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道天尊】第二章:道心种魔 (授权代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不知火
2020/08/01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已是深夜,四周寂静无声,我伸了伸懒腰,舒展了一下因为打坐太久而有些
僵硬的身体,随后下床準备去沖个澡。

  刚刚在九劫空间裏,小萝莉绯对我讲的那个故事我只是稍微想了一下就没有
太去在意了,毕竟那麽具有神话色彩的故事任谁听了都会觉得虚幻吧。那个时代
太过久远,距今已经过去了上千年,纵然我是人皇转世,也早已经不再是那个天
纵英姿、拯救黎明苍生的英雄了,我只是我。

  在现在这个时代,人皇转世的身份并不会给我带来天大的好处,相反可能还
会沾惹上诸多麻烦。不过如今修行者式微,而我已经踏入灵明境,有足够的自信
能够保护自己和家人,况且我身边还有着深不可测的师傅,能够活过上千年的时
间而不染一丝凡尘,即使是渡劫境也做不到这般奇迹,恐怕唯有传说中的仙者才
能如此。所以我现在唯一需要在意的就是那不知道何时到来也不知道具体内容的
人皇第九劫,按照小萝莉绯的说法,这个劫难只能由我自己度过,谁也帮不了我。
不过既然对那劫难一无所知,那麽为其烦恼也只是无济于事,不如顺其自然。

  在浴室裏沖了个澡,身上的汗水被沖掉之后也觉得神清气爽了许多,虽然已
经是深夜,但是我却没有半点睡意,进入灵明境之后我的精神比以前强大了不少,
即使是数天不睡觉也不会感觉到疲倦。这是一种质的变化,身体的锤炼早在枷锁
境就已经完成,但是精神的锤炼却是现在才开始,只有把精神也锤炼到相应的坚
韧程度,才能更好的掌控身体和气的运转,才能像更高的层次迈进。

  「呀!果然洗个澡就是舒服啊。」

  沖完澡之后,我心情不错的走到外间,正準备穿好衣服回房的时候,浴室的
门却突然被打开了,一瞬间,空气都变得安静下来。

  我不知道要怎麽形容现在这个场面,师傅她正站在浴室的门口,身上只穿着
半透明的蕾丝睡衣(这都是妈妈买来送给师傅的,我也不清楚为什麽妈妈要买这
麽性感暴露的衣服)在灯光的照射下能够很清楚的看到师傅仅仅只穿了内裤而上
面没有穿内衣,我能感觉到之前已经消退的邪欲又要升起来了。

  因为师傅突然开门的举动,我和师傅都没有想到这个时间还有人会在浴室裏,
所以彼此都楞在了原地互相对视着几秒。因为看到师傅的睡衣太过震惊了,我甚
至都忘了自己现在仍然是没穿衣服的裸体状态,还是在察觉到胯下的老二有要抬
头的迹象之后我才反应过来,赶忙拉过来一条浴巾把下面遮住,可是也不能确定
师傅究竟看没看到,因为见了我的反应之后师傅她也仍然是像往常一样温柔的微
笑着,没有其他多余的表示。

  「师傅你也这麽晚来沖澡啊?」我小心地说了一句。

  「嗯,城市裏比山上热很多,稍微有点不习惯。」师傅回答道。

  以往我们都是住在远离城市的大山上,又有师傅在周围布下的结界,常年四
季如春适宜居住,而如今搬来城市裏面,又正值炎夏之际,若是之前师傅还可以
凭借自身修为调节周身温度,不过现在师傅已自封了修为,那会对这炎热感到不
适也实属正常。

  「对了师傅,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你突破到灵明境了。」师傅微笑着说出了我本来想要说出来的话,这让我
本来还想向师傅炫耀一下的想法马上就消失了。

  「啊、嗯。不过师傅你是怎麽知道的呢?」

  师傅并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地把身上那件轻薄的睡衣和内裤脱了下来,完
全不在乎我还在一旁看着。

  「师、师师、师傅!?」我忍不住的叫了出来,因为师傅可是当着我的面全
裸了啊。之前即使再怎麽轻薄透明,也还是有件睡衣作为遮挡,而现在师傅那完
美无瑕的身体可是一丝不挂的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我面前了,甚至师傅还伸了伸懒
腰,好像故意要把自己诱人的身体展示给我看一样。见到这个足以令任何男人血
脉喷张的场景,我好不容易拼命压制下去的邪欲瞬间就不受控制的再次涌了上来,
下面也挺起了高高的帐篷。

