掉在地上,看来是刚
才被大风给吹下来的。」

  我猛然回神,紧张得我慌忙将肉根从师娘的嘴唇裏抽离出来,只是像拔罐子
壹样发出「啵」地壹声,但愿骆雯艳听到后不会多想,当下先把裤子穿好再说。

  火折子点亮后我和师娘已经坐回了凳子,刚才多多少少在她的喉咙裏流下了
些许精液,委屈得师娘捂着红唇连咳数声。而我的腿间还留有阵阵余韵,壹直哆
嗦不停。

  烛光再次照耀屋内,骆雯艳望着师娘天真地说道:「姐姐妳脸色好红呀,是
不是喝醉了?」

  师娘用手背轻轻摸了摸自己绯红的脸颊,回道:「嗯~ 是有些发烫,头也有
点晕,看来我该回去歇息了~ 」

  师娘撩得我欲罢不能,怎可以让她这麽轻易走掉,再说也不能放任她与那群
小白脸驷混,我连忙说道:「师娘就在这儿睡吧,我拼几个凳子将就壹晚,妳俩
上床睡去。」

  「不了~ 打扰妳们实在过意不去,哎哟~ 」

  师娘故作推辞,起身欲走,怎料刚迈壹步便娇呼壹声,软绵无力地倒入我的
怀裏,看来她是装给骆雯艳看的,我暗笑着将她丰腴的娇躯满满地搂住,此时我
俩皆背对骆雯艳,我更是乘机狠狠地揉捏她丰满的乳瓜。

  骆雯艳见状着急地走了过来,与我壹同搀扶住师娘,见师娘壹副半瞇半醒的
样子便说道:「姐姐当真是醉了,我们把她扶到床上去吧。」

  「也只好如此了。」

  「只是要委屈李大哥壹晚了。」

  「不碍事的」,此刻我的心裏是美滋滋的,心想等这丫头睡着后我便能与师
娘翻云覆雨壹番。搂住师娘柳腰的手又偷偷滑向她的后臀,壹把抓住软绵绵的肥
臀捏得她浑身抖颤。

  卧床装醉的师娘等骆雯艳刚转过身子,便背着她搔首弄姿,对我秋波暗送,
粉腿驷磨,挤胸摇臀,壹副急需肉棒止痒的骚浪蹄子模样。

  骆雯艳帮我壹起铺好凳子就上床去了,她躺在床的裏头,师娘在外侧,这也
方便了我晚上夜袭师娘的念头。

  我吹灭了蜡烛,四周陷入极度黑暗之中,屋外不再有壹丝月色,我双目圆睁,
脑子裏尽是各种汙秽不堪的画面,肉根顶得裤头高高隆起,心中欲火久久无法平
息。

  骆雯艳躺下不久,定是还未入眠,可是师娘已经急不可耐了,壹条毛茸茸的
貂尾伸了过来,在我身体各处轻轻抚扫,我不禁将衣物脱得精光,任由细密柔软
的毛发爱抚我的身体,令我全身的肌肤泛起阵阵鸡皮疙瘩,却又入骨入髓般无比
舒心。

  长长的尾巴绕住我的身体缠了壹圈又壹圈,有力地将我的身体托了起来,没
有弄出壹丁点声响,我便被这般吊在空中轻缓挪移,直到我闻到了女人鼻息间泛
有酒味的呼吸,战战兢兢地伸长了脖颈向前凑去,黑暗中,轻轻的吻上两片柔软
的唇,生怕惊扰到了躺在裏头的骆雯艳,我连嘴唇都不敢张合半分,就这般静静
地与她四唇叠合,呼吸着彼此的呼吸。

  师娘的尾巴缠住我的身体壹直没敢松开,不过我的双手是自由的,可以随意
抚摸到她丰腴的娇躯,只是依旧要小心行事,就像在做贼壹样,手掌慢慢悠悠滑
入她的衣襟,五指攀爬上高耸的乳峰,轻轻壹抓,指头便深陷其中,乳头在我的
掌心裏由软变硬,像颗耐不住寂寞的葡萄翘立高昂,我用指缝将其夹住,反复搓
弄,乳头变得愈发浮肿,师娘的呼吸也变得更为急促,不禁吐出滑溜香舌供我含
入唇中。

  寂静中,只听骆雯艳说道:「李大哥,妳睡了吗?我睡不着。」

  我不敢应答,她的声音近在咫尺,壹旦说话定会被她察觉。我含住师娘的香
舌壹动不动,手掌握住师娘的丰乳近乎静止,而在静下来的同时,掌心感受到师
娘的胸口在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骆雯艳见我久久未能答话,这才感叹壹声,「哎,假如土匪不放我走又该怎
麽办……」

  悄无声息间,师娘柔软的玉手开始抚摸我的身体,从我的屁股到大腿,再到
腹间,皆是那般温柔而细心,最后在触碰到我的肉根之时,突然间出其不意狠狠
抓住,生怕还会从她的手心裏逃走壹样,龟头被她用力掐得死死的,顿时我闷哼
壹声。

  但听木床「吱鸭」响起,骆雯艳警觉地坐床而起,吓得我连忙用手指轻挠师
娘的乳首,师娘为了消除骆雯艳的疑惑,故意绵长地滢聍壹声。

  「嗯——」。

  骆雯艳这才又躺了回去,未待片刻,师娘娇嫩的玉手握住我的肉根引领下移,
直挺挺的肉根就这麽隔着撷裤戳入到她的股沟裏,撷裤已经湿润大片,轻轻抵触
便能挤出淫水蜜汁,爆胀的阴茎与诱人的蜜穴仅壹布之隔,若是脱掉师娘的撷裤
只怕会再次引起骚动,没料到撷裤被师娘强行扯开壹角,我的龟头瞬间陷入到她
淫液泛滥的蛤口裏,美得我咬牙强忍,真想虎躯壹震尽根戳到子宫深处,但又只
能够压抑自己的想法,尽量克制住肉茎插入腔膣的摩擦之声,壹丝壹丝缓慢而温
柔地没入肉穴之中。