  「不用那麽吃惊,我的裸体在之前沐浴的时候不也是见过的吗?」师傅轻笑
着说道,可是那都是十几年前我还是小时候的事了。

  「不过已经过去这麽久了,你也已经成为出色的男性了呢,下面也变得这麽
精神了。」师傅在我惊愕的目光下缓缓朝我走过来,把身子贴了上来,然后一边
在我耳边吹着气,一边用柔软温暖的玉手握住了我勃起的老二,诱惑的说道。

  「如何啊?我这麽做的话,会觉得舒服吗?」师傅握住我老二的那只手前后
撸动着,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感。

  「舒、舒服!师傅!哦!」师傅竟然在帮我撸管!这是我多少次幻想过却从
不敢相信的场景,并且从下体传过来的舒爽刺激的感觉一直在告诉着我这不是梦,
师傅确确实实的在帮我撸管。

  「真热啊,阳阳的这裏,一下一下的跳动着,很可爱呢。」师傅握住我的肉
棒前后撸动的手,熟练的仿佛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而我则好像是被当成了小
孩子一样,主动权完全到了师傅的手上。

  「舒服吗?这样做感觉舒服吗?想要把白色的精液射出来,把我弄得黏黏糊
糊的吗?可以的哦,是阳阳的话,我允许那样做哦。不用忍耐,好好的射出来也
是没问题的,用我的手把你的欲望尽情的发泄出来吧。」如同恶魔的低语一样,
师傅用着前所未有的魅惑的声音说着,引导着我的射精。

  明明不应该就这样射出来的,不应该这麽快就射出来的,但是完全抵御不了
师傅的纤纤玉手的动作,简直就是像被施加了法术一样,忍不住的想要射精,对
着师傅的手射出来。

  「哦!师傅!好舒服,我要射了!射了!」与我自己撸管时候的感觉完全不
同,师傅那柔软温暖的小手无论是在肉体上还是精神上都给我带来了莫大的刺激,
让我根本没坚持得了多久就已经要射出来了。

  听到我的声音,师傅也加快了手上的动作,然后在我的一声低吼之后,一股
白浊的精液从马眼处喷发而出,在飞出一个弧度之后全都落在了浴室的地上,然
后是第二股、第三股,足足射了有六七股才停下,这是自从我学会撸管以来射的
最多一次,即使是以我现在的身体素质竟然都感觉到了疲惫。

  「射了好多啊,真的有那麽舒服吗?」师傅看着地上那一小片精液水洼,也
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师傅,你这究竟是?发生了什麽?」射过之后,之前控制不住的欲望也消
退了下去,头脑冷静下来之后也意识到了刚才究竟发生了多麽荒唐的事。

  「呵呵,冷静下来了,那接下来就来帮我擦擦背吧,顺便再说一说你突破灵
明境的事。」师傅说着,直接走进了浴室裏间,完全没有给我拒绝的原地。

  浴室裏,我羞红着脸缓缓替师傅擦拭着她的玉背,虽然周围有水汽的缭绕着,
但是我还是把头扭了过去不敢看师傅的裸体。师傅从进来之后也是一言不发,只
是闭着眼睛像是在享受我帮她擦背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还是我忍不住先开口了:「师傅,你在生我气吗?」

  「为什麽要生你的气?你突破到了灵明境是个好事,我高兴才对,怎麽会生
你的气。只是……」师傅故意顿了一下,我擦背的动作也随着师傅的停顿而停顿,
「你因为心魔的缘故迟迟不能突破到灵明境,而如今突然迈入灵明境我却并没有
感觉到你的心魔已经消散,不打算和师傅说说这是怎麽回事吗?」

  师傅的话让我楞了一会儿,然后才反应过来师傅说的可能是什麽,虽然有点
不想相信,但是我还是小心翼翼的问了出来:

  「师傅,你都知道了?」

  「知道什麽?你对我抱有邪念这件事吗?」

  呃,师傅确实是知道了,而且看样子都不是近期才知道的。我现在甚至都想
要直接逃离这裏了,因为我不知道该怎麽面对师傅好了,我一直都很敬重师傅,
所以对师傅抱有邪念这种事我一直都有注意不让自己在师傅面前表现出来,但是
没想到还是让师傅知道了。