  师娘紧紧嗍住我的嘴唇,双手颤颤微微抱住我的腰臀,长尾在我后背扫抚,
粘稠湿滑的肉腔还在不停分泌淫液,生怕承受不住巨屌的突入,壹层又壹层的娇
柔肉褶被龟头环环撑开,密密麻麻的软滑肉粒无死角的包裹住粗壮的肉根,直到
花心处的媚肉与硕大的龟头紧密无缝贴合在壹起,我这才如履薄冰般长舒壹口气。

  我不敢奢求太多,只愿就这般沈浸在师娘的身体裏,默默享受着她穴内酥麻
入髓的舒爽,可师娘并未选择沈默,花心处的娇嫩媚肉似壹张吸精小嘴,壹口壹
口地微微轻嘬我的龟头,嗍得我的马眼忍不住又流出壹丝琼浆,差壹点便精关大
泄。

  奈何师娘还要摇臀磨股,愈发刺激得我浑身酥软,我只得无力的轻捏她的肉
臀,妄求她不要再过份卖弄,可我又不敢开口说话,只能够咬牙默默忍受,子宫
媚肉壹圈壹圈磨得我大气都不敢喘壹下,肉茎壹颤壹颤,几欲如泉喷涌,师娘也
察觉到了我身体的异样,她轻推我的胸膛,不想我把精液射入她的体内,担心会
吸了我的精元。

  我绝不能如她所愿,她为了我连手都没给那些小白脸碰,我不过是丢些精元
罢了,正好给她补补身子,就算她想把我吸成干尸我也无所畏惧,虽然我想得这
般冠冕堂皇,可我内心深处有个更邪恶的声音,我就是要在把精液射入她的肚子
裏,要让她怀上我的种,即便是师父来了,她也只能属于我壹个人的。

  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我奋力抱紧了师娘的肉臀,嘴巴还死死咬住她的乳
首,龟头顶在媚穴裏头几乎要戳裂娇嫩的子宫,任她如何撅臀扭捏,如何轻咬我
的肩头,甚至用长尾紧勒我的脖颈,我誓死都不肯松手,滚烫的精液就这般扑赤
扑赤地涌入她的体内,她几番欲拒还迎,最终只得释然,乏力地承受着精液的侵
袭,肉茎激射不断,持续了好壹阵子,浓厚的浆液几乎都灌满了她的整个子宫。

  而此刻师娘壹动不动,小腹哆嗦哆嗦,似乎已在高潮的边缘苦苦挣扎,我只
是用手轻轻抚摸了壹下她的后臀,她全然不顾熟睡的骆雯艳,失声娇啼,「啊~ 」

  骆雯艳竟然还没睡着,但听她惊呼问道:「姐姐妳怎麽了?」

  师娘的媚穴频频收缩,壹股股灼热的淫汁浇淋我的龟头,气喘吁吁地颤声回
道:「我,我刚才做了个噩梦,没事,妳,妳继续睡吧。」

  她的腔膣并未像昨晚那般施展强劲的吸力,反倒像哺乳孕妇壹般不停爆溢浆
汁,淫水几乎胀饱肉壶而顺着腿根流淌,只是在短暂的泄身过后,媚穴又开始贪
婪地囫荦吞食溢出的精液,着实啃得我又是好壹阵遍体酥爽。

  骆雯艳又说道:「要不我去倒杯茶水给姐姐喝吧。」

  「不用,不用了。」

  「哦,那姐姐好生歇着,我快要睡了。」

  「嗯~ 」

  在高潮过后我并未感觉身体有任何不适,看来师娘吸了女鬼的精元后功力已
恢复大半,不会在泄精之时妖性大发。满足了性欲后师娘也不愿松开她的尾巴,
毛茸茸的长尾缠绕住我的身体与她相拥而眠,软塌塌的肉根壹直插在她的身子裏,
只是不知明早被骆雯艳看到这壹幕后又该如何应对。

  早晨醒来我的肉根依旧浸泡在师娘的穴内,我看了眼床边还在熟睡的骆雯艳,
吓得连忙欲起身穿衣。

  怎料屁股被师娘的双腿勾住,她撒娇般柔声说道:「还早呢~ 别走呀~ 」

  我压低嗓音说道:「再不起床,被骆雯艳看到怎麽办?」

  师娘噗嗤笑道:「放心,她被我施了法术,随妳怎麽动都醒不来的。」

  我壹时惊得目瞪匝舌,「哪妳昨晚怎麽不施法术?」

  「嘻嘻,哪多无趣呀~ 」

  调皮的师娘害得我的肉根再次坚硬挺拔,随即狠狠挺动腰身,戳得她娇媚浪
呼。

  「啊~ 轻点儿~ 壹大早的又要折腾人家~ 也不让人家歇会~ 嗯~ 好舒服~ 」

  这两天也不见芯瑶来寻,恶童也只是按时派手下送来些吃喝,我与师娘时不
时便背着骆雯艳偷偷交欢,满桌子的饭菜酒香遮掩着淫糜的气味,而骆雯艳察觉
不出丝毫异样,与我们欢声笑语共住壹屋。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