  「傻孩子,竟然都不为自己辩解一下吗?」师傅突然转过身来。

  「我……」

  「把头扭过来,看着我。」师傅把双手放到我的脑袋两边,「告诉师傅,我
美吗?」师傅的脸上带着浅浅的媚意,却又像长辈一样温柔的笑着。

  「美!师傅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

  「那就可以了。你也已经长大成人了,所以会有这方面的想法也是十分正常
的事,你没必要自责,师傅也没生你的气。」师傅直起了身子抱住我的头。

  此刻我的脸就贴在师傅的身上,往下一点点就是师傅那对浑圆饱满的玉女双
峰,但是我却生不出来半点邪念了,此刻的师傅就仿佛我真正的母亲一样,用温
柔包容了我。

  「只是你顺从心魔突破到灵明境,短时间内到无妨,长此以往这心魔恐生弊
端,所以还是早早除掉为好,不过这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我一定会努力不让师傅失望的。」

  「小傻瓜,有师傅在呢,不用那麽拼命也没关系的。不过想必那只小红鸟也
和你说过你的身份了,以后还有诸多劫难等着你,所以自己变强一定是好的。」

  「小红鸟?」我脑海裏突然浮现出一个兇巴巴的红发小萝莉形象。

  「就是九劫的器灵绯,你应该见过她了。她本体是一只朱雀,渡劫失败后被
圣皇救下,灵魂养在九劫裏当器灵。」

  果然是那个器灵小萝莉,没想到本体竟然是上古的神兽朱雀,不过竟然把神
兽叫成小红鸟,师傅果然是十分强大的修士吧,毕竟活过了上千年的岁月,恐怕
师傅甚至已经超越渡劫境了吧,可是那样的话师傅就应该飞升成仙了才对。

  「师傅,我有个问题。绯说您已经活过了上千岁月,从圣皇的第一世就开始
陪伴其左右了,那麽师傅现在究竟是什麽境界呢?不会哪一天突然渡劫飞升离开
这裏吧。」我问出了我的疑问和担忧。

  「放心吧,我自己不想走的话没人能把师傅怎麽样的,所以不会突然离开的。
至于我的境界,对现在的你来说还太过遥远,等你努力修行变强了我再和你具体
讲讲我和你前几世圣皇的事情。现在的话,你既然已经进入灵明境,可以去找那
只小红鸟要几门功法帮助自己修行了,以后在修行上遇到什麽问题的话,不只是
我也可以找她去请教。」

  「我知道了师傅。」

  「行了,去吧,剩下的我自己洗就好了。」师傅笑着,又转过了身準备继续
洗澡了。

  「啊、哦。」我楞楞的起身朝着浴室外面走去,到了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停下
来望着师傅问道:「那个,师傅,今天的事,以后还能不能再、再继续做?」我
的声音到后面越来越小,我也知道这个要求有点无理了,但是看刚才的情况似乎
也不是不可能。

  「小色鬼!」师傅笑骂了一声,「看你以后的表现。」

  我差点开心的惊呼出声,师傅这麽说就是以后一定还会有机会再做这样的事,
甚至还可能更进一步。

  回到了房间,我立刻就準备再次进入九劫空间,就如师傅和萝莉器灵说过的,
以后我还有很多劫难要经历,更是有一个连师傅都无法出手帮助的大劫难,唯有
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最主要的事。

  「绯!绯!」重新进入九劫空间,没有见到萝莉器灵的身影我只能大声呼唤
起来,虽然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到。

  「叫什麽!叫什麽!吵到本女神睡觉了!」萝莉器灵的身影随着不耐烦的声
音浮现在我眼前,「又是你啊,有什麽事快说!」

  还真是暴躁啊,不过一想到上千年的时间一直在九劫空间裏面除了睡觉还是
睡觉,她也不会觉得腻吗?

  「我师傅让我来找你要些功法好帮助我修行。」我当然不会问出刚才心中所
想,所以直接就进入正题说明了我的来意。

  「那老妖婆对你的事情还是这麽上心,知道你迈入灵明了就马上来折腾我。」
萝莉器灵嘟着嘴表达不满,「诺,那裏就是藏经阁了,上千年来各个圣皇转世搜
集的所有功法都在裏面了,需要什麽自己去找,没别的事情别来吵我了。」

  萝莉器灵朝着一个方向指去,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顿时就凭空出现了一座宏
伟的楼阁,大门上方的牌匾上写着《藏经阁》三个大字。

  「这麽多?我要找到什麽时候啊,就没有直接送给我的吗?」我说道。

  「这裏的时间流动和外面不一样,这裏过去一天外面大概过去了一小时,所
以你可以慢慢来。」说完,萝莉器灵竟然直接消失,任我怎麽呼喊也不出现了。

  进入藏经阁,我发现裏面的空间远比外面看上去的还要更大,裏面保存的功
法自然也是远超我想象的多。没有办法,只能一点点的找了,幸运的是这些功法
都被大体上的分出了类别,比无头苍蝇一样找起来要好很多。

  找了很久之后,我的目光终于是在一本名字叫做《道心种魔》的功法上停了
下来。虽然说不上来,但是我确实在看到这本功法之后就有一种感觉这就是我即
将会选择修炼的功法。手指在功法上轻点了一下,功法便化作一束光飞进脑子裏
面,我也对这本《道心种魔》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

  先在自己的体内种下魔种,随后再在关系亲近的女性身上种下子种,子种会
改善女人的体质,让其身体变得更加敏感;还会影响她们的思维,潜移默化中使
女人变得更加火辣风骚,即使是极其保守的女人也会忍不住寻求性爱上的刺激,
而男人的精液就会滋养她们体内的子种,然后把精气反哺给修行者体内的魔种,
和其他大部分功法不同,修炼这部功法甚至什麽都不需要做,只需要让被种下子
种的女人不停受精就可以了。

  听起来像个邪功,事实上也应该确实就是邪功,但是我现在却完全没心思在
意这些,我的注意全被那句子种能够改善女人体质和影响女人思维的话给吸引过
去了。如果修炼了这个,给师傅种上子种的话,那麽我或许就有机会得到师傅了。
一想到能把师傅那诱人的身子压在身下,看着师傅婉转呻吟的样子,我就再也不
能压制住心魔了。而且不只是师傅,把子种种在其他女人身上之后,再稍微用点
手段,那些女人们还不是手到擒来,用这个功法的话我甚至可以开一个完美的大
后宫。

  我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就开始按照脑海裏面的修炼方法修炼起来,在自己
的体内开始凝聚魔种。

  魔种的修炼很顺利,没有遇到太大的阻碍,但是仍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在这
裏感受不到明确的时间流逝。最后,魔种顺利成型,道心种魔的修炼也暂时告一
段落,但是就在这最后完成的那一瞬间,我的意识却突然中断了。

  「这裏是,哪裏?」等到意识渐渐回归,睁开眼看见的却是一片陌生的空间,
不是在九劫裏面,也没有回到现实。

  我感觉自己被什麽东西束缚住了,无法动弹,但是精神力倒是不受阻碍的可
以放出。我尽可能远的放出精神力试图掌握一些现在的情况,但是仍然什麽都不
清楚。

  没过多久,我的眼前出现了一间屋子,在屋子的正中央的椅子上有一个人大
刀阔斧地坐在那裏,看不清长相,但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紧接着,又是一个看不清长相的男人手裏牵着一条锁链从外面走了进来,锁
链的另一头却是一个身材曼妙的女人如同母狗一样,全裸着身体被男人手裏的锁
链牵引着四肢着地跪趴着前行,脖子上的项圈和身上的母狗印记仿佛都在说明这
个女人不过只是一条母狗罢了。

  等到两人来到正中央的那个男人面前,那个男人也从椅子上站起来,竟然是
也是全身赤裸着的,一根远超常人的骇人肉棒垂在他的胯下,立刻就吸引住了别
人的目光。

  我被惊到了,因为男人的这根肉棒真的太过吓人了。虽然我没有真实见过其
他男人的肉棒,但是在网上也还是能看到一些的,但是远远都没有现在看到的这
根惊人,我自己的肉棒勃起长度大约有十公分,粗度一般,虽然不是多麽出色的
肉棒但好歹也达到了平均线,但是面前这个男人的肉棒,明明还是疲软状态,但
是仅用眼睛看就能直观的感觉出来要比我勃起之后还要厉害,无论是长度还是粗
度。

  而且随着男人朝着那个母狗一样的女人走过去,这根肉棒也一点点的勃起,
青筋狰狞的缠绕在棒身上面,有如婴儿手臂一样粗壮,长度也达到了惊人的三十
公分,甚至还要更长,两颗睪丸就像两个鸭蛋一样,沈甸甸的垂在肉棒下面。这
倒不像是人类的肉棒,而是更像那些巨兽的下体一样了。

  那女人看见这肉棒显然也是有些害怕,但是神情上流露出来更多的却是对这
根骇人肉棒的渴望,她望着肉棒想说什麽但是却说不出口,只能像母狗一样晃了
晃屁股表达自己已经等不及要被这根肉棒插入了。

  男人见状轻笑了出来,走到女人的后面用力拍了一下女人高高翘起的圆润屁
股,然后把肉棒抵在女人早就已经湿透了的小穴上。另一个男人也是全裸了身体,
站在女人的前面,把他那根虽然不如之前那根却也远超常人的粗大肉棒抵在了女
人懂得樱唇上。然后两个男人互相笑着点了点头,同时把大肉棒送进了女人的前
后两个洞内。

  「哦!~~~~」这个空间内是没有声音的,但是当两个肉棒插入女人身体的瞬
间,我仿佛听到了女人悠长的呻吟声,那是一种直达灵魂的快感。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一个抱住女人的屁股,一个抱住女人的头,也完全不管
女人的感受,自顾自的如同打桩机一般耸动着腰部,粗大的肉棒每一次插入都能
深入到子宫口和喉咙,硕大的蛋蛋不停地打击着女人的俏脸和下体。

  「唔~呜……嗯~哼~~啊啊啊啊!」但是即使男人们这麽无情的操弄着女人,
女人非但没有觉得有任何不适,反倒是舒爽非常,心裏渴望着能够被更加粗暴的
操弄。

  我似乎是能感受到一点女人的想法,原来女人是一个身居高位了漫长岁月的
人,总是在掌控着别人的一切,众人都以为她高贵神圣、不可侵犯,但是只有她
自己知道,她所渴望的不是掌控而是被掌控。也许是身居高位太久的缘故吧,她
也开始慢慢渴望能有一个足够霸道的人来征服她支配她,也渐渐生出了抖 M的倾
向,希望能够被人粗暴的对待,甚至可以不用把她当人而是当成一个工具来随意
使用。

  不得不说,人类还真是奇怪啊。不过我却想到了师傅,不知道师傅那样高贵
强大的女人,是不是也会有类似这个女人的性癖呢。嘛,虽然知道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只是想一想的话还是很刺激的。

  于是我开始想象着师傅的样子,把那个正在被两个粗壮肉棒蹂躏的女人当成
师傅,然后原本相貌同样模糊不清的女人渐渐地就成为了师傅的样子。

  这个空间内听不见声音,但是师傅却被大肉棒操弄的一直在呻吟不断,刺激
的快感一波接过一波,高潮也来了一次又一次。男人们也一次又一次的把浓厚粘
稠的精液喷发在师傅的子宫内、喉咙裏,然后像是感觉不到疲倦似的继续操弄着。

  不知道这场淫戏已经持续了多久,操弄师傅的男人数量由最开始的两个到现
在的几十个,他们享受着师傅身上的每一处。小穴、嘴巴、后庭、双手、玉足,
甚至是秀发都成为了他们用来发泄的工具。他们排着队,轮流享用着师傅完美的
肉体,把师傅当成泄欲的工具在上面喷薄他们的精液。

  师傅风华绝代的美丽俏脸被精液整个覆盖弄汙,已经见不得原来美丽的模样;
无论是双手双脚,还是酥胸翘臀,就连头发上都被男人射满了精液,就如同洗了
个精液澡一样,师傅整个人都被精液覆盖起来;师傅的小穴和后庭也被大肉棒撑
得大开无法合拢,精液从裏面满溢而出,师傅的喉咙也在不停的重复着吞咽精液
的动作,喝下了大量精液的小腹已经鼓起了很高很高;而师傅早就已经双目翻白,
在大肉棒带来的一波又一波的极致快感下失了神,只会下意识的呻吟哼叫,就如
同个真正的母猪一样。

  再之后,不仅仅是师傅,就连妈妈、龙心等等越来越多的女人和男人加入到
这场轮奸盛宴之中,接受或者施加着肉棒与精液的洗礼……

  「呼、呼、呼!」从那个奇怪的意识空间中脱出,就直接回到了现实世界,
我猛的坐起身子,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刚刚那个仿佛梦境一样疯狂却又刺激的
轮奸盛宴还历历在目,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师傅就像个肉便器那样的样子。虽然
不是真的,但感觉却很真实。

  在平复下来心情之后,我查看自己的身体状况,发现魔种已经在体内凝聚成
功了,这就意味着我已经练成了《道心种魔》剩下的就是要找到会被种下子种的
女人了。当然,师傅是必然的人选。

  简单洗漱之后,像往常一样去到客厅却没有见到熟悉的妈妈和师傅的身影,
反而在客厅的桌子上发现了妈妈留下来的纸条。刚才没有注意,原来现在已经是
第二天的中午了,师傅因为要上班所以早就去了学校,而妈妈今天也和别人约好
了要去逛街,所以目前家裏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虽然我也要去上学,但是既然已经这个点了,我也对学校没有兴趣,所以干
脆就不去了,那麽接下来的时间就是一个人出去走走顺便再吃个饭,就在我这麽
想着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李星阳同学是吗,我是昨天被你帮助过的秦龙心,现在有没有时间,能不
能和我一起吃个饭,我想要再好好对昨天的事情像你道谢一下。」是昨天帮过的
那个美女,好像和我是一个学校的。因为从她身上感觉到了莫名的亲近感,所以
印象还是挺深刻的。

  既然是美女相邀,而且师傅也说过可以和她多多接触,那麽我自然是答应下
来,约好了地点之后,再稍微打扮一下就出去赴约了。

  等到了地方,我一眼就认出了已经在那裏等着我的龙心,原因无他,只是因
为她实在是太漂亮的了,和周围的景色整个就分隔开来,让人很难不在第一时刻
就发现她。

  虽然知道她是美女,但是昨天并没有看的多麽仔细,所以见惯了师傅美色的
我也就没有太过在意,但是今天再见到,龙心的美丽甚至是已经不比师傅逊色多
少,即使是我也会忍不住惊叹了。

  「这裏!」就在我因为她的美丽而微微楞神的时候,龙心也发现了我,挥了
挥胳膊像我示意,然后走了过来。

  今天的龙心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背心和超短的牛仔热裤,精致白皙的双臂和细
长挺直的美腿都暴露在外面,吸引着路过她身边的人的眼球;脚上穿的是一双根
并不高的系带高跟凉鞋,一双玲珑小巧的玉足同样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及腰的
长发今天束成了单马尾垂在脑后,显得青春又有活力。

  「抱歉让你久等了吧。」我也迎上了走过来的龙心,然后说道。

  「不,我也是刚到没多久。」

  「龙心你今天好漂亮啊,你看路人们全都回头盯着你看呢。」和龙心走在一
起,回头率基本是百分之百。虽然我对自己的长相也有点信心,但是果然和龙心
在一起的话就会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了。

  「是吗,不过我昨天就不漂亮吗?」龙心狡黠地笑着。

  「当然不是,你什麽时候都是最好看的。」

  「嘴巴真甜啊,是不是对很多女生也说过这种话。」

  「怎麽可能,其他的女生怎麽能和你比呢。」

  「呼呼,那我就信你说的是真的吧。」说完,龙心竟然抱住了我的一条胳膊,
我都能感觉到周围的男人们对我投来的嫉妒和不满的眼神了。

  「不过还是不可思议啊,明明我们两个才是第二次见面,但是总感觉像是认
识了好久一样,你身上像是有种魔力让我总是忍不住想要去亲近你,我好像,对
你一见钟情了。」

  龙心突然停了下来,抬着头很认真的看着我。这个女生还真是直爽,就如她
说的那样明明我们两个才只是第二次见面,竟然就能说出一件钟情这样的话,不
过我似乎和她的感觉是一样的,我好像也喜欢上了这个美丽的女孩。

  「我也一样,真的,有点不可思议啊。我们这就算交往了吗?」这麽快就能
和美女交往是我以前没有想到的。

  「算是吧,那这样的话称呼是不是也要改一下了。我该叫你星阳?还是阳阳?
总觉得有点别扭。」

  「当然不能这麽叫了,我觉得还是叫老公老婆比较好。」我厚颜无耻的说道。

  「听起来很恶心还是算了吧,你就叫我龙心就可以了,那我果然是应该叫你
阳阳?」

  「不行,阳阳只有长辈才这麽叫我,那样不就显得我太小了吗。」

  「呵呵,没準你真的应该管我叫姐姐才对哦。」

  「不可能,我们一起说自己的生日。」

  我们两个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自己的生日,却惊讶发现两人的生日竟然是同一
天。我们在对视着楞了一下之后,随即又同时笑了出来。

  「看来我们两个真的是很有缘分啊。」

  「是啊,不过要叫你什麽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所以说叫老公就好了。」

  「才不要!」

  ……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